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一觉醒来我被人鱼养了 > 正文 第104章 【副CP完】文森X黎萌
    边界基地。

    距离去剿灭海妖王的日子越来越近, 事情也变多,文森白天经常忙得晕头转向。

    但这不影响他一到晚上就生龙活虎。

    “文森?吃不吃宵夜?”同事喊他,“你急匆匆地干嘛去呢?”

    文森摆摆手就要拒绝, 旁边的人鱼军官笑道:“这还用问?一看就是恋爱了,急着回房间跟对象视频吧。”

    同事恍然大悟:“打扰了。”

    “……”文森红着脸跟他俩道别,这才快速游进他的房间。

    他反锁房门,打开光脑, 靠上床头,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熟稔到不行。

    唯一跟同事们说的不一样的大概就是……

    黎萌跟他是纯扣字聊天, 从来没语音过,更别谈视频了。

    本来同事不提, 文森也没在意,每天能跟黎萌聊聊天就很高兴了。

    他们的对话内容基本停留在“吃了吗”、“吃的啥”、“好吃吗”以及文森给黎萌分享他看到的奇闻轶事。

    但现在……

    【文森:我忙完了,在做什么?】

    几秒后,黎萌那边显示正在输入。

    文森往后靠了一点,止不住地想,这几天黎萌的身体有没有养得好一些?

    他也跟自己一样躺在床上用光脑吗?躺在床上的话……穿的多半是睡衣吧。

    他抬手搓了一把微微发烫的脸颊。

    【黎萌:他们给了我一把武器,我在研究。】

    【文森:?】

    【文森:什么武器?】

    【黎萌:[图片]】

    文森定睛一看, 是一把小型手持激光炮的模型。

    多半是军部的人鱼怕黎萌无聊, 给他自己拼着玩的。

    【黎萌:这里有一个小锁扣,要放在哪里?我试了几个地方都安不进去。】

    【文森:你放近一点拍下来我看看。】

    一听黎萌向他咨询问题, 文森浑身都有劲了,当即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尾鳍两边愉悦地摆了摆。

    谁知道他还没坐稳, 光脑忽然一阵闪烁——

    【黎萌向你发起视频请求……】

    【同意/拒绝】

    文森傻了。

    他脑子一抽, 按在了拒绝上。

    【文森:!!!】

    【文森:我点错了!】

    【文森:对不起, 再发一遍吧[嚎啕大哭]】

    【黎萌:……】

    视频请求很快又发了过来,这回文森光速点下了同意。

    光脑上画面一顿,一道清晰的人像撞进文森眼里。

    黎萌真的穿着睡衣,靠在沙发上,姿势很懒散,旁边还丢了一袋鱼片零食。

    他伸手去抓了一片出来丢进嘴里。

    因为这个动作,黎萌的睡衣领口往下滑了一截,露出一大片细白的皮肤和锁骨。

    看上去好软。

    文森忽然感觉鼻子有点痒。

    黎萌舔舔指尖,继续摆弄那把小小的激光炮模型。

    能看出来这段时间养得很好,那手指沾了点水光,圆润细腻。

    他把自己的杰作举到光脑前面晃了晃:“好不好看?”

    文森吞咽了一下:“嗯……这模型真白。”

    黎萌:“?”

    文森:“不是,这模型真软。”

    黎萌:“……”

    文森:“……”

    黎萌顺着他的视线低头。

    两秒后,他拽起衣领:“这有什么好看的?!”

    文森下意识:“好看啊。”

    当晚,文森被暂时剥夺了视频通话的资格。

    没事,反正过几天就能回去见面了。他鼻子里塞着止血球想到。

    但任谁也没能想到海妖王能得手。

    文森一路驾驶战舰冲回急救中心,脑子里都嗡嗡直响,别的什么也没能顾上,只陪着其他战友们在走廊等治疗结果。

    一等就是几天,路克斯从病房安然无恙地出来,文森才总算送了一口气。

    这么一放松下来,文森立马拍拍脑袋:“坏了!”

