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叛逆之蛇(一)
    虚伪之谷,外面的森林之中。

    从这个地方看,正好能看到那正在崩塌的山体。

    角都和虫男他们五人,都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一同观赏山体崩塌的壮观景象。

    名为虚伪之谷的地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废墟,不复存在。

    “在来之前,都没想到虚伪之谷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虫男感慨了一句。

    生活在里面的村民都是叛逃忍者,舍弃了外界的一切,在里面用变身术伪装成另外一个人重新生活……简直是在自我欺骗。

    如此否定自己过去的人生,只能说这些人十分可悲吧。

    何况,这种和平,还是建立在幻术影响的基础上,这么一看,就更加显得虚伪了。

    “只要这个世界还有战争,想要逃避地狱的人,还是会向往这样的地方。”

    土男他们望着崩塌的山体,也是有感而发。

    生活在这里的人,不能说是无能吧,只是他们光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他们孑然一身在世界上生活,即使生活在世界上,也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存在。那么,虚伪之谷,就是他们唯一的避难所了。

    只不过,这份平静,即使不由他们来打破,迟早也会有别人来打破。

    逃避并不可耻,人类最难得的是,能够迎难而上的勇气。

    “比起这个,你们更应该关心一下我这个老年人的损失。为了你们我可是奔波几天没有休息,这几天收债的工作全部推掉了。你们打算怎么赔偿?”

    角都不解风情的插嘴进来。

    “你从来都不休息的吧?”

    虫男有些无语。

    “那能一样吗?”

    角都眯起眼睛,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

    “知道了,一千万两如何?”

    “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命只值一千万两的话,当我没说。”

    “……”

    为什么突然觉得角都老爷子风趣了许多呢?

    比起金钱,虫男更在意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琉璃走了过来,看到角都和虫男五人都无事发生,便点了点头。

    “这次任务算是完美解决了,之后行动的时候,记得小心一点,不要再轻易落入敌人的陷阱了。”

    “是。”

    轩辕众五人同时应声,面色严肃。

    这次虚伪之谷之行,可以说,让他们知道自己,在某方面也是严重不足的。

    即使在地下黑市执行各种赏金任务,和各色各样的敌人战斗,这个世界上,也存在让他们束手无策的敌人。

    比起被他们打败的三忍之一自来也,更强的忍者也不是不存在。

    忍界的水很深,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就会冒出一两个如这次一样棘手的敌人。

    “走吧。”

    琉璃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已经崩塌掉的山体,那个无名村长就被压在大山的下面。

    那种情况,不可能活下来。

    因战争失去所有重要之人的无名村长,了无人生意义。

    他的人生,在决心建造虚伪之谷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之前和她战斗的,只是无名村长在数十年前自我塑造来的虚假人格。

    因此,对于他来说,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吧。

    这是一个糟糕的时代,乐土并不存在。

    拥有力量,才能守护住自己珍视的一切。

    恐惧和害怕,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琉璃他们离开时,正在不远处的虚伪之谷村民都没有上前阻拦,只是以复杂和悲戚的神色,注视着那片倒塌的山谷。

    但所有人都没有说一句话,被无名村长用幻术影响到了自我意识,他们是明白这一点的。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愿意回到这个虚假的村落里面生活。

    “重新建造一个吧。”

    所以,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有人开口。

    这句话感染到了其他人,他们都是连连点头,选择了同意。

    他们已经无法在现实世界中生活了。

    他们的意识,已经臣服了那种虚假。

    所以,哪怕是伪装出来的和平,不断用和平的假象麻痹自己,也不想要回到现实的忍界中去。

    但他们都明白,那就是他们不过是从一个地狱,到达另一个地狱罢了。

    他们都是忍者,掌握各式各样的忍术,只需要另行开辟一个虚伪之谷就行了。

    而在这之中,却有一个小孩子没有行动,而是用一种近乎怨恨的目光,死死盯着从虚伪之谷离开的琉璃等人,似乎要把他们的身影牢牢记在心里似的。

    就是这伙人,毁了他们的家园。

    让他们呼吸到外界肮脏和丑恶的空气……

    明明他们只是想要平凡的活下去,为什么要受到这种对待?

    亦或者说,是对于外界之人的排斥和嫉妒罢了。

    为什么看到了这里的和平美好,却没有丝毫认同,反而要继续回到现实中去。这里的和平,不值得他们珍惜和留恋吗?

