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 > 正文 第127章 教皇1
    128、教皇1

    “就算是皇室, 也不过是凡人吧?”桑九池表情渐渐倨傲起来,他的倨傲并不是像眼前这位卷发少年一眼流于形式。相反的,桑九池的表情很淡然, 只是眼底透着几分高高在上的倨傲。

    他看向王子的眼神就像掠食者俯视食物链底端的蝼蚁。

    “凡人, 又如何跟神明抗衡。与神的使者定下约定又不遵守, 你是想接受神罚吗?”

    桑九池淡淡开口, 眼角余光往赫尔那里瞥了一眼。

    相比于稚嫩的王子, 赫尔就显得淡定从容很多。桑九池甚至没有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特?的表情, 只是看向桑九池的目光里带着审视。

    桑九池暗暗收回视线, 一双眸子一眨不眨俯视着面前的王子。

    刚才还颐指??使的王子已经变了脸色, 他不由地收起脸上的表情, 眼底深处涌出了几分害怕的意味。

    桑九池看到王子的表情,心中暗道了一句,䲟?然如此。

    先不管这个位面到底有没有神这种东西的存在, 但人类对神明的敬畏是从古到今就有的, 在历史千万年的演变中, 无法解释的现象就成为了初代的“神明”。

    人们所谓的敬畏神明,更多的是??为无知。

    就算有的位面根本就没有这种鬼神的东西存在,在他们心底依旧会对臆想出来的“神明”?然而然产生敬畏之心。

    这个位面也不??避免地对“神”这种生物产生了畏惧。

    王子抬起了鞭子,又重重落下。

    破空?传来,鞭子就在???的面前闪过,桑九池眼睛??不带眨一下的。

    这次, 鞭子并没有落在桑九池的身上,而是划过他的眼前落在了水面上。平静的冰冷湖水激荡起来剧烈水花,好像王子此刻惶恐的内心。

    他将鞭子重重扔在地上,对赫尔说了一句,“游戏结束了, 把他放下来吧。”

    黑暗中,银白色的金属盔甲靴子踩在地面上的“踏踏”?响起。

    桑九池抬起头,就看到赫尔从黑暗中走出,两条极??的笔挺模特腿迈出优雅的步伐,一步接一步朝???走来。

    赫尔直接埋进了寒冷的冰潭里,水瞬间没到他的腰间。

    走到桑九池面前,赫尔冷冷看了桑九池一眼,利落地为他解开了身上的束缚。

    王子的捆绑方式很不地道,他用了一根很??的绳子,不仅绑了手腕,还把桑九池的腰也牢牢捆在了十字架上。

    赫尔是从手腕两边开始解的,等解到桑九池的腰间时,桑九池一个踉跄,差点跌入水里。

    赫尔眼疾手快,他下意识伸手,一瞬间扶住桑九池腰,才避免桑九池落魄的样子。

    ??为惯性,桑九池倒在赫尔身上,一身冷冰冰的铠甲瞬间透过破烂的衣服传到了他的皮肤里面。

    桑九池被冻地抖了一下,“谢谢。”

    赫尔冷冷扶正桑九池,眼神里没有一丝波澜,“职责所在。”

    把?后的绳子从桑九池身上取下来搭在十字架上,赫尔扭头回到了岸上。

    王子皱着眉忍不住嗔怒了一句:“赫尔,你刚才完全??以放了水再去给他松绑,像他这种骗子,就应该让他多冻冻。”

    赫尔微微低头,眼观鼻鼻观心,“您刚才并没有下令让我放水,王子殿下。”

    王子一时??得哑口无言,不再说话。

    桑九池心中微微一动,眼睛又暗暗看向赫尔。

    赫尔看起来足足有将近一米九五的身高,一般会让人显得腿短的铠甲穿在他的身上竟然还能看出他的大??腿。

    他穿在身上的铠甲是冷银色,?他现在的??质一样冰冷。

    桑九池正准备往岸上走,脑海里忽然响起来f001的?音:【记忆搜集成功,现在开始传输世界记忆。】

    下一秒,无数记忆涌入进了桑九池的脑海里。

    依旧是有两段记忆,一段是原?的,一段是世界记忆的。

    看完两段记忆,桑九池忍不住揉了揉???的眉心。

    原??幼生活在?廷中,跟在?皇身边,受到了?浓厚的?廷文化熏陶,年仅?十?岁就成为了望而兴叹的红衣大??,权利?地位仅次于?皇。

    按照这个位面的设定来说,这个位面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的东西,?廷只是宗?信仰的存在。

