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温柔地饲养哒宰的方法 > 正文 第111章 大结局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确看上去既苍白又纤薄, 但他能够到处搞事却平安无事活到现在,除去那深谋远虑的头脑外,利落的身手也是一大底牌。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很稳,扣下扳机的动作也非常流畅利落, 比起在港口黑手党混过不少年的太宰治来说也毫不逊色。

    华美的展厅顷刻间变成了交战的场地, 不过两人默契地转移到了不会波及到荒木空世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 太宰治比起早有准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来说,依然处于下风。

    比起太宰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枪法要更好, 这一点从太宰治只能躲在厚重的沙发后面进行盲射能够看出。

    按理来说陀思妥耶夫斯基应当占据上风, 但是当太宰治咬紧牙关从沙发后滚出去, 然后将枪口对准了黑发的魔人, 并且扣下扳机后,陀思妥耶夫斯基竟然真的被子弹击中了胸膛, 鲜红的血液从他的伤口处蔓延开来, 将陀思妥耶夫斯基此刻身上穿着的白色外套泅染出刺目惊心的纹路。

    太宰治甚至还来不及惊讶欣喜, 他便看到了原本待在另一个展厅的荒木空世冲了过来, 他背对着太宰治,对倒在地上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进行着救治,淡淡的星辉闪烁着, 将他们两人包裹在光芒之中。

    荒木空世很快便治好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身上的伤口,虽然鲜血依然留在了白色的衣料上,但是从那绽裂的破口处可以看到那足以让陀思妥耶夫斯基致命的伤口正在飞快地愈合。

    太宰治从自己站着的这个角度看不到荒木空世此刻的表情,但是他可以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

    黑发的魔人在受伤失血后面色显得更加苍白了, 他倒在荒木空世的怀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但是嘴唇却鲜红得好似脸上的血色全部都涌到了此处一样, 他注意到了太宰治投来的目光, 随后将脸靠在荒木空世的怀中,朝着太宰治勾起了一个笑。

    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不管是首领太宰治还是年轻的太宰治都看懂了那个笑容里未竟的话语:你输了。

    他的脸颊上传来了刺痛感,有蚂蚁在肌肤伤爬动的痒意,温热的液体流淌而出,鲜血滴答滴答地顺着太宰治的下巴和面颊曲线流落到了衣襟上。

    那是方才太宰治朝着陀思妥耶夫斯基开枪时,荒木空世冲过来保护陀思妥耶夫斯基时,随着本能而动的影子在太宰治脸上留下的伤口。

    其实这还是荒木空世竭力控制了攻击避开的结果,若他没有在即将击中太宰治的那一刹那改变了方向,恐怕此刻太宰治的头颅会和以往与荒木空世为敌的那些人一样,身首分离。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在逼荒木空世选择他,他利用荒木空世对后裔的本能关心而故意让太宰治伤害了自己,而这一刻就算荒木空世的心不是彻底在他的身上,但是也能让太宰治的心中留下深深的芥蒂。

    这种赌命的疯狂做法原本并不属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做法,所以颇为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作风的首领太宰治在错误的判断下做出了错误的抉择。

    【我们错了。】首领太宰治沉重地低声说道。

    【这不是太宰治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战争。】年轻的太宰治接过了话头。

    是的,这并不是属于正义一方的太宰治和属于邪恶一方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战斗,而是属于情敌的斗争。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情场上表现出来的模样和他以往作为敌人时的模样截然不同,充满热情、主动、并且十分狂热。

    错误预估了敌人的太宰治会落入到这般境地,也不难理解了。

    【可是我们还没有输。】两个太宰治同时说道,他们的目光看向了似乎已经胜券在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也露出了一个坦然笑容。

    “空世,你看着我,请你看着我,好吗?”

    太宰治轻声呼唤着黑发的爱人,在他苦苦哀求了好一阵子后,荒木空世似乎才终于收拾好无法控制的情绪,一双幽深的黑眸抬起,将目光落在了太宰治的身上。

    于是太宰治拿着枪,指向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深刻意识到魔人可怕之处的太宰治可不敢赌对方还有没有更多的底牌——他后退着走到了身后那个闻名横滨市内的开阔观景露台上,原本缭绕在横滨市上空的那些白雾正在退去,看来对付涩泽龙彦的那场战斗是中岛敦他们的胜利。

    太宰治面朝着荒木空世,背对着重新变得热闹起来的城市夜空,一步一步地踏上了露台边缘架着的高台上。

    那座高台大抵是准备给一些乐团用来表演的,在前方设置了阶梯,只是太宰治若是再往后退去,那么他便会从这栋高楼大厦上坠落下去。

    “太宰!”荒木空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虽然他依然还怀抱着陀思妥耶夫斯基,无法从受伤的后裔身边走开,但是他的眼神和表情都慌乱了起来。

    太宰治的手依然指着陀思妥耶夫斯基,他的声音很平静,不管是首领太宰治还是年轻的太宰治,在这一刻他们都是‘太宰治’,以太宰治的身份对着黑发的神明开口道:“空世,你要选谁?”

