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 > 正文 第158章 第156章 第156章民族自尊心
    第156章 第156章民族自尊心

    156章民族自尊心

    接下来几天, 冬麦陪着孩子在附近玩,顺便观察下周围门店的人流情况,她喜欢带着沈楷, 沈楷这孩子记『性』好, 过目忘, 而且观察力也惊人,看似没怎么在意,但可以随便说出附近几个门店里的客人情况, 数目男女大小都说清清楚楚。

    冬麦心里暗暗感叹, 想起最近公司里购置的一批电脑, 当时她觉电脑很厉害, 现在发现, 自己儿子脑子里简直是有一台小电脑。

    沈烈则过参加展览会,结交客商,会见朋友, 几天下来,倒是结识了好几位国外纺织客商, 并邀请了对方过陵城参观, 甚至拿到了两个小的订单。

    陆靖安这几天显也有些收获,偶尔大家碰到,他是颇有些意。

    沈烈让钢球查的事情已经有了初步进展, 知道陈继军前些年出狱后, 行骗,卖黄『色』录像带,给人家充当打手,反都是务业的事,直到年, 陈继军遇到了陆靖安,为陆靖安收为己用,帮着陆靖安干一些黑白的事。

    至于孟雷东的情况,到底是在内蒙,一时没消息。

    但是查到这里,沈烈已经起了疑心,内蒙的医疗条件并一定是最好的,为么一直在内蒙,与其就这么耽误在内蒙,如直接首都,首都距离陵城比较近。

    冬麦听到这个,开始猜测:“说定那个小男孩就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算一算,那就是八年前外遇的?那个时候陆靖安已经孟雷东工厂里做,且有了一些地位,孟雷东忙着开拓国外市场,根本没时间搭理他,好让他养小三养私生子。”

    沈烈觉这个猜测虽离谱,但倒是有可能:“他家只有他一个儿子,这些年,孟雪柔只生了一个女儿,且姓孟,他家竟没闹腾,这里面肯定有么安了他们的心,如果私底下有个儿子,一切就说通了。”

    冬麦蹙眉:“如果这样,那太恶心了,私生子都八岁了,孟雪柔蒙在鼓里呢,这次孟雷东出事,如果能恢复好,如果好了,那岂是孟家的家业全都落孟雪柔手里了?”

    沈烈想起过的种种:“这件事好说,当年孟雪柔想开服装店,买了门面,后来兄妹两个知道怎么闹崩了,孟雷东把店面给撤回来,孟雪柔怕是一直对自己哥哥满,我听说这几年孟雪柔也时时找孟雷东,想为陆靖安争取更好的位置和股份,就凭这个,如果这件事背后真有阴谋,孟雪柔是否知道,我们真猜准。”

    冬麦一想这事,免后背发凉,如果孟雷东的车祸是意外,而是和陆靖安有关,孟雪柔又参与其中的话,那也太违背人『性』了,孟雪柔竟是这种人?

    她对孟雪柔没好感,也觉孟雪柔这个人人品怎么样,但是谋害自己亲哥哥,也有些超出她的想象了。

    夫妻二人分析了一番,沈烈警惕起来了,有些人,他能干出一桩,就可能干出二桩,当下让冬麦和两个孩子要再出酒店了,毕竟陈继军和自家有仇,万一对方伺机报复呢,防胜防。

    冬麦自是听着,她想到孟雷东的出事可能和陈继军有关,也是后背发凉,一时又想起来路奎军。

    路奎军判了十年,今年总算要出来了,听说也就是下个月,上次沈烈过看他,他说出来后打算自己做做小买卖,挣点钱,回头上梳绒机梳绒挣钱,说现在环境好了,他想踏实干,挣钱,把过欠人家的钱上。

