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稳住别浪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城薰】(大章求月票!)
    【上一章因为晚更了两分钟,导致昨天更新过了十二点,然后……全勤奖没了……

    两分钟啊!

    丢了几千块的全勤奖。

    心痛到无法呼吸……

    给点月票安慰一下我吧!诸位!

    喂!那个狂笑的家伙你是什么意思!!】

    ·

    第一百三十六章【西城薰】

    深夜接近十二点的时间。

    阴暗而狭窄的小巷子里。

    巷口外的路灯的光芒,并不能完全透进来。而巷子内,少女黑色的直发自然垂落,一身纯美的高中女子校服。

    手里提着泛着锋芒的小太刀,刀锋仿佛虚指地面,只是身子半弓,双脚一前一后,蓄势待发的样子。

    面前是一个脸上带着古怪微笑的年轻男子。

    而地上,则是一具尸体。

    这样的画面,简直就如同某些日系的漫画镜头了。

    嗯……当然了,此刻躺在地上的早川先生,还没有变成尸体。

    暂时的。

    ·

    西城薰,2001年的时候,年纪应该是17岁,准确的说是16岁半。

    生日是11月30日,射手座,o型血。

    喜欢吃蓝莓,吃草莓,和一切不用削皮或者吐核的水果——当然最喜欢的还是蓝莓。

    喜欢吃拉面和芥末章鱼。

    讨厌吃芹菜和胡萝卜。

    最想做的事情是:把武道馆的馆长打成猪头。

    最讨厌的事情是数学课。

    最讨厌的人,是隔壁班的星野里奈。

    以及,一个大长腿个子很高而且总是自以为是的南高丽傻妞。

    从前最喜欢的人是……木村拓哉。(后来老了长残了后,果断脱粉)

    后来最喜欢的人是……某个外号很中二而且很狗的boss。(能厚着脸皮叫自己阎罗的人,难道不中二嘛!)

    人生座右铭是:下雨天就应该窝在家里看电视呀!

    习惯的口头禅:中年大叔什么的最恶心了!

    对外宣称身高161厘米。

    ……真实身高其实只有157厘米。

    穿34码半的鞋。

    体重三十七公斤。(其实是三十九公斤)

    喜欢穿短裙,讨厌高跟鞋。

    最满意自己身体的部位是腿。

    最讨厌自己身体的部位是欧派。

    以上,是西城薰,外号蓝莓,上辈子的大概讯息和资料。

    哦对了,漏了一条。

    最后悔的事情是……

    ……

    为什么,要被父母生出来,来到这个世界上。

    ·

    “你现在,还喜欢吃蓝莓嘛?”

    看着面前的少年,西城薰的眼睛顿时眯了一下,小小的身子微微换了个姿势,改成了双手握刀。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知道这么多?”

    “我是……”陈诺沉吟了一秒钟,试探问道:“路过的假面骑士?”

    “撒谎!”西城薰怒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嘛!”顿了顿,少女还很可爱的反驳了一句:“而且你也没戴头盔!”

    好吧,其实我家里有个头盔的……

    陈阎罗心中默默吐槽。

    “既然不说,那么,再见了!”

    西城薰飞快的后退了一步,仿佛要逃走。

    但是陈诺却仿佛根本没有信,反而忽然就闪电般的往后退了一步!

    刷!

    刀锋几乎是擦着陈诺的鼻子尖劈了下来!

    “啊哈!我就知道你嘴巴上说要走,其实是要进攻的。”陈诺又后退了一米。

    西城薰这次不废话了,手里的小太刀上下翻飞,连续三次劈砍都被陈诺躲开,女孩忽然迈着小碎步冲了上来,小小的身子试图撞进陈诺的怀里。

    而陈·lsp·诺,居然就真的不躲了!反而张开双臂,一把就抱上了西城薰小小的身子。

    西城薰哼了一声,人贴在陈诺的怀里,却飞快的抬手,手里的动作又快又很,刀锋居然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撩了上来,对着陈诺的胸口连续三连刺!

