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退圈后,我成了豪门真少爷[娱乐圈] > 正文 第113章 番外九:竹马向日常
    “今天大家表现的都很棒, 老师给每个小朋友都准备了小礼物。”

    吴小圆拍了拍手把小朋友们的视线全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小蛋糕和小玩具,喜欢哪个?”

    “要蛋糕。”

    “要芭比娃娃。”

    “我要小汽车!!!”

    “我要奥特曼!”

    “那, 那我要恐龙蛋。”

    吴小圆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忽然顿住。

    芭比娃娃和小汽车不难, 她都买了,奥特曼也行,但…恐龙蛋是个啥?

    “把今天写的作业本交上来。”吴小圆看着准备站起来的小朋友,又说。

    “排好队,交了作业的到小琴老师那领小礼物。”

    “吴老师, 你穿绿色的裙子真好看, 像小仙女。”

    吴小圆收作业的手一顿,抬手摸了摸小男孩柔软的头发。

    “星星的嘴巴越来越甜。”

    闻池眨了眨眼, 扬起一抹笑容,又乖又软。

    “吴老师, 我可以把小玩具换成小蛋糕吗?”

    吴小圆给每个小朋友都准备了玩具和蛋糕,但比起玩具,闻池只对小蛋糕感兴趣。

    “不行哦,你多吃一个小蛋糕, 别的小朋友就没有了。”

    小蛋糕是有多准备一些,也是防止出现蛋糕掉地上,或者其他突发状况,导致蛋糕不够分。

    不过闻池的家长有特别交代,不要让小孩子吃太多甜食,吴小圆才会骗他说蛋糕不够分。

    “那好吧。”闻池略显失落,交完作业本就去找配班老师领礼物。

    “星星喜欢什么?”小琴老师把装着礼物的袋子打开,“小汽车还是奥特曼?”

    “要一个小蛋糕。”

    “蛋糕都有, 还可以选一个小玩具。”小琴老师把几个不同的玩具推到闻池面前,“你喜欢什么?”

    闻池随便拿了个礼物,捧着蛋糕美滋滋的回到了座位上。

    过了一会,小朋友们都心满意足的领到了礼物。

    “大家都领到小蛋糕了,放在桌上,排队去洗手。”

    小朋友们全都站了起来。

    洗手池在外面,两个老师领着他们去洗手,一个站在水池旁,另一个站在队伍后面。

    闻池洗完手转身要回教室,衣角忽然就被一只小手拉住了。

    眼前是个矮了他半个头的小豆丁,一双眼睛睁着大大的眼睛。“哥哥,你们在吃小蛋糕吗?”

    蛋糕不是幼儿园发的,是中一班的老师自费买给自己班的小朋友。

    “我也想吃。”

    三四岁的小孩仰着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闻池挠了挠头,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小孩,但是小孩拉着他的袖子,跟着他回到了教室里。

    吴小圆回到班级才发现多了一个小朋友,一看就是小班的孩子。

    “星星,这是谁?哪个班的?”吴小圆走了过来,“宝贝,你是那个班的,老师带你回去。”

    “我不要。”

    男孩嘟着嘴,抱住闻池的手臂不肯离开,一双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表情。

    “宝贝,听话。老师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我,我想吃小蛋糕。”刚才还很大胆的小孩,突然怯生生地躲在闻池身后。

    其他小朋友也都注意到这个走错班的孩子,虽然说他们都是五岁的大孩子,要让小朋友,可是他们都舍不得让出自己的小蛋糕。

    小朋友眼巴巴的看着闻池。

    被盯了好一会,闻池只能说,“好吧。只,只能分你一半。”

    小朋友用力地点了点头,看起来特别高兴。

    吴小圆好笑的看着一个小朋友哄着一个更小的小朋友,“你去问下小班有没有丢孩子的,等会给她们送回去。”

    “好。”小琴老师点点头走出了教室。

    小孩子是不能吃太多甜食,吴小圆准备的蛋糕很小,也就小朋友的手掌那么大,换做大人一口就能吃掉。

    闻池拿着叉子,还没来得及喂,小朋友低着头就这闻池的手咬了一大口,蛋糕顿时就剩下三分之一。

    闻池:“!”

