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海兰萨领主 > 正文 524.回城
    海兰萨城魔法工会执法团团长杰洛尔德坐在会议厅里,手下一群年轻的执法团魔法师们随意地围坐在圆桌四周,看起来就像是展开一场座谈会。

    桌面上摆着几杯茶和几页文件手稿,圆桌中间摆着三个木质托盘,其中一个托盘里放着一件染血的魔法长袍,另外一个木质托盘中放着一把魔杖,中间木托盘里摆着一个魔法腰包,这些魔法物品都是兰斯从沃尔村带回来的赃物。

    听说警卫营骑士苏尔达克在沃尔村杀掉了暗月之门的魔法师格尔登,海兰萨魔法工会执法团这边就立刻派遣兰斯魔法师赶到沃尔村,将格尔登随身魔法物品取了回来,美其名曰是从这些魔法物品中寻找暗月之门的线索。

    谁都知道一位魔法师的随身包裹就像是宝藏一样,每件魔法物品都非常的值钱。

    房间里声音有些吵杂,年轻的魔法师们坐在圆桌旁边议论纷纷。

    有人站起来,探着身体,伸手翻开了那个魔法腰包,一脸好奇地翻弄道:“这就是格尔登魔法师的魔法腰包吗?”

    不过当他发现魔法腰包已经空了,便将手缩了回来。

    旁边一名魔法师正在翻阅着桌上的手稿,听他这么一说,便问:“那位叛逃魔法工会十二年的电系魔法师?”

    翻包的那个魔法师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说道:“就是那位……”

    格尔登魔法师在魔法师的圈子里非常有名,并不是他的等级有多高,实力有多强,而是当初在帝都魔法工会叛逃的时候,也曾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在叛逃之前,格尔登魔法师是帝都魔法工会执法团一支通缉小队的队长。

    和很多优秀的魔法师精英们一样,格尔登魔法师从皇家魔法学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就受到了帝国各方势力的争抢,最后还是帝都魔法工会执法团以更丰厚的条件,赢得了格尔登魔法师的加入,这位电系魔法师在叛逃魔法工会之前,一直都兢兢业业的在为执法团卖命。

    在一次完成任务之后,格尔登魔法师回家发现妻子居然与自己的老师有染,一怒之下便将两人直接杀死在床上,除此之外,他还一口气杀掉了老师身边的数名魔法助手,当时在帝都也是一件牵扯很广的大案。

    无论在哪,绯闻好像永远都是大家最热衷谈论的东西。

    会议桌上其他的魔法师立刻来了精神,其中一位满脸青春痘的魔法师对翻包魔法师说:“听说帝都魔法工会曾派出一支精英魔法师小队,四处缉捕他,一些猎魔人手里也有他的通缉令,当时我还在帕莱斯蒂纳省的海湾魔法学院读三年级。”

    翻包魔法师又伸手摸了摸沾着血的魔法长袍,撇了撇嘴,露出一脸不屑的模样说道:

    “死讯有点突然,而且死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子里,杀死他的竟然还是一群警卫营骑士,感觉就像是听笑话,咱们海兰萨警卫营的骑士什么时候变得跟构装骑士一样了?”

    他随手将桌面上一张魔法腰包物品目录拿起来,认真地看一遍。皱着眉头说:

    “贝纳省魔法工会那边不是说那块魔法水晶格尔登魔法师手中吗?可魔法腰包里并没有……”

    这时大家才知道他到底在找什么。

    “……”

    会议桌周围的魔法师都不说话了。

    那位一脸青春痘的魔法师见没人说话,便抬起头说:“会不会是魔法水晶压根就不在他身上,那些消息都是一些烟雾弹,我们追查的方向根本不对?”

    对面一名魔法师接着说:“也有可能被他藏起来或者临死之前将那块魔法水晶毁掉了……”

    翻包魔法师这时又说:“当然,也不排除被被那些警卫营骑士拿到了,尤其是沃尔村战斗的那群警卫营骑士,我觉得很有必要调查一下。”

    执法团里的魔法师们对苏尔达克有所怀疑,这让坐在杰洛尔德魔法师身旁的兰斯心里很不痛快。

    那些对苏尔达克的质疑,最终的矛头还是十分隐晦的指向了他。

    他刚刚本来什么话都不想说,准备会议开始的时候,公布格尔登魔法师随身魔法物品。会议未开始之前讨论的这些话题,让他没了之前的好心情。

    正要出言反击的时候,杰洛尔德魔法师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沉住气。

    杰洛尔德魔法师随后将手中的魔法笔记合上,然后抬起头看着手下一群桀骜不驯的魔法师精英们,只说了句:“好了,我们开始吧……哦,会议开始前,我还要提醒一下诸位,在没有确凿证据前不要妄加猜测,你们这是嫌我们与警卫营那边的矛盾不够多吗?”