    若是武道馆的剑道教练在这里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惊呼出声来的。

    这个连续三连刺的动作,道馆里最好的学生练了一年多都没练好……而眼前这个打工做清洁不到两个月的少女手里居然就这么使了出来,而且动作稳准狠!

    刀锋几乎已经贴到了陈诺的胸口,甚至刀尖都已经微微刺破了陈诺的衣衫。

    就在这个时候,少女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握着刀柄,但无论如何往前送,却再也无法把刀往下扎进去哪怕一毫米!

    陈诺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刀锋,低头看着怀里正仰面盯着自己的少女:“真想杀了我呀?”

    “哼!”

    少女再努力的一下,发现刀锋纹丝不动,去反应极快,毫不犹豫就送掉了刀柄,然后同时膝盖往前一撞,就冲着陈诺的胯部而去。

    陈阎罗微微一笑,略一侧身,少女的膝盖顶在了他的大腿外侧。但少女的右手已经双指如钩,插向了陈诺的眼珠。

    “好狠的小姑娘。”陈诺一歪脑袋,然后用手肘一顶。

    西城薰闷哼一声,腾腾腾就往后退开了几步,脸色有些苍白,抬起手来捂住自己的心脏部位,轻轻揉了揉:“嘶!!”

    “啊,抱歉啊。”陈诺笑了笑,一脚踢开掉在地上的小太刀,摊开双手:“忘记了你是平胸了……没有缓冲,弄疼你了吧?”

    “……混蛋啊!!”

    大概是平胸这个词,一下就让少女原本还算平静冷峻的表情,彻底破防了。

    女孩低骂了一声,然后重新冲了上来。

    踢腿,被陈诺单手挡开,挥拳头,被陈诺一巴掌拍开,然后少女干脆张开嘴巴一口就朝着陈诺的手背上咬了下去。

    陈诺松手,少女的上下牙关狠狠的撞在一起。

    陈诺笑着,而女孩却立刻再次变招,单腿立足,另外一条腿飞快的扫了起来,再次踢向陈诺的脖子。

    陈诺叹了口气,忽然伸出手掌,一把就抓住了西城薰的脚踝……

    “呃……白色?”陈诺讪讪一笑,赶紧往前一推,西城薰再次腾腾腾退后几步,站稳后,略有点喘气,眼神里这次流露出了惊恐,语气也有些慌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陈诺叹了口气,摆手道:“别装的这么慌张了,你的性格是不会这样的。你现在假装慌张,其实眼睛还在盯着我的要害……毕竟还是年轻啊,还没学会真正的伪装自己示弱。

    细节,细节决定成败,记住了哦。

    对了!眼神再慌乱一点,气息再喘一点。

    嗯,有点意思了。”

    少女脸上的惶恐之色越发的浓烈,忽然转身就跑。

    陈诺笑眯眯的追上两步,然后陡然之间站住,做了一个战术后仰。

    仿佛是为了配合陈诺的动作一样,在陈诺已经做出了战术后仰动作后,少女才忽然转身,两指之间夹着一枚锋利的美工刀片挥了过来!

    目标很明确,陈诺的脖子咽喉部位!

    陈诺笑着,屈指微微一弹,指尖就弹在了西城薰的手腕上,叮的一声,刀片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然后落地。

    西城薰再次后退,这次脸上露出了痛楚的表情,咬牙看着陈诺。

    左手用力捂住右手的手腕,但是右手的手腕还是不可抑制的飞快肿了起来。

    “弄疼你了么?”陈诺笑道。

    “……”

    西城薰目光闪烁,咬牙低声道:“你很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诺看着面前穿着校服的黑长直少女,娇小的身躯,执着而冷硬的眼神……

    哎,有多少年没看到过这个画面了,还真有点让人怀念呢。

    还很青涩的小蓝莓啊。

    ·

    “别想对我耍什么诡计了,我可以和你打赌,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了解的人了。”陈诺干脆放下了双手,一手就插着兜里,身子倚靠在墙壁上,另外一手摸出香烟盒来,敲出一支,嘴巴叼上,然后手指一撮,指尖冒出一团小小的火苗,点燃了烟头。

    深吸了一口,陈诺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西城薰。

    少女眼睛瞪圆了!

