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云隐谋断
    木叶47年,四月,初春。

    木叶和云隐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双方在汤之国地界互有胜负的僵持不下。

    木叶的顽强超乎众人的想象,然而能够把木叶逼到这般境地,云隐的力量同样不可小觑。

    不过云隐一开始的大举进攻,的确给火之国和木叶带来了巨大麻烦,但随着强势期过去,木叶又派遣黄色闪光前往战场支援,云隐与木叶的战斗,就显得相当颓势了。

    虽然在物资上,云隐采用了时空忍术的传输办法,并不怎么担忧黄色闪光的偷袭,但黄色闪光能够在岩隐战场扬名,两次战斗以绝对的强势结束掉岩隐对木叶的压迫,带给云隐的压力,不止体现在偷袭物资上面。

    之前云隐为了骚扰火之国边境,让木叶分散兵力,就采取了小队形式的作战策略,从各个不同侧面给火之国压力。

    这个策略理论上是完好的,如果运用得当,就可以带给木叶压力,让云隐重新占据优势。

    然而这个策略,被黄色闪光简简单单破除掉了。

    他们派遣过来的多个精英上忍小队,没到半个月,就全部从火之国境内神秘消失掉。

    而那段时间,也正是黄色闪光从正面战场消失的时刻,是谁做的一目了然。

    由日向一族忍者确定云隐忍者小队的方向和隐藏地点,再由黄色闪光出手解决,不仅让云隐得不到一点好处,反而平白无故损失了不少精英忍者,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据说四代雷影因为此事,在营地里大发雷霆,对黄色闪光自然怨恨不已,而对于日向一族的白眼,恨意则更升一个层次。

    或许因为提到日向两个字,就会让他想起两年前,在岩隐战场上,遇到的那个棘手无比的白眼女人吧。

    每次云隐的好事被破坏,好像都和白眼有关。

    在岩隐战场,云隐无疑是占据优势的一方,结果因为日向绫音拦路,多次破坏了云隐的进攻计划。

    现在也是如此,日向一族忍者提供给黄色闪光精确无误的路线,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将潜入火之国的云隐精英小队全灭。

    这其中固然有黄色闪光实力强大的缘故,但如果不是日向一族的白眼,木叶想要拔除这些云隐精英小队,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毕竟为了侧面给木叶压力,潜入火之国的精英小队,都是从自己影卫队,以及暗部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一下子损失这么多,四代雷影当然对此事郁闷不已。

    ◎

    汤之国的云隐营地,简易帐篷搭建而成的办公室里。

    云隐上忍土台,正在向四代雷影·艾做着汇报工作。

    “雷影大人,根据统计,上个月我们一共损失了一百二十三名忍者,其中上忍七名,中忍七十一名,下忍四十五名。”

    “怎么损失那么多?”

    四代雷影听完,就一下子愣住了。

    看上去损失很少,但这只是一个月的云隐忍者死亡人数,既没有计算负伤人员,也没有把一整年的牺牲忍者数量计算在内。

    加上上一年和木叶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战斗,如果全部进行统计,牺牲人数至少有两千人,加上负伤残迹人员,少说也有四千人以上。

    土台没有说话。

    四代雷影轻哼了一声,就知道是谁做的了。

    除了黄色闪光,木叶之中,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这种事。

    “木叶那边战损统计出来了吗?”

    四代雷影询问。

    土台把手上捧着的文件翻开了几页,照着上面的内容进行汇报:

    “以全年来计算,木叶的伤亡率,应该不到我们云隐伤亡率的百分之六十。”

    听到土台的这番话,四代雷影脸色阴沉下来。

    这岂不是说,木叶每伤亡六个人,云隐就会伤亡十人?