    同样的话语曾经被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询问过,那个时候荒木空世在本能的驱使下说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字,可是现在荒木空世非常明白,如果自己说出的不是太宰治的名字,那么太宰治就会从遥遥高空上跳下去。

    陀思妥耶夫斯基把命压在了情场的赌桌上,太宰治这一次也是,并且他更加狠绝,全部□□,如果荒木空世选择的是太宰治,那么正在被治愈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会因为脏器破裂失血而亡;如果荒木空世选择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只要他有一丝迟疑,那么从这高空上跳下去的太宰治必死无疑。

    荒木空世正在治疗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注定无法距离魔人太远,而力量也在被源源不断地分去,就算他试图两个都救下,也终究力不能及。

    太宰治没有给荒木空世更多思考的时间,他在说完那句“你要选谁”后,便立刻收起了手中的枪支,双手张开从露台的边缘向着后方空无一物的高空倒了下去。

    寒风呼呼地吹动着太宰治的背脊,让他的风衣宛如一只断翼的飞鸟一样不断飘动着,虽然这栋楼看着很高,可是从露台上坠落到地面,只需要短短不到5秒的时间。

    荒木空世的大脑在那一刻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画面,那些画面根本微不足道,此时却宛如钻石切开的那些细小切面一样在闪闪发光:那是狡黠笑着的太宰治,有故意做出一副委屈模样的太宰治,一脸疲惫的太宰治,紧紧抱着自己的太宰治,认真诉说着喜欢自己的太宰治……

    “你疯了吗!”荒木空世张开手抓住了太宰治,并且张开了影子包裹住了他们两个人,漂亮的黑眸瞠大,满眼全是惊惶后怕:“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

    宛如蚕茧一样包裹住他们的影子里一片黑暗,但是太宰治却笑得宛如孩子一样灿烂,他回抱住了选择了自己的荒木空世,脸庞埋在了荒木空世的颈窝里,贪婪地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

    “不这么做你是不会选择我的,只有在这种最危急的时候,你内心的选择才是最真实的——我赌对了。”

    太宰治笑得狡黠,让通过剧烈情感波动而摆脱了时间水晶内的孢子本能吸引的荒木空世难得没好气地说道:“这种事情你居然也敢拿命来赌?就算你不会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也可以挣脱那个男人的吸引。”

    太宰治摇头低低道:“但是我会很不高兴,我不想你的身边有其他的男人,我希望你一直看着我,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不是什么继承了力量的后裔,而是能够陪伴你一生的伴侣。”

    “我不想当你的后裔,不想当你的孩子,我要成为你的恋人,你的伴侣。”太宰治的声音虽然轻柔却掷地有声,荒木空世很快明白了太宰治知道了一切,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份,还有他是为何而来。

    “……”荒木空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无奈地叹息一声,轻轻地回复道:“这是当然的,我的伴侣只有你。”

    从高空中坠落后的时间只有短短几秒,即便荒木空世的影子已经减缓了过程,但最终他们还是降落到了地面上,不过好在裹成蚕茧形状的影子保护了他们,让太宰治毫发无损。

    踩到了坚实的地面上后,太宰治抓住了荒木空世的手腕,迅速道:“魔人夺走了我体内的力量孢子,用时间水晶作为载体,我现在上去给他最后一击,你就在这里等我吧。”

    荒木空世当然知道太宰治的顾虑,他是怕自己又一次落入到力量孢子与时间水晶的吸引里,于是他点点头,在大厦的底部等待着太宰治的归来。

    太宰治迅速地乘坐着电梯回到了二十七楼,他这一次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打破自己的要当个好人的目标,也一定要将陀思妥耶夫斯基永远地留在这里。

