91txt > 玄幻小说 > 锦鲤穿成年代文女配[快穿] > 正文 第66章 【第066章】
    第六十六章

    池修训完话, 轮到教导员田国华了,跟池修的通篇打压相比,田国华说的话就要温和了很多。21ggd  21在说完话之前, 他又给温馨他们介绍了接下来半年内负责训练她们的教官。

    他们都是特种大队去年的优秀成员, 教导她们绰绰有余。何鹏飞跟张良也在其中。

    今天温馨她们才来,并不需要参加训练, 训完话,便各自散了。

    特种大队才刚刚成立,加上之前原有的队员跟今年吸纳进来的新队员以及医疗队、炊事班,满打满算也不超过三百人。

    特种大队的伙食非常好, 鸡腿卤得特别香,肉一点儿也不柴, 红烧肉入口即化, 土豆丝酸辣开胃,肉包子闻着就香, 掰开还往外流油,汤是海带排骨汤。

    新兵连的饭菜跟这里比, 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拍马也赶不上。

    温馨跟梁胜楠饭量都大,吃完也觉得撑得慌。

    刷了碗回宿舍,宿舍的人已经回来了,看她们臂章上的军衔,果然各个都比她们这俩列兵强。

    为首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姑娘, 她上下打量了温馨跟梁胜楠许久, 伸出手“我叫杨丹琴, 来自232团话务连, 是上士军衔。”

    所谓上士军衔, 便是四年兵。

    在杨丹琴之后,剩余的五个人陆续介绍道“陈亚琼,361团通讯连,下士。”

    “吴英兰,267团通讯连,下士。”

    “张芳,军区文工团,我们是文职干部,没有军衔。”

    “鲁鑫,我是军校在读生,是个学员兵,我跟张芳一样没有军衔,还有白琳也是。”

    “白琳,我以前是在军医院干的,不过我是内科医生。”

    几人介绍完,齐刷刷地看向温馨两人。面对女孩子,梁胜楠的话就多了“我跟她都是今年才入伍的新兵,刚从新兵连训练完就来这里了,我们现在是列兵。”

    这一下子,大家看温馨她俩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

    杨丹琴是她们这几个里面各方面综合能力都很不错的,要不然也不会得到她们的尊敬了。而温馨她们有能力从新兵连一退下来就到这里来,那各方面肯定也很出色。

    白琳跟张芳交换了一个眼神。

    杨丹琴又打量了一番二人,将目光放到了梁胜楠的身上“明天训练,咱俩比划比划。”

    梁胜楠没在怕的“行。没问题。”

    杨丹琴她们训练了一天,出了不少汗,新伙伴也认识了,她们从床底下抽出水桶跟水盆往水房去。

    宿舍楼里女兵少,男兵们全都在一二层,三层是她们女兵的地盘。而在部队这个纪律严明的地方,也没有哪个男兵敢闯上来找不痛快。

    现在已经是十二月月底了,昨天粤省冷起来了,平时穿一件长袖再穿一件略微厚一点的外衣就可以了,昨天她们都穿上了部队发的冬装,一件加绒保暖内衣,一件夹棉棉袄。

    水房里烟雾弥漫,大家各自进了隔间,飞快地脱了衣裳,皮肤接触到冷空气,瞬间便起了一大层鸡皮疙瘩。早就有了经验的温馨等人立马闪到水底下,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战斗澡。然后穿上衣服打着抖往宿舍跑。

    可南方的冷空气哪里会那么放过你,到了宿舍依旧是冷的,这个时候也只有被窝能捂一捂了,等终于不那么冷了,大家就要前往教室去学习政治课了。

    学到九点,下课回宿舍休息。

    十点准时熄灯。温馨觉着今天的日子实在是太好过了一些,跟电视里小说里那些特种部队完全不一样,因此她留了个心眼,将作训服放在了床脚,方便时刻穿戴。隔壁床的梁胜楠见了,也跟着学。

    等放好了再一看,原来宿舍里每个人都是这么操作的。

    白琳的床位跟两人相邻着,她小声地跟温馨二人吐槽“这些教官特别变态,我们来这里快一周了,就睡过两个好觉,其余的时候每天三四点左右睡得正香呢,他们就在下面吹集合哨。着急忙慌地穿好衣服下去集合吧,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逗着你玩。”

    “之前已经有两晚上没吹集合号了,我们都估计今晚会吹,所以备用着,没什么不好。”

    温馨跟梁胜楠受用的点点头。

    灯一熄,谁也不敢闲聊,躺在床上赶紧闭上眼睛睡觉,就怕晚上那群教官真的来折腾人。

    温馨亦是如此。

    温馨他们睡觉时,机关楼的大队长宿舍却还开着灯。田国华溜达过来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池修身上披着军棉衣正在伏案工作,听到敲门声,他赶忙将最上面那张写了满满的字迹的信笺纸放到最下方去,用钢笔赶在田国华来之前写上了‘女特种兵培养计划’几个字。

    落下最后一笔,田国华刚好走到他背后,勾头一看,端着泡了枸杞红枣的搪瓷杯在床上坐下。

    “老池啊,这创建特种部队,你压力也挺大的吧?”

    华夏创建特种部队的时间并不长,第一支是88年代对越反击战后才创建起来的,,在88年之前,中国只有侦察兵,没有特种兵1。特种部队成立后,池修便是特种部队的第一代特种部队。

    池修英勇善战、有勇有谋,92年他被秘密送往德意志去学习那边的特种技术。93年他学习归来,在通过部队的层层审核后,94年,他终于独挡一面,被派到惠城军分区成立特种作战部队。

    这男兵那边才训练出点模样出来,上头又下来命令了,要组建一支完全是女子的特种部队。这不是闹着玩呢么?