    看着陈诺方才冒火的指尖。

    “你……这是魔法?”

    “想学嘛?我教你啊?”陈诺微笑。

    “……我投降,你到底……啊!警察先生,快救我!”

    少女说到一半,忽然脸色一变,惊恐的对着陈诺身后大叫,然后身子飞快的往后弹开,凌空就是一个后空翻,然后整个人如同一只壁虎一样贴在了墙壁上,飞快的往上爬。

    陈诺却根本脸色都没有变化——他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根本没有任何人到来的。

    西城薰飞快的在墙壁上爬上了两米多,忽然就听见身后劲风袭来,女孩匆忙中回头,一个香烟头就准确的弹在了她的眉心。

    “啊!”

    滚烫的烟头之下,女孩吃痛,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后的衣领被人一把抓住,身子腾空而起,然后如一条死鱼一般摔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这一摔陈诺没有留情,西城薰摔的就觉得半个身子都麻了,疼的眼角都在抽搐。

    “服了么?”陈诺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看着西城薰的眼睛。

    女孩闭上了眼睛,吐了口气,挣扎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你知道么,我最喜欢你的一点,就是你虽然也是一个小疯子……但是你不会说脏话。在你的嘴巴里永远不会听到八嘎这种骂人的话。”

    嗯,若是换了前世总是跟她别苗头的那个长腿小妞,恐怕早就满嘴阿西八了。

    “你,你……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为什么用这种很熟悉一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我根本不认识你的啊!”

    “可是我认识你啊。”陈诺笑着,伸出爪子,在少女的脸蛋上轻轻拍了两下。

    “你叫西城薰,今年十六岁半,生日是11月30日。

    你母亲叫西川铃,父亲叫西城俊……不过他已经挂掉快六年了,生前是一个小公司的社长。

    你母亲西川铃还可以拿着你父亲留下的积蓄,带着你过着还算衣食无忧的生活。

    不过很可惜的是,在两年前,你母亲忽然脑子坏掉了,居然被人忽悠参加了那个什么狗屁的‘真理会’。

    嗯,就是几年前,制造了东京地铁毒气案的那个真理会。

    根本就是一个邪教嘛。

    成天到晚宣传什么世界末日,那个长的很猥琐的教主还宣称自己会什么超能力,是什么神灵转世……

    只有脑子坏掉才会信这种东西啊。

    你母亲就是脑子坏掉了,还把家产都捐赠给了这个狗屁的真理会。

    然后就在去年,你母亲还失踪了很久没有回家。

    因为警方在追查真理会,然后你母亲被警方查到了……

    所以你母亲就跑掉了。

    警方一直在寻找你母亲。

    你也一直在暗中寻找。

    今晚你弄来的这个叫早川的家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四次出手了。

    前面三个也都是真理会的头目,这些人的资料是你平日听你母亲在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提起的……也难怪嘛。你平日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乖乖的,甜甜的,可爱天真的少女。

    没有人会防备你嘛!何况是你的亲妈。

    可偏偏那其实都是你的伪装,你的真实面目是一个腹黑的黑心萝莉……

    啊不对,你这个年纪不该称萝莉了,应该是腹黑少女。

    但……切开来都一样是黑的啊!

    你母亲跑掉太久了,久到你开始担心你母亲的安危。

    所以开始暗中自己动手追查你母亲的下落。

    ……嗯,以上。

    我说的没有错吧?如果有遗漏的,你可以补充。”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西城薰。

    西城薰躺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陈诺:“…………”

    这次,腹黑少女是真的震惊了!

    过了几秒钟,女孩用力吞了一下口水,艰难的开口道:“你……你……”

    陈诺忽然侧耳听了听,皱眉道:“等下……嘘!”

