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温柔地饲养哒宰的方法 > 正文 第110章 你选谁
    黑红色的异能力形成的牢笼之球中银蓝色的光芒大盛, 中岛敦的攻击宛如狂风骤雨般朝涩泽龙彦袭去,而菲茨杰拉德则厚重如山石,每一次出手即便无法给予涩泽龙彦致命伤害, 但都一击必中。

    武装侦探社的成员只能屏息以待, 倘若当芥川龙之介的异能力散去后站着的是中岛敦与菲茨杰拉德,那么他们也能松口气,可若是站着的是涩泽龙彦的话, 那他们就得继续接上一棒,与涩泽龙彦缠斗下去了。

    只是涩泽龙彦不愧是被评为特级的异能者, 即便有进步神速的中岛敦、锐意凛然的芥川龙之介、与身经百战的老练异能者菲茨杰拉德三人强强联手, 涩泽龙彦也顶多露出了一点吃力,却丝毫不见败状。

    这不是一场能够速战速决的战斗, 若是想要彻底打倒涩泽龙彦,恐怕还需要耗费很长一段时间的苦战。

    【他们不会输的。】年轻的太宰治在脑海里向另一个自己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首领太宰治回复道, 他像是卸掉了身上压着的担子一样,原本黯淡的灵魂此刻又逐渐地散发出了莹润的光彩。

    年轻的太宰治从另一个自己身上感受到了压迫感与经过岁月沉淀的魅力,反过来首领太宰治又何尝不是从另一个更为年轻的自己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与变化,他其实隐约在嫉妒着年轻的太宰治, 嫉妒他还拥有那么多美好的可能,嫉妒他有一群如此信赖的同伴, 嫉妒他还拥有一颗纯粹热烈的心……

    但是看着眼前的这场战斗,首领太宰治有些明白为什么涩泽龙彦会如此执着于中岛敦了, 因为那个曾经被首领太宰治养歪了的孩子,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生命力和顽强不息, 正是涩泽龙彦本人最缺少的特质。

    能够重来一次, 不管是上天犯下的错误还是神明的谬误, 对首领太宰治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机会, 他不会再错过这次机会了。

    【等战斗结束后,白雾也会散去,只是我们还不清楚陀思妥耶夫斯基到底藏在了哪里。】首领太宰治对另一个自己说道,【我所知道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或许会藏在某个废弃的矿洞里,那里矿道错综复杂,要藏匿起来非常方便。】

    【但是那边拥有记忆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还会继续使用同一个据点吗?虽然他看上去似乎并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和他一样,但是如果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的话,我不认为他还会这么选择。】

    【等等,你还记得我们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交谈时的对话吗?我们问他为什么老鼠会主动探出洞窟,他回答说为了不让甜美的奶酪被别人抢走——但问题是,空世可不是没有思想的奶酪,陀思妥耶夫斯基如果真的想要空世爱上他的话,绝不会选择糟糕的地方来藏匿。】

    虽然国籍不同,但是世上男性追求女性、雄性追求雌性的通用规则是类似的,出色的外表、雄厚的财力、最重要的是能够让爱侣过得舒适的房屋。

    若是带着部下藏匿的话,陀思妥耶夫斯基或许会选择在灰尘遍布又黑暗沉闷的矿洞里,但他的身边有荒木空世,他是绝不会这么做的,无关其他,只是这有损格调而已。

    若是换一个角度思考,从空世喜欢的地方来考虑呢?

    随后,两个太宰治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在博物馆!】

    只是横滨市内的博物馆不说有十个,起码也有五个,要想在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察觉到异变之前就抵达的话,那还是有些困难。

    而且时间紧急,必须在中岛敦与芥川龙之介和菲茨杰拉德打败涩泽龙彦之前找到那个作壁上观,把这一场灾难当做好戏看待的魔人。

    年轻的太宰治在脑海里调动出了横滨的地图,将所有的博物馆位置一一标注出来,并且回忆起那些博物馆所展览的东西。

    首领太宰治忽然开口道:【去这座博物馆,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空世一定在那里!】

