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被我渣过的男主重生了[快穿] > 正文 第135章 无情师尊7
    谢惊鸿因功体反噬, 神色本就不好,此时心口一痛,脸瞬间更苍白。

    他原本打算将子蛊种在林空鹿身上, 母蛊种到自己用精血喂养的傀儡身上, 既可让他这好师尊不那么轻易死, 也能研究一下通感, 总之没想种在自己身上,可现在……

    谢惊鸿不由看向被拍飞且已晕过去的黑衣魔修,眼带寒意。若不是此人突然出现, 他又怎会……

    正想着, 心口又一痛,他呼吸微滞, 身形都晃了晃。

    林空鹿不明所以, 忙扶住他,皱眉问:“你受伤了?”

    说着他不等谢惊鸿反应,先扣住对方手腕探脉,然后惊讶发现,对方竟功体尽失。

    谢惊鸿立刻抽回手,忍痛勉力道:“我没事,师尊不必担忧。”

    林空鹿沉默,这叫没事?都疼出冷汗了。

    “他这是怎么回事?”见状他只能问系统。

    堂堂魔尊,应该不至于被谁废去功体,难道是自身原因?可前世又没这回事,按剧本设定, 前世谢惊鸿练成魔体后一直很强。

    0687也不了解现在的情况, 忙翻查世界资料, 帮忙分析:“啊, 他这魔功不能速成,应该是这辈子练得太快,导致每月总有几天会失去功体。”

    林空鹿:“!”

    还有这种设定?那他这徒弟现在岂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他反攻,不是,他反击的机会来了?

    林仙尊面上蹙眉,心中摩拳擦掌,不过先等等……

    “失去功体会很痛苦?”他又问。

    这谢惊鸿都疼得捂心蹙眉,脸色苍白,有种虚弱美了。

    在用“爱”教育小徒弟前,林空鹿觉得还是得先弄清对方的状况。毕竟玩归玩,闹归闹,仙尊不会真家暴。

    “不是,功体反噬不会痛苦,只暂时失去修为,他这是疼的,我分析应该是子母蛊和蚀心蛊造成的。”0687回道,同时将子母蛊通感的特性也解释一遍。

    林空鹿:“……”这可真是咬在爹身,疼在儿心。

    “是母。”0687纠正,“另外母蛊正跟蚀心蛊打架,被咬了好几口,所以男主才会疼。”

    林空鹿闻言又犹豫,迟疑道:“那他……跟我之前被蚀心蛊咬时一样疼?”

    “当然不。”0687否定,“通感时,传达痛的等级会降低,这蛊据说起初是一位孝子为病重的母亲所炼,母蛊的宿主病痛时,母蛊会将八成病痛通感给子蛊的宿主,同时降低母蛊宿主两成病痛,相当于子蛊宿主用承担八成痛的代价,替母蛊宿主减轻两成痛。”

    “但你的情况又不一样,你现在是母蛊被咬,疼的是母蛊,所以你没感觉,但子蛊的宿主有感觉。这倒是好事,有母蛊在,蚀心蛊只会攻击母蛊,不再咬你,你以后不会再心口疼了。”

    林空鹿:……可真是大孝子啊,我是说我徒弟。

    0687:“而且男主也不会有碍,他只是感受到疼,还是八成,不像你之前,结结实实被蚀心蛊咬了几口。”

    林空鹿:“……”这倒也是。

    不过谢惊鸿现在疼,是因为蚀心蛊在咬母蛊。如果没有母蛊,那挨咬的还是他,这样算起来,谢惊鸿岂不是在替他受疼?

    但蚀心蛊又是谢惊鸿种在他身上,子母蛊估计也是对方不想他死得太快,没法慢慢报复,特意拿来替他延命。总之不太可能是想替他分担痛,这点从谢惊鸿打算把子蛊种在他身上就能知道,只是阴差阳错……

    林空鹿:啧啧,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弄清缘由,又确定谢惊鸿不会有事后,林空鹿的心情顿时很好,假装微蹙眉,心疼徒弟道:“你这叫没事?修为呢?莫非是那魔头废了你……”

    说到这,林空鹿骤然攥紧拳,仿佛在压抑怒气。

    谢惊鸿:“……”

    他废他自己?但好像又没错,确实是他修魔功炼魔体,导致修为暂失。

    他眉心紧皱,忍着疼先点头应付林空鹿。

    谁知林仙尊听后,竟再难压制怒意,寒声道:“魔头墨玄,本尊定杀他为吾徒报仇,为苍生除害。”

    谢·魔头·墨玄:“……”

    他怎么苍生了?这就要为苍生除害?另外,他师尊这般反应,到底是在为徒弟被废生气,还是在为……自己精心养的炉鼎被废、修炼效果将损失一半而生气?

    林空鹿不知他在想什么,表演一番为“小徒弟的遭遇”痛心后,又温声宽慰:“别担心,为师会为你报仇,但你情况紧急,先与为师一道回宗门,那魔头的命暂且寄下。”

    谢惊鸿嘴角微抽,若不是心口疼得厉害,功体暂失,恐怕会当场表明身份,让对方知道何为实力差距。

    才元婴初期就想杀他?呵!

