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崛起在港综世界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交流
    船上反正都是男人,赵山河丝毫不在乎众人的围观,脱光了衣裳,然后一个鱼跃,跳进了清凉的江水。

    一根绳索丢了下来,赵山河一手扯着绳子,漂流而下,一边从空间里弄出了洗发精,沐浴露,畅快洗浴。

    待他洗了干净,跳上船来,后舷处早就准备好了一身青色劲装。

    这身衣裳不是怒蛟帮的制服,而是凌战天自己的一身衣裳,他们两人体型相差不大,衣服正合身。

    不过里面的内库,赵山河还是穿的来自现代的带弹性的棉内库,这种衣裳,还是现代的更舒适。

    这个时候,赵山河却意识放飞,想到了自己的疏忽。

    如果下次再来古代世界,也该给美女们带几件内衣,这次是真的没有想起来。

    凌战天和翟雨时等人一直注意着赵山河的动作,赵山河奇奇怪怪,虽然自诩杀了魔师宫三十余人,可是不知道真假,自然不曾放松警惕。

    他在水里的时候,突然浑身冒了白泡,现在,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条款式奇怪的内库,都被他们看在眼里。

    在水里没有看清,可是现在,翟雨时忍不住惊道:“袖里乾坤!”

    赵山河听到了声音,抬头对他一笑,让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等赵山河换好了衣服上来,凌战天抱拳说道:“匆忙赶路,船上条件有限,不过也特意准备了酒肉,请……”

    赵山河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走了过去。大块的肉,大碗的酒,实在的很,不过味道就不尽如人意了。

    只有一只烧鸡应该是买来的,闻起来还不错。

    赵山河抱拳笑道:“有心了。不过在下方才已经吃饱喝足,有一只烧鸡,就够了。”

    说完,他的手一伸,捏住了盘子,一只鸡连同盘子,就消失无踪。

    凌战天问道:“阁下可是修道之人?此技是否袖里乾坤?”

    赵山河笑了笑。“在下非修道之人,不过此技与袖里乾坤倒也异曲同工。”

    凌战天叹道:“真乃神仙之技!”

    赵山河能感觉到他们这些人看到自己的“袖里乾坤”之后,态度亲近了许多。

    因为赵山河神鬼莫测,有如此神技,似乎没有什么好骗他们的。而跟赵山河这样的人交好,也符合他们的利益。

    在赵山河没有露出对立之态的时候,他们自然也不想处处防备。

    凌战天原本准备在船头待客,不过见到赵山河施展出来的神技,就改变了主意。

    他转身恭请,右手虚引道:“请上楼一叙。”

    怒蛟号是怒蛟帮的旗舰,船体高大威猛,甲板之上,还有三层。

    赵山河披头散发,暗运内力,稍一甩头,头发上的水珠或被蒸发,或被甩落。

    一头黑发低垂腰间,无风自动,给赵山河的身上又增添了三分魅力。

    等他进入了阁楼,怒蛟帮其余人等立即哗然起来。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能亲眼见到一个神仙人物。

    三层阁楼上,中间是一张长木台,四周空旷,举目望去,大江,江边美景历历在目。

    这里应该是指挥中枢,四周都是通道,视线很好,杂乱却又有序。

    赵山河仿佛没有戒备地坐在了靠前的一张木椅上,望向了窗外。“如此大好河山,岂容蒙元人卷土重来!”

    凌战天问道:“阁下是为庞斑而来?”

    赵山河摇了摇头。“非也。庞斑已至天人之境,我如今绝不是他对手。他虽然天性邪恶,不过年已近百,如今对天下争霸已无兴趣,只追求武道。我为怒蛟帮而来,为天下安宁而来,我们的对手不是庞斑,而是方夜羽。”

    翟雨时连忙接话。“小魔师方夜羽,庞斑的第二个弟子?”