    他指出来的博物馆是近年来修建的,而且因为出资人的个人喜好,这栋博物馆并不像是其他的博物馆那样,只有几层的展览厅,而是野心勃勃地建造了近达三十层的高楼,每一层展览的东西都不一样,而且还有主题酒店与文化周边店,与其说是博物馆,倒不如说是一个一体化的娱乐场所了。

    太宰治记起来了,最近有沙俄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的专门展览,就在那栋博物馆大楼的最顶层层,不仅占据了整整一层,而且还拥有一个宽敞到可以俯瞰全城的环形景观大露台。

    那些展览品还是博物馆的老板与资助者花费了不少心血,按照俄罗斯的真品一比一还原的,部分展品还是千里迢迢从俄罗斯博物馆租借而来的。

    高处、充满艺术与人文气息,而且最妙的是,为了让参观者更有代入感,里面的装修与展示牌的摆放都是按照沙皇一家的习惯摆放着的,也就是说将那些移动护栏弄走后,那一层展览厅就完全变成了可供人居住的豪华宫殿。

    “织田作,这里交给你了,我要去找空世。”太宰治站起身,朝着红发的友人道。

    织田作之助点了点头,回复道:“我会照看敦君的,空世就拜托你了。”

    虽然之前还会吃织田作之助和荒木空世的飞醋,但是和织田作之助相处后,年轻的太宰治顺理成章地和他成为了好朋友,而织田作之助也没少给太宰治提供主意去追荒木空世——虽然那些建议真的大部分都无法参考就是了,但天然呆也是织田作之助性格的一部分。

    年轻的太宰治信任织田作之助,而首领太宰治则更不用说了,他们信任自己的伙伴,可以将强大的涩泽龙彦彻底击败,而现在,他们要去拯救自己的恋慕之人了。

    在去往博物馆的途中,首领太宰治对年轻的另一个自己说道:【我曾经有想过在死掉前要拉着空世一起殉情,在知道他是神明所以死不掉后,内心其实还是松了一口气,比起和我这种人一起殉情,我更希望他可以快乐地活下去,连同我的份一起。我的重生大概也是因为空世吧,算上我那一世,他已经救了我两回了。】

    【空世是神明,来到我的身边是因为我继承了他的孢子,成为了他的后裔。陀思妥耶夫斯基能够轻易地带走空世,恐怕也是因为感受到了他身上原本属于我们的孢子气息。】

    【如果陀思妥耶夫斯基利用孢子让空世与我们战斗的话,该怎么办?】

    首领太宰治的这个问题既是在问年轻的另一个自己,也是在自我责问。

    开着路上撬锁得来的机车,年轻的太宰治轻笑一声,淡淡地回复道:【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况且我们要做的,难道不是证明就算没有孢子那玩意,空世选择的还是我们吗?】

    首领太宰治一愣,随后在脑海之中畅快地笑出了声音:【你说得对,我们需要证明的只有这一件事——我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魔人那瞠目结舌的不甘表情了。】

    两个太宰治对于荒木空世会选择自己的这一件事上毫无疑问,他们驾驶的机车在白雾弥漫、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发出剧烈的轰鸣声,一骑绝尘地朝着目的地博物馆大厦而去。

    陀思妥耶夫斯基让涩泽龙彦的白雾弥漫在横滨市内,但他同时也失去了电子设备组成的灵敏耳目,不过以他特意选择的观看地点来说,却是透过那淡淡的白雾欣赏横滨市内扬起火光的最佳观景台。

    荒木空世恍惚地坐在了展厅里,奢华的水晶垂灯、镶嵌着耀眼珠宝的豪华沙发椅,还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方才别在他发上巧夺天工的红宝石发夹,周围的价值连城的古老珍品,若是换成任何一个人类女性,恐怕一颗心都会落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身上。

    但是荒木空世此刻的内心却是空茫的,本能告诉他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自己的后裔,是他应当照看、应当爱护、应当予许予求的幼崽,可是在这么多年来形成的人类意识却告诉荒木空世,你应当保护的、爱护的不是陀思妥耶夫斯基。