    小朋友还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高高兴兴的嚼着口中的蛋糕。

    “哥哥,我下次还能找你玩吗?”

    闻池惊恐地摇头。

    他才不要和这个小朋友玩。

    一口就能吃掉他大半个蛋糕的小朋友。

    交朋友太废蛋糕了。

    吴小圆没想到这个小盆友看起来小小一只,一口就吃掉大半个蛋糕,好一会才回过神。

    “你把蛋糕给弟弟吃,老师等会再你拿一个好不好?”

    闻池一听还有蛋糕,立刻就把手里的蛋糕递给了小朋友。

    “还,还有蛋糕吗?”小朋友咽了下口水,小小声地问了一句。

    吴小圆一顿,“没有了,最后一个了。”

    担心小朋友年纪太小会争抢,吴小圆解释了好一会,才说。“每个小朋友只能吃一个。”

    小琴老师走了进来,“小二班孩子,叫程炫。”

    吴小圆点了点头,“你把他送回去吧。”

    “好。”

    程炫被老师抱起来,还不忘回头看闻池。

    “哥哥,我明天再来找你玩。”

    “你这么喜欢哥哥?”小朋友长得白白净净,小琴老师忍不住逗他,“你是喜欢吃蛋糕,还是喜欢和哥哥玩。”

    程炫犹豫了一下,“喜欢吃蛋糕,也喜欢和哥哥玩。我明天还能找他玩吗?”

    “你们老师同意才可以,不能这样乱跑。”

    程炫乖乖点头,忽然惊叫一声。

    “我还没告诉哥哥我叫什么名字,他明天会不记得我的!”

    老师见他挣扎着要下去,连忙哄他。“老师帮你告诉他,我保证他明天见到你会叫得出你的名字。”

    程炫这才不挣扎,高兴得晃着小脚。“老师,哥哥叫什么名字?”

    “叫闻池。”

    “闻池哥哥,我记住了。”

    ……

    闻池坐在小板凳上,等来等去都没等到保姆阿姨来接她,平时他看完一集动画片,老师就会过来喊她回家。

    又等了好一会,班上的小朋友全被接走了。

    闻池不想看动画片,他趴在窗台往下看,大门口好多家长在等小朋友出来。

    “星星。”

    闻池转头,吴小圆还有事要忙,担心闻池一个人无聊,“你要不要去楼下和小朋友们一起玩?”

    闻池不想一个人在班级里,牵着老师的手下楼。

    小班的小朋友排好队,一个一个地走出幼儿园,家长们也都有秩序的接送。

    “闻池哥哥。”

    闻池一个人坐在秋千上,一口吃掉他蛋糕的小朋友正开心奔向他。

    “你家里人也没来接你吗?”

    小班的孩子都是走的最快的,可眼前的小朋友没有去排队,应该是家长还没来。

    “妈妈出差了,我等姐姐来接我。”

    “你要玩吗?”闻池从秋千上跳下来,“我可以推你。”

    程炫眨了眨眼,“要玩,要玩。”

    程炫坐上秋千,闻池有一下没一下地推着他。

    “哥哥,你们明天还吃小蛋糕吗?”

    闻池想了想大概没有,但看着程炫一脸期待,生怕说了句‘没有’,这人就会哭给他看。

    “不知道。”

    “哦。”程炫有点遗憾,但很快又高兴起来。“那我明天带给你吃啊。”

    “我家阿姨很厉害,他会做全世界最好吃的蝴蝶酥。”

    闻池敷衍地应了一声,心里想的是她家阿姨也会做很多好吃的,但是还是不要拂了小朋友的心意。

    天色暗了下来,很多小朋友都被接回家。

    幼儿园老师也到了下班时间,会有两个值班老师留下来看着这些还没被接走的小孩。

    吴小圆见闻池还没被接走,背着包包走了过来,“要不要老师陪你等一会?”

    闻池摇了摇头,“我自己等就可以了。”

    吴小圆犹豫下,指了指站在门口的两位老师,“行,那你有事找值班老师。”

    “你要和小朋友在院子里玩,还是要进去看电视?”

    “我在这里陪他玩。”

    闻池比程炫高一个头,他认为自己是在陪小朋友玩。

    “好,那老师回家了?”吴小圆摸了摸他的头,“不要乱跑。”

    其他老师都下班了,两位值班老师走了过来,召集了还没被接走的小朋友。“我们进教室看动画片好不好?”