    赵山河嗯了一声,又说:“他乃蒙元贵族之后,一心颠覆大明,让蒙元重新占据这片土地。为了这个计划,他们的人已经准备了二十年,马上就要全面发动。”

    “蒙元人少,如今大明又非弱宋时期,方夜羽未免太小觑天下英雄。”

    赵山河笑了笑,没有接话,只是说道:“等到了龙渡江头,我们再来细谈。非是我不愿意跟你们谈,而是你们也必须要听你们帮主的,而没有浪翻云,也无人牵制庞斑。”

    不谈正事,凌战天与翟雨时也不失望,马上就要到龙渡江头,很快就能见分晓了。

    他们两人有心攀谈,一人阅历丰富,一人足智多谋,聊起江湖事务,倒也有趣。

    船行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就能见到大江与龙渡江的河口。这里有一个大集市,人来人往,非常兴盛。

    船还未曾泊往岸,一些人就迫不及待从船上跃起,落往岸旁,与沿岸奔来的数十人相会。

    赵山河看到大将庞过之领头上岸,稳坐钓鱼台,等着他们将消息传到。

    凌战天看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出现,忍不住站起身来,一飞而下。激动得叫道:“小鹰!”

    正奔上来的上官鹰全身一惊,止步道:“二叔,这十年来,你从没有唤过我这名!”

    凌战天一呆,在上官鹰前五尺处煞住马步,喃喃道:“真有十年了,我也很久没听你叫我作二叔了。”

    两人对望一眼,忽地一齐仰天长笑起来。

    这上下两代两个人,三年前虽说放弃了成见,和洽相处,但互敬有余,亲爱不足,可是在目下这等动辄死别生离的非常时期,死去已久的‘叔侄’情,终于复燃。

    赵山河一动不动,跟身边的翟雨时笑道:“三年前赤尊信与乾罗进攻怒蛟帮,反倒让你们两代团结了起来,可喜可贺。”

    翟雨时笑着点了点头,问道:“韩兄对江湖事务似乎很陌生,却又什么事都知道,是何缘故?”

    “一会儿便知。”这时巨舟靠岸,重重一顿,赵山河长身挺起,高声喊道:“上官帮主,浪首座,可否上船一叙?”

    &      怒蛟帮帮主上官鹰与凌战天亲近了一刻,三言两语就介绍了船上的赵山河。

    他们还没有见到浪翻云,却听见赵山河在叫浪翻云。

    不过,河边的一人高的草丛中,浪翻云拿着酒壶坐了起来,眼睛盯着船上的赵山河,目光闪烁。

    此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他。

    他一把扔掉了已经空的酒壶,酒壶划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落在了几个帮众群中,一个大汉抢到酒壶,开心笑道:“多谢首座。”

    浪翻云微微一笑,脚尖一点,就飞向了三层的阁楼,赵山河等他穿入窗户站定,抱拳道:“小子韩柏见过首座。”

    浪翻云听到赵山河自报名号,又盯着赵山河看了半晌,才说道:“如果你是我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韩柏,显然你也经历了重大改变。”

    这个时候,上官鹰他们也都纷纷踏足三层阁楼,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身上。

    赵山河的视线落在了腰间挎刀的一个壮汉身上,笑问:“阁下可是戚长征?”

    原剧中,戚长征应该是这个时候独自出发,要去找马俊声报仇,实际上是想历练自己。

    不过,赵山河的到来,让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

    戚长征抱拳道:“正是。”

    赵山河笑道:“你要借着向马俊声报仇的机会独自历练,是个磨练中集的好方法,不过,可否等我讲完一个故事,你再离开?”

    上官鹰楞道:“长征你要走?”

    戚长征躬身道:“我的刀法已经到了瓶颈,需要历练才能求突破。”

    赵山河望向了浪翻云说道:“小子韩柏,原本是武昌府韩家的一名小役,负责清理武库。十日之前,我家老爷的大兄从苏州府来武昌府,带来了一把厚背刀,这把刀蕴含奇异力量,据说是传鹰留下来的厚背刀。

    少林派马俊声与长白派谢青联同时发现,马俊声杀了谢青联,嫁祸于我。我在武昌府入狱,又被送到黄州府大牢。而在牢中,遇到躲避庞斑的赤尊信。

    赤尊信继承中原魔门第一人阴癸派掌门人「血手」厉工一脉,与庞斑有很深渊源,同时也熟悉道心种魔大法。

    庞斑以道心入魔,借助慈航静斋弟子靳冰云作为引子,把靳冰云送给了风行烈,让风行烈变成了他的鼎炉。可是由于当初我救了风行烈,让他的道心种魔大法不能圆满。

    而赤尊信反其道而行,同样修炼道心种魔大法,却以自身为鼎炉,将一生精华灌注于我,让我与他的魔种融合,由魔入道。

    昨日,庞斑本欲在谈应手和莫意闲之后与浪首座交战,却因为我掳走了靳冰云,让他心露间隙,故此,他没有出现。”