    他对西城薰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过了会儿,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然后有两个警察走到了巷子口,其中一个眼神还往里面扫了过来!

    &       巷子也就七八米深的样子,虽然灯光很暗,但也没有暗到一片漆黑的程度。

    稍微凝神看进来,里面的一切都可以看得大概清楚的:地上的早川。蹲着的陈诺,已经躺着的腹黑少女。

    但就在这个警察走到巷子口往里看的时候……

    西城薰忽然看见这个少年忽然轻轻打了个响指。

    接下来让女孩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明明就只有几米的距离,这个警察往巷子里仔细的看了几眼后,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嘟囔了两句,就跟同伴走开,朝着远处离开了……

    过了会儿,女孩才喘了口气,瞪大眼睛看着陈诺:“你……怎么做到的?”

    “魔法啊。你想学嘛?”

    “……”女孩用复杂的目光盯着陈诺:“你刚才就不怕我开口叫喊吗?”

    “……拜托,你才是杀人凶手啊。你才不会喊呢。”陈诺笑了。

    说着,陈诺捡起了地上属于西城薰的单肩包,拿起了她之前的那个小药瓶,在手里晃了晃。

    “里面不会真的是老鼠药吧?你想弄死他,也不必这么麻烦啊,照着心脏来一刀就好了。”

    “……”西城薰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是迷……幻……药。”

    “哈?你弄这个干什么?啊!我明白了,你是想用这个来逼供?给他吃下去,趁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审问?”

    陈诺看着少女,少女无言的看着陈诺。

    轻轻叹了口气,陈诺直接把这瓶药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以后不许你碰这个东西!明白没!”

    陈诺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西城薰本来还想反驳两句,但是看着陈诺冷峻的眼神,嘴边的话不由自主就变成了辩解:“……我是从一个夜店里偷来的,我自己不会碰这种东西。”

    “嗯,那就好。”

    陈诺站起来,然后走到那个叫早川的家伙身边,伸出脚去,在他的脖子上轻轻一踢。

    卡的一声,那个早川顿时脑袋一歪,然后就没了气息。

    “啊!你!!”西城薰惊呼。

    陈诺扭头看西城薰:“怎么了?这种弄邪叫的家伙,害人无数,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的。这种人死了,有什么好惊叫的?”

    “……不是的!”西城薰怒道:“我还没有来得及审问他呢!”

    “不用审问了,你想问的问题,他不知道的。”陈诺叹了口气。

    走到西城薰的身边,一把将女孩从地上拽了起来——他拽的是头发!

    西城薰疼的双手去抓陈诺的胳膊:“你放手!很疼的!”

    陈诺冷笑,松开了西城薰之后,手掌上却多了一个东西:一枚小巧的刀片。

    “你把这个东西藏在头发里,不怕割伤自己么?”陈诺随手扔掉:“还想藏着,准备偷袭我是不是?”

    西城薰吞了口吐沫。

    “别想了,告诉你了,你的一切小花招对我都没用的。我甚至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陈诺拍了拍手:“现在,跟我走吧。”

    “去哪儿?”

    “俘虏没有权力提问的!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这点常识都没有嘛?”

    ·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巷子。

    陈诺走在前面,西城薰跟在后面。

    西城薰不是没想掉头逃跑,但是这个陌生的年轻男人,展现出来让她恐惧的实力,使得西城薰心中明白,自己若是想逃跑的话,除了让自己多吃点苦头,怕是不会有任何作用。

    跟着陈诺,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大街上步行走了十几分钟。

    从偏僻的小路,拐弯回到了外面繁华的商业街,然后走过里两个街区,来到了一座豪华的酒店门口。

    看着酒店大门,少女忽然站住了脚步。

    西城薰双手抱在胸前,瞪大眼睛看陈诺。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你不会是想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呸!你想的美!”陈诺挑了挑眉。

    ·

    对你做奇怪的事情?!

    开什么玩笑!!