    几个小朋友点了点头,程炫玩秋千正开心不想进去。

    “我要在这玩。”

    “那你们俩在这乖乖地,不许乱跑。”

    过了一会,有人朝他们走了过来。

    “星星。”

    闻池抬头,是前段时间住进他们家的闻裕。

    “阿姨有事来不了,我来接你回家。”

    “那是你哥哥吗?”程炫仰头问他,“你快回家吧。”

    闻池犹豫了一下,对程炫说。“你进去看动画片,别一个人在这玩。”

    程炫点头。

    “要和老师说一声吗?”

    闻池第一次这么晚回去,也不知道晚回家的小朋友是不是家长来了就可以直接走。

    “已经说过了。”闻裕把他从秋千上抱下来,“走吧。”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程炫失落地垂下眼帘,好可惜,还想把今天新交的朋友介绍给姐姐,但是姐姐怎么还不来?

    程炫转身打算进教室,忽然看见地上闪着银光的东西。

    捡起来看是书包上的名牌。

    抬头看去,闻池还没走远,程炫想了下,他应该先把东西还给闻池再回来。

    ***

    闻池醒来时在医院,身边还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哥哥,他不认识。

    好看的哥哥按下床头的呼叫铃,过了一会就有护士过来给他检查身体。

    “小朋友醒了?”

    护士小姐姐很温柔地摸摸闻池的脑袋,闻池也不懂,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摸他的脑袋,他仰着头,问。

    “我生病了吗?”

    “对,你发烧了。”护士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不烧了,可以让警察再来一趟。”

    顾晏深点了点头,“谢谢。”

    护士小姐姐一走,顾晏深问他。“知道自己住哪里吗?”

    闻池报出了自己家的住址。

    顾晏深又问他。“家里人的电话知道吗?”

    闻池点了点头,“181……”

    顾晏深没有立刻报警,先给闻池的家人打电话报了平安,才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闻池醒来前,民警就来了一次,没想到小朋友这么就醒了。

    “嗯,已经给他妈妈打过电话。”顾晏深回答警察的问题。

    闻池没事干,目不转睛的看向顾晏深。

    这个小哥哥长得很好看。

    就像故事书里的小王子。

    顾晏深挂了电话就看见小孩眼巴巴的看着他。

    “怎么了?”

    “谢谢哥哥。”闻池想自己肯定给哥哥添麻烦了。

    “不客气。”

    “哥哥看见闻裕了吗?”

    “闻裕是谁?”

    闻池想了想,不知道怎么解释闻裕和自己的关系,最后说。

    “他住在我家里。”

    “闻裕放学来接我,然后我们走散了。”

    闻池只记得闻裕和他说,“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买东西。”

    再后来…就在医院里了。

    “你发烧晕倒了,我在路边捡的你。”顾晏深给他解释。

    闻池想了想说。

    “可是我今天没吃冰淇淋。”

    顾晏深没给他解释小孩子身体弱,感冒发烧都是正常的,大概是因为小朋友喜欢吃冰淇淋,所以家长才骗他说吃冰淇淋会感冒发烧。

    他不知道的是,短短的几分钟里,闻池的思绪已经飞得老远,“又怎么了?”

    小朋友的眼睛很漂亮,就是看着他的目光有点奇怪。

    “哥哥好像美人鱼。”

    顾晏深:?

    “美人鱼救了晕倒在礁石旁的王子。”

    顾晏深:“你又不是王子。”

    闻池有点不好意思,躺在床上往下躲了躲,被子蒙住大半张脸,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顾晏深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被闻池的小动作给可爱到了。

    “我会吐泡泡。”

    闻池见过自己一岁时的照片,不知道从哪学的一天到晚吐泡泡玩。

    顾晏深纠正他,“只有美人鱼才吐泡泡。”

    “可是我没有鱼尾巴。”闻池眨了眨眼,“好可惜哦。”

    顾晏深本来就是逗他,这个年纪的小孩有了性别意识,会在意自己被比喻成女孩,但眼前的小孩好像并没有。

    “这么想当小人鱼?”