    这几年,他在监狱里也坚持利用空闲时间学习,倒是没怎么落后,对外面的行情也有了解。

    同样是坐牢,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

    这次和沈烈一起来参加展览会的颇有几个陵城羊绒同行,彭天铭也过来了,她比大家伙晚来了两天,招待一个客户耽误了。

    如今她已年近四十,女儿已经上高中了,过并没有再结婚,一直投身于羊绒事业中,她的羊绒公司已经颇有规模,为陵城羊绒业的排头兵。

    她见到沈烈后,和沈烈聊了聊如今的形势,说起以后进军行业下游的打算,其实之前两个人就聊过这个问题。

    到了下午的时候,沈烈认识的那位意大利客商传来消息,终于可以为他们引荐意大利服装大亨皮特生了。

    跟着意大利客商过的是沈烈和彭天铭,大家穿过华丽的大厅,前会见这位意大利服装巨子。

    意大利作为世界上最着名的时尚国度,拥有着享誉世界的服装知名品牌,九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意大利知名品牌陆续进入中国市场,这位皮特生旗下拥有三大知名品牌,目前已经在中国奢华服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且在中国大陆投资建造了纺织制衣一条龙的服装厂。

    沈烈和彭天铭想尝试进入纺织和服装行业,最大的困难自是设备,把羊绒纺织高支高密的羊绒纱线需要精密的设备,中国目前的纺纱设备比起国外来到底是落后一截。

    只是当沈烈和彭天铭踏入那间优雅的咖啡厅时,当意大利朋友帮忙引荐了这位皮特生的时候,沈烈脚步顿了一下。

    这位意大利皮特生是头发花白的人家,戴着黑框眼镜,模样严肃内敛。

    就在这位皮特生的身边,是一位满头银发的白人太太。

    这倒是没么,让沈烈震惊的是,太太的身边,竟是一个熟悉到让他一眼认出来的人。

    这个人穿着时尚贵气的西装,留着一头黑发,脖子里戴着一条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脸上抹了些许脂粉,装扮出白净清雅的模样,就那么坐在那里,神情淡淡地看着自己。

    这是林荣棠。

    尽管十年过,他早已是当年松山村那个会计家的儿子,尽管他身上包裹着昂贵的西方时尚感,沈烈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了。

    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曾经意气风发,也曾经抑郁冷漠的林荣棠,因为被刘铁柱拆穿了一切,而无颜面对众人,离家出走,再见人。

    彭天铭也认出来了,彭天铭更是震惊。

    沈烈和彭天铭对视一眼后,很快平静下来,面『色』如常,和皮特生见面,握手,并介绍了旁边的太太。

    原来旁边那位太太其实是英国人,姓史密斯,这位史密斯太太是皮特多年的朋友,也是从事服装生意的,早年就曾经几次来过中国。

    而林荣棠,则是太太的“朋友”。

    说是朋友,但是林荣棠和太太神态亲昵,且一直十指紧握,怎么看怎么是普通朋友,倒像是情人。

    彭天铭着痕迹地看了沈烈一眼,沈烈感觉到了,他明白彭天铭心里的感受。

    太太看样子都要八十岁了,头发全白,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了,林荣棠和沈烈同年,今年过三十六岁,结果竟能像情人一样亲密。

    第156章 第156章民族自尊心

    过好在沈烈这些年大风大浪也见了少,当下面『色』改『色』,含笑和史密斯太太并林荣棠握手,神态从容。

    大家寒暄一番后,便谈起生意来。

    同于意大利服装带给人们的浪漫和好,皮特生是一个严肃古板的人,在和沈烈对话的过程中,他很认真地听了沈烈的自我介绍,并一针见血地问了几个问题。

    显,皮特生对沈烈的精梳羊绒也很感兴趣,他旗下的服装加工自能缺少羊绒这种高端面料。

    旁边的史密斯太太也表示感兴趣,这么说着的时候,她突记起来了,笑着问身边的林荣棠:“tang,你的家乡在哪里,我记就是陵城?”

    林荣棠点头,淡淡地看了沈烈一眼:“是的,陵城,我的家乡。”

    史密斯太太便笑起来:“太好了,tang,你来帮我,帮我收购羊绒,和这位沈生合作。”

    林荣棠微微颔首,笑着说:“好。”

    彭天铭面『色』就好看了,她想骂娘,这都叫么事,一个上了台面的瘪三,出卖『色』相,以身侍奉八十岁太太,终于衣锦乡?

