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幼崽直播种田中 > 正文 第130章 完结
    毛绒绒们在空中咆哮, 君陶抱着膝盖在树下发呆。

    天上的毛绒绒正用异能狂轰乱炸,各色闪光太多闪得人眼睛疼,君陶忙戴上了墨镜。

    他看见自家默哥领着一群炸了毛的大型毛绒绒, 挥舞着他那扇过自己脑袋的狗爪子,把那团雾气从天边这头, 赶到天边那头。

    默哥威武!

    君陶心里有点酸。

    要是当年我们有这么强, 要是当年我们有地球之外的星球可以让我们暂时转移, 那该有多好。

    【那团造成丧尸天灾的高维能量体生物,本就不是你们当时的文明层次可以应对的。】

    君陶:“无妄之灾?”

    【对,就像你们人类突然掘开蚂蚁窝灌开水。】

    君陶无语。统子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拉踩的比喻?你是魔怔拉踩人吗?

    【高维能量体生物可以侵入理论上所有类似的平行世界。在它入侵之后,这些平行世界必须至少保留一个世界不被覆灭, 其他高维生命才能以这个世界为基点,扭转其他世界的命运。而且,这个不被覆灭的世界, 在入侵节点之后,不能有其他维度的生命插手。】

    君陶第一次听到这个内幕,他唯一的感想是:“啊,好绕。”

    君陶听到系统吸了一大口气,然后重重的哀叹了一声。

    【还记得你看过的动漫《家庭教师杀手reborn》吗?你看过漫威漫画宇宙的无限宇宙重启大事件吗?差不多。】

    其实差得有点多。但系统知道, 以君陶的脑子, 不能指望太多。

    君陶还真记得。前段时间刚在系统空间重温过。

    “知道了知道了。结论就是, 因为我们赢了, 所以其他遭遇入侵的平行世界也有救了?”君陶条件反射露出讨好的微笑。

    统子别气了别气了,这么多年, 你不是已经习惯了吗?

    【嗯。】

    系统恢复毫无感情机械音,也不知道是否消气。君陶就当系统消气了。

    他继续问道:“可你不也是高纬度的统子吗?”

    系统又模拟出粗重的呼吸声,他重复道:【这个不被覆灭的世界, 在入侵节点之后,不能有其他维度的生命插手!】

    君陶缩了缩脖子。

    哦哦哦哦,听到了听到了,统子你怎么这么暴躁。

    “知道了知道了,统子在那个高维生命入侵之前就在我身上,所以才能帮我。”

    系统欣慰道:【对。】

    你说我一个臭种地做饭系统,怎么就变成救世系统了?我也懵懵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系统回想和君陶一起闯荡末世的那段时间,现在也仍旧心惊胆战。

    他原本只是一个等级最低级的普普通通系统,连自我意识和自我感情都不是很浓烈的那种。

    高等级系统参加个幼儿园结业考试都是去拯救世界,他这种低级系统就是担任一下“无自我意识”系统,按照流程发布任务,基本不会和宿主沟通。

    哪知道,命运把他和他的宿主一脚踹进了末世。一个普通人和一个普通种田做饭直播系统,就这么跌跌撞撞走上了救世的道路。

    没有了安稳的社会和便捷的网络,系统功能废了大半。

    更惨的是,因为“世界线闭合”,他连主脑都没办法联系,只能绞尽脑汁把自动任务程序改成规则内的手动触发,想方设法在自己的权限内给君陶开挂。

    那段时间,他的智能在钻规则空子中突飞猛进,在君陶“成神”的时候,他也跨入高级系统的行列了。

    系统如果现在有形体,很想狠狠捶一下君陶的脑袋。

    他只是个种田美食系统,没开任何战斗力挂。君陶的异能和精神力被他“同化”,也没点战斗力。

    一个战斗力负五渣的普通人,和一个战斗力负五渣的普通系统,真是在末世中吃尽了苦头。

    他们共苦过了,以后的日子就该同甘了。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君陶自我毁灭?

    想到这里,系统又想打孩子了。

    君陶想了许久,终于理明白系统说的话。

    他们成了所有即将毁灭的平行世界的基点,所以平行世界中他的亲朋友好、他的战友们,都能得救。

    虽然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战友们知道自己拯救的是无数个类似的世界,大概也会露出微笑。

    他的坚持也有了更多的意义。

    “真好啊。”君陶吸了吸鼻子,勉强挤出微笑。

    他不是用微笑掩饰难过,他是真的有些开心。只是一时半会儿,还从悲伤的情绪中挣脱出来而已。

    但至少这辈子,他不会选择死亡。

    他拥有了新的亲人和朋友。他知道被独自留下有多悲伤绝望。

    “对了,统子,你说这个生命体会在我的平行世界出现,他怎么在兽星出现了?而且似乎还有我和他战斗过的记忆?”君陶又想到一个问题。

    【高维生命能共享记忆。就和你看过的修真小说一样,神念是分/身,也可以成为本体。其他高维生命依靠你所在的世界为基点,对所有平行世界进行消毒,它的核心逃到了这个世界。】

    君陶突然聪明了:“兽星也算是我家地球的平行世界,只是时间维度不一样,所以他也能逃过来?”