    他们所在的国家叫做斯曼帝国,是这片领域国力强大的国家。

    在这片西方大陆上,还有其他两个?斯曼帝国同样强大的国家,一个叫做阿尔法帝国,一个叫做北塔帝国。

    三个国家在这片大陆上互相牵制、相安无事了上拜年,不过这几年三国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三国之间小战不断。

    就在一年前,在三国的共同的交界区域,发生了一起马贼掳掠边陲小镇的凶残案件。

    有一群蒙面马贼冲斯曼帝国的小镇大肆掳掠,凶残地残杀了镇中数十口人。幸存者称这些马贼分?朝着阿尔法帝国?北塔帝国前进。

    而阿尔法帝国?北塔帝国的关系也到了恶化期,阿尔法帝国说是北塔帝国的人陷害???,北塔帝国的人又翻过来指责阿尔法人。

    这件马贼事件终于成为了战争爆发的导火线,三国大战就此拉开了帷幕。

    赫尔?王子之所以这么恨???,是??为?的一件事情。

    在一个帝国里,国王应该是这个国家的住在。

    然而在?廷文化十分丰富的斯曼国,?廷的?高权利掌控人?皇却能够?国王分庭抗礼。

    ?皇不?持国家大事,但他??以左右国家大事。

    在很多事情上,?皇甚至??以通过???手里的权利来钳制国王。

    民众也分为两派,一派是有神论者,他们虔诚地支持着?廷,一派是无神论者,宫廷制度才是他们的?念。

    面前这位王子叫做伊诺王子,是帝国的三王子,也是?有能力继承王位的王子。

    赫尔的身份是皇家骑士团的团??,他曾经有一个妹妹,他的妹妹是伊诺王子的恋人。

    之所以用“曾经”两个字,是??为他的妹妹已经死了。

    他妹妹是忠诚的宫廷制度拥护者,为了能够证明?廷宣扬的神明??是骗局,她伪装成信徒潜入到?廷寻找证据。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他妹妹来到?廷三天就去世了。

    她的尸体上布满了鞭伤,临死之前还遭受了不堪的□□。她的尸体是在一口枯井里发现的,而她临死的前一夜,有人看到她进入了原?的房间。

    就在原?否认,疑点变得扑朔迷离之时,验尸官在她的嘴里发现了一个布条,布条里的字迹??为唾液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清里面的字。

    凶手桑九池。

    字迹经过赫尔的确认,的确是他妹妹的字迹。

    扑朔迷离的案件立刻峰回路转,然而?廷那边,原?死活不承认他杀了赫尔的妹妹,但他没有为???脱罪的证据。

    在原?的记忆里,赫尔的妹妹那天晚上的确找过他,但只是来问他明天的早膳,问完之后接着就离开了。

    原?坚持?称赫尔妹妹进去后不到两分钟就离开了。

    但是奇怪地很,人们只看到了她进入原?的房间,却没有看到她离开房间。

    ?说两分钟,就是半个小时护卫们也没看到她出来。

    就在人证物证??对原?不利时,?皇以一??之力用光明□□义保下原?。

    就在人们感慨原?就此逍遥法外时,伊诺王子用激将法相处了一个灭杀原?的办法。

    在他的不断激将法下,原?说出了他一生中?后悔的一句话,那就是“我是光明神的虔诚信徒,我的身体?灵魂??属于光明神,绝不会做出侮辱光明神名誉的事情,光明神也将永远庇佑我,祝我逢凶化吉。”

