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正文 第854章 这个小棉袄……
    西市的高丽人倒大霉了。

    百骑大举出动,一举在西市抓了百余人,有心人发现全是高丽人……包括他们的妻儿。

    这是何意?

    大唐商人看热闹,外藩商人却有些害怕。

    朝中旋即就有人作出了反应。

    “陛下,臣听闻百骑抓了许多高丽人,臣敢问那些人所犯何事?”

    许圉师问道。

    李治淡淡的道:“有人行刺贾平安,拷打后得知乃是西市的高丽商人。”

    许圉师恍然大悟,“那定然就是为了灭国之仇,是该处置了。不过百骑抓了百余人,臣敢问可都是一伙的?”

    李治有些不耐烦,“是不是拷问了再说。”

    “陛下,臣以为不妥。”

    许圉师目光炯炯的道:“若是高丽依旧存在,此次抓人臣无话可说。可高丽已经灭了,那些百姓都是大唐子民。陛下,处置大唐子民……难道可以不用证据?”

    李治一怔。

    许圉师接着说道:“大唐如今越发的强盛了,许多外藩人都以在大唐居住为荣,都以能成为大唐人为荣。这是千古未有的盛况。可如今百骑悍然抓人,西市那些外藩人定然惴惴不安,人心渐渐就散了。”

    小贾……爱民如子的许敬宗默然。

    任雅相低叹一声,“陛下,臣附议。”

    李勣起身,“臣附议。”

    “臣附议!”

    李治看着这些臣子,冷冷的道:“你等倒是大义凛然,散了!”

    皇帝怒了。

    众人出了大殿,李义府问道:“任相为何不帮贾郡公说话?”

    任雅相看了他一眼,“老夫先是宰相,其后才是兵部尚书。若是做不到以国事为重,老夫有何颜面立于朝堂之上?”

    他突然厉声道:“那些狗贼胆大妄为,老夫自然不会袖手!”

    晚些,兵部的密谍倾巢出动。

    消息传到宫中,李治默许了这次行动。

    “陛下何苦和宰相们生气?”

    武媚得知了皇帝被宰相们联手压制的消息,觉得这事儿宰相们并无过错。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朕的大将遇险,朕的阿姐遇险,若是不以尸骸作为还击,朕这个帝王可算是称职?”

    李治在咆哮,双眸中全是杀机。

    武媚噗嗤一声就笑了。

    这个女人,竟然幸灾乐祸。

    她笑道:“陛下一直想让大唐成为世间最强大之国,远迈前朝。若是想如此就得有大心胸、大气魄。

    许圉师说的对,高丽国灭了,那些高丽人就是大唐子民,陛下以往对大唐子民百般谨慎,就算是给那等穷凶极恶的人犯定罪也得反复核查,能不杀人就不杀人,如此才让天下归心。”

    她握着李治的手,认真的道:“可今日陛下为何对自己的子民不加审讯,不加查问就动了手,而且还是百骑出手。”

    李治眸色微冷。

    武媚知晓他需要自己的空间,起身出去。

    邵鹏跟在侧后方,低声禀告道:“当时是高阳公主抱着孩子一骑冲在前方,贾郡公在后面。五个高丽人出手,公主差点……幸而贾郡公及时赶到……”

    武媚点头,“侍卫们定然被他们二人丢在了后面,平安如今越发的轻浮了,回头你提醒我处置他。”

    “是!”邵鹏知晓贾师傅要倒霉了,暗爽不已。

    “难怪陛下动怒!”武媚突然一怔,“此事怕是还有些别的缘故……先前来了消息,高丽那边有人谋反,随后被镇压。陛下因此大怒……加上此事,难怪。”

    她捂额,“我不该和陛下用这般语气说话……”

    “无碍!”

    皇帝出来了。

    邵鹏等人赶紧后退避开,给帝后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武媚回身,李治沉声道:“为帝者不可因怒而兴兵,不可因怒而擅作决断,媚娘说的对,朕要的是一个煌煌大唐,一个能让世间众生心甘情愿俯首的大唐,这等事却是过了。”

    武媚心中欢喜,“陛下从谏如流,臣妾更是欢喜。”

    这个女人啊!