    他跟黎萌说了好久回来就去接他,现在过了这些天,他也忘了发讯息告诉对方。

    文森赶忙和其他人鱼打了招呼,开着飞艇赶回军部,一路上心惊胆战,反复在心里推演了几遍黎萌可能说的话,又仔细斟酌怎么哄人。

    到了房间里,黎萌靠着听完他的解释,眼睫一抬。

    眼底明显有不悦。

    文森心里一咯噔。

    要遭。

    结果黎萌看他片刻,没好气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不是……”文森有点呆,“我……”

    “我不想让你不高兴。”

    人鱼的眼眸里是真挚又胆怯的情绪。

    黎萌觉得自己算是彻底栽在他身上了。

    他拽过文森,扬起下巴,露出脆弱纤细的脖颈。

    “咬我。”

    文森脑仁一炸:“什,什么?”

    “你们人鱼不是这样注入精神素的?”黎萌有些羞,但还是忍着脸热道,“这段时间我把论坛里的科普帖子都看完了,注入精神素之后,我就能在水下生活,对么?”

    文森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对。”

    黎萌攥着他的衣领,直视他的眼眸:“下次再出什么事,我想在你身边,而不是只能坐在这个房间里着急却什么也干不了。”

    几秒后,文森还是没反应。

    他松手,微微羞恼:“你到底咬不咬?”

    话音一落,黎萌被人鱼扣住后脑。

    连准备都还没来得及,锐利的尖齿就刺入了他的皮肤。

    “嗯……”

    这一下咬得很深。

    疼痛过后,铺天盖地的愉.悦将黎萌卷入其中。

    他下意识攀附在文森肩膀上。

    文森平日里乖乖顺顺的,说一不二,稍微惹他生气一点点都要道歉半天,黎萌以为他咬自己脖子也会很轻很轻,会疼惜他。

    但事实完全相反。

    这人鱼跟个牢里放出来的恶狼见了肉骨头一样。

    贮藏了几十年的精神素又浓又多,黎萌根本无暇再去思考任何东西,掐着文森肩膀的指尖都因为用力泛了白。

    这场精神素注入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文森搂住黎萌,餍足地舔嘴。

    他又真情实意地关切:“你,你疼吗?”

    黎萌话都说不出来,哑着嗓子:“你说呢?”

    “……”文森的视线落在他颈侧,深深的齿痕还在冒血,鲜红和洁白对比鲜明。

    黎萌听到面前的人鱼又发出了一道吞咽的声音。

    他挣扎:“你再咬我就……”

    奈何他手软脚软,文森稍微用力就把他捞回来:“我不咬你,我……我给你舔舔。”

    “?”黎萌想拒绝,但文森已经埋下了脑袋。

    湿润又微凉的触感落在敏感地颈侧,还有点粗糙,像是有倒刺。

    黎萌浑身战栗。

    他忽然有种被文森吞吃殆尽的错觉。

    文森察觉,抬起眼自下而上望向他。

    眼神清澈,满是讨好的意味。

    黎萌甚至能幻想出文森身后晃晃悠悠的狗尾巴。

    肯定是想多了,这傻子人鱼只有被他吃的份。

    黎萌在他脑袋上一拍:“看什么看?舔快点!”

    事实上文森也的确在欢快地摇摆他的尾鳍。

    他听话地“嗯”一声,仔仔细细让黎萌的伤处全部愈合,这才松开他。

    松开他,但没离开。

    良久,黎萌问:“又怎么了?”

    文森委委屈屈:“想……想亲一个再走。”

    黎萌耳朵根子都跟着红了:“你想亲,难道还要我主动?”

    文森眼睛一亮,仰起头就送上一个缠绵又青涩的吻。

    -

    文森他爸觉得文森最近很不对劲。

    具体体现在厨房里的食材一天比一天多,每天早上锅碗瓢盆都会叮呤哐啷地响,从五六点一直响到八点,然后伴随一道急促的关门声,一切才会回归平静。

    除此之外,文森近期还时常不归家,偶尔在家里呆着也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还时不时发出一阵诡异的傻笑,靠近了能听见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更有甚者,就连小爸跟他讲话,他也总是走神,答非所问。

    小爸旁敲侧击,被他的一句“最近军部忙,加班呢”给敷衍过去。

    小爸非常担心,天天念叨着文森会不会是参与了什么地下组织,生怕他一个犯傻被别的人鱼骗了,沾染上奇怪的东西。

    终于,在文森本月第无数次晚归之后,文森的大爸忍不住了。

    他佯装已经睡下,实际藏在客厅门后,只等当场逮捕某个不孝子。

    原以为会像前几天那样等到凌晨,谁知道今天不到晚上九点,门口就传来了飞艇降落的动静。

    文森的大爸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准备好严刑逼供。

    几分钟后,房门“啪”地一声打开。

    文森鬼鬼祟祟地探进脑袋:“咦?”

