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科学占星,唯物算命 > 正文 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颗星
    第一百一十三颗星

    h国, 金红交织的薄云宛若霞光,积雪覆盖的山下坐落研究站。

    遗迹附近,无数穿戴整齐的研究人员忙碌穿梭, 仅有艾伯纳戴着围巾在户外等待。他站在山崖一侧, 抬头看看奇幻图画般的绚丽天空,又遥望不远处山下的小小城市,感到前所未有的平和及宁静。

    艾伯纳在微凉的空气中打一个喷嚏, 他又耸了耸鼻子,感慨道:“还是这里好。”

    片刻后,一名头发金白、背部挺直的老人从研究站出来,他有浅灰蓝的眸色,却并不显得黯淡, 举手投足带着老派绅士的讲究,却又流露出掌权者的从容及威信, 胸口别着蛇与苹果的精致胸针。

    “艾伯纳。”q看到山崖边的人, 他走到对方身边, 又道,“我听说了, 你们那烂得要命的谈判和搞笑般的遗失钥匙。”

    艾伯纳扯扯嘴角,无奈道:“……我该怎么解释我努力过了。”

    “我不相信你的灵摆看不到事情走向。”q镇定道,“你还是打心眼里反感lin。”

    艾伯纳耸肩:“好吧,我承认看他吃瘪有点幸灾乐祸,但我发誓在大问题上没玩忽职守, lin将钥匙带走是我没想到的, 即便是占卜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起码要提供方向,就像遗迹解谜一样。”

    “说实话, lin现在的状态早晚要在遗迹里引发大乱,这是我不用灵摆都能知道的。他对我们远道而来的探险家充满敌意,完全不是好好合作的态度。”

    q沉吟数秒,说道:“我已经考虑过这件事,打算不再让他接触探索遗迹的事,接下来这部分的工作由你来负责。”

    艾伯纳面色讶异:“真的吗?我预感他得知消息会气炸。”

    “我没有几年可活了。”q站在艾伯纳身边,他俯瞰下方的北欧建筑,眼角早就覆满沧桑皱纹,平静道,“原本是希望他接过担子,但他现在实在差得太远,等我们完成遗迹探索工作,让他负责婴石开发就好,那时候研究人员已经离开,应该也惹不出什么乱子。”

    q低头望着蒙德森家徽胸针:“人总是希望越来越好,我以前也会这么想,但到这个年纪就逐渐明白,接受现实同样是重要的体验,接受未来不如现在好,接受到达顶点必将衰落,最多是延缓衰落时间罢了。”

    “接下来遗迹工作由你领头,我会让lin负责周边配合。”

    艾伯纳:“好的。”

    中国驻外使馆内,楚千黎等人同样经历漫长旅途,抵达高纬度的h国。

    窗外,空旷的街道上浅雪覆盖,偶尔有两三行人缓缓路过。北欧小楼屹立在两侧,却不见高楼大厦的身影,最为醒目的建筑就是钟楼。

    h国远没有众人来时想得危机四伏,反而静谧、安逸、纯粹,甚至显得孤独。

    楚千黎趴在窗口张望,她好奇地左右看看:“我第一次来这样的国家,跟我想象得完全不一样。”

    “因为本来面积就不大。”谈暮星道,“h国只有几十万人口,连军队都不到千人,甚至没有帝都的人多呢。”

    小小的h国面积可能不及一省,全国经济被蒙德森牢牢把控。这里的人们长期处于低欲望的生活状态,城市中心区略显萧瑟,偏僻地方更是杳无人烟,

    不过h国的自然风光极为壮丽,汇聚各式各样的地貌景观,在其他地方很难看到。

    梅茹z翻阅手机:“据说运气好没准能看到极光。”

    没过多久,一行人就在驻外使馆门口整装待发,连须在渊、黄觉等人也从屋子里走出来。

    潘义成早在此等候多时,他身边还站着一名男子,也是众人熟悉的面孔,只是今日没有穿道袍。

    柳钧换上野外探险装束,此时显得精神奕奕,没有再站在乾门人里。

    潘义成:“感谢各位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愿意为同一个理想而奋斗。我叫潘义成,负责大家在h国期间的工作及生活,这位是柳钧,他跟使馆的武警同志们会负责随行人员的安全。”

    黄觉惊讶地望着柳钧:“搞半天这小子真是个警察啊!?”