    太宰治这一次很谨慎,他没有立刻进入展厅,在确定没有更多的埋伏和机关后,他手持着枪支跑向陀思妥耶夫斯基倒下的地方,只是出人意料的是,那地上只有一滩血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踪迹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愧是老鼠,跑得就是快。】哪怕是首领太宰治也忍不住啧舌了。

    年轻的太宰治也紧皱着眉头:【他把时间水晶和孢子带走了,如果不彻底解决他的话绝对是个危险的隐患。】

    太宰治站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拨通了鲁邦三世的电话——在涩泽龙彦被打败,白雾消失后,横滨市内的通讯也恢复了正常——“鲁邦先生,你能联系到艾米丽卡吗?对,陀思妥耶夫斯基逃掉了,要想在这个城市里抓住他,只能靠AI的力量了。”

    恐怕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想不到,他虽然刻意将大批势力引到横滨,导致了这场混斗,也没有给在白鲸战中失败的菲茨杰拉德去收购天眼技术的时间,但是太宰治却因为认识了鲁邦三世,从而获得了那位超级量子计算机数据体艾米丽卡的支援。

    有这位之前差点引起世界大乱的AI只能辅助,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踪迹很快便被通知的异能特务科找到。

    胸口受到了致命伤,虽然被荒木空世治好了,但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依然伤得很重,当异能特务科赶到时,他们首先要做的反而是将魔人送往他们的医院,将其治疗抢救回来。

    当然,这一次时间水晶总算是没有逃过被摧毁的命运,在异能特务科的众人都匆忙地将陀思妥耶夫斯基送往急救科的时候,鲁邦三世易容成了医生,顺理成章地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身上将那块颜色已经变得浑浊的时间水晶偷了出来,交给了石川五右卫门斩断。

    这块引起了无数纠纷争乱的宝石在斩铁剑的挥舞下碎成了无数细小的碎块,而原本以时间水晶为载体的力量孢子也随之消失,这些碎块最终被鲁邦三世收集到手帕里,然后扔到了大海之中,今后不会再有人能够利用它做任何危害到世界的事情了。

    “嗯嗯,真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啊!”鲁邦三世朝着已经升起太阳的大海伸了个懒腰。

    而武装侦探社和【组合】的人也彼此搀扶着,他们站在一片狼藉的废墟上,虽然灰头土脸,但是当他们都看到了太阳从东方升起的那一刻,原本的芥蒂似乎在灿烂明媚的阳光里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除去拥有自我复原能力的中岛敦,其他的异能者基本上都接受了与谢野晶子的治愈,没有达到濒死一线程度的人都得先在鬼门关上走一圈,结果他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鬼哭狼嚎,就算事后被治愈得没有一丝伤口了,但是与谢野晶子留下的心理阴影还笼罩不去,不过这倒是同时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了一点。

    菲茨杰拉德甚至还想收中岛敦为义子——当然这里面是否还有菲茨杰拉德试图通过人情关系让中岛敦继续帮忙找‘书本’旁人不可得知,但白发的少年当然是立刻摆手拒绝了。

    横滨这一次遭受到的损失不可预估,不过好在没有多少人伤亡,反正这些事情都交给异能特务科去头疼就是。

    “太宰先生、空世先生——”被摸着头拍着肩表扬这次表现出色的中岛敦眼尖地看到了老师与恩人的身影,他元气十足地举起手挥动着,呼唤着他们两人的名字。

    太宰治和荒木空世牵着手,在日出的清浅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地面就像是铺上了金色的毯子一样熠熠生辉,他们踩着满地的光芒,向朝自己挥手的同伴们走去。

    正文完

    结婚番外

    “诶?空世先生要和太宰先生结婚了吗?”

    好不容易收拾完一片狼藉的办公室,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中岛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是的,你会来参加婚礼的吧?”荒木空世点点头,轻声询问道。

    中岛敦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用力地点点头,回复道:“这是当然的!恭喜你们了!”