    李治握着她的手,近前说道:“先帝有文德皇后为贤内助,这才有了贞观之治。朕一直在想自己的贤内助何在,今日才知晓,贤内助就在朕的身边。”

    武媚的脸微红。

    李治很少看到她脸红,不禁乐了,朗声道:“朕有雄心让大唐盛世延绵下去,如此,朕当为雄主,为后世子孙膜拜。可一人尊荣有何益?何等的孤独。媚娘……”

    他伸手挑着武媚的下巴,等她抬头后,说道:“你可愿和朕携手走下去?”

    武媚点头。

    二人缓缓拥在一起。

    女人有什么好的?辣眼睛啊!

    王忠良偏头。

    ……

    夜里,高阳依旧有些不安。

    贾平安抱着她,感觉到她醒了就赶紧清醒安慰,等她睡着了这才能打个盹。

    天明,贾平安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发现高阳就趴在自己的胸上,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一般。

    他伸手摸摸高阳的俏脸,“可好了?”

    高阳轻声道:“刚认识你时,你狼狈不堪,在长安的日子岌岌可危。我想着这少年有趣,且不畏权贵……你要知晓,那时我在长安的名声可不好,各种谣言,这些谣言的起因便是因为我骄横跋扈,惹怒了许多人。”

    高阳仗着先帝的宠爱横行长安城,小皮鞭谁都敢抽。

    “那次你骗了我的金子!”

    高阳突然怒了。

    你的金子?

    贾平安怒道:“是你骗了我的吧。”

    高阳突然也笑了,“那时候的夫君……少年英武,整个长安城都不敢直面的公主,你却能无所畏惧,从那时我才知晓,原来世间也有这等男儿……我在想,那时候我应该就喜欢你了。”

    “狼子野心!”贾平安板着脸,却轻轻揽住了她。

    高阳低头亲了他的唇,然后吃吃笑着,“谁都没想到我竟然会和你在一起。”

    不少人都知道啊!傻女人!

    贾平安无语。

    “我以为你会和世间大多好男儿一般,对妻子好,但也仅仅是好,却不会太关切。可昨日我才知晓,原来你和世间男儿都不同。”

    高阳轻声道:“夫君。”

    “嗯!”

    “我从未见过哪家的男人会这般照拂自己的妻子。”

    妻子病了,男人照看安慰,这不是很正常吗?

    “这等权贵家多的是伺候的人,妻子病了,他探望就是了,照顾妻子的是侍女……可昨夜夫君却守了我一夜。”高阳伸出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轻声道:“夫君,我很是欢喜。”

    欢喜就欢喜,你的另一只手在被子里是什么意思?

    榨汁机通电了吗?

    肖玲一直在担心高阳的情况,甚至准备建言去请个道士或是和尚来做场法事。

    一个侍女过来,低声道:“公主如何了?”

    肖玲摇头,侍女叹息,“贾郡公在里面陪着……果然是有情有义,只是不知公主何时能好。”

    里面突然有些声音和动静……

    侍女懵逼,“什么声音?”

    我那么纯洁……肖玲已经听熟悉了,脸色微红,不安的道:“没什么,赶紧去吧。”

    侍女侧耳,“怎么像是……”

    肖玲面红耳赤的低喝道:“赶紧去了。”

    侍女恍然大悟,冲着肖玲暧昧一笑。

    你整日听房可难受?

    晚些贾师傅出来了,看着颇为神清气爽。

    肖玲看了一眼放在墙角一直没送出去的拐杖,问道:“郎君,公主好些了吗?”

    “好了!”

    那个娘们凶悍的很,哥差点就扛不住了。

    肖玲心中欢喜,进去一看……

    高阳正站在床榻边穿衣,看着神采飞扬。

    难道那事儿还能定魂?

    贾平安出了公主府,包东和雷洪悄然出现。

    “陛下大怒,出动百骑拿下了西市百余高丽人,随即宰相们进言,陛下收回成命。”

    包东觉得这事儿太操蛋了。

    雷洪扯扯脸上的胡须,“那些都是奸佞。”

    贾平安一直在公主府中,没关注朝政,闻言一怔,“原因。”

    包东叹道:“说大唐要想强大,必然就得有大心胸,高丽已经灭了,高丽人就是大唐子民,不该随意捉拿。”

    扯几把蛋!