    柳钧一直不声不响地参加选拔,谁想到现在将道袍一脱,居然还有另一重身份。他在考场跟出马仙对峙时,可谓彻头彻尾混在道士里。

    柳钧:“不好意思,职能部门不一样。”

    楚千黎:“如果是森林警察,没准能跟出马仙好好相处,毕竟总跟野生动物打交道。”

    黄觉:“?”

    潘义成为众人下发联络设备及各类装备,又强调完在外的注意事项,这才带着一行人出发跟蒙德森集团碰头。

    令人意外的是,今日打头的人却不是lin和施琢渠,取而代之的是a和乔。

    乔等人当然不会待在中国驻外使馆,他们乘坐蒙德森的车辆,从其他大使馆赶过来。

    楚千黎望着a胸前的蛇与苹果胸针,嘀咕道:“这是都不装,全部摊牌了?”

    a在g市时戴着熊猫胸针,在h国却是蒙德森徽章。

    艾伯纳从容不迫道:“今天可能要跟各位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艾伯纳,作为较早参与探索的人员,担当这次遗迹开发的向导。”

    “因为部分特殊原因,所以

    第一百一十三颗星

    lin暂时缺席。”艾伯纳看楚千黎一眼,笑眯眯道,“我有幸来负责前期工作。”

    “升官啦?”

    “托你的福。”

    楚千黎恍然大悟,艾伯纳估计就是旧枪,现在lin将钥匙搞丢,他自然顺利上位,难怪对一行人脸色挺好。不管是谁,不喜欢的上司被大领导拍掉,自己还取得工作话语权,心情应该都不错。

    一行人登上大巴,前往遗迹所在地。

    h国道路并不多,驶出城区以后,两侧风景洁白而荒芜。

    楚千黎望着远处的雪白冰川,她连忙拉着谈暮星瞧,新奇道:“星星快看,感觉像北极熊住的地方,说不定有你的同类。”

    谈暮星在旁耐心科普:“但据说这里只有北极狐。”

    “所以他们跟出马狐仙会有语言障碍吗?”

    谈暮星略加思索,他作为无神论者,纠结道:“……这就触及我知识盲区了。”

    楚千黎东张西望,想要去求教黄觉,却引来后排艾伯纳的注意。

    艾伯纳见她四处环顾,笑道:“你喜欢这里吗?”

    楚千黎点头:“很漂亮。”

    艾伯纳:“我也很喜欢,而且很祥和,就算没有遗迹,或许我未来也会在此定居,这是世界地图上的一块净土。”

    “净土?”

    “是的,人类的历史就是战争史,凡是人类踏足过的地方,基本都充斥纷争和矛盾。”艾伯纳看向窗外雪景,“h国是少数没经历过战乱的国家,即便有政权交替,基本也和平过渡,所以我说是净土。”

    谈暮星一怔:“艾伯纳先生喜欢和平吗?”

    艾伯纳摸摸下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只是我对多元文明很感兴趣,而战争往往会让其他文明消亡,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漫长的车程后,终于抵达遗迹。

    皓皓雪山之下,有一狭窄洞口,显得幽深神秘。

    潘义成对地形相当敏感,他打量起周围,说道:“这附近像有火山的地方。”

    “大部分遗迹都被埋藏于地下,我们已经完成前期准备,对已开发部分做好维护及处理。”艾伯纳一边向众人介绍,一边跟研究站人员交流,“q不在吗?”

    “他今天没来。”

    “好的,那我们自己下去。”艾伯纳有条有理道,“通过最初的甬道,会进入真理之门所在的大厅,那里需要第一枚遗迹钥匙,就是目前争议中的水晶球。”

    柳钧如今紧握小黑箱,箱子内就是水晶球。谈判结束后,中方一直保管此钥匙,没有交还给蒙德森集团。

    楚千黎:“真理之门?凡人成为圣人的大门吗?”