    翻包魔法师抢着说:“杰洛尔德大人,我们刚刚分析得出,那件物品很有可能在警卫营骑士手中……”。

    杰洛尔德脸色一沉,对他喝道:“好了,你们分析的吗?你们之前还分析过格尔登魔法师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海兰萨城,黑魔法隐修会的萨默亚必死,可是后来呢?怎么样?我们魔法工会执法团什么事开始和那些占星者们一样,依靠占卜和猜测行事了?”

    杰洛尔德魔法师说完这些,那位翻包魔法师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

    随后杰洛尔德魔法使又对身边的兰斯吩咐道:“通知贝纳省魔法工会那边,格尔登魔法师死在海兰萨城的消息……”

    兰斯答应道:“好的,杰洛尔德大人。”

    ……

    索伦大队长看完了卡尔.凯斯门特递过来的卷宗,连连摇头,对他责问道:

    “你这个中队长到底是怎么当的?海兰萨境内潜进来百十名叛军骑士,整个应急救援中队居然没有搜查到任何蛛丝马迹,明明之前康士坦丁堡警卫营已经传递过来确凿的消息,居然还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非要等着这群叛军聚集在一起,袭击了一个村子你们才有所行动?”

    卡尔坐在索伦大队长的办公室里,叫苦道:

    “不是每个村子都恰好有一名苏尔达克,那些叛军化整为零潜入海兰萨城我有什么办法,他们在橡树岭集结起来,可以袭击任何一个村镇,我们又怎么可能拦得    住?”

    索伦抬头瞪了他一眼。

    卡尔立刻站直了身体,在索伦大队长面前大声说:“我会更加严密监控海兰萨城外的状况。”

    索伦大队长这才点了点头,问道:“格尔登魔法师在海兰萨城的落脚地查到了吗?”

    “是的。”卡尔回答。

    “在哪里?”索伦没想到卡尔居然还有一些收获,还以为卡尔会被苏尔达克打击得做所有事情都失去了动力。

    卡尔凑到索伦大队长耳边小声说:“马奎斯庄园。”

    索伦大队长神色一动,问道:“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们在马奎斯庄园的地牢里找到了失踪两周的达勒魔法师。”卡尔说。

    “哦,搞清楚这位达勒魔法师与那些北境叛军有什么关系了吗?”

    卡尔连忙翻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张羊皮纸,说道:“查到了,这位达勒魔法师曾为史洛伊特省一位老牌贵族豪门效力,不过就在五年之前,这支贵族豪门竟然卷入了一场叛乱事件,整个史洛伊特省有不少贵族在这件事上受牵连,那件事发生之后不久,景月.爱丽继任史洛伊特省公爵,成为了格林帝国目前唯一一名女大公。这位景月大公上任后就展开铁血手腕,率领北方军团正面与冰雪苔原野蛮人交战,目前已经收复了奔马河北岸大片土地,传闻中说她是格林帝国两百年之内北境最铁血的大公爵。”

    这张羊皮纸上贴满了各种魔法报的简报,而且简报上还备注着一行行细腻秀美的文字。

    “达勒魔法师效力的贵族豪门直接覆灭,不过看样子,白象商行就是这支老牌贵族的分支,而且这些叛军赶到海兰萨城,也是想要寻求白象商行的资助。”卡尔将羊皮纸上的内容读出来。

    索伦大队长直接将羊皮纸抢过去,认真地看起来。

    边看边说:“当初北境叛乱的时候,我也曾有所耳闻,我所在的军团还准备增援北境,当时魔法飞艇几乎挤满了空港,就在登船的前一天,上面又命令所有增援军队返回各自驻地。北境是格林帝国的北大门,一直以来由北风军团镇守在奔马河南岸,那些叛军据说是史洛伊特城警卫营和情报署的骑士。”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索伦大队长和卡尔互相对视着,他们有点不能理解,一支警卫营骑士怎么就有胆子爆发一场政变?