    【是。他逃不过灭亡的命运。】系统成为高级系统之后,得知了一件事。

    更高维的生命的灭杀,不是什么天降熊猫掌的雷霆一怒,而是直接拨动命运线。

    无论这一团能量生命怎么逃,最终都会遇上“命定的克星”。

    而且更“命运”的是,在决战中消散的灵魂因为有了大功德,免去了消散的命运,都在各个世界转世。

    强大的人还拥有曾经的记忆,稍稍弱一些的人忘记了一切开始了新的生活。

    他们去的都是平行世界,散落在时间长河的各个维度,有的人拥有了和君陶一样,可以成神的机缘;有的甘于平淡,只想好好谈个恋爱;还有的穿越到了也拥有“他们”,已经被高维生命干涉,从毁灭的命运扭转的世界,看到了一堆不肖子孙,气得天天唉声叹气。

    这些灵魂无论现在有什么样的生活,都是那一团能量体的“命定克星”。

    所以他们在这一世、或者继续转世的时候,只要稍稍与那团能量体靠近,就会相互吸引,然后完成“救世”的宿命。

    这也算自己为自己报仇了。

    这件事系统没打算告诉君陶。君陶成长到可以知道这些“内幕”的程度,自己就会发觉这件事。现在以君陶的心智,知道太多高纬度的事对他没有好处。

    不过他的战友们没死透这件事,主脑下命令,可以告诉君陶。

    只是系统以自己对君陶的了解,口说无凭,君陶不可能相信,说不准还会更愧疚自责。

    系统细思之后,领了救世任务。

    高难度救世任务:系统仍旧舍弃战斗力模块,只拥有原本的直播和种田模块。如果系统和宿主能完成任务,所积聚的强大能量,能短暂链接一次不同维度的“直播”。

    系统本以为这个任务会非常难,哪知道……

    呃,那只狗的战斗力是不是有点逆天?这个维度的正常生命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这就是所谓的天之骄子命运宠儿气运化身吗?

    就算他和君陶没来这个世界,以那只狗子的力量,战胜这团能量体也只是时间早晚,代价多少的事吧?

    罢了罢了,他和君陶两辈子都是在抱别人的战斗力大腿,躺平被带真美好。

    【跟你家狗子说一声,最后一滴血你去拿,你要完成最后的主线任务。】

    君陶来了精神。

    他从地上弹起来,拍了拍屁股,双手在嘴边做成大喇叭状,大声喊道:“默~哥~!我~要~抢~个~人~头!~”

    远在天边的黑狼陛下听得见才有鬼了。

    他继续挥舞着狗爪子,领着一群凶神恶煞并炸毛的将士们,追着那团小了不少雾气撕咬。

    【用系统对话。】

    系统提醒得有气无力。

    君陶大部分时候很聪明,但只要精神一松懈,总是容易犯蠢。

    他是不是该为君陶在战场上精神还这么松懈而感到欣慰?

    君陶也发现自己犯蠢了,忙私聊黑狼陛下:“默哥默哥!快下来接我!我要来抢个人头,完成系统最后一项任务!”

    黑狼陛下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君陶“耳畔”响起:“这次不搞自杀性袭击?”

    君陶忙摇头:“不搞了不搞了,我就收个人头!很轻松!你不信我,也要信统子啊!”

    君陶立刻扯开系统的大旗。

    黑狼陛下冷哼了一声,安静了一会儿,似乎正在和系统沟通。

    不一会儿,黑狼陛下从天边飞了回来。

    三只毛绒绒军团长接替黑狼陛下的位置,继续领着一群凶神恶煞并炸毛的毛绒绒将士们追着那团能量体狂轰乱炸。

    “上来。”黑狼陛下的语气还是那么暴躁。

    君陶唯唯诺诺颤颤巍巍爬上了黑狼陛下的背。

    他知道,等会儿大战结束,一顿恶狼咆哮是少不了了。

    唉,默哥的声音虽然好听,但恶狼咆哮的唠叨他可不想听。

    “你要怎么做。”黑狼陛下磨着牙道,好像要把君陶咬掉一块肉似的。

    君陶赔笑道:“统子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立刻甩锅给系统!都是系统让我干的!我什么错都没有!