    “这只是我们根据浮雕,为遗迹内大门取的名字,你们也可以用其他称呼,我们仅仅是觉得含义贴切。”艾伯纳平和道,“等你们走完甬道,估计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友情提示第一次走甬道会有些难受。”

    众人皆露不解,他们佩戴好装备,便跟随艾伯纳下甬道。

    甬道内光线昏暗,伸手不见五指,让人颇不适应。

    乔:“不开灯吗?”

    艾伯纳摇头:“说实话,你们不会想开灯的,我怕你们初来乍到承受不住。甬道的路很平整,各位可以放宽心,不会踩到什么。”

    梅茹z、须在渊等人接连下去,楚千黎和谈暮星紧随其后。

    因为道路上光线昏暗,所以谈暮星走在前面,楚千黎跟在他的身后。她没走两步就领悟艾伯纳不开灯的缘由,甬道的墙壁上似乎遍布复杂而扭曲的文字,还有千奇百怪的神秘图画。

    众人刚开始不适应黑暗,自然看不清墙壁上纹路,然而等到眼睛适应起来,紧随其后却是莫名的眩晕感!

    墙上的壁画犹如漩涡,密密麻麻地覆盖,四面八方地压下,将人拉扯其中!

    楚千黎仅仅是看一眼便感不妙,她当机立断地闭上眼睛,可脑袋里的画面却要炸掉。这一眼仿佛回顾过去万年,又像是放眼未来万年,冗余信息瞬间击破她防线!

    “啊!”黄觉突发惨叫,他骤然咯血,紧接着倒地晕下。

    潘义成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艾伯纳一愣:“我首次通过甬道时确实发起高烧,但还没有见过如此激烈的反应!”

    梅茹z:“墙上到底是什么?”

    乔用手指阻挡视线,他试图低下头颅,躲避墙上的壁画:“我刚刚看到有神秘的魔法文字。”

    艾伯纳无奈地解释:“这条甬道的墙壁遍布神秘学信息,我们无法破译其中的全部内容,只知道它记载着过去、现在和未来。初次到访此地的人都会有不同反应,有的人会在晚上做噩梦,有的人说看见自己过世的家人,还有的人说瞧见未来的一件小事,后续发展也印证他说得没错。”

    “现在总结出的规律就是,神秘学天赋越高的人,对此处的排异反应越大,可能是信息处理能力不一样吧。”艾伯纳道,“占卜本身就是逻辑推演和灵性感知的双重效果,他们会比普通人对壁画更敏感。”

    强大占卜者对外界信息获取能力极高,将他们放置在信息量爆炸的甬道内,自然就会陷入宕机,达到超负荷的状态

    第一百一十三颗星

    。

    潘义成是近视加老花,他看不太清墙上壁画,当即叫人抬走黄觉,主张道:“我们先送他去医院!”

    艾伯纳困惑道:“按理说不该到这种程度,最高应该是头疼加虚弱,除非他体内有割裂两部分,两种排斥反应同时起效。”

    黄觉平时神通不大,主要是靠出马状态,如今出马仙无力抵挡壁画,自然而然就波及到黄觉身上。

    探索还需继续,潘义成带走伤员,柳钧则负责现场。

    须在渊现在脸色苍白,扶着墙摇摇欲坠,还需柳钧在旁帮忙。

    谈暮星担忧地回头一看,果然发现楚千黎双眼紧闭、眉头微蹙。她的额头都冒出薄薄汗水,连发丝都狼狈地黏在脸侧,现在是头疼欲裂。

    梅茹z:“所以没什么解决办法吗?捂住眼睛进去呢?”

    “没用的,真理之门那边的壁画比甬道内还复杂,或者说这条路就是适应期。如果全程摸黑走过去,到大厅里只会更痛苦,甚至没余力使用钥匙。从某种意义上,这确实是凡人通向圣人之路。”

    艾伯纳叹息:“我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实在难受的话可以想想别的事,不要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壁画上,偶尔看一两眼,这样慢慢适应。”

    这简直是强人所难!

