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反穿越调查局 > 正文 第四六十九章 玄鸦三千
    “从北京出发,我整整走了七天七夜的时间,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位于秦岭山脉北麓的老君关。那里是一处地势险要的悬崖绝壁,在两座山峰相夹的地方,修建着一道古代军事关口。

    关口形成的具体年代,已经无从考证了,只知道大概是介于春秋战国相交的那段时期。到了眼下的光景,早就变得残破不堪。若不是我手中那本古籍里有相关记载,恐怕谁也不会晓得这里居然还有如此一处历史遗迹,只有附近的山民历代相传,知道那是一座人为修建的关隘,取名‘老君关’。

    据古书记载,关于上古神卷的线索,就藏在老君关下。所以一到地方,我难掩兴奋之情,也顾不得这一路过来的颠簸疲惫,直接背着行军包,朝着关口摸去。

    此时的天色已经基本暗了下来,我靠着军用指北针和地图标定,渐渐接近老君关所在的山谷谷口,正准备从背包中取出狼烟战术灯,借助光亮进入山谷。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个人痛苦的喊叫。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不同的声音,夹杂着中文和英语,高声呵斥着什么。

    我立刻警觉起来,将指北针和题图都塞进了包里,然后从腰间拔出了单位给我们配发的防身手枪。有枪在手,我的心里踏实了很多,趁四周光线昏沉,猫着腰在林中慢慢穿行,逐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靠过去。

    大概向前走了七八十米的距离,我停步在了一棵参天古树的后面,悄悄探头出去观察。只见三十米开外的地方,正有六个大汉围着一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拳脚相加。

    那年轻人被揍得在地上来回滚动,口中不住痛苦喊叫。

    打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抬手止住了同伴,然后用英语彪了两句脏话。

    这个时候我才隐隐约约的看清楚,那六个施暴的家伙,除了光头之外,其余竟然都是外国人。而且他们装备精良,还携带着枪支等武器。

    我不仅暗自疑窦丛生,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听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光头对另外那几人讲道,给这个年轻人一点教训就行了,真要是把他打出个好歹,没法继续带路,回去也不好向老板交代。

    一个外国人点了点头,让光头再好好审问一下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地宫的入口到底在哪里。

    光头依言而行,蹲在那个年轻人的旁边,开口厉声叱问。那年轻人此时已被打的满脸是血,几乎奄奄一息,可是为了避免再吃苦头,只好咬牙忍着伤痛,说了句:老君关下,神木三千,玄鸦坠石,地陷平间。倘若能找到刻有三脚乌鸦的巨石,便能找到地宫入口了。

    光头站起身来,用英语对另外五人解释的同时,我的内心深处也不禁掀起了滔天巨浪。

    年轻人所说的那十六个字,同样出现在我所看的古籍中,正是我寻到这个地方的依据之一。

    只不过,他把“神木”和“玄鸦”交换了位置,原本是玄鸦三千、神木坠石,被他改成了神木三千、玄鸦坠石,再经一番似是而非的解释,其中含义便跟我之前所分析理解的大相径庭。

    然而,我心里清楚其中有异,那六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却不明所以。他们兀自交头接耳的商量了片刻,都一致认为,此时天色已晚,要在这片茂密山林间摸着黑寻找刻有乌鸦图案的大石头,实在是不太明智。

    于是,领头的外国人决定,就地安顿休整,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再进行搜索。

    趁着他们搭建简易帐篷、点火吃饭的功夫,我从大树后面溜了出去,按照古籍所示的方位和标记,很快便找到了一处距离老君关不远的山壁岩洞。

    古书中记载的所谓玄鸦,其实并非那年轻人说的什么三脚乌鸦,而是特指玄鸟。玄鸟,是古代中国神话传说里的一种神鸟。根据《山海经》的描述,玄鸟的初始形象类似燕子。

    诗经有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说的意思就是,商王朝的先祖为上天派遣的燕子所生。而《史记·殷本纪》也有类似的阐述,相传商契的母亲简狄在郊外,因吞食玄鸟之卵怀孕而生下商契。这也就成为了后人认为燕子是商朝祖先这一传说的根据。

    燕子这种小巧的鸟类,擅长高速机动飞行,在山林之间栖息的时候,往往喜欢将巢安置于悬崖峭壁之上。所以,古籍中提到玄鸦三千,大概率是暗指老君关下两侧的山壁。

    而神木坠石,则是用来表明方向。老君关关前的这条狭长山谷,是东西走向,靠北边的山壁由于日照的原因,更立于树木的生长。因此,那一侧的山谷峭壁上,树木植被看上去非常茂盛。