    可现实是他现在丝毫修为都没有,不仅不能让林空鹿认清差距,更不能跟对方回仓玄宗。别的不说,出了魔宫,想杀他的魔就有不少。

    谢惊鸿皱眉暗忖,得想办法拖延,只需两三日他便可恢复。

    林空鹿这时已再次扣住他手腕,准备带他离开。

    “等等。”谢惊鸿忙阻止,“师尊,那魔头刚才受了重伤,不知藏在哪,不若现在就把他找出杀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等他恢复,修真界恐怕难有人是他的对手。”

    谢惊鸿很久没再体会这种因势弱而虚与委蛇的感觉,说完不由咬紧牙关,尝到一丝血腥,但……

    罢了,反正说的是魔尊墨玄,跟他谢惊鸿有什么关系?

    林空鹿:“……”狠起来连自己都想杀?

    不过他看出谢惊鸿是想拖延,自然不答应,只道:“此事不急,你……”

    “墨狗……咳咳……贼。”就在这时,远处的黑衣魔修忽然醒来,目露恨色,挣扎欲起。

    “他说什么?”林空鹿皱眉,假装没出对方骂的是谢惊鸿。

    谢惊鸿:“好像是‘莫走’。”

    担心黑衣魔修泄露自己的身份,他很快从乾坤袋中取出苍玄剑,递给林空鹿道:“师尊,此魔是魔头墨玄的走狗,不能留。”

    林空鹿:“……”感觉很奇怪,他在骂自己。

    谢惊鸿递剑是因知道林空鹿不喜见血,没有能“化血为金”的苍玄剑,恐怕不会杀那魔修。

    但剑递出去半晌,却不见林空鹿接,他不由又提醒:“师尊?”

    林空鹿接过剑,长叹一声:“你就是为取此剑,才身陷险境,功体被废?”

    谢惊鸿:“?”

    林空鹿:“罢了,待回宗门,为师定设法为你恢复修为。”

    谢惊鸿:“……”倒也不必。

    林空鹿接过剑,转身看向那名魔修。

    魔修已经拄剑站起,再次骂:“墨狗zei……”

    林空鹿知道他是前魔尊萧随的忠随,跟着萧随时曾作恶无数,此刻倒也不犹豫,不等他把“贼”字还没说完,便一剑挥下,见血封喉。

    虽只一招,但剑意纯粹,剑势磅礴。

    谢惊鸿眼中不由露出欣赏之色,谁知下一刻林空鹿就说:“好了,现在可与为师一道离开了。”

    谢惊鸿:“……”

    “不,师尊,那魔头墨玄——”

    他还想拖延,林空鹿面无表情想:这骂自己还骂上瘾了?

    然后一记手刀挥下,直接让对方失去意识。

    林空鹿:你打晕我,我打晕你,扯平。

    谢惊鸿猝不及防,昏迷前只有一个想法,等恢复修为,一定!一定!把他这好师尊绑回去,好生折磨。

    林空鹿打晕徒弟后,直接将人拎上剑,御剑离开。

    魔宫守卫不多,加上有系统导航,他离开时没被任何魔发现。

    回到宗门,他也悄无声息,没惊动任何人,直接带谢惊鸿回玉镜峰,然后将对方扔进万年寒潭中,冻着。

    咳,他承认他有那么一点报复的心思,但主要还是为小徒弟好啊。寒潭是玉镜峰灵气最充沛之处,潭中浸泡无数珍贵药材,使潭水有淬体伐髓的功效。

    像谢惊鸿这种功体不稳的情况,多泡泡没坏处,当然,好处其实也有限。

    谢惊鸿是被冻醒的,醒来见自己在寒潭中,脸顿时有点绿。

    他这好师尊又在搞什么?

    “醒了?”林空鹿坐在旁边的巨石上打坐,实则在跟林崽崽聊天,察觉他苏醒,先睁眼偷觑,接着又闭目佯装淡定地解释:“你功体受损,在寒潭中淬体有好处。”

    谢惊鸿的表情明显僵硬一瞬,若他真是功体受损,泡寒潭确实大有益处。但他只是暂时失去修为,泡的作用就不大,甚至可以说不是很必要。

    “师尊,徒儿觉得泡这似乎没用。”他说着就起身要离开寒潭,但刚站起,数道锁链忽然向他袭来,瞬间锁住他的手脚,将他固定在寒潭中。

    谢惊鸿用力挣了几下,但没有修为,完全挣不开。

    “师尊?”他几乎咬紧牙才能压制怒气。

    林空鹿睁开眼看他,疑惑问:“没用?”

    他思索片刻,又往寒潭里丢几把灵草,搅匀,自语道:“这样应该会好点。”

    很快,寒潭中的寒气散去,潭水竟咕嘟冒泡,之前的寒意也变成热和麻辣。

    0687:“……”这、这是调制火锅?

    谢惊鸿的脸色也愈发难看,虽然变成麻辣锅后,淬体效果似乎更好一些,但这热辣感……他严重怀疑林空鹿是故意的。

    这他还真猜对了,林空鹿在同等药效下选了更辛辣些的灵草。别问,问就是驱寒。

    “师尊,徒儿不想泡。”谢惊鸿黑着脸道。

    谁知林空鹿却又闭上眼,闻言只道:“安静,这是对你好,不要娇气。”

    他?娇气?谢惊鸿呕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