    就是这句话,让伊诺王子抓住了漏洞。

    伊诺王子当场就说,“既然光明神能庇佑你逢凶化吉,那我们就看看到底是光明神的信徒坚强,还是我们帝国的骑士刚毅。一百鞭,如䲟?你能够活着,我就承认光明神的存在,否则你依旧是个靠着谎言死里逃生的骗子。”

    原??受不了?人污蔑光明神,在伊诺王子的不断激将下,他脑子一热就答应了这个荒诞的?意。

    也就出现了现在这个场景。

    在世界记忆里,原?也挨过了一百鞭。不过他被送回去的时候已经遍体鳞伤,养了三年终于康复,但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经常缠绵病榻。

    几年后,?皇年迈去世,临死前将?皇之位传给了原?。

    而此时,伊诺王子已经登基为帝王,赫尔也成为了帝国中?有威望的大将,还被伊诺国王封为异姓公爵,赏赐了封地?城堡。

    持续几年的战争已经渐渐平息,斯曼帝国?终成为了?终的胜利者,站在了权利的?高顶点。

    就在原?以为几年前的案子早已尘埃落定时,伊诺王子?赫尔公爵发起了狂风骤雨般的复仇,他们?报复的不仅仅只是原?,还有整个?廷宗?制度。

    很快,原?被扣上了蛊惑人心的罪名后,被处以火刑。

    至于?廷,则被帝国的铁骑彻底荡平,无数信徒???被杀,不过短短半年,这片大陆中再无?廷,也再也无人敢侍奉光明神。

    历史是成功人谱写的,几年后桑九池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了千古罪人。在众人的认知中,是他带着?廷走上了一条妄图撼动皇权的不归路,才会引来了帝王的追杀。

    桑九池看记忆的速度很快,他把所有的记忆??吸收完,现实世界才紧紧过去了不到一秒。

    128、教皇1

    他趟着这片冰寒刺骨的水走到岸边,有些无奈地看着???的腿?脚。

    他在水里已经泡了一天一夜,皮肤早就泡的发白发皱,两只光溜溜的脚踩在坚硬的地面上甚至还有硌人的刺痛感。

    他身上本来穿了一件红色?袍,现在?袍早就在鞭子的鞭打下破烂不堪。

    这样出去,肯定会影像他红衣大??的身份。

    桑九池看向了在场唯?的两个人,“有衣服吗?”

    他的眼睛在看向伊诺,??赫尔总觉得他的视线在注视着???。

    伊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哈哈大笑了两?,“你是不是傻,我就算有也不会把衣服给你这个仇人。”

    桑九池也没觉得他能把衣服给???,站着对脚有点伤,反正这里只有三个人,对方还是两个“仇人”,根本不用在意形象,他所幸一屁股坐在地上,盘膝查看脚上的情况。

    脚底已经泡的发白,地面是大?石铺成的,脚踩在大?石上的?分已经泛起了淡淡的粉红。

    赫尔站得笔直,眼角却暗暗观察这个??为怪异的红衣大??。

    桑九池??了一张东方人的面孔,相传他是?皇在一个人贩子手上解救下来的,救下来的那一刻就取名桑九池带在了身边。

    桑九池的五官很柔?,不像西方人那样眼神深邃?骨骼分明,他有一张毫无攻击力的脸庞,五官的每一个细节??在诉说着身体?人的温顺?儒雅。

    桑九池有一头黑色??发,他盘膝坐下,那些黑发就听话地在他身后?然铺展开,像一件奢华的披风,又像一朵巨大的墨菊。

    眼角余光,顺着桑九池的五官滑到了他的脚面上。

    ??为被寒冷的冰水浸泡,桑九池整个人??冻的发白,只有脚面的地方透着淡淡的粉色。

    这么红,肯定很疼吧?他的脚趾怎么会这么圆润精致,这真的是一个男人的脚吗?

    赫尔突然皱起眉,甩去了脑海中陡然出现的奇奇怪怪想法。

    他,竟然会觉得杀妹仇人好看,他一定是疯了!

    伊诺坐在座位上单手托着腮,带着一股胜利俯视着面前的桑九池,“怎么,这是?服软给我们跪下?”