    想想上辈子这个小妞半夜爬进自己的房间里,往自己被窝里钻,然后被自己一脚踢飞,用被子裹起来挂在窗台上的场面……

    呵呵!!

    嗯,对了!

    她和萤火虫后来一直不对盘,大概就是因为那天晚上,两人是一起并排被自己挂在窗台上吊了一夜,因为彼此看到了对方最狼狈的样子,所以恼羞成怒,就此成了不对盘的一生の敌手吧!

    嗯,说起来,上辈子夜袭自己这个做法,还是白发萝莉小牛头教唆的!

    哼,当老子没看过各位硬盘老师们的作品嘛!

    ·

    “半夜的时候,带着我这样的一个美少女来酒店开房间!你一定是想对我做恶心的事情!”

    “别废话,快走!”陈诺揉了揉额头:“我为了找你晚饭都没吃呢!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

    “啊!你难道想对我做什么!绳缚?皮鞭?还是……”

    “你小小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啊!”陈诺用力在女孩的后脑勺上推了一把。

    ·

    酒店还是进了。

    走进顶楼的一间豪华套房门口,陈诺从口袋里拿出房卡来直接开了门。

    “房间都开好了!房卡都准备好了!你一定是……”

    “废话那么多!”陈诺打开房门,一脚把黑心少女踢了进去,然后跟着进门,直接把房门关上了。

    西城薰走进了房间,然后就赶紧在客厅的沙发上缩成了一团,双手抱在胸前,警惕的看着陈诺。

    陈诺不理她,直接走到桌前拿起电话拨通了客房服务。

    “我要一份鳗鱼饭,一份海鲜味增汤,一份年糕。”

    “等,等一下。”沙发上的西城薰小心翼翼的开口。

    “怎么?”陈诺捏着电话话筒扭头看过来。

    “那个……鳗鱼饭,可以加一份么?”西城薰无奈的低头:“我晚上也没吃饭。”

    “……好吧。”陈诺对话筒道:“鳗鱼饭两份。”

    挂掉电话,陈诺直接走进了卧室里去。

    这举动让西城薰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很快陈诺走了出来,然后把一条浴巾直接扔到了西城薰的怀里。

    “去洗澡。”

    “啊!!”

    西城薰仿佛触电一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退到了墙角:“不要!!”

    少女咬牙恶狠狠的瞪着陈诺:“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让你得手的!”

    “……”陈诺咬牙运了运气,没好气道:“你觉得我能看上你哪里?是你的平胸还是小短腿?”

    “你说什么!”西城薰怒道:“我虽然平胸短腿,但是我的腿很直很细的!也很好看!”

    “所以你这是向我自荐的意思了?”

    “没有!”

    西城薰忽然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抵在自己的喉咙上:“你,你不要过来!”

    “……”陈诺忽然笑了。

    盯着女孩看了几秒钟:“你身上有血啊,蠢货!杀人的技术没学到家,胡乱在武道馆里偷学了几个月,就把自己当高手了?

    要不是你遇到的那些真理会的人都是废柴,没遇到过真的高手……否则的话,就凭你那几下子,早被人干掉了。

    去把身上的血洗掉!还有沾了血的衣服脱下来,回头烧掉扔了。”

    “……”少女迟疑的看着陈诺。

    陈诺却已经不理她了,走到沙发旁坐下,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调整到了一个hbo的频道,看起了电视。

    一分钟后,少女大概慢慢的放下了心,捏着手里的浴巾,终于扭扭捏捏的离开了墙角,走向卧室。

    砰!