    仇恨的种子在这个孩子的心中铭刻下来。

    ◎

    “长门大人,虚伪之谷好像已经被毁了……”

    白绝带着长门来到虚伪之谷的时候,是三个小时后。

    在这里他们看到的是,正在为重建虚伪之谷工作而不断辛苦劳作的村民。

    这次他们不打算在半山腰间建立村庄,而是在地底开始扩建一个和平的乐土。

    而原本的虚伪之谷,已经彻底崩塌了,不复存在。

    “……”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长门,也是默然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没有多话,长门转身打算离开。

    突然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

    “你们也是来破坏虚伪之谷和平的吗?”

    这句话让长门停下了脚步,说话的是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正站在一棵树的树荫下面,直直的盯着长门看,问出了这种话。

    长门也朝着这个孩子看去,应该是虚伪之谷的孩子吧。

    不过他听说虚伪之谷是集中了叛逃忍者的地方,这个孩子并没有使用变身术,也就是说,这是他的样貌。

    但是,奇怪的地方正在于此。

    这个可能都不到十岁的孩子,体内却拥有着不弱的查克拉。

    他的实力,可能比在那里工作的大多数村民们都要强大。

    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见过血,甚至可能亲手杀过人,而且很多。

    那漠视尘世的目光,并不是那些不谙世事的普通孩子。

    长门摇了摇头回答:“不,我是来找这里的村长的,不过好像虚伪之谷已经被人毁了。”

    “找村长?”

    那个孩子指着原本的虚伪之谷废墟说道:“村长被人埋在了那下面,现在已经死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有点狰狞和扭曲。

    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是吗……那真是遗憾。我本来找他有点事情,既然他已经死了,那就作罢吧。”

    根据白绝所说,虚伪之谷的村长,是曾经败给宇智波斑的强大幻术忍者。

    因为世上所有相识之人,在战争中死去,所以才逃避了尘世一切,到这里来隐居。

    并且对自己使用了幻术,让自己遗忘过去,并且拟造了一个虚假的人格,在这里担任村长。

    他的幻术十分特殊,能够大范围释放,虚伪之谷之所以多年来一直和平,没有受人打扰,就是因为他那强大无比的范围幻术。

    并且通过嗅觉来使得敌人中招,只要踏入虚伪之谷的领地,都会被其中的幻术不知不觉影响。

    在这里待得越久,中幻术的程度越来越深,越不可能战胜那个村长。

    他本想着这个村长既然也有爱好和平的理想,那么,想必会对晓的事情感兴趣。

    只要能说服他,放弃那类似无限月读式的虚幻和平,就可以成为晓的助力。

    毕竟他的幻术,据白绝说,斑当初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从他的幻术中挣脱。

    留有遗憾和悔恨的人,必会被他的幻术操控成为傀儡。

    如此厉害的人物,不该在此埋没人生。

    在生命最后一刻,为世界灿烂的烟火献上一份力才好。

    如今想来,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了。

    “对了,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人破坏了这里吗?”

    虽然行动失败了,但也不是毫无收获。

    虚伪之谷的村长,虽然因为年龄过大,实力有所下滑,但也不是随便什么忍者都能战胜的。

    如果能把打败虚伪之谷村长的忍者招揽入晓,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个孩子没有犹豫回答:“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她有着红色的眼睛,会操控一个很巨大的血色巨人,将村长打败了。”

    “红色眼睛……血色巨人……”

    长门呢喃了一声,脑子里瞬间响起了一个人。

    白绝也是恍然大悟喊道:“那不是宇智波琉璃吗?她来虚伪之谷做什么?”

    “宇智波……琉璃?”

    那个孩子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长门还未开口,白绝又多嘴了起来:“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而且是个喜欢见面就直接甩绝招的可恨女人!”

    阿飞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他最怕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斑,另一个就是琉璃。

    和斑那种人不同,琉璃是个更热爱战斗的忍者。

    最喜欢的战斗方式,就是开战先甩绝招,并且毫不留情消灭眼前一切敌人。

    “白绝,闭上你的嘴,这种事没必要说给一个孩子听。”

    这个孩子眼中的仇恨,他能够清楚看到。

    这个孩子想要向覆灭了虚伪    之谷的宇智波琉璃复仇。

    但是,长门不觉得他能够做到这一点。

    让他知道琉璃的事情,不过是让他去白白送死而已。

    “可是,这个孩子好像有着不同一般的力量。说不定以后能给宇智波琉璃添一些麻烦。”

    白绝挠了挠头说道。

    “即使如此,也不该这样做。”

    长门说完后,直接从这里离开了。

    白绝没有立即跟着离开,而是看向了那个孩子问道:“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的名字是饴……不,我的名字是步步月。”

    他这样回答白绝。

    白绝则是笑了一下说道:“你还真是有趣。不愧是虚伪之谷的人,步步月……是你拟造出来的虚假人格吧。”

    “才不是!我就是步步月!”

