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长夜余火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来
    念头一闪间,龙悦红抬起了双臂,将手中的突击步枪指向白骁、林彤等人。

    “不要急。”蒋白棉打断了他的应激反应。

    商见曜则拿着扩音器,追问道:

    “我们当时聊的是哪个城市废墟?以什么姿势聊的,倒立,还是侧躺?”

    那辆山地车旁边的四名遗迹猎人一下沉默了。

    他们的身影逐渐变淡,连同车辆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的是幻觉!”龙悦红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事实,但还是有点不可思议。

    刚才白骁团队的幻象是那样栩栩如生,无论动作、言谈,还是表情、反应,都和真的没什么区别。

    要不是“旧调小组”提前掌握了关键情报,准备好了预案,用只有双方清楚的一些事情作为问题,进行身份的验证,那很大可能被瞒骗过去。

    蒋白棉微皱起了眉头,自语般说道:

    “他们都有生物电信号……”

    “难道还是真的?”龙悦红更加不可思议了。

    这一刻,他明白了组长刚才为什么要阻止自己。

    因为白骁、林彤等人有可能是真的,只是自己这方出现了幻听,得到了错误的答案,于是认为他们是假的。

    当时如果开枪,不谈误杀无辜的问题,仅是引发冲突,造成混乱,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身份验证”可以确定是不是真,但不能判断为不为假——答对了肯定是真的,答“错”了则未必假。

    蒋白棉摇了摇头:

    “现在没有了。”

    见龙悦红还有点不解,拿着扩音器的商见曜帮忙“解释”道:

    “知识外泄了!”

    他一脸的沉痛。

    “组长,你的意思是那名‘高等无心者’经过昨晚的事情,开始懂得用幻觉制造生物电信号,弥补细节上的虚假?”龙悦红明悟过来,愕然反问。

    不是说这名“高等无心者”更接近野兽吗?

    他,他还能进化?

    蒋白棉思索了一阵道:

    “这个可能很小。我昨晚就没有利用这个能力对他制造过什么威胁,只是用来做自我的警戒,他没法凭空得知。”

    这时,白晨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可能那名‘高等无心者’制造幻象的时候,是参照原版来的,原版有人类意识,幻象就有人类意识,原版有生物电信号,幻象就有生物电信号。”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他以这种方式表示赞同。

    而白晨少有得到这种待遇,一时竟有点不适应,充分理解了组长每次遇到这种状况,都会又好笑又好气的反应。

    “不错。”蒋白棉轻轻颔首,“他确实很可能只是在照搬,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不管怎么样,在幻象上,他比周观主可强多了。”

    她之前就评价周玥制造的幻象有点糙,既没有人类意识,也没有生物电信号。

    说着,蒋白棉补了一句:

    “接下来,就看他会不会在隐藏自身踪迹的时候,刻意把生物电信号扭曲掉。”

    刚才的事情提醒她不能完全地依赖微弱电信号感应。

    四人交流间,山中又出来了一辆车。

    它整体深蓝色,加装着防弹的钢板,底盘很高,轮胎很大。

    这是白骁团队的山地车。

    它“又”来了。

    龙悦红看得一阵牙疼,不知道这次是真,还是假。

    他戴上了夜视仪,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此时,刚到傍晚,光线勉强还行,并不需要使用夜视仪,龙悦红只是借助这辅助设备的某些功能。

    很快,那辆帅气的山地车主动停在了两面全身镜前。

    商见曜拿着扩音器,兴高采烈地打起招呼:

    “你好,白骁,林彤,雷,张少鹏。”

    “为什么每个名字都要喊一遍?”龙悦红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这是礼貌。”商见曜放下扩音器,严肃回答道。

    “可这几个名字未必是真的。”蒋白棉打击了商见曜一句。

    商见曜迅速露出了笑容:

    “处处幻梦,何必认真?”

    这个时候,小半个颅骨接受过改造的白骁下了车,疑惑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名字的?”

    他不记得双方接触的那次有互报姓名。

    “山人神机妙算。”商见曜说着不知哪里学来的台词。

    蒋白棉赶紧“补救”:

    “刚刚你们来过了。”

    “你是说,那名‘高等无心者’制造了我们的幻象?”气质温婉的林彤跟着下了车。

    她的后面,雷和张少鹏拿着武器,警戒着四周。

    蒋白棉拿着扩音器回应道:

    “对,还好我们用曾经聊过什么问出了真假。”

    白骁闻言,轻轻点头道:

    “你们也掌握了不少情报啊。”

    竟然知道了那名“高等无心者”幻觉能力的特点,开始启用“身份验证”这种办法了。

    &      “目标昨晚袭击了塔尔南。”蒋白棉简单解释了一下,“好啦,也请你们接受‘身份验证’。”

    “没问题。”林彤表示理解。

    “之前我们在奇拉尔山取水点聊过什么?”商见曜拿着扩音器,提出了先前的问题。

    白骁摇了摇头:

    “没聊过,就提醒了你们西南山区有‘高等无心者’出没。”

    “恭喜你们,答对了!”商见曜用扩音器给出了回应。

    如果不是距离太远,中间隔了不知多少枚地雷,多少个安放着铁钉的陷阱,他很可能会和对面团队一一握手。

    蒋白棉想了一下,追问道:

    “你们上一次做‘身份验证’是什么时候?”