    我正是依着这个判断,才很快找到了关键的标记,进而摸到了那个岩洞的。

    由于这附近还有几个全副武装、来路不善的外人,所以我不敢多耽误时间,当即便钻进洞中,向着里面更深处探索。

    &       这座山洞并不算太大,只走了百十来步的距离,就已经到了尽头。和我之前想象的不同,这里虽然一直趋势向下,但并不是什么地宫或陵墓,也没有复杂的机关暗室。

    从格局大小和洞内的石床石桌来看,此处更像是一个古代隐居之士用来修行的洞室。

    我朝外面看了看,确定不会被那几个外国人瞧见,便关掉了小手电,打开效能更高的照明工具,仔细检查。

    没想到,这一看不要紧,我整个人当场被震惊了。

    十几平米见方的洞室之中,四周墙壁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文字符号,密密麻麻犹如天书一般。

    我粗略分辨了一下,赫然发现墙上所述的内容,竟都是与时空转换、永生之谜有关的奥妙,当然其中也包含了上古神卷的线索。

    我心中不禁狂喜,连忙从背囊中取出照相机,借着灯光一通猛拍。

    由于担心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到其他人手上,拍完之后,我便又翻出事先预备攀岩用的登山镐,对石壁上的刻字来个毁尸灭迹。

    现在回想起来,恐怕没人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究竟是怎样一种极度矛盾的状况。

    一方面,我因为得到至宝而兴奋的浑身颤抖,另一方面,则由于一点一点亲手毁掉这惊天动地的智慧之花,感觉自己简直十恶不赦。

    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停下手里的动作,希望能制止自己这种可怕的行为,然而,我又数次再度举起了登山镐,朝着山壁狠命砸去。

    我想,我那个时候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兴奋的、惊惧的、疯狂的,各种元素搅揉在一起,看上去无比狰狞。

    整整忙乎了四个多小时,我才基本将那些宝贵的秘籍给消除干净,整个人也已经几乎累瘫。拖着一身疲惫,我从岩洞中慢慢走了出来,抬眼望向远处那若隐若现的篝火。

    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涌上我的心间:要不要去把那个可怜的年轻人救出来?

    按理说,这个想法绝对是蠢到家了。

    一来我根本不认识那些人,更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二来我势单力孤,身上又带着宝贵的照相机。此刻跑去招惹那些配备枪械、全副武装的外国壮汉,简直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古怪。救人的想法一冒出来,就如同刚才拼命毁字一样,完全挥之不去,也停不下来。

    他妈的,那个年轻人既然知道古籍中的记载,来历肯定非同一般,或许他还掌握着很多我不了解的事情,可以帮助参详分析洞中的那些秘密。

    况且话又说回来,那几个外国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这么欺负中国人,我也绝对不能看着不管。用一句现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我所受的教育,不允许我那样。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起精神,紧了紧身上的装备,接着拔出手枪,悄无声息的朝篝火那边潜了过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想来那些人都睡着了,我一边慢慢靠近,一边寻思,究竟是偷偷把年轻人放走就好,还是用枪控制住那几个老外,回头把他们交给政府处理。

    正盘算的功夫,一声怒吼惊得我回过神来,只听有人用英语喊道:他逃跑啦,快抓住他!

    我连忙蹲下身子,凝神观察,只见一个黑影正跌跌撞撞的朝这个方向奔来。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是那个年轻人,趁着深更半夜,准备逃生!

    一个光头加五个老外,六人此时已经起身追赶,不过可能是顾忌年轻人的性命,所以他们都没开枪,只是大步狂奔,越追越近。

    突然间,那个逃命的年轻人被脚下的树根一绊,踉跄着向前扑倒,正巧摔在了离我只有七八米的地方。我心中一紧,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一边伸手将他扶起,一边朝着后面的人群连开两枪。

    尽管我是一个搞科研的,但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也曾接受过很长时间特工训练,所以对于射击这种事,我并不感到陌生。

    随着枪声响起,对面立马就有一个人应声倒地,而其他五人则立刻矮下身子,就近寻找掩体。

    同时,他们大吼道:他有同伙!

    我知道这个时候命悬一线,绝不能耽搁半秒,于是扯着那个年轻人转头就跑。

    谁知,我们才跑出去还不到二十几步,身后便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子弹如同雨点般笼罩过来,没处躲没处藏。

    突然之间,我感觉后背好像被砖头拍了两下似的,接着眼前一黑,不由自主的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