    “苏尔达克那边情况如何?”索伦大队长又问道。

    “沃尔村死了一些村民,不过那五十名叛军骑士也整整齐齐的挂在帕格洛斯山口,据说战斗很惨烈,他手下那位半精灵一个人就射杀了超过一半儿的叛军。”卡尔有些羡慕的说道。

    他也很想有一两名这样既养眼又有能力的手下。

    索伦大队长对卡尔摆摆手说道:“让苏尔达克将战损报上来,这么一场战斗,没理由铠甲武器不受损的,你去和温格多琳只会一声!”

    “其实我都已经将受损武器带回来了……”

    卡尔嘿嘿一笑,朝索伦大队长说。

    ……

    七月中旬,山城正式进入炎热夏季。

    苏尔达克赶回海兰萨城当天,便回到警卫营报道。

    走进警卫营大门便感受到警卫营骑士的热情,甚至有些其他大队的中队长听说苏尔达克回警卫营述职,也都纷纷专门跑过来和他打声招呼。

    索伦大队长详细地询问了叛军骑士袭村的经过,表示要在功劳簿上给苏尔达克记了重重一笔。

    管理警卫营仓库的温格多琳女士,更是主动等在警卫营主楼的门口,通知苏尔达克到后勤部领取新武器,这种待遇看得其他骑士们分外眼热。

    苏尔达克残破的矮人链盾交还会后勤部,温格多琳女士从武器库里拿出一面圆形盾牌,这块圆形盾牌整体都是用魔法黑铁打造的,虽然不是一件魔法防具,但是入手非常沉重,盾牌的表面绘制则着一只手掌,就在手心里还有一颗眼睛,盾牌外围镶嵌了金色纹饰,据说这面盾牌外观是仿制‘摩西祝福之眼’这间史诗盾牌。

    温格多琳女士将这面盾牌交给苏尔达克,同时又从武器库里拿出一柄战斗长弓,虽然这把弓并不符合萨弥拉的战斗风格,但是却是一把罕见的战斗长弓,通体碧绿,而且弓背被打磨得如同一把利刃,可以与敌人近身战斗。

    据温格多琳女士说,这柄战斗长弓也是史诗长弓‘凋零之画’的一件仿制品,不过据说这件仿品也是出自名匠之手。

    离开警卫营,苏尔达克又来到了海兰萨城地下交易市场,将一部分火蜥蜴鲜肉卖掉,有人见到苏尔达克出售火蜥蜴鲜肉,便主动表示愿意出高价购买苏尔达克手中的火蜥蜴皮革,因此苏尔达克还出售了两张火蜥蜴皮,单是那些火蜥蜴鲜肉,苏尔达克就将近卖出了将近七十枚金币。

    除此之外,还有两张珍贵的火蜥蜴皮革,那张完整的火蜥蜴皮卖出了近百金的价格,另外一张火蜥蜴皮革破损得有些严重,只卖了四十金。

    由此可见,狩猎魔兽是一件很有利可图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冒险团趋之若鹜,整天钻进深山大泽中冒险。

    单是出售这些魔兽材料就让苏尔达克获得两百多枚金币。

    这次除了魔兽材料之外,还从沃尔村运来了三车的硫磺矿,这次苏尔达克并没有在白象商行看到达勒魔法师,听说达勒魔法师身体有恙。

    当晚,苏尔达克就在花园广场旁的旅店住下来。

    旅店老板娘站在吧台里熟络地和他打着招呼,苏尔达克选择了旅馆顶层较为安静的那间阁楼,老板娘将房间钥匙交给他的时候,还背着旅馆老板,免费送给苏尔达克送上一盘小饼干和一壶蜜茶,端着小饼干和蜜茶的老板娘在苏尔达克前面爬上木质楼梯,浑圆丰润的臀部在苏尔达克眼前乱晃……

    苏尔达克婉拒了老板娘盛情邀约。

    躺在阁楼旁边的木床上,苏尔达克思考着明天去市政厅见伯纳德侯爵的时候,应该如何委婉的表示自己想要脓包山周围那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