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末日流亡 > 正文 第144章 回归
    量子传输平台上, 蓝色光芒越来越盛。

    空气出现了诡异的扭曲,那是肉眼可见的能量冲击波,安放在四面墙壁的能量吸收装置同时启动。

    传到控制中心的监控画面在抖动。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如果传输失败, 以华夏现在的能力, 根本没有办法到量子空间寻找“迷失”的飞行器。

    “磁场稳定,正在传输。”

    “倒计时三十秒, 30、29、28……”

    “外溢能量超出安全阈值。”

    系统机械音响起, 同时控制中心亮起警报灯。

    朱祝等着一群人穿着防护服,冒险守在那个密封房间的外面, 一听到警报声立刻快速更换吸能设备的外连储能板, 类似的事情早在大年初一的救援车上就做过一回了, 熟门熟路。

    红灯警报解除, 同时量子传输平台猛地振动了一下。

    监控画面里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清。

    人们挡住眼睛,仍然不肯转过头,眯着眼睛看屏幕。

    三秒钟之后,白光消失,传输平台上已经多了一架黑色流线型外壳的飞行器。

    “成了!”

    “马上关闭量子传输设备!”

    然后就是两个月前的模拟实验里做熟了那一套, 依次检测完毕,然后使用机械臂把飞行器抬着放进一个完全透明的密封大盒子,运到观测平台上, 确认无误之后打开飞行器的舱门。

    一团银色发光的形体“滚”了出来。

    陆笛很晕。

    就跟遇上狂风巨浪的晕船一样。

    中途的艰辛部分不提了,主要是地球磁场的紊乱,犹如对着他脑袋轰炸的电音摇滚。

    电音摇滚没问题, 可是几十条音轨一起来就吃不消了, 陆笛现在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如果不是晏龙的存在, 陆笛怀疑自己会像脑震荡患者一样躺尸。

    “你太敏感了,对弦的感应加剧了你的症状。”

    晏龙的声音在陆笛听来就像抖动的音符。

    银色球体开始自动“流”成两个不同的身影,晏龙睁开眼时,发现陆笛抱着脑袋坐在那里。

    “陆笛?”

    “别,我晕。”

    陆笛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出现的人影也成了抽象画一般夸张又恐怖的模样。

    他看到的不是脸,而是心脏驱动的血液奔流,每个人都像被赤色藤蔓缠绕维持的石块,然后是大脑里飘出的公式与数字,还有零散模糊的声音。

    “情况怎么样?”

    夏教授被人扶着走过来。

    只是两个月他就苍老了很多,平添了许多皱纹。

    “……精神体的稳定值出现波动,需要时间恢复。另外飞行器是完好的,没有损伤。”

    晏龙在夏教授望过来的时候,适时开口:“磁场的紊乱以南大西洋为中心,一路延伸到非洲,另有无数道延长的纹状波动,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条连接着云贵高原上空的磁场异常区,目前正在逐渐向南偏移,预计再过三天,商都基地受到的影响就会变小。等陆笛恢复,我会把这张图绘制出来。”

    这是很珍贵的一手数据。

    在磁场紊乱,卫星受到干扰的情况下,等于忽然拥有了一只俯瞰地球的眼睛。

    今天也在充当雷达的晏龙,看到面前的夏教授露出一个欣慰又责怪的表情。

    “你啊——”

    晏龙态度坚决地说:“不止是我,陆笛也坚持要求尽快返回继续执行德尔塔相关的任务。”

    夏教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又碰触不到晏龙与陆笛,最后张了张嘴,只能说出一句:“辛苦了,欢迎回到地球。”

    根据火星科考站那边的反馈,两个新基地的建设非常顺利,如果没有晏龙与陆笛的出力,可能要耗费何教授等人一年的时间才能把基地造好。据说其他火星科考站就是这么个进度,在失联之前,联邦的辛萨科议长还提到了伊西斯站的建设计划,燕京方面的意思是如果材料有富余,可以转送伊西斯站。

    但是现在没机会了,厚厚的火山灰遮蔽了太阳,能源变得珍贵起来。

    量子传输设备开一次耗费的能源可不是小数目,逼得商都基地研究了一个吸能设施搞回收再利用。

    现在晏龙与陆笛平安回来,该送往火星的物资与冷冻胚胎也送完了,如果没有意外,量子传输设备短时间内不会再次启用。

    “我让朱祝调一下里面的气压与温度,你们先休息。”夏教授和蔼地说。

    这也是夏教授的新研究成果,他发现南极的环境竟然对精神体的稳定性有帮助。

    南极大陆上覆盖的冰厚达三千米,除了南极点之外,陆缘冰一带都是低温低压,粒子活动会变缓。

    德尔塔组织一直藏在南极,也不止是德尔塔对冰下湖的感情留恋,那就是一个可以让精神体保持稳定,同时又阻止了他们力量快速增长的环境。

    对一个首领来说,把部下全部收拢在这个地方,是很妙的选择。

    夏教授毫不犹豫地人为制造了“疗养空间”,提供给新生的精神体每天三小时稳定自身,现在也用来给晏龙与陆笛休养。

    晏龙没有拒绝,毕竟陆笛的状态不好,而且他确实有点累了。

    精神体是不需要睡眠的,生物AI也不用,但是晏龙平时是有定期休眠习惯的,自从上火星之后,他就没有真正的放松休息过,这种疲惫是心理层面上的。

    “保护罩预计三小时之后解除。”