    云隐蛰伏多年,连第二次忍界大战都在养精蓄锐,等待时机打败木叶,奠定自己五大国霸主忍村的地位……

    这与四代雷影的预估不符合。

    “在黄色闪光没有过来之前,木叶的伤亡率要远超过我们云隐。他收割战场的能力太可怕了,难怪岩隐会这么快落败。”

    土台这么回答,露出无奈的神色。

    在和木叶交手之前,没有一人预料到一个小有名气的木叶上忍,会成为在战场的转折点。

    等到去关注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对方的实力已经成长到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

    云隐以快猛的忍体术著称忍界,历代雷影都是瞬身术的佼佼者,在木叶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战死沙场之后,忍界最快忍者,就一直由云隐雷影继承。

    继承了三代雷影优秀基因的四代雷影,在速度上更胜父亲三代雷影,可以说是当代忍者速度最快的忍者。

    然而一旦和黄色闪光碰面,就会发现忍界最快的名号,是为黄色闪光而准备的。

    即使自傲自己的雷遁瞬身术,四代雷影此刻也不会说自己的速度胜于对方。

    “他简直是个怪物。他的神经反应能力,我只有开启雷遁查克拉模式之后,才能够疲惫。那根本不是人类可以达到的反应能力。”

    四代雷影这样语气凝重的说道。

    “雷影大人这是承认失败了吗?”

    土台笑了笑。

    “哼,目前来讲,如果不把黄色闪光限制或者解决,其余的阴谋诡计对木叶完全无用。”

    四代雷影嘴上的口气强势,但已经对黄色闪光的能力感到钦佩与尊敬。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限制黄色闪光,哪怕是牵制他也做不到。自己人的暖春,敌人的寒冬,没有比这个更加贴切的形容词来称赞他了。”

    虽为敌人,土台也对黄色闪光这样年轻有为的忍者表示尊敬。

    “不仅如此,白眼也是一个问题。”

    四代雷影放在桌面上的手掌握成拳头,想到了一段不愉快的回忆。

    土台明白四代雷影郁闷的原因在哪里。

    白眼……唉,又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土台心中苦笑起来。

    有了白眼的存在,木叶无惧任何偷袭,云隐的偷袭策略就会被日向一族的忍者识破的。

    在那双眼睛面前,云隐再怎么精密的计划,仿佛是在对方眼皮底下展开的,完全暴露了行迹。

    “下面要怎么办呢?”

    四代雷影似是在自言自语,神情慎重。

    “加上八尾的力量如何?”

    土台建议。

    “你是在挖苦我吗?土台?上一次我和比已经联手和黄色闪光交过手了。”

    四代雷影脸色难看,并没有把结果说出来,但他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那次的战斗并不如人意。

    他的弟弟奇拉比,是云隐的八尾人柱力。

    而且是完成了完美人柱力修行的特殊人柱力,能够随心所欲控制体内的八尾,然而加上他这位四代雷影的力量,却依然无法战胜黄色闪光。

    即使再过去和黄色闪光厮杀一次,也不可能改变结果。

    想到那个一头金发的年轻男子,四代雷影心中也有点绝望。

    未来几十年内,云隐都没有战败木叶希望了吗?

    四代雷影极其不甘心,他的父亲三代雷影和云隐共同努力几十年的成果,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年轻的木叶忍者,轻易阻止了野心。

    可以想象到,未来的五大国,依旧是火之国为尊,忍者村也依然以木叶为首,云隐始终是万年老二。

    看到四代雷影阴晴不定的脸色,土台就知道四代雷影那无敌的信念被击破了。

    和日向绫音交战时,引以为傲的雷之铠甲无法抵挡柔拳的进攻,多次受到内伤。

    与黄色闪光波风水门交手,自己的速度完败于对方。

    遇上这两个忍者,土台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四代雷影的糟糕心情。

    可能这就是四代雷影必须要经历的挫折,也是云隐要经历的挫折。

    但经历挫折也不尽然是坏事。

    能够把这些挫折视为成长,对不怎么成熟的四代雷影而言,土台认为是一件好事。

    懂得进退,能够清楚认知敌我的差距,开阔眼界,而不是一味依靠蛮力取得胜利,智勇双全才是五影必须具备的才能。

    即便是黄色闪光,也不可能人生一帆风顺。

    不过,也不能让雷影大人承受打击过大,挫折也要适可为止。现在正好,差不多到时机了。土台暗暗点了点头,做好了某个决定。

    ◎

    汤之国木叶营地之中。

    迅疾的雷光一闪而过,如獠牙般美丽的刀光斩裂了空气。

    一大一小的人影错身而过。

    在落地的瞬间,两人以大地为支点,转身冲向对方。

    如獠牙的短刀与奇特的三叉苦无交击在一起,风与雷碰撞,冒出了激烈的火花。

    “好了,卡卡西,今天就到这里吧,接下来我还有任务。”