    贾平安觉得那些老鬼想的太多了。

    抓了就抓了,这是做给分散在大唐各地的高丽人看的。你要说离心……那些高丽人何曾归心?

    这一代高丽人不可能归心,百姓估摸着好一些,只要日子不错,哪怕身在曹营心在汉,但至少不会折腾。

    但中上层却没法指望,这些人在高丽国灭之后的地位变化太大了……大唐不可能让他们继续高官厚禄,实际上压根就没给他们任何优待。

    想想,一个原先养尊处优的人上人突然变成了平头百姓,还得自己种地……天神啊!那双白白胖胖的手去拿锄头,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那些人才是不安定的因素。

    若是他们不安分,大唐就不会安生。

    贾    平安吩咐道:“包东,雷洪,你二人去西市悄然查查那些高丽人,看看可有问题,记住,查谁和原先那些高丽权贵来往密切。”

    晚些,贾平安到了家中。

    兜兜正和阿福在家门口,她坐在门槛上,双手托腮看着左边。阿福无奈的被她靠着,想去隔壁王学友家都不能。

    当看到贾平安后,兜兜猛地蹦起来,随即奔跑而去。

    “阿耶!阿耶!”

    阿福轻松超过了她,贾平安赶紧下马,先揉搓了一下阿福,接着就蹲下接住了狂奔而来的小棉袄,把她抱了起来。

    兜兜很严肃的道:“阿耶,你昨夜去了哪里?”

    小棉袄还兼职查岗?可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

    贾平安含糊的道:“阿耶昨夜有事。”

    兜兜叹息一声,贾平安心中纳闷,“为何叹息?”

    兜兜再叹息一声,小大人般的说道:“阿耶呀!”

    “干啥?”

    贾平安逗弄着她。

    兜兜苦大仇深的道:“阿娘昨夜说……说阿耶定然是迷路了。”

    那个婆娘!

    贾平安干笑着,进家后,狄仁杰在等着,他先冲着兜兜笑了笑,然后说道:“先前有人来寻你,说是什么造船之事……”

    贾平安一怔,“造船……我想起来了,上次我和阎立本提了一嘴此事,来人说了什么?”

    老阎家出建筑人才,以前的工部尚书是阎立德,阎立德前几年去了,接任者就是阎立本。兄弟二人把持工部,堪称是独孤求败。

    “说是工部已经准备要动手打造船只了,阎立本说是感谢你,回头请你饮酒。”

    这事儿不对啊!

    上次在三门峡时贾平安和老阎的关系挺好的,贾平安说了一番自己对船只的看法,特别是海船,阎立本说到时候请他去参详一番。

    可现在参详没了,只是一个例行通告。

    老阎你不地道啊!

    贾平安压下此事去了后院。

    “阿耶你好像有些害怕。”

    兜兜单手搂着他的脖颈,眼珠子骨碌碌转。

    “咳咳!别胡说。”

    贾师傅有些心虚。

    以往他和高阳是白日夫妻,白天做夫妻,晚上贾师傅就回家给两个婆娘交公粮。

    可这次却破例了。

    会不会炸?

    卫无双和苏荷正在院子里散步。

    一个大长腿,一个大凶娃娃脸,走动间养眼之极。

    “夫君回来了。”

    两个女人并未有什么异常。

    贾平安把兜兜放下,刚想说话,兜兜嚷道:“阿娘,阿耶好怕。”

    我……*&%$#@

    这个黑心棉!

    贾平安干咳一声,“天气真不错,要不……在院子里烤肉吃?”

    夫君看样子竟然有些心虚。

    苏荷觉得闺女的观察能力太出色了。

    “好。”

    炭火烧好,烤架弄好,食材备好……开工!

    贾平安拿着一把肉串不停的翻动着,香气弥漫啊!

    兜兜和贾昱一人一边坐在阿耶的身边,黑心棉此刻看向阿耶的目光中全是崇拜。

    两个奶娃被奶娘抱着在上风处看热闹,不时哼哼唧唧的。

    卫无双和苏荷在安排布置。

    案几摆好,席子铺好,酒水备好。

    苏荷拍拍手,“妥当了!”