    桑九池揉了揉???的手,微微抬起头,眼中澄明一片。

    他棕色的眼瞳里没有一丝杂质,好像一颗打磨光滑的琥珀,透着?纯粹的内质。

    “伊诺王子,你说过我们的比赛是光明神信徒的虔诚?皇家骑士的刚毅,既然我已经通过了比赛,是不是该轮到你们了?”

    伊诺挑眉:“??以,我现在就把一名骑士叫来,让你也鞭打100下。”

    桑九池举起食指左右摇了摇,“不不不,那是你们的规则,不是我的规则。既然测试光明神信徒的游戏规则是你们定的,那测试皇家骑士的规则就应该由我来定,这样才公平。”

    伊诺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冷笑一?,“你说说看,会制定什么规则?”

    桑九池:“我?在皇家骑士里挑选一个,带回神殿。给我七天的时间,如䲟?他从拥护宫廷变成拥护?廷,那就算我赢,你们所谓的骑士精神也不过如此。如䲟?他已经坚持???的本心,那就是你们赢,我会当着全帝??信徒的面,承认你们皇家骑士不凡的品质。”

    才七天?桑九池太看得起???了,皇家骑士??是???为宫廷精挑细选的强兵猛将,他们的骑士精神让他们对宫廷奉献了所有的忠诚。

    ?说七天,就是七十天,桑九池也不??能转化他们。

    而且这个赌注的奖品很有诱惑力,说不知道?廷?宫廷这些年来互不相让,谁??看不上谁,如䲟?桑九池当着所有?徒的面公然承认皇家骑士,就相当于变相认??了宫廷制度。

    这也代表了?廷制度向宫廷制度低头。

    ?知道,这没多年,?廷一直高高在上,??从来没向宫廷低过一个头。

    伊诺已经看到了三天后的胜利䲟?实,他已经不再警惕桑九池的提议,“好,一言为定,你现在就跟我去宫廷,我带你见所有的皇家骑士。”

    桑九池摇摇头:“不用了,这里不是有个现成的吗?”

    这次不光是伊诺,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赫尔也愣住,呆鄂地看向桑九池。

    他看向桑九池,这才发现桑九池也在看看向???。

    他就盘膝坐在地面上,为了能够????对视不得不将修??白皙的脖子拉伸到极致。

    从???的角度,他能轻易的看到桑九池儒雅清俊的五官?精致的下巴,以及修??的脖子?上面浅浅细细的筋骨。

    桑九池的脖子也好看到不像话,他的喉结很小,小到几乎看不到。不像他们这些这些粗人这么粗犷,反而透着东方特有的柔美。

    真美。

    赫尔在脑海里忽然感慨了一句。

    下一秒,他骤然僵住,?不是他的脸上本来就没什么表情,被人已经能够发现他的震惊。

    赫尔视线微微上移,目光盯着前面的十字架,不再去看桑九池,仿佛???根本什么??不在乎。

    ??在内心,他恨不得现在就狠狠扇???一巴掌。

    他竟然会觉得杀人凶手美!他怎么对得起他惨死的妹妹?!

    一想到妹妹惨死的模样,赫尔忽然冷静下来,他刚才略显慌乱的眼中重新被冰冷覆盖,再次变成了一座冰雕。

    他还?给妹妹报仇,现在所有的人证物证??指向桑九池,但如䲟?有机会,他一定?再调查一次。作为?廷中的红衣大??,桑九池住在神殿之中。

    在他们调查时,?廷以外人不得玷污神明所在的神圣区域的?由,只给了他们短短几个小时的调查事件。

    如䲟?这次???能跟着桑九池进入神殿,???就??以离真相更进一步。到底是???冤枉了桑九池还是他在撒谎,很快就能大白。

    赫尔看向伊诺,冲他点了点头。

    伊诺立刻大笑了一?,“桑九池,你如䲟?是为了报复我们两个刚才对你的鞭笞才选的赫尔,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是我们皇家骑士的骑魂,就算深处地狱,他也从未低头。不管你是威逼利诱还是糖衣炮弹,对他而言??无济于事。”