    如果不是楚千黎头疼得无法开口,她恐怕就要难受得喊出声来,刚刚仅仅是粗略扫一眼,脑海中图画便挥之不去,只让她脑袋瓜高速运转,根本没办法停下来!

    无数支离破碎的画面在思潮中混乱涌动,好像是人类历史影片疯狂地拉进度条,想要瞬间榨干她全部的思考能力,透支她为数不多的力气!

    层层重压之下,却有温暖传来。

    楚千黎如梦惊醒。

    谈暮星握起楚千黎的手,只觉她手掌遍布冷汗,忧虑道:“你还好吗?不然跟潘教授一起出去呢?”

    她好长时间都没说话,仿佛处于喘不上气的状态,自然令他忧心忡忡。

    楚千黎深吸一口气,像溺水之人突然脱困,触碰到他干燥而温暖的掌心,终于产生一丝回归现实的真实感,从混乱不堪的抽象思维中脱离出来,又难受而沉默地摇摇头。

    如果艾伯纳所言没有错,她早晚都要走完此路,现在出去也没意义。

    谈暮星见她固执地不肯离开,温声提议道:“我拉着你往前走,你尽量别抬头看?”

    楚千黎点点头。

    除黄觉外,须在渊和楚千黎是反应最强的人。

    须在渊念着道教清心咒缓慢前行,楚千黎则被谈暮星牵着往前走。

    楚千黎目前仍有些浑浑噩噩,然而跟着谈暮星的步伐,踩上他走过的每一步路,却渐渐心境沉稳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微妙情绪。

    她总控制不住地思索占卜,但当下却莫名头脑放空,思绪不知飘向何处。她想起以前阳光极佳的校园操场,她特别喜欢踩地上谈暮星的影子,那时候他的影子能将她完全罩住,当真像是憨态可掬的大白熊黑影。

    谈暮星发现她慢悠悠地走着,感受到她疲惫无力,突然就松开她的手。

    楚千黎当即抬眼,她委屈地嘟哝:“为什么不牵我了?”

    “啊这……”谈暮星原以为她虚弱难受,却没想到反应如此之快,他听到她埋怨的语气,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小声道,“……我以为你走不动了,本来说要不要背你。”

    但她不等他开口就闪电式发问,速度快得不像走不动路的人。

    楚千黎语塞。

    双方同时陷入尴尬静默。

    “我……”谈暮星有点发懵,他现在骤然慌乱,一时不知该牵她,还是应该怎么做。

    楚千黎眉毛微跳,她脸色紧绷许久,别扭道:“蹲下。”

    “……好的。”

    谈暮星缓缓背起楚千黎,他感觉她将头贴着自己颈侧,耳根忽然就有些发烧。

    明明最初是担忧她状况,但经过刚才的小小波折,气氛却变得有点不一样。她的发丝还调皮地往他脸侧飘,犹如用轻柔羽毛在心尖拨弦,一切瞬间就乱七八糟。

    楚千黎真趴在他身上就有点后悔,然而她平复完最开始的心跳,适应过后就开始心安理得,居然还不满地小声抱怨:“如果星星没有变瘦,现在应该更加合适,明明大白熊就很好。”

    谈暮星没想到她还惦记自己胖回去,他倒是好脾气,哭笑不得道:“对不起,影响你的乘坐体验?”

    “哼。”

    艾伯纳说甬道步行需要三十分钟,他在队伍的最前侧带领一行人。

    谈暮星背着楚千黎毫不费力,他的步伐不紧不慢,缓缓带她走过壁画。

    楚千黎靠着熟悉的大白熊,她现在终于能睁开眼睛,没有再回避地低下视线。她的眼睛逐一扫过古老文字,然而跟方才的激烈反应不同,没有获取到任何信息。

    谈暮星感觉到她的小动作,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关切地询问:“现在看到壁画也不晕了吗?”

    楚千黎轻声道:“嗯,因为没在想占卜的事。”

    或者说她现在完全没心思想这些。

    “那在想什么?”

    “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