    大家时也算是相谈甚欢,沈烈趁机和皮特生聊起来纺纱设备,现在意大利的四梳四纺在国际上是最进的,沈烈颇有兴趣。

    谁知道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皮特生看了沈烈一眼:“你们并需要这个。”

    沈烈笑着说:“目前中国确实没有这种高精密度的设备,以想了解下,如果有机会,我们考虑采购几台四梳四纺的设备来尝试一下。”

    谁知道皮特生笑了。

    他一直很严肃,如今这么一笑,并让人觉友善,反而有一种别样的轻蔑感。

    皮特生看着沈烈和彭天铭,意味深长地道:“中国目前根本无法纺织出六十支以上的纱,以你们要那种设备有么用?这种高精密的设备来进行低劣产品的制造,是对高精密设备的侮辱。”

    这话一出,沈烈的笑消失了。

    和客人谈生意,放低一些姿态和人家好好沟通,他觉没么,况且人家年纪大有一定社会地位,这是对人家的尊。

    但是现在,皮特生言语中对中国的鄙薄,是加掩饰,便突破了沈烈的底线。

    彭天铭也恼了,猛地起身,当即就要拍桌子。

    沈烈抬手,阻止了她。

    之后,终于笑着对皮特生道:“皮特生,是中国纺织出六十支的纱,是因为中国人没有纺过六十支的纱,今天皮特生既说出这种话,那我们就以拭目以待,并必进口高端精密的纺纱设备,中国人也可以纺织出六十支的纱。”

    当下,他再多言,起身,略整理身上的西装,神『色』肃沉:“后会有期。”

    *************

    走出咖啡厅后,彭天铭气手都在抖:“这个人是来中国挣钱的吗?既这么看起中国,回他们意大利了!你刚才竟拦着我,我恨上给他一巴掌。”

    沈烈:“彭姐,你冷静下。”

    彭天铭冷笑:“冷静,怎么冷静,他说的那叫人话吗?”

    沈烈神『色』沉郁,抬眼:“但是人家说是事实。”

    彭天铭一下子说出话来了。

    确实,人家说的是事实,中国目前确实没有六十支的纱。

    过她是辩解道:“那也能这么说,太尊人了。”

    沈烈:“要想别人尊,必须自己立起来,与其和人家揪扯人家有没有尊我们,如纺织出六十支甚至更高的纱,让全世界的人看看我们的能力,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只有拥有实力的人才能到尊敬,技如人,处处落后,就算讨来了表面的尊,也过是落人笑柄。”

    彭天铭彻底说话了,她想起来刚才,她必须承认,自己刚才确实冲动了,虽皮特生态度轻蔑,但人家说的是事实,自己如果一言合就殴打外宾,后果堪设想。

    她叹了口气:“你说有道理。这件事我们必须从长计议,尽快上马纺织设备,攻克目前的难关,我就信,我们能一直如人家。”

    沈烈其实也有这个意思,只过眼前困难,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设备,技术壁垒,全都是一道道难关。

    说着,旁边一个人影走出。

    精贵的手工制作西装,白皙的皮肤,颈间的钻石项链轻轻自锁骨垂下,散发出动人的光芒,这是林荣棠。

    没有了皮特生和史密斯太太,他望向沈烈的眼神中也就没有了掩饰。

    他挑眉,淡淡地望着沈烈:“你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

    沈烈收回目光,连看都想多看他一眼。

    林荣棠轻轻把玩着手指头,手指头上是闪亮的钻石项链:“如果需要帮忙,你可以开口,我们都是熟人,兴许我能帮你。”

    沈烈扬眉,之后嗤笑出声:“我谢谢你了,过帮忙就算了,以『色』侍人,你也容易,我怕你累死在床上。”

    林荣棠脸『色』微变,别人知道,但是他明白沈烈话中的意思。

    他磨牙,眸中泛起居高临下的傲气:“沈烈,我即将代表史密斯生前往陵城收购羊绒,你要记住,我现在也是归国华侨、外国客商了。”

