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银针妙手
    陆景等着救人,但也没干等着,和小侯爷聊了几句后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修炼起他的御剑术来。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身上有两个池子都要放水,哪个都不能放着不管。

    而他只是这么盘膝坐着,手指在袖中掐了个剑诀,外人倒是也看不出他在练什么,只当他是出手前在调理内息。

    当下倒是又有几人有样学样,也各自寻了一处僻静之地养精蓄锐。

    虽说今日来此是为了救人,并非比试,但是就和赌鬼先前所言一样,镜湖谷内虽然清静,避免了江湖纷扰,但这里生活未免有些过于平淡了,有不少人心中也早就痒痒了起来。

    这次难得谷内高手基本都来全了,就连平日里很少出门的老瞎子也被小侯爷请出山,众人聚在一起,难免就生起了互相比较的心思来。

    而就算一些不喜欢争强斗勇的人,也都不想失了面子。

    所以即便没说出口,可其实私底下已经暗暗较上了劲儿,随着众人陆续进屋,坚持的时间有长有短,长的人出门的时候昂首挺胸,而短的则低头快步。

    不过目前为止,最长的人也只是撑了半个时辰,短的更是连一盏茶都没撑到。

    直到那个老瞎子被小侯爷搀扶进屋,却是在里面待了有足足一个多时辰,这才又走了出来。

    待他出门众人也纷纷开口赞叹,“竹杖先生不愧为一流高手,内功修为当真深不可测,令我等望尘莫及。”

    然而那老瞎子闻言却摇头,“自从十二年前受那人一剑后,老朽其实已经不能算是正儿八经的一流高手了,为人疗伤还行,动起手来内息时有滞涩,已经无法发挥出招式的全部威力了,而且直到现在还在靠丁神医的药续命,已然一废人尔。

    “不过说起一流高手来,眼下倒的确有一位,而且更难得是他年纪还很轻,不到二十岁就上了天玑榜,将来必然前途无量。”

    老瞎子还没说完,已经有人向着陆景所在的方向望去了。

    镜湖谷内的纸人也不全都是与世隔绝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有些人闲着没事儿,也会离开镜湖谷,到书院别的地方逛一逛,自然也听说过陆景的事迹。

    再加上前段时间陆景一直在帮吴寒送菜,所以倒是也有人认得他。

    陆景听老瞎子说到自己,起身道,“前辈谬赞了。”

    “不是谬赞,”老瞎子道,“小侯爷跟我讲了不少你的事情,其实武功还在其次,关键你的心性也很好,不急不躁,你入镜湖谷送菜有一个多月了吧,也没见你打听什么书院隐秘,或者什么提升修为的方法,这一点殊为难得,这份定力便是书院中好些个教习也未必能做到。

    “毕竟人人皆言镜湖谷是书院最神秘的所在,会来这里的人一般心中也都有所求。”

    老瞎子说到这里顿了顿,“人上了年纪话也多了,眼下还是救人要紧,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吧,且让我等见识下天玑榜高手的风采!其余事情稍后再说不迟。”

    “如此晚辈便献丑了。“

    陆景等了大    概一炷香的时间,就见那屋内又有一人疾步走出,而在这之后他也抬脚走了进去。

    刚一进屋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床榻上坐着的那道身影,正是已经十余日未见的绿衫少女。

    即便陆景这种不通医术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她现在的情况很是糟糕。

    不但嘴唇发黑,而且就连皮肤下的血管中都隐现墨色,紧闭着双眼,若非胸膛还有轻微的起伏,就和一具死尸没什么区别。

    在陆景之前进屋的一个樵夫这会儿一只手正抵在她的后背上,脸上显出一片紫气,显然已经将自己的内力催动到了极致。

    而丁六则站在一旁,手持银针,眉头紧锁,不时将手中的银针刺向绿衫少女身上某处穴位。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进门他也没回头,只是说了句,“自己先待着,别出声,等下来替人。”

    陆景应了声是,就在一边站着了。

    那樵夫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刚刚三十岁的样子,所以内功修为也不算太强,只撑了片刻功夫,额头上就渗出了汗水来,不过或许是因为觉得就这么出去有些太丢人,他还打算再咬牙多撑上一会儿。

    却听一旁的丁六道,“别逞强,留着点内力,看这样子两轮都未必能救下她。”

    那樵夫闻言心中一惊,顿时也熄了争强好胜的念头,准备收功。

    而陆景见状自觉站到了他的身后,丁六在那樵夫撤开手掌的同时,忽然运指如电,急刺下了好几针。

    每次换人都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之前的旧力刚撤去,而新力未至,虽只有刹那,但若是应付不好,本就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绿衫少女很容易就会彻底失了生机。

    故而需以银针为她定住生机。

    不过这次丁六只下了四针就发出了一声轻咦,因为下一股新力来的很快,一息不到就涌进了绿衫少女全身各处经脉,而且应付起那股奇毒来也格外熟练。

    陆景先前已经帮绿衫少女护法过数次了,期间也逐渐摸索出了一些经验来,正面硬抗并不是上上之举,因为这股对一般人来说要命的奇毒却是绿衫少女修炼内功的养料。

    真的把它们都逼到某处动弹不得,绿衫少女自己的内息也会开始变得紊乱,甚至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最好的做法是像搅拌机一样,用内功将它们都打散,方便绿衫少女吸纳。

    当然这次情况有点不一样,毒已经攻入心脉,这部分陆景也没什么办法,就像先前吴寒所说,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

    陆景能对付的是她身体里剩下那部分毒素,除此之外就是和其他人一样以精纯内力护住她仅存的一线生机,期待她自己好转。

    这也是丁六一早就定下的医治方法,只可惜效果一般,绿衫少女现在已经失去了意识,根本无法正常运功。

    所以她心脉中那股毒也很难被她所吸纳。

    但是随着陆景以内功搅碎了她体内其他地方的毒,她原本散落在经脉各处的内力也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