    黑狼陛下“嘁”了一声,暂且放过君陶。

    虽然那团东西变得非常非常弱,好歹也是战场,私事等战斗结束再说。

    黑狼陛下回到战场的时候,系统已经把君陶抢人头的事安排妥当了。

    抢人头啊,君陶和系统都很熟。

    在前世,君陶与系统双双战斗力负五渣,为了完成高难度“食(丧)材(尸)收(剿)集(灭)”任务,都是几个最强大的异能者首领护着君陶往前冲,把丧尸揍得半死后丢到君陶面前,君陶拿着武器“嘭嘭嘭”收割最后一滴血。

    这次也差不多。

    黑狼陛下把那团能量体削弱到极限,其他毛绒绒们合力将那团能量体禁锢起来,君陶化作光巨……小人,对那团能量体实施最后净化的制裁。

    在黑狼陛下的指挥下,一切都非常顺利。

    君陶变成了光,重新伸出了双手,实行刚才没完成的动作。

    毛绒绒们环绕在君陶周围,用肃穆的眼神看向君陶。

    黑狼陛下说了,君陶的异能能够净化渊星,也一定能够净化这个病原体,所以让君陶试试。

    黑狼陛下没说的是,没有君陶的异能,他也能用暴力方式把这团东西撕碎。

    虽然他没做过,但他直觉自己能做到。

    但既然君陶要做系统任务,自己就不和君陶抢人头了。

    君陶当这个英雄,也能成为他今后生活的保障。

    君陶不知道黑狼陛下一瞬间为他思考了这么多。

    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次,他终于能亲手参与这场战斗。

    咳,虽然是用抢人头的方式。

    光芒接触到那团被禁锢的能量体,无数尖叫在君陶脑海里回响,好似要将君陶的灵魂撕碎。

    但君陶灵魂被千丝万缕的功德金光护住,就像是穿着金钟罩铁布衫,尖叫无法伤害到君陶的灵魂。

    只是有点吵。

    君陶正这么想,他的身体从软绵绵的毛毛,落入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中。

    一双温暖的大手帮他捂住了双耳。

    灵魂的尖啸本不可能用捂住双耳的方式避开,但君陶却真的听不到难听的惨叫了。

    “继续做,我护着你,别怕。”

    君陶听不见那团能量体的尖啸,却能听见君默温柔的声音。

    君陶唇角微微上弯,双手握拳,狠狠左一拳,右一拳,朝着那团还在尖叫的能量体砸了过去。

    他拳头上的光芒砸在了能量体身上,就像是砸在了玻璃上。光芒将雾气撕裂并包裹,将雾气一点一点的融化。

    君陶眼前一花,再次进入了尸山血海的“幻境”中。

    这次也只有他一个人。从背后抱着他的君默不见了,一直陪着他的系统也呼唤不出。

    君陶抬头,又是那一团雾气在翻滚。

    他低头,自己的身体是在渊星时的身体,手中却拿着在末世中管用的长刀。

    在群战的时候,枪支弹药会误伤同伴,所以他们都会学习冷兵器。

    君陶握紧刀,刀上被覆盖上了一层金光。

    他一步一步朝着那团雾气走去。

    雾气翻滚拧转,像是想要逃脱,却被固定在远处,无处可逃。

    这片环境寂静无声,君陶连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和心跳声都听不见,一切都像是一场默剧。

    直到他把刀插/入了雾气中。

    一切重新转动,声音重新回到了他的耳畔。

    他的视野发生了巨变。

    君陶好像站在了一个虚拟世界的投影房中,上下左右的画面就像是流水一般淌过。

    画面围绕着他旋转,不急不慢。

    他这时候好像是长了很多双眼睛,看到了很多种不同的画面,却没有分裂的感觉。

    在这些画面中,有长相熟悉的、长相不熟悉的人在来来回回的走着,过着各自紧张刺激或者优雅闲适的生活。

    君陶摈住呼吸。系统没有出声播报,但他直觉,这就是系统任务最终的奖励。

    在画面中,突然有人或抬头或转身,将画面定格。

    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一位膝盖上枕着位美青年的柔弱娇美的宫装美妇,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在拥有巨兽的荒野上,一位穿着麻布袍子正在不耐烦说着什么的青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还有一位被摄影机环绕的青年,对着虚空轻轻点了一下头;

    脚架在桌子上的一脸颓废的青年,一边打哈欠一边招了招手……

    他们像是隔着遥远的时空长河,与君陶遥遥相望。

    一瞬间,君陶热泪涌出。

    他立刻松开长刀,使劲揉着双眼,不让眼泪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活着,大家都活着。

    他能感觉到,这些人不是平行世界的人。这些人都是他的战友。

    宫装女子叹气:“抱歉,让你一个人留了下来。”

    白袍青年挑眉:“过得好吗?”