    “是。”

    晏龙看着夏教授转身离去的背影,正感到有些犯困,忽然听到了陆笛模糊不清的声音。

    “等等!送……送夏教授去医疗站,还有他,他……”

    陆笛稀里糊涂地指了一通,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晏龙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尽职地叫住了夏教授。

    众人面面相觑。

    ***

    同一时间,在距离夏威夷群岛几百公里之外的大洋上。

    这里有一座私人海岛,面积不大,但是有淡水,这里属于白头鹰的某位姓氏显赫权势更显赫的大人物。

    现在这位大人物已经变成了某种罐头,尸体沉入了海底。

    岛屿有地下避难所,有大量的粮食储备,有武器弹药,甚至还有一些年轻漂亮的女模特。

    现在岛上的幸存者只剩下四个人。

    两个女模特,一个保镖,一个厨子。

    他们躲在别墅里,惊惧地望着外面漂浮着的影子。

    “恶魔……”

    岛上发生了一场屠杀。

    凶手正是这群没有形体的魔鬼,如果不是他们运气好,不是在地下室清点香肠,就是戴着头盔在影音室里偷偷玩游戏,现在他们可能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一艘小型游轮停泊在码头旁边,马尔斯带着自己的手下踏上了这座岛。

    这就是马尔斯为自己在末世里选定的住所。

    没有花一分钱,只是费了两年功夫劝说某位大人物注意陨石,又给了对方足够的“好处”,让他沉迷于所谓的非凡力量,现在马尔斯来收获罐头了。

    还附带了一个各项设施良好的末世住所。

    马尔斯的手下都是被严重洗脑的狂热派,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仇视特权阶级,在马尔斯的蛊惑下,他们认为世界已经污浊了,需要得到清洗与净化。

    所以马尔斯平时根本不带他们出来,以免这些人简单的大脑破坏了他忽悠富豪的计划。

    现在就无所谓了。

    他们甚至狂热地注视着那些透明的精神体,因为马尔斯说,他们死后有机会变成这种强大的存在。

    “你慢了半小时,马尔斯。”

    灰影德尔塔冷漠地说。

    马尔斯恭敬地低头,没有解释什么理由,只是摆出服从的姿态。

    “尊敬的首领,那栋房子的地下室里有活人。”一个精神体飘过来说。

    “先不用管。”

    德尔塔的话让马尔斯暗暗紧张,精神体是不怕枪械武器的,可是他跟他的手下还是血肉之躯,看来要尽量小心了。

    “现在这种程度的火山灰,大概可以持续三年。”灰影德尔塔继续说,“你自己查看储备,如果不够,岛上的幸存者与你的手下应该活几个人,明天之前告诉我。”

    马尔斯知道德尔塔留下他的目的,以前他很有用,现在德尔塔有意把他培养成幸存人类的领袖。

    虽然这不简单,但是三年后,那些还活着的人类会重新回到地面,那时候各国政府与地球联邦差不多已经崩溃,以“天启”为代表的各类野心家争先恐后的争夺末世里某块区域的统辖权,一片乱象,拥有精神体为后援力量的马尔斯,能轻易横扫这些大大小小的末世基地。

    “不要让我失望。”灰影德尔塔盯着马尔斯说。

    在灰团水母漫长的生命里,他这么干已经很多回了,用人类去统治人类。

    就像人类驯养猎犬牧羊。

    德尔塔也不指望马尔斯可以把全球人类都洗脑,洗一部分就行了,剩下的那些他会逐一清除。

    然后人类回到蒙昧时期,科技成为带来毁灭的禁词,百年之后神与宗教又会占据人类的大脑,德尔塔就是用绝对的力量让人类的历史倒退。

    反正在地球诞生出可以蜕变为精神体的新物种之前,德尔塔都会“容忍”人类继续存在。

    至于马尔斯的野心,马尔斯的小算盘,统统不重要。

    马尔斯在德尔塔面前,就是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

    “感谢首领的看重。”

    马尔斯垂下脑袋,他刚说完就感觉到德尔塔的气息忽然改变。

    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陡然而生,马尔斯惊恐地倒退,差点摔了一跤。

    就在马尔斯以为德尔塔要杀死自己时,抬头赫然发现德尔塔的身体飘向天空,凝望着一个方向。

    “首领……”

    “有东西掉了下来。”

    德尔塔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刚才有东西撞上了地球的保护罩,速度很快。”

    而且很远,德尔塔只察觉到了那一点不属于地球的气息。

    ***

    三小时后,苏醒的陆笛揉着眼睛跟在晏龙身后,

    量子实验小组的人都朝他投来奇异又复杂的目光。

    “……我就是看见了嘛,心跳的声音与大脑活动的精神波。”陆笛比划着,挠头说,“现在不行了,要不我们再融合了试试,可以做一台快速的心血管疾病与脑健康诊疗仪嘛。”

    陆笛在昏迷前指的几个人不是有血栓,就是有隐性心脏病,其中夏教授最危险,有脑出血的迹象,继续发展下去就是中风。

    所以大家心情很复杂。

    既庆幸,又古怪。

    陆笛也感觉到自己一回来,就把科研团队的五个人送进了基地医院,这实在有点夸张。

    晏龙只能带着陆笛去医院探望夏教授等人,因为医生表示想听精神体的“扫描检查”结果,配合机器检查报告一起拿出诊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