    “嘿嘿,谢谢你哦敦君~~”

    太宰治笑得一脸花开朵朵,整个人都黏在了荒木空世身上。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是如此,也让武装侦探社的人惊讶之余也能感受到太宰治的高兴。

    “婚礼请柬我给森先生还有红叶、黑漆漆的小矮人他们都寄了一份过去,人不来没事,反正红包和礼物送到就行了~~”

    太宰治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和荒木空世把隐瞒与秘密都说开后,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

    是的,太宰治把自己的体内拥有两个意识灵魂这件事和荒木空世全盘托出了,在检查了一番后,荒木空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没有在太宰治的身上感受到力量孢子的气息了,原来是两个重叠的灵魂让力量孢子沉睡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虽然力量孢子没有了,太宰治依然是荒木空世的伴侣。

    首领太宰治与年轻的太宰治已经达成了和解与共识,在这之后他们同时操控躯体也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了,在和荒木空世亲密时,他们也意外发现了两个意识操控躯体时的好处。

    婚礼最终定为和式的,他们两人都穿着定制的和服,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交换婚约誓言。

    在婚礼举办之前,太宰治亲力亲为,尽力做到每个细节都万无一失,荒木空世原本想过去帮忙的,但是不仅被太宰治劝走了,还被与谢野晶子与芥川银她们拉开了。

    “太宰先生为了今天做了很多惊喜和准备,现在空世先生你过去的话,会让这份惊喜打折扣的!”

    芥川银道。

    “是啊,不能辜负太宰的这份心意!”与谢野晶子也道。

    女孩子们是最兴奋的,她们对于婚礼有诸多的向往与幻想,虽然这并不是自己的婚礼,但并不妨碍她们兴致勃勃地帮忙。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地流过,很快便到了婚礼的那一天。

    天公作美,苍穹碧蓝如洗,阳光却并不猛烈,而是非常舒适的清爽,太宰治大概是为了把这份喜悦分散给诸人,除了武装侦探社等熟人外,不仅仅是港口黑手党,就连组合、异能特务科与鲁邦三世一行也都发出了邀请。

    太宰治穿着苍青色的和服,胸前别着鲜花,有些长的留海梳了上去,露出了饱满的额头与明亮的双眼。

    他站在红毯边,等待着作为伴郎的中岛敦与织田作之助将荒木空世送到红毯上。

    荒木空世穿着月白色的和服,衣袖与袍角上都绣着手工绘制的纹路,虽然颜色浅淡,但那些都是象征着幸福吉祥的图案。

    森鸥外最终并没有来,不过他倒是送上了一份大礼,让芥川龙之介代为送上,中原中也虽然讨厌太宰治,但是他对荒木空世的印象很好,所以也送上了自己的贺礼。

    顺带一提的是,因为鲁邦三世把时间水晶破坏了,里面的力量孢子在消散的同时,部分能量溢出,使得一些人员获得了上一个时间线的记忆,森鸥外和中原中也是其中的一员,他们没有来参加,估计也是正忙着消化那些多出来的记忆吧。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受到力量孢子四溢的影响也有那段记忆,中岛敦比起在港口黑手党的那段记忆,更喜欢现在的自己,而芥川龙之介受到了自己是武装侦探社人员记忆的影响,最终也决定从港口黑手党退出,开始新的人生。

    组合的成员倒是来了一些,菲茨杰拉德自不必提,露西和约翰·斯坦贝克也都来了,不过看他们送上的礼物,应当也是诚心诚意祝贺的。

    异能特务科没有来人,只是送来了贺礼,不过对于太宰治来说,只要他们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关好不出来打扰婚礼,就算是最大的礼物了。

    鲁邦三世一行没有来,他们毕竟是国际大盗,此刻大概又有了新的目标,但是在婚礼开始之前,鲁邦三世让艾米丽卡送来了礼物,那是以时间水晶碎块制成的一对戒指,由峰不二子帮忙设计的,样式非常美丽,透着神秘又剔透的光彩。

    两个太宰治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噗通噗通地跳动着,明明已经彩排过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时,他依然还是会期待地紧张。

    当迎亲的轿车在红毯前停下时,太宰治的心跳声几乎要跳出自己的胸膛,蹦入从轿车上下来的荒木空世怀中。

    今日的荒木空世盛装打扮,即便穿着的是典雅的和服,却反而让他美丽的面容愈发光彩夺人。

    荒木空世踏上了红毯,在武装侦探社女生们洒落的柔美花瓣雨中,他走向了太宰治,透彻的双眸此刻只印着太宰治一人。

    而太宰治此刻除了荒木空世外也容不下其他人了,他甚至快步走了上去,双颊因为兴奋而微微泛红,他朝着爱人露出了一个纯然喜悦的笑容,随后他朝着荒木空世伸出了手,期待地看着黑发的神明。

    荒木空世并不吝惜自己的笑容,他回以一个柔软的笑,无视掉其他宾客传来的抽吸一口气的赞叹声和友人们的鼓掌声,他搭上了向自己伸出的手,与太宰治并肩,向着美好的未来与希望前行。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