    “也不是。”闻池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可以想借你摸摸鱼尾巴。”

    顾晏深脑袋里不禁浮想出闻池变成小人鱼的模样,对上闻池的清澈透亮的眼眸,顿时觉得好幼稚,他怎么被小朋友带偏了。

    “哥哥这么晚不回家,妈妈会担心的。”

    闻池想到刚才在电话里,自己的妈妈好像哭了,不过幸好被他哄好了。漂亮哥哥这么晚不回家,他的妈妈会不会急哭了?

    顾晏深嘴角仅抿着。

    “我回家了,你就一个人在这了。”

    闻池想了想,“那哥哥给父母打电话了吗?他们会担心的。”

    顾晏深没打,他不会和一个小朋友解释自己的父母已经离婚了。

    他的爸爸或者妈妈跟不在意他几点回家,也许家里现在也没有人。

    顾晏深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父母都不关心他回家是早是晚,可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孩却会这么关心他。

    “打过了。”

    顾晏深撒了个慌,他竟然会怕眼前的小孩担心。

    闻池没有怀疑,脸上的笑容明媚。“哥哥可以再陪我一会。”

    “哥哥在哪里上学?”

    “英小。”顾晏深身上还穿着校服。

    “我毕业了也会去英小上学吗?”

    “不会。”

    英小是寄宿学校,顾晏深每周五或者节假日回家。

    看着闻池略微天真的脸,直觉告诉他,小孩被家里人照顾的很好,他家人肯定不舍得让他上寄宿学校。

    闻池遗憾地垂下眼眸。

    “那我不能和哥哥上一个小学。”

    顾晏深一怔,“为什么想和我上一个小学?”

    “校服好看。”闻池眼睛亮闪闪的,“我可以穿哥哥的校服吗?”

    顾晏深眉梢一抬,有点好笑,这么小还知道要穿好看的衣服。

    “我衣服你穿不了。”

    闻池不觉得有什么,“等我长高了就可以穿了。”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顾晏深。”

    “我叫闻池。”

    “我知道。”

    刚才给闻池的妈妈打电话时,他就知道了。

    两人的对话基本是问答式,闻池问一句,顾晏深答一句。对话很无聊,可也让顾晏深才意识到,他原来对小孩这么有耐心。

    家里两岁大的弟弟,说话咬字不清,还只会哭鼻子,顾晏深有时候就被烦得不行。

    但被闻池追着问问题,他却不觉得烦。

    “有件事哥哥不知道。”闻池脸上闪过一抹狡黠,他勾了勾手指,“哥哥过来一点。”

    顾晏深敷衍地向前靠靠。

    这个小孩有点闹腾,生病了不哭不闹,看着脸色有点苍白,醒来精神特别好。

    “再靠过来点嘛,你离我太远了。”

    顾晏深无奈,只能再凑过去些。

    闻池好像很爱笑,眼角弯弯的,眸子里都是笑意。

    “我小名叫星星,这个哥哥不知道吧。”

    只是说个小名,哪里用得着这么神秘兮兮,大概是觉得恶作剧得逞,闻池笑得更欢。

    顾晏深不懂幼儿园小朋友的乐趣,只是这样都能笑得这么开心,又觉得很乖很好哄。

    没一会,闻家人很快就赶到医院。

    闻池已经打完吊瓶,纪瑗见到闻池差点哭出来。

    当接到阿姨的电话,说闻池不见了,纪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骤停,浑身血液都徒然降到冰点。

    “妈妈。”

    闻池看见纪瑗,掀开被子从床上站起。

    纪瑗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涌出的酸涩,露出一个笑容。“星星,让妈妈抱抱。”

    “怎么发烧了?”

    纪瑗将小孩子搂在怀里,探了探他的额头,“还好,退烧了。”

    闻池应了一声,“是哥哥送我到医院的。”

    纪瑗的视线转向站在一旁的顾晏深。

    是个好看的小少年,高高瘦瘦,还穿着校服。

    “谢谢你啊,小同学。”

    顾晏深不太习惯被这么温柔的注视着,偏过头有点腼腆,“不客气。”

    “小同学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他叫顾晏深。”闻池邀功似的看着纪瑗。

    “哥哥一直陪我聊天。”

    纪瑗破有点意外,这个年纪的孩子比低年级要成熟些,思想也独立一些,却也因为不那么成熟,所以他们是没耐心陪小朋友玩,尤其是幼儿园的小孩。

    纪瑗的大儿子闻峥就是如此,也在上小学,喜欢扮酷还总端大人的架子,他就没耐心陪闻池玩。

    对闻峥来说,闻池喜欢玩的游戏特别幼稚。

    两人闹别扭时,闻峥还会故意喊闻池‘幼稚鬼’。

    有闻峥这个对比,闻池就反而觉得愿意陪他聊天的顾晏深特别好,自然而然地叫着哥哥。

    “哥哥,你以后还来找我玩吗?”