    “如䲟?你是想借机杀人灭口,我一定会倾尽所有带着我的骑士荡平?廷!”伊诺锐利的眼眸俯视着桑九池,眼神中带着恶意?杀意。

    桑九池却恰恰相反,不管伊诺如何凶悍,他一贯的保持他?儒雅淡然的表情,甚至连眼皮??没有眨一下,“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他,七天后保证让他完完整整健健康康地出现在你面前。”

    “我只有一个?求。”桑九池扫赫尔棱角分明的下巴一眼,“在着七天的时间里,希望赫尔骑士能够听从我的命令。当然我不会让你做违背骑士精神?道义的事情,??以吗?”

    在桑九池的灿若星辰的双眸中,赫尔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

    桑九池轻轻一笑,“既然你们??同意了,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伊诺当然想尽早结束这个赌,他还想赶紧看到桑九池在众人面前夸耀皇家骑士的景象,开始的时间当然是越快越好。

    至于赫尔,也想尽快前往?廷。去的越晚,证据消失的??能性就越大。

    看到两人齐刷刷点头,桑九池柔?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只见他朝着赫尔的方向伸出了两条手臂,道:“那么,我的骑士,我现在??动不便,你抱着我离开这里吧。”

    赫尔?伊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震惊。

    赫尔有些不愿,毕竟对方是杀害他妹妹的?大嫌疑人,但他刚刚答应了听从桑九池的?求。

    桑九池的这个?求并没有违背他们的骑士道义,???没?由拒绝。

    本来就逼仄的水牢空??更加凝重,?后是赫尔的脚步?打破了这个平静。

    靴子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踏踏”?,赫尔走到桑九池面前,蹲下腰,一只手臂从桑九池的双肩后面穿过,另一只手穿过了他的大腿,以一种公?抱的姿势将桑九池抱在了怀里。

    抱起来的那一刹那,赫尔愣了一下。

    怀里的这个真的是个男人吗?他好轻。

    赫尔下意识捏了捏桑九池的皮肤,只是轻轻一捏,就摸到了对方藏在皮肤下的骨头。

    赫尔立刻皱起了眉头。

    怎么这么瘦,桑九池的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三,??却轻成这样,是?廷不给人吃饭吗?!

    就在赫尔心里百转千回时,桑九池已经?然地伸出手臂,将手搭在了赫尔的脖子上。

    赫尔虽然穿着盔甲,但他的脖子还是露在外面的。

    冰凉的丝滑触感贴到了???的后颈,明明是冰冰凉凉的,?????脖子接触到桑九池的地方竟然不由分说地变得火辣辣地。

    火热的感觉以桑九池的手指为中心,朝着?周迅速蔓延。

    所到之处,一片燎原。

    就连藏在铠甲中的皮肤??未曾幸免。

    桑九池手微微用力,将???的下

    128、教皇1

    巴靠在了赫尔冷冰冰的金属肩膀上,“走吧,带我回?廷。”

    温热的??息吹到???的耳垂,赫尔立刻觉得???的耳朵似被火烧。

    胸口,有什么东西在开始剧烈地撞击着。

    他暗暗深吸了一口??,压抑下???所有的情绪后,才冲着伊诺颔首示意,抱着桑九池慢慢走出了水牢。

    冰冷的水牢里,只留下伊诺一个人。

    伊诺的脸上有些难看,刚才桑九池那个姿势,难道是打算用美人计?

    靠,赫尔??是个童子鸡,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桑九池为了赢不?脸到这种程度。赫尔到底能不能扛过桑九池那个骚.货的诱惑?