    水门眼中露出欣慰之色,叫停了自己与卡卡西的对练。

    卡卡西点了点头,放下了手里的白牙短刀,上面的雷电散开,放在背后的刀鞘中。

    “你的瞬身术已经非常快了,接下来要增强雷遁的赋予能力。”

    意思即是说,雷遁的力量还是偏弱。

    但这也是以卡卡西进行这种苛刻要求,距离成为上忍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的卡卡西十四岁,是木叶史上最年轻的上忍,实力在上忍之中也属于中上等级。

    水门认为,未来的卡卡西说不定有超越自己的可能性。

    “我明白了,水门老师。”

    卡卡西淡淡的回答。

    如今的水门小队,其实只是名义上存在了。

    因为水门杀敌速度太快了,导致木叶之中,没有人跟得上水门的身手,所以水门的搭队风格极为随机,并非是固定的组队模式。

    根据任务不同而改变队伍,也是木叶高层做出来的决定。

    但在这些不断更改的队伍中,卡卡西则是经常被水门携带的忍者。

    一是因为卡卡西在水门麾下任职数年,磨合度高。

    二是卡卡西继承了父亲木叶白牙的刀术,同时也是上忍,能够参与到高难度的任务中来。

    只不过这次任务似乎有点特殊,卡卡西并未接到和水门一起执行任务的命令,因此训练也只能到这里结束。

    水门和卡卡西作了简单的告别,就离开这里,去执行上面交给他的任务。

    大概又是单人突袭云隐忍者的独行任务吧。

    卡卡西心中猜测着。

    因为这就是水门的日常工作。

    同时也感叹水门的强大。

    过去他还能模糊感到水门的实力界限,现在已经感受不到了。

    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成为忍界最强忍者也是迟早之事。

    不去想这些事情,卡卡西在水门离开后,并没有继续修炼。

    虽然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锻炼的,是把雷遁进一步强化,但其实也没有必要着急。

    那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的事情,偶尔也要放松一下身体,劳逸结合。

    于是,卡卡西准备回去休息一下,看看书,吸取一下忍者之外的知识。

    忍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的人生。

    &    向着营地走去,到那里的时候,有两个人迎面走来,让卡卡西多看了二人一眼。

    原因很简单。

    其中一人的年龄太小了。

    大概四五岁的年龄,小小的身体和胳膊,稚嫩无比的容颜……完完全全是小男孩。

    男孩身上穿着的衣服绣有团扇的标志。

    代表着宇智波一族。

    男孩旁边的大人,卡卡西认识。

    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一族现任族长,实力强劲,名声虽然不如黄色闪光,但也是忍界知名的大人物了。

    毕竟拥有着和白眼齐名的写轮眼,在实力上,恐怕是能和三忍并列的存在。

    卡卡西再次看了一下富岳身旁的男孩,心中叹了口气。

    真是的,把这么小的无知孩童,带到这里塑造三观……真的合适吗?

    会留下一身阴影的啊。

    这个孩子难道和富岳上忍有仇?卡卡西不禁冒出这样的想法。

    卡卡西与富岳谈不上认识,但自己与宇智波一族也是有几分关系的。

    父亲旗木朔茂曾经的三个部下中,就有一人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

    在叛逃之前,还是能够和宇智波富岳争夺宇智波族长之位的天才。

    但卡卡西没有和富岳交谈什么的欲望,从富岳的身旁无声的走过,没有多说什么。

    富岳停下了脚步,和卡卡西一样没有说话。

    他身旁的男孩看到父亲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脚步。

    男孩转身看向卡卡西的背影,眼睛里露出好奇之色。

    “父亲大人,那人是……”

    富岳听到男孩的问话,便开口说道:“旗木卡卡西。四岁入学,五岁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天才。之后六岁成为中忍,十二岁成为上忍……可以说是现今木叶最富有传奇故事的木叶上忍之一了。”

    男孩没有说话,眼中只是好奇看着卡卡西的背影。

    “鼬,你要尽快成长起来……成为这样的天才,并且一定要超越他。”

    父亲富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名为鼬的男孩,并不懂得父亲为什么要如此要求。

    只是懵懂的点了点头。

    但是心中也冒出一个想法,如果自己成为超越这个叫做卡卡西的人,就能让父亲高兴吗?