    正在演戏的青年打了个手势:“等会儿,正忙。”

    颓废的青年则又打了个哈欠:“不会那群人都活着吧?不会吧不会吧?”

    君陶:“……”大家看来过得都不错。

    君陶:“我过得不错,还有熊猫撸。”

    大家看上去都过得不错,我也不能输!

    宫装女子:“我养了一群熊猫。”

    白袍青年:“我不但养了一群熊猫,还养了龙凤等很多动物。”

    演戏的青年找借口走到一旁,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熟睡并缩小了的熊猫幼崽。

    颓废的青年:“???”

    颓废的青年:“不是,你们怎么都有熊猫?就我一个人没有吗?熊猫不是珍稀动物吗?就算是我也不能养!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喂喂喂!”

    君陶:“就你不合群。”

    宫装女子点头,白袍青年抱起手臂,演戏的青年笑着撸了撸手中的熊猫崽崽。

    颓废的青年:“再尼玛的见!”

    他的画面暗掉了。

    其他人对着君陶笑了笑,画面也依次暗掉。

    剩下的画面继续流淌,画面中有憨憨的毛绒绒,有正常的人类,还有一个扛着锄头正在挖地的小骷髅……

    他们都看不见君陶,但君陶能看见他们就足够了。

    “系统,谢谢你。”君陶从未这么开心过。

    【不想死了?】

    系统终于出声了。

    君陶抱怨:“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系统冷笑:【不让你亲眼看见,你会信吗?】

    君陶语塞。

    系统继续冷笑:【快出去。再不出去,你家大黑狗又要给你脑袋上加个buff了。】

    君陶浑身一颤,汗毛竖立,身旁画面轰然破碎。

    破碎的画面之后,是君默饱含怒气的俊脸。

    君陶颤颤巍巍竖起大拇指,颤颤悠悠道:“默、默哥,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帅!”

    君默怒极反笑:“过来,我给你脑袋加个buff。”

    君陶后退一步,后退两步,转身就跑。

    “啊啊啊啊啊这次不是我的错啊!我只是在领取系统奖励!没有作死!”

    “别打了别打了,脑袋好疼!默哥手下留情!”

    “我发誓我发誓,下次一定提前打招呼,不随便失踪在空间夹缝中,我保证!”

    “默哥你手不疼吗?我头疼啊!”

    ……

    三只毛绒绒横冲出来,拦着君默并大呼小叫。

    “陛下别打了别打,孩子更笨了!”

    “陶陶已经知错了,陛下请手下留情。”

    “陶陶有错,训训就够了,你还真敲啊!”

    其他毛绒绒战士们也闹闹哄哄。

    “陛下,手下留情,陶陶还是个孩子。”

    “陛下你那手多重啊,怎么能打孩子?”

    “虐待孩子,我报警了!”

    君陶躲在一大堆毛绒绒中,有恃无恐的梗着脖子道:“对!默哥你怎么能虐待未成年!我走丢了难道不是你没看好我的错吗!”

    君默倒吸一口冷气,微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君陶梗着的脖子忙一缩,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藏在了毛绒绒们身后。

    君默将袖口放下来,优雅的整理着衣袖上的褶皱:“你说得对,以后我要好好看住你,绝对不准你乱跑。”

    君陶悄悄露出个小脑袋,小声道:“我真的不乱跑,别生气。这次真的是意外。”

    “嗯。”君默理完衣袖之后,又抬手理了理头发,“还能重新开直播吗?兽星的观众们肯定急坏了。”

    君陶见君默似乎冷静下来了,从毛绒绒背后站了起来:“嗯,我看看,还能,直播功能暂时没有关闭,我马上开启……啊!”

    君默瞅准了机会,一把拽住君陶的衣服后领,把君陶从毛绒绒堆里拎了出来。

    君陶立刻双手抱头。

    正好这个时候,直播开启,转播也同步开启。

    全兽星的人民都看到了君默拎着一只双手抱头的君陶晃悠。

    正担心着的兽星人民全部捧脸尖叫。

    小陛下你干什么!放开那只君陶陶!就算你是我们的英雄陛下,也不能欺负陶陶!

    给我住手!

    君陶双手抱头:“我错了!别敲脑袋了!真的会变笨!”

    “不敲,我就唠叨唠叨。”君默把君陶放在地上,清了清嗓子,开始念经。

    全兽星人民懵逼了。

    之前为什么直播画面破碎?为什么现场一副战斗过的样子?为什么小陛下会这么生气?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焦急的听着小陛下唠叨陶陶?

    不听不听,狗陛下念经。

    直播不是要花费很多钱吗!我们纳税人交的钱就是让你给我们直播念经吗!你好歹跟我们说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们吗!

    不愧是你,狗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