    “好了!”贾平安把手中的肉串放在盘子里,兜兜眼疾手快偷了一串,老大蠢笨晚了一步。

    兜兜几口吃掉了手中的烤串,举着钎子,大眼睛很是纯真,“大兄,给你吃。”

    贾昱看了一眼就怒了,“上面就是些黏住的肉丝,贾兜兜,你太过分了。”

    兜兜委屈的道:“大兄你上午和我说要节省要节省,可你却只是说,呜呜呜!”

    我说过吗?

    好像啊!

    贾昱冷着脸把钎子接过来,等着兜兜不在意时把它扔掉。

    这个妹妹太坏了!

    这一顿烧烤吃的一家子眉开眼笑的。

    洗个澡后,贾平安站在院子里,看着左右。

    一边是苏荷,一边是卫无双,我去哪边呢?

    真是左右为难啊!

    大老婆持家辛苦了,先去她那边。

    贾平安过去推门……懵逼。

    门竟然从里面锁住了。

    他去了另一边。

    轻轻一推,没动。

    我去!

    这是啥意思?

    看我各个击破!贾平安轻轻叩门,“苏荷,外面好冷。”

    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苏荷到了门边,和做贼似的低声道:“夫君,你来作甚?”

    “我来履行义务交作业!”贾平安一本正经。

    里面的苏荷压着嗓子,“不行,你先去无双那边吧。”

    “我要冷死了。”两个婆娘你推我让的,把当家的老爷们当成什么了?

    难道要我虎躯一震?

    但震一震的,弄不好会冷战数日……罢了!

    娃娃脸最是心软……

    贾平安阴阴一笑,凑在门缝往里看。

    果然,房门开了一条缝。

    “夫君,你先去无双那边,晚些我留门等你。”

    你以为哥夜夜都能帽子戏法,甚至是能完成大四喜吗?

    贾平安一挤。

    “夫君。”苏荷在里面抵着门,但力道很弱,抵抗就像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

    贾平安再挤。

    苏荷节节败退。

    她就穿着薄薄的亵衣亵裤,贾师傅用那可以去报考飞行员的火眼金睛看了看,发誓娃娃脸的尺寸有所增加。

    “夫君快出去!”

    苏荷双手抱胸。

    这个动作更添诱惑。

    反手关门,然后一把抱起来。

    “干活!”

    一阵忙碌,贾渣男一番甜言蜜语,苏荷甜甜睡去。

    贾师傅悄然起床去了对面。

    “无双,好冷。”

    没动静!

    这个婆娘比娃娃脸的心肠硬。

    他用指甲弹着另一只手的指甲,发出类似于牙齿叩击的声音。

    “都哆嗦了,浑身都缩了。”

    里面传来了脚步声,贾师傅看看惨白的月光,得意的笑了。

    第二日早上起来,苏荷懵了。

    “夫君呢?”

    她穿衣起床,打着哈欠出去。

    对面的卫无双也刚好出来,同样在打哈欠。

    二人的动作一滞。

    “无双,你……”

    卫无双很是平静的道:“我什么?”

    苏荷指指自己的脖颈,“你的脖子……”

    卫无双心中冷了半截。

    这是被夫君说的什么……种草莓了。

    贾平安!

    你让我怎么见人!

    卫无双翻箱倒柜也没找到能高到遮住脖颈草莓的衣裳,最后没办法,就弄了脂粉来遮掩。

    几张案几上摆放了早饭,两个孩子已经精神了,叽叽喳喳的说话。

    苏荷和卫无双得安排饭菜,譬如说安排两个孩子的饭菜,安排一家之主的饭菜。

    轮到贾平安时,他看着卫无双的脖颈,关切的道:“那里怎地颜色不对?”

    卫无双杀人的心都有了,贾平安含笑看着她回去。

    “吃饭!”

    老贾家的早饭开始了。

    贾平安的是馎饦,里面放了不少老贾家的配料,一口下去……

    我去!

    这是打翻醋坛子了?

    这馎饦里全是醋。

    贾平安想到了先前自己调戏大长腿时她的手一直在动。

    果然,女人都是小心眼的生物。

    他无意间看到兜兜正鬼鬼祟祟的把自己碗里的蔬菜夹出来,悄咪咪的放在贾昱的碗里。正在低头专心吃饭的老大没察觉,只是不停的吃啊吃!

    老大吃亏了。

    贾平安看了兜兜一眼,兜兜马上就甜笑。

    这个小棉袄……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