    大爸鱼尾蓄力,就准备猛地冲出来把他逮住——

    “怎么了,你……你爸爸他们在家吗?”

    一道清澈又有些胆怯的声音。

    大爸硬生生停在了半途中。

    “好像不在。”文森从他眼皮子底下过去,回头把身后的人牵进屋里。

    大爸低头一看。

    一只体型娇小的人类,身上还穿着文森的军装外套,比他的身板大了几个号,松松垮垮地搭着。

    人类抬手轻轻拨了一下耳侧的头发,露出了他耳后小巧漂亮的鳃。

    文森和这只人类的关系昭然若揭。

    躲在门后的大爸瞪大眼睛,没来得及惊喜,对上了黎萌的视线。

    黎萌瘦小的身躯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文森!!!你家有贼!!!”

    “哪?!看我劈了他!”

    文森想也不想,回头就是一下,把手上的礼物盒子重重一击敲在了大爸的脑瓜上。

    大爸被砸得眼冒金星:“你……”

    看清面前的人鱼,文森傻了:“啊?”

    他的一声“爸”都没喊出口,背后又一阵急速的水流。

    “文森别怕,我来帮你!”黎萌随手抄起一个物件朝大爸脸上丢过去。

    “啪叽!”

    食材缸里来不及处理的墨鱼崽黏在了大爸脸上,半秒后,感觉生命受到威胁,它喷出一大团黑色墨汁。

    小爸跟邻居聊完天回到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的伴侣左半边脸跟头发都成了黑色,右边眼圈也是青黑的,独自一鱼坐在客厅椅子上,面前摆着一盘海藻拌墨鱼须。

    大爸抬眼看向小爸,嘴唇抖了抖:“亲爱的。”

    他的声音激动到颤抖:“咱儿子……”

    小爸吓坏了:“儿子怎么了?”

    大爸热泪盈眶:“儿子——”

    “小爸。”

    文森和黎萌同时从厨房出来。

    在小爸惊喜不定的表情下,文森把黎萌揽在怀里,咧嘴一笑:“您儿子成家了。”

    -

    翌日一早,文森被兄弟群的消息轰炸给吵醒。

    导火索是文森大爸在账号发布的一张照片——

    一桌豪华大餐,配上四只举杯的手。

    配字:咱们一家子。

    【文森呢?还没醒?不会在装睡窥屏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鱼讨了伴侣就退群吧?】

    【这个清香的群也被酸臭味污染了,自闭了兄弟们。】

    【重点难道不是那只胳膊吗?!那明显是亚洲人类啊!金发碧眼的赌约彻底没了】

    【@文森,愿赌服输,别跑!】

    【@文森还钱】

    【@文森还钱 1】

    ……

    群里闹了大半个小时,主鱼公泡都没冒一个。

    大家都知道文森那个爱财如命的性格,也没真的想让他交那三万蓝星币,毕竟谁家也不缺这五千,纯碎就是闹着好玩开开玩笑。

    谁知道几分钟过后——

    【文森:[发起群付款:6666/鱼]】

    【文森:@全体成员】

    【文森:拿去花吧儿子们,别饿着自己。】

    【?】

    【??】

    【你变了。】

    【为什么是6666?你给多了,我们赌的是5000】

    【文森:我知道,但我家萌萌宝贝说这个数字吉利,赏给你们沾沾喜气。】

    群里又是一大排问号。

    “谁是你萌萌宝贝?”耳畔一股杀气。

    “哎哟!”文森猝不及防被提起耳鳍,“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

    黎萌居高临下睨着他:“错哪了?”

    文森小脸一红:“我才是宝贝。”

    黎萌:“?”

    文森:“我是你文森宝贝……嘶嗷——”

    一声做作的惨叫。

    文森的耳鳍上多出了一枚恼羞成怒的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