    鼬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这样的思考。

    ◎

    云隐营地的会议室中。

    四代雷影与众位参与会议的云隐上忍汇聚一堂。

    能够进入这间会议室的云隐上忍,都是忍界中享有名声的上忍,并且在云隐之中担任重要职位,可以说是四代雷影赖以信任的坚厚班底。

    其中土台也在列。

    曾经是追随三代雷影的血继限界熔遁忍者,在三代雷影牺牲后,就一直尽心尽力辅佐三代雷影之子,也就是如今的四代雷影。

    就如何与木叶作战一事,云隐这个月已经开过了不止一次会议,但每次会议都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无疾而终。

    面对黄色闪光,即使在战场上穷尽智谋,也无法撼动现在的木叶分毫。

    虽然云隐没有拿出全部力量,但木叶也同样也留有余力,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实力界限在哪里。

    然而相较于木叶,现在的局势确实对云隐不利。

    四代雷影看到在座的众位云隐上忍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尽管失望,但也知道他们面对黄色闪光已经竭尽所能,奈何天意如此,让云隐多年以来称霸忍界的夙愿折戟沉沙。

    就在这种时候,坐在左手边的云隐上忍土台开口了。

    “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有两条路。”

    “两条路?哪两条路?”

    众人被土台的话吸引过去。

    “第一条是撤退,与木叶休战。”

    土台说道。

    云隐上忍,以及四代雷影都是皱起眉头。

    知道这是最优选择,但他们并不想那么做。

    “目前来看,我们没有对付黄色闪光的办法,休战是最好的选择。”

    “……”四代雷影耐不住性子,对土台问道:“土台,你直接说第二条路吧,第二条路是什么?”

    土台知道四代雷影会这样说,便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第二条路,依然是与木叶休战。”

    “?”

    众人疑惑看向他。

    土台坦然和众人对视,镇定自若开口:“并不是真的休战,而是伺机准备。”

    “但是失去了这次的机会,以后就更难找到机会了。”

    一名云隐上忍说道。

    土台却不这么认为,回答那名上忍:“不,现在才是真正的没有机会。我已经确定过了。”

    “确定?”

    “木叶内部隐患重重。现在因为我们云隐施予外部压力,才导致这个矛盾没有爆发。这次对付我们云隐,木叶派遣出的并非是三忍之一的大蛇丸,这其实已经说明问题了。”

    “确实有点奇怪。大蛇丸结束雨之国战场,在我们云隐进攻火之国的时候,木叶却将大蛇丸闲置,派遣了秋道取风过来。按照常理来说,应该让大蛇丸过来才对。”

    木叶做出如此出乎意料的举动,当时也一度让云隐以为是什么阴谋诡计呢。

    “不仅如此,秋道取风与我们云隐交战时,基本上没有赢过,木叶也一直被我们压制。而黄色闪光结束岩隐的威胁,就立即被木叶高层调遣到了这边,才扭转了木叶的颓势。可以看出第三代火影,已经在为黄色闪光铺路了。”

    土台严肃说道。

    云隐上忍们窃窃私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不应该退兵了。”

    “是啊,黄色闪光一旦成为火影,我们对付木叶就更加困难了。”

    “果然还是应该战斗下去。”

    ……

    四代雷影没有理会这些,而是转头看向土台,示意他说的更明白一点。

    土台也知道这些人被黄色闪光杀破胆了,对此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也惊讶黄色闪光的力量。

    硬来不行,只能智取了。

    土台把面前早已准备好的资料,一人一份发放下去。

    众人停下议论,观看起土台所做的资料汇总。

    上面做出来的内容,都是有关于木叶。

    而且最开始的推断,是从大蛇丸结束雨之国战场为开端,开始了分析。

    这其中,也有潜入木叶之中的间谍功劳。

    虽然接触不到木叶的核心,但通过长时间的观察,以及民间调查,也得到了很多看似无用,却能够分析出很多实在利益的情报。

    雨之国战争结束,云隐向木叶发难,大蛇丸闲置,木叶面对云隐的颓势,直到岩隐战场被黄色闪光终结,局势才扭转过来。

    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被土台细心的记录下来,进行分析。

    “根据我的调查,黄色闪光的很多任务,都是单人完成。虽然名气很大,实力也足够强,但从来没有担任过战场指挥的职位。这样的人上位火影,各位觉得合理吗?”