    洗手间的门被关上并且反锁了。

    ·

    半个小时后,酒店的服务员推车餐车,按响了房间的门铃。

    陈诺过去开门,让服务员把餐车推了进来,然后把食物在客厅的餐桌上摆好。

    这个时候,卧室的门打开,里面的西城薰走了出来。

    女孩洗过澡了,头发湿漉漉的,披散在头上和肩膀两侧。

    略略有点婴儿肥的少女脸庞,因为水气蒸过的原因,带着一丝潮红。

    身上裹了一件酒店里的宽大的浴袍,浴袍略有点大,身材娇小的西城薰穿上后,虽然裹得紧紧的,可浴袍的下摆就落的很低了,只露出一点点光洁的小腿,和一双粉嫩的光脚丫。

    服务员看见西城薰这么一个娇俏的美少女,又看了看女孩湿漉漉的头发和潮红的脸庞。

    顿时就又朝着陈诺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古怪笑容。

    陈诺拿出钱包,抽了两张钞票递了过去给了小费,把服务员打发走了。

    “吃饭!”陈诺直接坐在了餐桌前。

    西城薰站在卧室门口,踌躇不前。

    陈诺扭头看向她:“怎么了?”

    “你……你没给我准备衣服!”

    “废话,我忙着找你,哪有时间去买衣服。你先穿浴袍吧,天亮了我让人送过来。”

    “……”

    西城薰这才犹豫着走到桌前,坐在了距离陈诺最远的位置。

    看着桌上的鳗鱼饭……

    “你不会在里面下了奇怪的药物吧!”

    “有种你别吃就是了。”陈诺漫不在乎的夹起一块鳗鱼送到嘴巴里。

    “嗯……那个……”

    “又怎么了?”陈诺看向西城薰。

    “我可以吃你的那份么?你吃过一口的东西,就肯定没有下药。”

    陈诺看了她几秒钟,然后笑了,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推了过去。

    西城薰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鳗鱼饭,有点可爱的眨巴了几下眼皮,然后拿起筷子来开始吃。

    女孩看来确实是饿了的,吃向有点急。

    眼看她的鳗鱼饭吃掉了一半了,陈诺才慢悠悠道:“你难道不知道……那种药物,有时候男女一起吃的话,会更快乐的哦?所以你怎么就知道,我的饭里没下药?”

    “???!!!”少女陡然身子一僵,手里的筷子啪嗒一下就掉在了地上,瞪大眼睛看着陈诺:“你!!”

    几秒钟后,女孩的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带着哭腔:“你,你果然也是个好色的恶心男!!”

    陈诺脸上带着怪笑,站起身来走向女孩。

    女孩就觉得心中惶恐,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物已经起作用了,就觉得全身虚弱没有力气,吓的瘫软在椅子上。

    当陈诺的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隔着粗粝的浴袍,她甚至都能感觉到少年的手指非常有力……

    忽然之间,西城薰就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麻木了,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仿佛一股奇怪的力量,将自己的身子牢牢束缚住。

    “你……你……”女孩虚弱的哀求:“不可以的……”

    “……”陈诺盯着女孩看了两秒钟,收回了手。

    “想桃子吃呢。”陈阎罗撇了撇嘴角:“我要去洗澡睡觉了,怕你逃跑,所以先把你定住。”

    看着陈诺转身离开,少女才忽然松了口气,但是身子还是无法动弹。

    努力挣扎了一下,西城薰忍不住大声道:“你到底想要把我怎么样!”

    陈诺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西城薰:“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只不过呢……”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委屈你留在这个房间里。三天后,我就会放你离开。在这期间,只要你不尝试逃跑,我是不会碰你一根头发的。

    听明白了么?”

    “就……就这样?”

    “就这样。”

    说着,少年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卧室里的洗手间,关上了门,很快,里面传来了哗哗哗的水声……

    西城薰用力挣扎了几下,但是身子仿佛被无形的绳索牢牢捆住了,别说是动弹了,连一根小手指都没办法抬起来。

    终于,女孩放弃了动作,认命的瘫软在了椅子上。

    只是房间里哗哗的水声不停,女孩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潮红……

    糟,糟糕了……

    浴室里,还有自己方才脱掉的衣服……

    ·

    【这是今天的更新,我白天有事没法码字,所以先熬夜写出来,凌晨三点就更给你们了。

    大章放出。

    明天见!

    月票什么的,最喜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