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正文 747、咱别的不好说,就是有钱
    岳瑶峰问了赵德柱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换做你在我的位置上,在这个时候最优先做什么?”

    龙芷羽都觉得像是主考官在审查,不由自主紧张的抓住了女儿手指。

    几十亿元的投资项目,还要这么求着赶着来。

    她都不知道丈夫为什么会这么迫切,明明他在家都很少提到跟芯片、半导体有关的事情,肯定也一窍不通啊。

    但夫妻连心的她,就是义无反顾的支持。

    娜娜一言不发,看看父亲,又看看那老者,她恐怕才是一家三口里面相对懂点的。

    这时候她愈发明白自己的未来要怎么做。

    如果自己够强大,这个时候就能代替父亲做回应。

    因为光是看看就知道她这便宜老爸啥都不懂,漫不经心的把手指在破桌面上敲敲,然后回答:“给工人们涨工资,我企业里面最低工资水平就是年薪十万。”

    岳瑶峰真是忍不住失望的摇摇头:“你哪里懂做企业哦,起码半导体企业里面,设计师、工程师、各种专家人才才是最重要的,没有正确的方向,足够的知识和经验积累,堆积再多的普通工人也没法解决半导体产业的进展。”

    左手都抬起来,要掸掸指头送客了。

    没想到赵德柱回应:“错了,也许你懂得做半导体厂,但你不懂做人。”

    卧槽,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大言不惭的对一个在全球开过十几家芯片厂的业界大佬说这种话?

    不是他真有业绩打底,岳瑶峰连话都懒得跟他说,直接叫保安轰人。

    现在也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摸了摸:“你说什么?”

    在身侧老婆女儿同样吃惊的注视下,赵德柱坐正前倾,直面老前辈:“你可能没听过我们伟大领袖有句话,再强大的武器,最终还是得靠人,人,你明白吗?一切的一切最终都要归结到人,你以为专家值钱、工程师最关键,在我眼里普通工人才是最重要的。”

    岳瑶峰苦笑,摇摇头,不想再说话。

    赵德柱却难得认真:“我不知道你回国搞企业,是因为爱国还是看准了国家缺这个会发财,但对于你们这些专家工程师来说,你们有得选,如果这个国家再来一次抗战,再卷进战争,你们依旧可以靠你们的能力,远离战火,到能够生存活下去的地方,等一切过去了再来重建国家当国家栋梁,但普通人没得选,他们只会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走上战场去保家卫国,你明白这个道理吗,别的国家我不懂,在中国,普通老百姓才是这个国家的根本,精英分子专家工程师做任何事情,最后也要归结到让普通人来扩展,只要让所有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他们就会拼命为这个国家付出,他们的后代就会钻研文化,后代的后代就会追赶全世界,一代代下去总能追上,这就叫万众一心。”

    岳瑶峰老眼圆睁,作为一个顶级技术专家、生产专家,从来没人跟他这么表达过观点。

    仿佛给他打开了另外一片从未见识过的世界。

    龙芷羽却已经从吃惊变成微笑,无比满意的温柔笑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还轻轻的鼓掌。

    赵德柱光听啪啪掌声就知道是老婆的节奏,骚包的回头岔开手指在下巴做个八字照相珀斯,把刚才有些深沉的家国情绪抛得一干二净。

    龙芷羽溺爱的嗔怪瞪他眼。

    娜娜却如醍醐灌顶,呆呆的看父母眉目传情,已经习惯性忽视:“爸,这就是愚公移山的道理吗?”

    赵德柱对女儿就素质教育:“差不多吧,我也是刚才突然想到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仗义的都是穷人,负心的多半是读书人。”

    娜娜马上:“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原来是这个道理呀。”

    赵德柱满意的对女儿点点头,转过来对岳瑶峰:“我文化不多,不针对读书人,但中国能过去给折磨得死去活来还有口气,就是您刚才说的韧劲,这韧劲得全体老百姓都有,那就得对他们好,专家工程师……老实说有钱我都可以请,只要有那么一两个铁了心的自己人,再有老百姓打底,花个十年二十年也能搞定。”

    岳瑶峰还是瞪着眼,他是知识分子啊,真能明白赵德柱说的这番话。

    或者说他心里一直都有这个疑惑,喃喃的开口:“我一岁的时候,父辈兵败如山倒去了右岸,我父亲一辈子都钻研冶金兵工,想不透为什么几百万国军打不过土共,更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投降的国军,只会打败仗的**,一变成土共,就能在韩战中打得联合国军都无可奈何,难道……就是这个普通人的道理?”