    “一小时前,之后我们都在车上,车也没停过。”背着直刀,右眼呈现奇特紫红色的白骁耐心回答道。

    蒋白棉诚恳说道:

    “麻烦你再对他们做一次‘身份验证’,然后依次到镜子前照一照。”

    白骁转过了身体,和林彤、雷、张少鹏分别聊了几句。

    很快,他高声给出了结果:

    “没问题。”

    紧接着,他们依次走到正对着的两面全身镜前,分别照了照。

    这个过程中,林彤和雷趁机梳理了下头发。

    这看得龙悦红头皮一阵发麻。

    之前那名“高等无心者”制造的幻象也做过类似的动作!

    他对目标的观察,对细节的把握,真的不像是一个缺乏智慧的“无心者”。

    “可以了。”蒋白棉松了口气,转而问道,“你们有查出什么吗?”

    白骁好像有自带的扩音器,不需要特别用力,声音就传入了商见曜等人的耳中:

    “我们迷了很久的路,不管哪方面的仪器,都没能帮助到我们。

    “这应该是那名‘高等无心者’的能力。

    “我们先前就比较奇怪,为什么他没趁机袭击我们,现在看来,他影响我们之后,就往塔尔南来了。

    “后来,我们找回了方向,发现车辆就停在距离悬崖边缘很近的地方。如果我们当时盲目行动,不安排人手以最谨慎的办法探察周围,现在已经死了。”

    他条理清楚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山里果然比镇内要危险,更适合那名“高等无心者”发挥……蒋白棉感慨了一句,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些智能机器人和它们的辅助机器人不会都摔到悬崖下面去了吧?”

    她相信生物是有路径依赖性的,成功的方案总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

    白骁有点诧异,旋即收敛了神情:

    “对。

    “我们有找到一些痕迹,确认是那些机器人摔到悬崖下的过程中遗留的。

    “嗯,它们应该有启用喷气装置,试图自救,却被干扰了对方向的判断,直接撞到了山上,发生了爆炸。”

    “愿神灵之息沐浴它们。”商见曜怜悯地跳了一段抽搐式的舞蹈。

    看到这一幕,白骁和林彤他们对视了一眼,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他们据此判断对方是“灼热之门”的信徒,“熔炉教派”的教众。

    ——“狂乱之舞”行礼时跳的舞和“熔炉教派”存在一定的区别,没有那种被开水烫到的感觉。

    简单交流完,白骁问道:

    “我们可以通过这里了吧?”

    蒋白棉堆起了笑容,指了指旁边的木牌:

    “看那里。”

    白骁、林彤等人循着蒋白棉的手,望向了那块木牌。

    因为木牌自带的灯泡还没有亮,此时天色也暗了不少,他们仔细辨认了一阵,才解读出上面的内容:

    “此路不通,请走东北门。”

    林彤疑惑了:

    “那刚才聊这么多做什么?”

    职业本能……蒋白棉默默回了一句。

    然后,她笑着说道:

    “验证好你们的身份,才能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嗯,那名‘高等无心者’害怕照镜子。”

    “照镜子?”林彤下意识望向前方的那面全身镜,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她和白骁、雷、张少鹏都没问为什么。

    白骁随即代表全队,道了一声谢。

    他们没再停留,上了车,沿岔路开往塔尔南东北方向的路口。

    “奇怪了,他们的回答竟然没被扭曲,让我们这么简单就判断出了真假……”目送那辆深蓝色山地车远去后,蒋白棉疑惑地自语了一句。

    白晨斟酌着说道:

    “可能那个‘高等无心者’换突破口了。”

    已经不在这片区域。

    “他胜负心好强。”商见曜闻言,感慨了一句。

    胜负心?蒋白棉一阵好笑,想回一句“他又不是商见曜”,并顺便给周玥等人打电话,提醒他们注意。

    就在这时,她突然灵光一闪,察觉到了某个重要的问题:

    那名“高等无心者”为什么非得执着于进入塔尔南?

    他之前狩的“猎”,足以让他吃好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