    “……”

    众位云隐上忍思索起来。

    答案是不合理。

    换作他们是木叶忍者,更愿意推举大蛇丸上位火影。

    五影,并非是力量足够就能够担任的。

    忍者是一国军事力量的象征。

    影,即是这支军队的核心人物,必须要有强大的指挥能力。

    而黄色闪光……虽然战力强大,但并没有指挥过什么战斗。

    简单来说,黄色闪光成为火影,是存在严重缺陷的。

    并未展示过什么像样的指挥能力。

    云隐上忍们也不是傻瓜,加上木叶高层刻意在云隐进攻时,将大蛇丸闲置,黄色闪光结束岩隐战场,却立刻被调遣过来……

    他们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木叶的那位三代火影,需要一个傀儡。

    黄色闪光是他选择的对象。

    “所以,才要在这时装作休战,让木叶高层陷入内斗之中吗?”

    一位云隐上忍猜测出了土台的计划。

    “没错。现在的我们,无法对付黄色闪光,这样损耗下去,对云隐的发展也极为不利。我个人倾向休战,让黄色闪光回去继承四代火影之位。一旦他上位火影,就会和三代火影起冲突。那就是我们云隐的机会。”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并不能确定木叶内部是这样的局面。”

    一位云隐上忍持反对意见。

    “猜测也是从确切的情报中分析出来的。”土台很有自信说道:“为了保险起见,也的确要做好两手准备。如果木叶内部并不是如我们所想的这样,到时候再和木叶交手也不迟。”

    “期限呢?总不能一直等下去。”

    “以今年十二月份期限吧。”土台想了想继续回答:“我们现在休战,今年十二月份前,木叶应该可以决定四代火影的人选。如果到时候由黄色闪光晋升四代火影,不管那位三代火影是不是打算把黄色闪光当做傀儡扶持,成为火影的黄色闪光,就意味着不会轻易再上战场。”

    只要不是黄色闪光,其余的木叶忍者,哪怕是那位三代火影亲自前来,他们云隐也不畏惧。

    “那个时候再一决胜负吗?”

    一部分云隐上忍持反对意见,但大多数参加会议的上忍意动。

    只是推迟几个月,对云隐来说完全没有大碍。

    和砂隐、岩隐交过手的木叶,总损耗要远超出云隐。

    加上云隐的军备充足,后勤补给也能供应得上,摆在路前的唯一阻碍,便是黄色闪光了。

    如果黄色闪光晋升四代火影,权力被架空,就必定会和三代火影发生冲突,木叶内部混乱。

    若三代火影打算真的把黄色闪光当做继承人,权力全部交接给他,也没有关系。忙于木叶内部的繁重事务,黄色闪光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分心两用,一边维持木叶内部的平稳,一边亲自和云隐交手。

    毕竟木叶那关系错综复杂的忍族,云隐也早有耳闻。

    “没错。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准备一件事,那就是替黄色闪光造势,让他可以顺利成为四代火影。最好把他吹捧成忍界第一的忍者。”

    土台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比起从外部瓦解木叶的威望,从内部也是一种办法。

    四代雷影听完土台的计划,也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这种办法不是很合他的心意,但身为影,就没必要小家子气,只用蛮力解决问题。

    “土台,能够确保成功吗?”

    四代雷影只问了这一句。

    土台无奈的笑了一下。

    “并不能,只是收集足够多的情报,做出来的一种合理推断而已。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没办法扼制黄色闪光不是吗?”

    四代雷影哑然。

    确实,现在没办法扼制黄色闪光,这是最大的问题。

    “哼,那就按照这个计划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