    赵德柱抬手响亮的鼓掌:“您这悟性也不错嘛,差不多是这个理儿……”

    说到这里,他顺手指窗外:“现在这里还挺荒凉,最多五年、十年以后,这里会变成高楼、商业中心、住宅区的繁华,包括那边国际化大都市,您来设计,我来设计最终还是得靠无数普通劳动者……这世界上,您到哪里找这么吃苦耐劳,干得多吃得少,总是在压榨牺牲自己的老百姓?您见识肯定比我多,您说说看?”

    真是在世界各地建过那么多工厂的岳瑶峰,有点痴了。

    赵德柱收回来点:“我没有瞧不起专家,有专家,十年的事情也许就变成五年,三年,老百姓吃苦也少点,我想说的是,我们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您如果听说过我,我做tm电商平台的目的,一年现在销售额超过两千亿,我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推动国内消费改变,制造业改变,让老百姓过得更好,让我们在全新的互联网世界超越其他国家,这就是我这个专家的作用,我们幸运的成为专家,大佬,是为了让更多人过得好,仅此而已。”

    开玩笑,赵德柱这四年来那真是一层层打怪升级,前面一两周都在跟老盖这种世界首富天天交流谈话。

    百亿身家的底气和高度,真是让赵德柱在不由自主的蜕变淬炼。

    本来就是他发自内心的思路,慢慢凝结成型。

    那就是掷地有声。

    如果钱都不能打动的情怀,这还有敲不动的?

    岳瑶峰定定的看着这个年轻人:“我……四十九岁的时候已经在花旗仪器做了二十年,家父就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国建厂,所以我才回到这里,刚才你也提到你在江州……家父就是从江州开始他的兵工事业,并且从江州带走两百多个冶金学徒到右岸,临行前无数学徒父母都恳求家父照顾好这些孩子,几十年里这些年轻的孩子长大结婚,家父永远都是证婚人,现在你邀请我去江州,也许那里真是我代替那些学徒回归故土的地方吧。”

    赵德柱起身伸手:“欢迎您加入我们,现在我们谈具体该怎么做,任何可能做到的办法,我们都可以去尝试,只要让芯片研发生产不受影响的发展下去,在这里或者江州我都行。”

    莫名的,这时候赵德柱居然想起冯晓婷那句,只要哥哥不喊停,客厅厨房我都行。

    岳瑶峰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面转着这等下流思路,言简意赅的把困难摆开。

    其实困境从前两年就开始了,他的确找了不少右岸的工程师技术员,甚至也触动到了湾积电的专利技术,现在就被死缠烂打的起诉。

    明摆着胜负都不重要,就是用诉讼拖住这边国芯的发展,去年国芯在hk上市都不得不分了一成股份给湾积电,还有各种赔偿金、专利限制协议,搞得他焦头烂额。

    看这老头恼得抓头皮,赵德柱居然笑出声来:“您是个老实人……”

    他也是胆大包天:“我给您两条建议,第一从这里辞职,把这里给你最看好的接班人,让他们来继续这里,然后您如果有股份啥的,我来掏钱置换股份,您就从这场诉讼脱身,第二就是到江州再开个厂,这样无论湾积电是追究您,还是这里,总有一边能轻松上阵,被拖住的那边我来对付,如果两边都被追究,那压力也起码被分担了一半。”

    岳瑶峰眼睛亮了:“能行?”

    赵德柱透个底儿,指指自己女儿:“去年刚考进江州通信学院,您可以查一下这所学院的含义,我已经投了两个亿左右建芯片研发中心,但刚起步,您可以边建厂,边培养自己的技术人才,如果不行要挖人,我用微软的底子帮你挖,外国人到我的移动通讯研发中心,研发专利成果是我的,也是你的……”

    卧槽,有钱砸科研的效果就是赵德柱这样。

    而且现在正是他和微软的蜜月期,起码也是和老盖的蜜月期,真是能招揽到各种人才,起码留学在花旗的华裔现在是轻而易举的就能愿意跟随微软回国。

    这种技术力量的支持,基本上绕过了原本岳瑶峰的那套人脉关系。

    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