    这女兵的工种跟特种作战部队可一点都不搭,但上头都下命令了,他们有不能不理。于是从半年前开始,池修就辗转在各个团队之间物色队员。

    经过半年的筛选,也就选出来6个比较合格的,6个这够干啥的,要是再筛选出那么一两个不合格的,到时候一个小队都凑不齐。

    好在最后关头,池修在新兵连又寻摸到了那么两个,这两新兵很嫩,但可塑性非常强。在看了她们的资料后,不仅田国华,大队里的其他小队长也松了一口气。

    池修嗯了一声,没说话。田国华也不在意,继续道“我这当了十来年兵了,哪知道临了不仅要给男兵做思想工作,还要给女兵做思想工作。这不是为难我老田么。”

    “这女孩子都娇滴滴的,像我闺女,你大侄女,都十二了还动不动就哭,她一哭我就想投降,你说这以后可咋办?”田国华这人心软,特别是对女孩的眼泪,不止是他闺女的,就他媳妇儿还要眼圈一红,他就没辙了。

    现在队里一下子来了8个姑娘,到时候要是真的有那么一两个哭他可怎么办?

    池修淡淡地看了一眼田国华“你想多了,林参谋长不是来了?女兵那边的思想工作她去做就行了,还用得到你?”

    田国华啧了一声“你懂个什么,林莲那个女人严肃得很,常年到头笑都不会笑一下。她家跟我家在一个家属院的,据说她在她孩子面前都不爱笑的,特别严肃特别严厉,她闺女还会跟我闺女抱怨她不疼她。你说说,对自己闺女都那么没耐心的人,对待手底下的女兵会温和到哪里去?”

    “世事无绝对,看事情不能看表面。”池修提醒田国华。

    田国华根本不信林莲,他喝了一口水,斜乜了一眼池修“那打个赌,要是她做不了女兵的工作,你就带我到鹏城的同顺楼去吃一顿,要大龙虾、帝王蟹。”

    池修来了兴趣“那你要是输了呢?”

    田国华信心满满“我不可能输,万一输了,我也请你上一次同顺楼。”

    田国华没在怕的,作为一个男人,他不可能没有私房钱。自打有了媳妇儿,他也存了十来年了,就算输了,上同顺楼吃一顿的钱也还是有的。

    池修在心里暗乐,田国华的一杯养生水终于喝完了,他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哎哟,这么晚了,我不跟你说了啊,得回去睡觉了。不然半夜那群缺德小子又得吹集合哨了,虽然咱们不用起床集合,但也吵人睡觉不是。”

    “去吧,去吧,顺便帮我带上门。”

    “行行行。哎哟,这天真冷,今年是个冷冬哦。”田国华感叹着就出去了。

    关上门后,池修将藏起来的那张信笺纸拿出来,上面密密麻麻写的都是温馨的名字。

    池修捏捏眉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池修将这章信笺纸藏了起来,眼不见,心不乱。

    睡到半夜,集合号果然响了,女兵们一直暗自警惕着,睡得都不踏实,集合号一吹,她们便从床上坐了起来,手脚麻利地抹黑穿上衣服、整理内务、打包行囊。

    在规定的时间内,大家背着行囊混在男兵当中跑下楼,自行找了个离男兵们两米远的地方列队。

    何鹏飞笑眯眯地走过来,就着灯光看了看表“不错不错,你们集合得很快。在普通部队,你们是集合了,甚至还非常出色,但在特种部队,你们还远远不够。”

    “之前几次集合,那都是吓唬吓唬你们,但是今天,咱们要动点真格的了。”

    “你们都是老兵了,就是两个列兵,也跑过五公里越野了吧?咱们今晚就来复习复习你们的学习内容。”

    “现在女兵中队听我口令,向左转,跑步走。”何鹏飞在边上吹着口哨跟随。

    今夜没有太阳,夜里温度较低,温差很大,出营地的那条路的两边全是黑乎乎的山跟树。

    张芳是文工团出来的兵,要轮她们这群人里谁最娇气,那必然数她,她自小就学习民族舞,她天赋高,父母把她捧在手心里,她从小没吃过什么苦。

    当了兵,她也是她们团的台柱子,团长也是把她捧着的。自打她想不开参加那个什么选拔训练后,她的苦日子就来了,不仅要练舞,还要每天进行体能训练。原本以为那已经是极致了,哪里想到来到了这个什么雄鹰特种大队,那才是真正的苦。

    虽然不用练舞,但要练武啊。这才来几天啊,她的长发剪了不说,还要像男兵那样泥池里打滚,跑四百米障碍。现在晚上都要五公里越野了。

    好可怕。张芳都不敢往两边看,她现在看见那些黑乎乎的影子就觉得那是鬼。从小听过的鬼故事在脑子里反复回荡。

    跑过一个弯道,恰好路边的山上有一块石头不知道为什么滚落下来,张芳的心瞬间就绷不住了“啊~~~鬼啊!!!”

    张芳的尖叫声让其余几个女兵懵了一下,紧接着也跟着尖叫出声来,在这样的氛围下,就连一向胆大的梁胜楠也没忍住。温馨左看看,右看看,觉得作为女兵中的一员,她不能表现得太过例外,那样未免不太合群了,也跟着她们尖叫起来。

    于是男兵们就看到那群女兵一边喊着有鬼,一边跑得飞快,没多久就看不见人影了。

    众男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