    顾晏深低头看了眼矮自己大半个头的小孩,他不觉得和幼儿园的小朋友能有什么好玩的,陪着他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已经足够消耗耐心。

    闻池的眸子亮闪闪,一脸期待的看着顾晏深。

    这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

    顾晏深点了下头,心里想的是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也许晚上回家睡一觉就忘了。

    但,闻池显然没那么好打发。

    “那,哥哥可以给我手机号吗?我想给你打电话。”

    闻池非常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他不会得寸进尺的直接要顾晏深答应他,而是用反问的句式让自己显得很可怜,他长得好看就算是撞得也让人无法拒绝。

    顾晏深又一次…妥协了。

    “小同学,真的谢谢你啊。”纪瑗又一次道谢,“有空到我家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纪瑗知道顾晏深不太可能会来,闻池才几岁,两人根本聊不到一块,可看着闻池眼巴巴舍不得人走的模样……

    她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个大儿子和顾晏深年龄相仿,这不是刚好。

    被忽然想起的大儿子姗姗来迟,闻峥平时有点嫌弃幼稚的弟弟,但一听到弟弟差点丢了,吓得什么都顾不上。

    “星星。”

    看见闻池好好的在医院,闻峥跟着松了口气,叫了声‘妈’。

    纪瑗应了一声,热情地揽着闻峥的肩膀。

    闻峥:?

    “小深,这是阿姨的大儿子叫闻峥,你们年纪差不多大,要不要交个朋友?”

    顾晏深看了闻峥一眼。

    闻峥也同样扫了顾晏深一眼。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不’,然而话音没落,纪瑗就高兴地说,“真好。友情来得就像龙卷风,突然又猛烈。”

    顾晏深:“……”

    闻峥:“……”

    “哥哥,哥哥。”

    顾晏深垂眸看了他一眼,“干嘛?”

    闻峥:?

    “你叫谁哥?”

    “晏深哥哥。”

    闻池说完,闻峥顿时就不高兴。

    “小白眼狼,你亲哥在这。”

    闻池轻哼一声,并不买账,“晏深哥哥比你好。”

    闻峥皱了皱眉,看向顾晏深的眸色更加不善,顾晏深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嘴角不自觉向上勾起。

    “晏深哥哥还没给我电话号码。”

    顾晏深从书包里拿出本子,写上了名字和电话,撕下来递给闻池。

    “认字吗?”

    闻池摇头。

    “我还没学过,但是我会记下来的。”

    ……

    闻池走丢的事不是小事,这是没遇上坏人,如果碰上人贩子那后果难以想象。

    纪瑗表面上没说什么,可听了闻池说闻裕接他回去,还把他丢在路边让他等,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对,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闻怀鹤。

    “我是不是太紧张了?”

    闻怀鹤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管这件事是纪瑗紧张过度,还是那么小的孩子真的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但既然已经发生了,人都是自私的。

    即便他们觉得闻裕受伤很无辜,可和自己儿子的安危比起来,其他什么都不是那么重要。

    闻裕怪他们也好,福利院觉得他们没有责任心也罢,说好的只是养伤,那就不能留下。

    他们不可能让危险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自己孩子的身边,就算那只是他们关心过度。

    闻怀鹤不想揣测闻裕是否有其他心思,但留在家里肯定不是一个好选择。

    “明天我会给他找个适合托付的家庭,他愿意去最好,不愿意我只能送他回福利院。”

    第二天,闻池去幼儿园。

    他也是从老师口中知道程炫出幼儿园跟丢了,在街上哭得泣不成声,被好心的路人带到警察局。

    程炫说完还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抱着闻池哭了好一会,“好险,你差点就失去我了。”

    闻池:“……”