    沈烈只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连理都懒理了。

    只是一条在外国人面前奴颜婢膝的狗罢了,关键这条狗知道用了么法子侍奉人家八十岁英国太太。

    想起来也够恶心的。

    收拾心情,沈烈过国际服装纺织品贸易博览会,和公司的几位销售人员会和,谈了谈这次贸易博览会的情况,又遇到了几个陵城羊绒业同行。

    同行中有知道他见皮特生的,纷纷问起来谈怎么样,他没细说,只说并好,大家看他脸『色』,也就问了。

    谁知道恰好陆靖安过来,倒是一脸意洋洋:“听说沈总前会见意大利的皮特生,知道可有斩获?”

    沈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理会,之后径自和别人说话。

    陆靖安见,讨了个没趣,冷笑一声,也就走了。

    ****************

    想着安全问题,这两天冬麦和两个孩子就在酒店附近热闹的地方游玩,也没怎么外出,天稍微一晚就赶紧回来酒店了。

    这天傍晚时候,冬麦陪着沈杼玩扑克,就见沈烈回来了。

    沈烈一进来,她就感觉到对劲,这情绪明显对。

    “怎么了?”

    “没怎么。”

    冬麦看了他一眼,也就没再问,这个时候冬麦和孩子没吃饭,于是一起出吃,因为孩子想吃点一样的,最后找来找,干脆了红房子西菜馆,吃了西餐。

    吃

    第156章 第156章民族自尊心

    完后,一家子就在黄浦江畔漫步,凉风习习,给两个孩子买了气球有荧光小玩具让他们玩儿,又用相机拍了少照片。

    过冬麦可以感觉到,沈烈虽也是笑着陪孩子玩,但其实并开心。

    晚上回到酒店,洗漱过后,两个孩子各自回房间睡了,冬麦和沈烈躺在大床上。

    冬麦轻捏着他的手指头:“说吧,到底怎么了?”

    沈烈微微侧身:“冬麦,我和你说过,我今天要见皮特生。”

    冬麦:“太顺利?其实也没么,我们现在自己也有纺织厂了,一切都可以慢慢来,并一定非要进口外国的纺织设备。”

    沈烈:“我见到林荣棠了。”

    冬麦本来准备了一肚子安慰他的话,现在听到这个,微惊:“啊?他也在上海?他——”

    她突明白过来:“他认识皮特生?”

    沈烈点头:“今天我们见皮特生,皮特生身边有一位来自英国的女士,史密斯太太,林荣棠现在是史密斯太太的朋友,史密斯太太是英国的服装商,目前也打算陵城收购精梳羊绒。”

    冬麦蹙眉:“林荣棠当年离开,从见踪影,我之前和霍姐有联系,听说林荣辉也找过他,根本没找到,没想到十年时间,他竟混到了和外国服装商做朋友。”

    沈烈淡淡地道:“他和人家史密斯太太关系亲近,一直十指相握,他亲了史密斯太太的脸颊。”

    冬麦恍,明白了:“他挺厉害的……”

    要知道林荣棠根本行,是个天阉,竟交了一个外国女朋友,能说人家有本事。

    沈烈侧首,淡淡地补充一句:“史密斯太太今年估计有八十岁了。”

    啊?

    冬麦惊讶说出话来了,八十岁英国太太?

    沈烈:“林荣棠说了,人家要陪着史密斯太太回陵城收购羊绒,到时候陵城羊绒局亲自接待外宾。”

    冬麦更加无言以对。

    她知道改革开放后,大家的许多观念变了,人变开放了,以前能接受的事大家都接受了,离婚的,包养小三的,有一些别的么事,大家见怪怪了。

    但是一个三十六岁当壮年的男人为一个八十岁外国太太的情人,她真是没见过,关键人家以为耻反以为荣,要风风光光回陵城,可能昭告天下了。

    沈烈淡淡地补充了一句:“也算是衣锦乡了。”

    这句话一出,冬麦差点笑出声,她拉着沈烈的手:“你至于吗,就为了这个?他愿意傍八十岁太太,嫌膈应他就傍,就算人家因为傍太太了万贯家财,咱也嫉妒,毕竟人家能忍别人能忍,人家理应到回报,好了,咱眼红,嫉妒。”

    沈烈低哼一声:“我高兴也是因为这个啊……”

    被冬麦这么一哄,他声音无辜委屈,甚至有些撒娇的意思了。

    冬麦收了笑:“那是因为么,谁给你气受了?”