    这个孩子声音很大的回答。

    “所以,你们这里的人,都很虚伪啊。连真名都遗忘了,只能模拟一个虚假人格在世上生存,从没见过你这样可怜的人。”

    白绝有趣的笑着,随后在男孩步步月不满的眼神中,钻入土里。

    “如果你以后能给宇智波琉璃添一些麻烦的话,倒也不枉此行。不过,你这种小鬼一辈子都不可能成长到那种高度的。”

    没有在意白绝的故意挑衅,步步月只是看向远空。

    “宇智波琉璃……我会杀了她的……”

    毁灭了他的家乡,杀死了他所敬爱的伟大村长,这个仇必须要报!

    ◎

    “幻术缔造出来的虚伪之地吗?看来你这次的经历相当丰富。”

    看完任务报告,大致了解了一下任务的执行过程,白石饶有兴趣的对琉璃笑道。

    了解完虚伪之谷的全部真面目后,白石不由得感叹战争对人类的摧残,是如此之深刻。

    为了躲避战争的迫害,无名村长不惜从原来的村子叛逃,只是为了开辟出一个避开尘世的避难之村——虚伪之谷。

    过去像无名村长这样饱受战争残害的忍者有很多吧。

    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无名村长的实力,在追求和平的道路上已经殒命了。

    “是的,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用幻术,但这次也算是增加了我对幻术更进一步的思考。”

    琉璃笑了笑回答。

    她也是后知后觉,其实无名村长的幻术,早已笼罩了虚伪之谷的一切土地。

    如果不是因为他年老体衰,实力大打折扣,破解那个幻术,估计没有那么简单。

    但世上没有这么多如果。

    毕竟没有如此年月的积累,无名村长的幻术,也不会那样可怕。

    无名村长的数十年的幻术研究资料,已经让她命令水龙神从虚伪之谷里带了出来。

    上面对于幻术的思考和研究,令琉璃大开眼界。

    嗅觉系幻术,绝对是忍界中极为罕见,甚至极少有人研究的幻术种类。

    除非不呼吸,否则就会被这种幻术侵蚀。

    以后鬼之国宇智波一族的忍者,学习幻术的道路又多了一条。

    “那我就只能好好期待了。”

    对于幻术白石并不精通,只能说会使用的程度。

    而且释放幻术的方式太过刻板,在实战中对敌意义不大。

    解幻术倒是很擅长,他最厉害的就是阴遁和阳遁的研究。

    影舞者就是阴遁的一种体现。

    而他的治愈仙术,就是阳遁和仙术和结合。

    他相信如果把治愈仙术继续修炼下去,说不定可以做到断肢重生。

    “对了,这是给你的礼物。”

    琉璃从忍具包里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玻璃瓶。

    里面装满了大半瓶水。

    “这是?”

    拿着这个玻璃瓶,白石一时间不知道这是什么。

    “在无名村长的口述中,他把这种水称作致幻水,能够散发和自然气息相近的味道,使得敌人中招幻术。轩猿众就是被这种水侵蚀野花产生的香气,被打倒的。”

    “那角都为什么……”

    “大概是以为他的身体结构比较特殊吧。”

    轩猿众的身体,虽然是经过改造的,但其实也和普通人类没有区别。

    只是为了方便使用秘术,才进行改造身体。

    而角都的身体……老实说,白石认为那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

    只有身体表层还是人类的部分,内腔里面,除了几颗心脏,就是一大堆具有‘生命’的黑色触手。

    据角都所说,他的身体承受力要远超出普通人类,幻术抗性也很高。

    应该也是得益于名为‘地怨虞’的秘术。

    “如果是这样,这种水的确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不过,只有这一点吗?”