    可陀思妥耶夫斯基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荒木空世的脑海里有两个截然相反的念头在做拉锯战,所以他根本没有让荒木空世离开自己的视线,宛如体贴的爱人一样陪伴着稍显冷淡的伴侣。

    荒木空世每一次被那双紫色的眼眸注视着时,都能感受到自己内心那个人类意识逐渐瓦解崩溃,若是人类意识彻底瓦解崩溃了……

    荒木空世的身体不由得一颤,可是他无法抗拒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请求,哪怕他的请求没有半点逾矩、甚至不曾请求荒木空世直接实现他的理想,仅仅只是一些很小、很轻微的请求,但正因为如此,荒木空世人类意识才会被宛如蚁噬般逐渐被侵蚀。

    若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提出的请求涉及到了世界的本源、或者是荒木空世所在意的那些人类,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荒木空世会直接挣脱本能与时间水晶的力量,将这个胆敢连神明的心都玩弄的魔人彻底抹除掉。

    陀思妥耶夫斯基倒是很喜欢荒木空世的眼睛,非常地美丽,虽然是深黑色,但若是凑近细细观察的话,能够看到盘旋在那悠远的黑色中那些明亮闪烁的星辉。

    黑发魔人冰冷的手轻轻地抚摸上了荒木空世的面颊,他在这段时间里的逐步试探已经让荒木空世的抗拒逐步瓦解,此刻他的面庞凑近黑发神明,甚至将自己的鼻端轻轻抵在了荒木空世挺翘的鼻尖上,也没有得到对方抗拒的反应。

    陀思妥耶夫斯基难得露出了毫无算计与阴谋的纯然笑容,用醇厚磁性的嗓音在荒木空世的耳畔轻轻地问道:“我可以吻你吗?”

    荒木空世的睫羽颤动着,不管是他还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都知道,如果黑发神明同意了,那么陀思妥耶夫斯基便能真的如愿以偿。

    “那种事情当然是绝对不行啊!”只是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即将要行动的时候,从展厅的长廊传来了太宰治带着急促的呼吸声。

    除去故意玩自杀游戏吸引荒木空世注意而导致的意外,太宰治的衣装向来是干净整洁的,但是此刻的他看着有些灰头土脸,身上那件长风衣也沾满了尘埃泥土的痕迹,但是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畅快的笑,朝着荒木空世温柔地说道:“我来了,空世。”

    荒木空世张了张嘴,想要回应太宰治,可是比起太宰治,此刻的他却无法克制住自己时刻关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本能。

    “你居然找过来了,该说真不愧是你么。”陀思妥耶夫斯基方才脸上浮现出来的柔软笑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宛如烈日照耀下的露珠般转瞬即逝,随后出现的是属于魔人的面无表情。

    两个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两个太宰治大概是在这一刻默契达到了顶峰:“你真的很碍事啊。”

    “这句话我原话奉还。”

    面无表情的魔人与笑容满满的太宰治对峙着,荒木空世双目茫然地坐在他们的中间,这种场景简直可以入选世界名画系列了,若是让艺术细胞点满的俄罗斯人来画,那么此刻华美的展厅灯光一定是朦胧的,渲染上了昏黄却缤纷的梦幻色彩,而对峙着的两人一定要用冷硬的颜色,来透露出彼此之间弥漫的杀意,荒木空世会被画在黄金比例上,所有能够联想到美丽与出尘的词汇都能尽数堆砌在他的身上,甚至不需要露出整张脸,只需要一个侧颜、一头柔顺的长发,就能让观看者理解到为什么陀思妥耶夫斯基会和太宰治发生对峙与冲突。

    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让荒木空世进行参与,太宰治的异能力并非是攻击型的,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异能力虽然可怕,却会被太宰治免疫,也就是说,此刻这两人的异能力都派不上用场,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进行战斗。

    枪械,毫无疑问枪械是人类缩短差距的一大功臣,太宰治拿出了织田作之助友情赠送的枪支,而陀思妥耶夫斯基自然不可能真的毫无准备,他就地一滚,随后从沙发的底部摸出了一把枪,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便将枪上好了膛,枪口对准了太宰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