    沈烈沉默了一会,才把皮特生说的话说给冬麦。

    冬麦听到后,也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新抱住他:“这种话,如果我听到,我也会很生气很难过,我们有些方面确实比国外落后,但是这些年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进步了很多,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的生活可以说是日新月异,现在既人家这么鄙薄我们的纺织业,我们既做这一行,肯定要努力做出个样子来,争口气。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其实沈烈现在已经好受多了,被冬麦抱着那么软软地安慰,原来的低落情绪消散了许多,再说他已经有想法了。

    他反手抱住她,知道是沐浴『露』是香水的味道,她身上有一丝甜甜的桃子香,香软舒服,他抱着她,埋首在她头发中深深吸了口气,才缓缓地说起自己的打算。

    “前几个月我们投资的纺织厂,投资额大概是七百多万,上的是精梳羊绒条和精仿羊绒纱,和英国道森公司合资的公司,上的是针织横机,目前看,效益确实错,但我们的纱线确实达到六十支,前一段我曾经和上海纺织学院的校领导接触过,我想联系一下上海纺织学院,和他们合作开发新的羊绒纱线和羊绒面料,如果这一块能搞好,突破了目前的技术限制,我们就开始进一步投资上针织横机,再上全套的缝合整理设备,到时候,从原料深加工到制作衣,一条龙制造全都拿下。”

    如果他的构想真能功,可以请设计师来设计羊绒服装品,设计原料制衣销售一条龙,到了那个时候,谁稀罕么英国意大利的服装商?自己卖自己的,钱全都自己挣了!

    冬麦:“那咱就干啊,又是没钱,投产,建厂,请高级技术人员,外国人能干的,咱们就一定能干!永远要忘了,你是在村里的小手工作坊里把梳棉机改造了梳绒机,分梳出了现在名扬海内外的精梳羊绒,咱们现在么都有了,怕这点技术困难吗?”

    沈烈:“其实我们目前具备技术熟度,条件允许,我本来想过两年再考虑这个事情,但是现在,我有些等及了,现在提前投入建厂,可能投入比较大,因为面对一些技术难关,风险也比较大,如果研究功,可能一切投资都打了水漂,公司也会将面临现金流危机。”

    冬麦叹道:“想想十年前,我们一无有,你要贷款两万块钱,虽我们现在会把两万块钱当回事,但是那个时候,两万块钱几乎是我们想都想到的钱,如果赔了的话,我们会怎么样?当时村里人听说我们贷款两万块钱,又是怎么说的,有的人都觉我们疯了,但是你给我解释了,我并没有阻拦你啊,也没有怕么,因为我觉你懂这个,我也愿意陪着你冒险。十年前,我们穷家徒四壁敢贷款两万,今天我们拥有了几千万的资产,了远近闻名的企业家,这点投入又算么,就算血本无归,我们也至于穷到要饭是是?”

    她安慰道:“就算我们投入巨大,血本无归没功,那也没么,四十多年前唐山的梳棉机改造实验失败了,但是你就是靠着这个失败实验的信息,才改造功的啊。”

    沈烈听了冬麦这一番话,低头轻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后笑了。

    他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件事要做,有了想法,但是有了想法的时候,难免有些徘徊,毕竟时机确实熟,现在做,等于为了争一口气硬上。

    但是他从一个名一文的穷小子走到了今天,身为一个知名企业家,只为了自己公司健康稳健发展,就束手束脚吗?

    他是一个企业家,是一个中国的企业家,既做到了这个位置,那肩膀上就可以承担更多责任和道义,修桥铺路做慈善,投资学校图馆,这是为民,除了这些,有振兴民族产业的责任。

    他抱紧了冬麦,低声说:“谢谢你,冬麦,这件事,我们回就开始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