    “没了。那条河流因为山体崩塌的时候,遭到了波及,现在已经毁了。香气也从河流上消失,只剩下这一点原生水。”

    “……”

    ‘暴殄天物’这种话还是没能从白石口中说出。

    “那就这样吧,血雾派的残党还需要尽快剿灭,希望轩猿众那边不要再出什么乱子了。”

    白石拿着装有致幻水的玻璃瓶,叹了口气。

    毕竟收了矢仓的钱,不把事情做好会把轩猿众的招牌砸掉的。

    不过,白石也不认为轩猿众的运气会倒霉到这种地步。

    虚伪之谷和无名村长,在忍界中肯定是不多见的。

    ◎

    四月,木叶。

    “以上,就是此次会议的全部内容,现在解散。”

    在一间灯光明亮的会议室中,所有在这里的人员,都是穿戴着连帽的风衣,以黑白二色为主。

    会议桌的最前面,坐着两个人。

    从体型来看,是一男一女。

    他们二人木叶暗部的部长和副部长。

    出身木叶名流猿飞一族,而且也是如今重新执掌木叶的三代火影的长子与长媳。

    他们二人虽然声明不显,大多时候也都在暗中活动,保护着木叶,但他们的实力却要超过木叶大部分上忍。

    据说二人联手,就算是三忍,也要大吃苦头。

    事实上,做到如此位置的忍者,必定不可能是实力弱小之辈。

    在他们二人宣布会议解散后,在座的暗部成员朝着会议室外走去。

    “卡卡西,你留下。”

    就在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的暗部要走出会议室大门时,被一道沉稳的男声叫住了。

    卡卡西面具下的脸色微微诧异,但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在门口顿了一下,就接着转身走回了会议室里面。

    “部长,副部长,还有什么吩咐吗?”

    暗部的工作非常繁忙,这一点是肯定的。

    对卡卡西来说,无论是在老师四代火影麾下工作,还是在三代火影手下工作,都没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相对于之前在水门手下的日子,现在还是有正常的休假日的。

    毕竟之前水门麾下的暗部人员需要自己凑齐,很多事情都只能依靠卡卡西去做。

    而三代火影这边完全不需要这样做,这里有不少实力和他持平,甚至超过他的忍者,每一个小队都有属于自己的任务,做完了就可以去休息,然后再去执行下一个任务。

    卡卡西很好奇眼前这两位叫他回来的目的,如果有什么事情,在刚才的会议桌上说出来就行了,没必要私下里交涉。

    “其实有一个隐秘的任务,想让你率领自己的小队去调查一下。”

    “隐秘任务?”

    卡卡西眨了眨眼睛。

    “你知道最近在村子里连续发生的失踪案吗?”

    “有所耳闻……不是说进展很顺利吗?”

    卡卡西奇怪问道。

    对于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在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木叶内部就连续发生了多起人员失踪案件。

    失踪人员从普通人到忍者阶层,应有尽有。

    “其实进展一直都不顺利,只是因为外面的舆论,不得不这样说而已。在你之前,已经有三个小队去执行调查,不过进展不大,我希望你的小队也介入进来。因为在暗部之中,我怀疑被埋下了钉子。所以那个人才能一直避开暗部的追踪。”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不难猜测。”

    卡卡西想说,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在木叶屈指可数。

    首先是实力,然后是了解暗部,并且能把手伸到暗部之中的忍者,目标很容易锁定。

    高层长老,高层顾问,三忍,除此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不过卡卡西觉得奇怪,如果是大蛇丸和团藏做的话,为什么他这边完全不知情呢?

    看来,那两个人也没有到完全相信他的地步。卡卡西只能如此解释了。

    “事情就是这样,碍于一些规矩,必须要抓住确凿的证据才行。”

    两位部长的其中一位对卡卡西郑重说道。

    他们显然也锁定了什么人物,但是有些事情,一旦涉及高层忍者,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定罪的。

    暗部掌握了证据,才能实施抓捕,否则就是逾越了规矩。

    正因为是暗部,才要一言一行都要规范自己。

    “是。我明白了。”

    卡卡西点了点头,向两位部长保证了起来,一定会去认真调查这件事。

    “卡卡西……他可信吗?”

    问话的是一个女子。

    旁边戴着面具的男子回应:“在暗部之中,没有比他更可信的忍者了。他可是救下自来也大哥性命的人,连他都无法相信,还有谁可信呢?”

    男子对卡卡西十分推崇似的。

    女子点了点头,认为丈夫的话有道理。

    如果连卡卡西都不可信,那暗部之中,就再也没有可信的成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