    伊诺只是想了一会儿,又很快淡定下来。

    他怎么忘了,赫尔根本不是能中美色的人。当年他用了那么多美人换赫尔的忠诚,赫尔连看??没看一眼。直到????赫尔的妹妹在一起后,赫尔才想???展现了忠诚。

    为什么一定?得到赫尔,他不知道。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人告诉???得赫尔者得天下,也似乎是???本能地对将才的渴求。

    桑九池诱惑他,还不如诱惑一头牛。

    一想到桑九池的诡计无用,伊诺脸上立刻露出了高兴的阴险表情,他厌恶地看着掉在地上的鞭子,跺着步子离开了地牢。

    这座地牢并不在皇宫里面,而是在皇宫不远处的刑讯机构处。

    ?皇以前偏袒桑九池的??为早就引起了很多?众的不满,现在桑九池出了杀人的丑闻,更是墙倒众人推。

    ?皇虽然身处权利的顶端,但也不能任性妄为。

    他这次为救桑九池???的威信已经受到了质疑,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方便插手太多,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桑九池答应了?伊诺王子的赌约。

    他?后唯一能为桑九池做的,就是给他安排一辆马车,让他能够安全地返回?廷。

    赫尔一抱着桑九池离开地牢,立刻看到了停在门口不远处路边的马车,马车不算奢华,只能说的上是大??,不过马车侧方那个金灿灿的?廷标志却格外醒目。

    看到是赫尔把桑九池抱出来的,不光是?廷的车夫,就连周围站岗的士兵??愣住了。

    桑九池不是赫尔的杀妹仇人吗?

    这什么情况?!难道桑九池真的不是杀人凶手?

    在众人震惊外加质疑的目光中,赫尔抱着桑九池上了马车,表情全程冷肃,甚至连眼皮??没有眨几下。

    本来以为是赫尔把桑九池抱上去后就下来,没想到赫尔上去了就再也没下来,随着马车的一?嘶鸣,马车扬??而去,只留下一地疑问的士兵。

    就在士兵疑惑时,伊诺皇子也从里面出来了。看到众人疑惑的表情,伊诺王子想了想道:“赫尔骑士?去?廷暂住几天,调查这次的死亡案件。”

    原来是查案。

    众人立刻恍然大悟。

    就在人们为了赫尔骑士的隐忍感动时,赫尔也的确正在隐忍着。

    不知道是不是??为从昨晚开始被伊诺王子一直被鞭打的缘故,桑九池一上车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车厢很大,车座上还铺了厚厚的软垫。桑九池睡着了他完全??以把对方放在车座上,但问题是桑九池即便睡着了,环着他脖子的手也没有放松。

    他那双手像是有了???的生命,人??已经熟睡到胸膛均匀地上下起伏了,手还能锁成死扣。

    赫尔没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帮桑九池调整了个合适的姿势,一路抱着他。

    外面是骏马踩在地上有节奏的“踢踏踢踏”?,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已经渐渐远离皇宫,现在正在一条平坦的大路上,穿过这条大路,他们就能够到达?廷了。

    ?廷也建在帝??之内,不过里皇宫有一段距离。

    皇宫渐渐消失,道路两旁除了快速向后掠去的树木似乎再也没有其他了。

    赫尔百无聊赖地将视线从外面收回来,俯身看向怀里的桑九池。

    他???生的高大,再加上现在身上穿了厚重的铠甲,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魁梧。

    桑九池并不矮,一米八几的身高放在人群中还能拔尖一下。??明明一米八几的人,现在躺在???怀里却是小小的一团。

    他的睡姿有些像小孩子,两条腿蜷起来收到肚子处,这两条手臂如䲟?不是此刻抱着???,顾及就会去抱???的两条腿。

    赫尔看向了桑九池的光溜溜的脚。

    被水泡的发白发皱的脚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基本恢复到了正常的颜色,褶皱也平复了下去。

    本来就好看的脚,在正常后更加好看。

    五个脚趾像五颗圆润剔透的珍珠,窗外的阳光照下来,洒在桑九池的身上,让他的全身??泛着一层圣洁的光芒。

    赫尔咽了口唾沫,他鬼使神差地,趁着桑九池熟睡时用宽大的手握住了桑九池精致的脚。

    冰冷的触感一下子就落在了手面上,赫尔试探了下,发现他的脚面还有些凹凸不平的感觉,应该是光脚站在地上时的碎石子?沙子。

    他想起了桑九池离开水潭后有些隐忍的表情,桑九池怕不是位豌豆公?吧?在?廷养尊处优惯了,一点硌人的东西??受不住。

    赫尔小心翼翼为他清?干净了脚面上的灰尘,然后又用手面感受了一下,确定对方的脚面已经没有了石子沙子,这次把手从他的脚面上拿开。

    扭头看了一眼桑九池的脸,对方正在熟睡。

    眉眼之间带着倦态,表情却又十分平静。

    桑九池安详的睡颜非常有感染力,看着他的脸,赫尔??久以来一直紧绷的心也跟着放松了几分。

    这样温?儒雅的人,真的是杀害他妹妹的凶手吗?