    两名幼儿走失的事,也让幼儿园提高了安全警惕,门口必须时时刻刻有人看守,值班老师不在门口时,大门必须及时上锁。

    小插曲过去后,闻池的生活还是像以前那样快乐自在,唯一不一样的是…他多了个哥哥。

    闻池这个时候,正是喜欢和闻峥作对,但见闻峥很在意这个称呼,他对顾晏深也换了个称呼,从‘哥哥’到‘深哥’。

    其实最开始想叫的是‘晏深哥哥’,但被闻峥一票否决了。

    闻池把写着顾晏深手机号的纸条放在了抽屉里,谁都不许碰,熬到了周末才给顾晏深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来。

    “喂。”

    “深哥。”

    听到闻池的声音,顾晏深解释了一句,“刚才在办公室。”

    闻池也不在意顾晏深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只要顾晏深接了电话他就开心。

    “你还没回家吗?”

    “要回去了。”

    今天是周五,顾晏深每周都会回家。

    “深哥,我明天要去游乐场,你要不要一起去。”

    顾晏深沉默了一瞬,他从来没去过游乐场。

    他像闻池这么大的时候,也会想让父母陪着去,自从看见离婚证,他就知道那也只能是想想。

    “去不去?”闻池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句,生怕被顾晏深嫌弃,试图描绘游乐园里好玩的设施来吸引顾晏深。

    “我们可以玩碰碰车,还有旋转木马。”闻池绞尽脑汁,这也是他第一次去游乐园。

    “还能开小火车。”

    闻池说的这些,顾晏深没什么兴趣,都是小孩子玩的。

    闻池没得到回应,有点苦恼。

    想了想,还是觉得卖乖最好用。

    趁着闻峥还没到家,他甜甜地喊了一声‘晏深哥哥’。

    “真的很好玩,我们一起去吧,我想和你一起去。”

    闻池想了想,机智的换了个问法。“晏深哥哥,你明天要穿白色的衣服,还是蓝色的衣服。”

    “不知道。”

    闻池一听这话就知道顾晏深是答应的,高兴地替他决定,“那穿绿色的吧。”

    顾晏深:?

    闻池兴致勃勃的继续说。

    “我有一件绿色的小恐龙衣服,我想穿给你看。”闻池在电话里笑了一声,“我们偷偷穿一个颜色的衣服,气死我哥。”

    顾晏深好笑的问他,“你哥又欺负你了?”

    “我上周听见他和同学打电话。”闻池给顾晏深告状。

    “他和同学说我很粘人,缠着他不让他出门,还说我脾气大,如果他偷偷溜出去我会发脾气。”

    顾晏深听到这明白过来,闻峥应该是拿闻池拒绝同学的邀请,但闻池没听懂闻峥的意思,认为闻峥是在说他的坏话。

    闻池大概也不能理解,拒绝别人为什么要拿自己当借口。顾晏深换了个解释,他对闻池说。

    “闻峥很想陪你一起玩,但是他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才对别人说是你粘着他。”

    闻池恍然大悟。

    “我知道,这叫害羞。”

    闻池信了顾晏深的话,既然闻峥那么说不是真的在嫌弃他,那闻池也就不生气,甚至大方的决定,也让闻峥和他一起穿绿色的衣服。

    闻峥一到家,闻池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闻峥,“妈妈说明天带我们去游乐场。”

    闻峥应了一声,没有太大反应。

    “我已经和深哥说好了,明天我们兄弟四个一起穿绿色的衣服。”

    闻峥放书包的手停在了半空。

    “为什么要穿绿色的?”

    愣了几秒,又问,“等等,哪来的兄弟四个?”

    “对啊,还有炫炫。我们兄弟四人……”

    我们兄弟四人…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哦对!

    前几天班级拍话剧演的是西游记,台词里有一句--我们师徒四人在取经路上应该互相照应。

    有个讨厌的顾晏深,还有个好奇宝宝闻池,加上一个爱哭的程炫,闻峥觉得头大。

    自己的弟弟自己还算了解,可年纪最小的程炫不好掌控,随时随地哭给他看怎么办?

    还有,顾晏深真的有耐心陪闻池玩无聊的幼儿项目?