    浪翻云惬意地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叹道:“小兄弟三言两语就把缘由说的清楚,让我等恍然大悟。”

    戚长征问道:“那马俊声既然是少林弟子,本性应该不坏,为何一开始陷害于你,后又背叛我等?”

    赵山河笑道:“我被押往黄州府途中,遇到莫意闲下属孤竹,他见我身体乃武学奇材,欲带我走,收我为徒。他们当时正在追杀帮主你等,马俊声怕我被掳走坏了他的事,只能将你们行踪泄露,换回了我。”

    “真是反复小人!”

    翟雨时这个时候忍不住问道:“韩小哥,你说你现在与赤尊信魔种融合,由不会武功变成一流高手,那么你来找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你的袖里乾坤又是怎么一回事?”

    赵山河笑道:“魔种融合,岂有那么容易!若非韩柏体质特殊,一千人也难成一人。而韩柏融合成功,也因为天意。”

    “天意?”

    赵山河点了点头,故弄玄虚道:“我是韩柏,却又不是韩柏。我本非此间人,原名赵山河,来自后世,所以知晓这个时代你等所遇大劫。

    怒蛟帮虽然是黑道,却行侠仗义,身为中原人等,一直与异族作对,实乃民族英豪。不过眼下怒蛟帮将遇劫难,庞斑大弟子愣严伪装身份,成为朝廷厂卫统领,拉拢朝廷势力,欲铲平怒蛟帮。

    如今你们的行踪全部暴露,你们的内部有朝廷密间,若只是朝廷动手,我不会管,可是如今却为异族利用,我却不能忍。”

    上官鹰脱口问道:“岛上有密间?”

    赵山河点了点头。“你们的神医常瞿白就是密间,利用出岛采药的机会,将岛上布置传出,老帮主矛圣上官飞,实际上就是被他害死。”

    上官鹰一听,忍不住一掌击碎了面前的长桌,仰天怒吼。“不杀此人,我枉为人子!”

    赵山河跟不在乎私人恩怨,又道:“这些都是枝节问题,无关大势。如今庞斑牵制黑白两道顶尖力量,而方夜羽这个蒙元后裔一心复国,攻打中原,为此准备了二十年。

    庞斑一心追求武道,不会管这些俗事,可是他们大势已成,想要破局,就要联合起来。所以,怒蛟帮为了避免被朝廷所破,现在就要准备起来。”

    凌战天问道:“怒蛟岛丢了?”

    “以有心算无心,加上他们给酒神之女下毒,让浪首座不得不带着酒神之女前往应天府求解药,才会让朝廷破了怒蛟帮。”

    不给他们感叹的机会,赵山河又望向了浪翻云说道:“庞斑已到天人之境,只差一步就能碎破虚空。他在黄州府,浪首座就不能离开这里,否则无人能牵制他,只能眼看宵小作恶。”

    浪翻云问道:“你来自后世,才知道这些事?”

    赵山河当然不会说他们都只是剧情人物,他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就是真实的。就好比昨天与靳冰云的缠绵,美妙还要超过在主世界的感受,能说这些都是假的吗?

    刚好借助魔种,赵山河也有了借口,说自己来自后世。

    他随手一翻,手里多了两把三棱军刺。再一翻,军刺消失,多了一盘烧鸡。

    众人目瞪口呆,还是浪翻云最早恢复。迫切问道:“武道之极是何境界?”

    “碎破虚空。”赵山河说道:“碎破虚空是终极,却也是开始。我能力还不如首座,了解也不多。这些我们可以稍后再交流一番,现在要紧的是救厉若海,救乾罗,不能让方夜羽他们的阴谋成功,让中原大地血流成河。私人恩怨情仇,在民族大义面前,全部都要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