    妹妹出事的时候他正在外面执??任务,等回来时就看到他们已经把尸体打捞上来放在了停尸房。

    她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身上??是被鞭打的痕迹。这还不算,那个人连她的干净身子??夺走了。

    妹妹的表情也十分痛苦,一张那么??爱的脸狰狞成了那样??怖的样子。

    她死前经历了这么惨绝人寰的虐待,?????却不在她的身边。

    他在母亲临死前发过誓?照顾好妹妹,??万万没想到,妹妹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世界!

    赫尔的眼中渐渐染上了杀戮,他用那双血腥的眼睛看向桑九池,等看到对方安静的睡颜时,才稍稍压制下了他的狂躁。

    现在所有的认证?物证??指向桑九池,但也只是指向。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件确切的直接证据证明凶手就是桑九池。

    就在一天前,他还在为了妹妹的死恨不得拉着全世界来陪葬,看到妹妹尸体的那一刻,难过、伤心、愧疚、愤怒,所有的情绪全??糅合在了一起,让他丧失了?智,恨不得立刻就给??怜的妹妹报仇。

    这时候一旦有个嫌疑人出现在???面前,就算只是轻微嫌疑,???也会宁??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

    但现在经过了一天的沉淀,他所有的情绪??被冷静压制后这个案件里的有些疑点就暴露了出来。

    其中?大的疑点就是桑九池的供词。

    桑九池一直在神殿??大,他不会不知道他的房间外面一直会有?徒守卫。

    他既然知道外面有人,又怎么会撒“两分钟就离开了”这种一眼就能识破的谎言?

    这太蠢了。

    还有妹妹口里含着的布条,那布条上用的是钢笔字,虽然??为用嘴含着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到线条非常流畅。

    他了解???的妹妹,妹妹被他从小宠到大,绝不是那种到死还能处事不惊的人。

    布条上写的“凶手桑九池”这几个字,这几个字写上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妹妹已经知道她?遇害。

    在那样紧促的条件下,她写的字一定是很凌乱,而且写的字能少则少。

    如䲟?换成他,他只会写下“桑九池”这几个字。

    赫尔越想越不对劲,如䲟?凶手不是桑九池,那凶手又是谁?

    一想到凶手??能不是桑九池,赫然就一阵后怕。???那时候早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如䲟?不是?皇拼命阻止,桑九池现在已经变成了???的刀下亡魂。

    那这场案子已经结束了。如䲟?后面证明桑九池真的是无辜的会怎么样?

    在???知道误杀了无辜之人的那一刻,他所有的信仰?信念就已经彻底崩塌了。

    他?么会变得落魄?责然后破罐子破摔,?么就成为伊诺王子永远的走狗,??为那时候,杀了无辜之人的???已经?伊诺王子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不管是哪一种结局,等待???的??是绝望。

    赫尔已经被吓出了一身了冷汗。

    “你怎么了?”忽然间,一道略带沙哑的温柔?音响起,赫尔俯身看去,就见桑九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桑九池朦胧的目光十分柔?,他仰视着???,片刻后,低?道:“我不是杀害你妹妹的凶手。”

    赫尔心中一动,就听桑九池继续道。

    “之前碍于我的尊严,才没有说出来。但现在只有你跟我,我想告诉你,我绝不会是杀害你妹妹的凶手。??为我不仅对女人硬不起来,用前面也硬不起来。你如䲟?不信,我??以证明给你看。”

    赫尔:“??!”

    证明?!

    怎么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