    ***

    隔天,闻峥不情愿的换了件绿色的t恤,加上纪瑗,他们五个人,整整齐齐的绿,在游乐场里特别清凉。

    因为穿同色系的服饰,也因为五个人的超高颜值,他们出现在游乐场里回头率特别高。

    闻池的穿的是卫衣,帽子是小恐龙的脑袋,还有个小尾巴,和穿着同款的程炫走在一起。

    两只可爱的小恐龙。

    “想玩什么?”

    纪瑗买了门票,带着四个小朋友进游乐场。

    进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旋转木马。

    程炫也是第一次进游乐场,两眼放光。“我,我要玩这个。”

    闻池在程炫面前会记得自己是个哥哥,要顺着弟弟。

    “那先玩这个。”

    闻池和程炫年纪小,工作人员不建议小朋友自己坐,最后纪瑗让闻峥和顾晏深陪着两个小孩一起坐。

    闻池开开心心地拉住顾晏深的手,“晏深哥哥,我想和你一起。”

    顾晏深没什么意见,“那你去选一只木马。”

    闻池转了一圈,选了一只比较高的木马,“这个,这个。”

    闻池自己踩不上去,需要顾晏深抱他。

    程炫一句话没来得及说,眼睁睁看着闻池和顾晏深坐上了木马,嘴巴一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闻峥眉心一跳,“不许哭。”

    程炫怂怂的看了他一眼,更委屈了。

    “再哭不陪你玩了,自己去选一只木马。”

    程炫站在原地没动,他才不要凶巴巴的闻峥陪他,他想和星星一起。

    “快点。”闻峥看他磨磨蹭蹭,“等会被其他小朋友选完了,你就没得坐了。”

    程炫眼巴巴地看着被顾晏深抱着的闻池,又看了眼凶巴巴的闻峥,选了一只最近的旋转木马。

    那表情就像是被迫坐上旋转木马。

    纪瑗站在外面给他们拍照,人类的幼崽果然很可爱。

    玩了旋转木马,闻池又奔向了碰碰车。

    同样是小孩子不能自己驾驶,得有家长陪同,程炫又一次不能和星星坐在一起,一路上憋了好久,终于哭了出来。

    “我不要和闻,闻峥哥哥坐,他好凶。”

    闻峥:“……”

    讲道理,他什么都没干。

    纪瑗哄着他,“好了好了,你和星星都不能自己开,等长大一些,阿姨再带你们来,那时候你和星星坐一起好不好?”

    程炫打了个哭嗝,应了一声‘好’,然后又偷偷看了闻峥一眼,充满了抗拒。

    “阿姨陪你坐?”

    程炫连连点头,被嫌弃的闻峥不高兴了。

    他被自家弟弟嫌弃,还得被程炫嫌弃,在对上纪瑗嫌弃的眼神,他一把扯过闻池。

    “不许和顾晏深坐,和我一起。”

    闻池撇了撇嘴,忽然想起顾晏深的那句话。

    “他想陪你玩,但不好意思说。”

    自认为知道闻峥的小秘密,闻池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要照顾害羞的哥哥。

    “那我和哥哥坐。”

    闻峥:“……?”

    怎么突然这么乖?有点不真实。

    五个人开了三辆碰碰车,顾晏深自己坐一辆。

    小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有人陪着一起玩,他们就很开心。

    闻池在闻峥的指导下,开着碰碰车去撞顾晏深的车头,刚撞上,车屁股被纪瑗和程炫给撞了。

    顾晏深故意不让闻池出去,程炫也开心能把闻池夹在中间。

    闻池卡在中间进退两难。

    “哥哥,帮我。”

    后面还有纪瑗夹着,其他小朋友大概也觉得挤在一起很好玩,开着碰碰车撞了过来。

    闻峥和闻池被四面夹击,根本出不去。

    闻池看向顾晏深。

    “晏深哥哥,让让我嘛。”

    顾晏深本来就是故意要欺负他,谁让闻池这么快就抛弃他,前一秒还在说每个项目都要和他一起玩,后一秒就扑向了亲哥的怀抱。

    知道星星是装的,可对上他浅色的眸子。

    顾晏深又一次…

    动摇了。

    现在的顾晏深还不知道,不止是这一次,以后的每一次,只要是对上星星,他自认为坚定的立场都会因为对方而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