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顶流妹妹四岁半 > 正文 第130章 江顶流&周医生4
    手术是在局部麻醉下做的, 所以江驰的意识很清醒。

    打了麻药,虽然整个过程没有一丝疼痛感,但当手术刀划开自己皮肤那一刻的触感, 还是很清晰的。

    太阳穴处的神经猛地跳动, 内心的恐惧感逐步放大。

    这是江驰第一次经历手术, 心理上的煎熬可想而知。

    他尝试着闭上眼睛, 让自己睡过去,可越是如此,人就越是清醒。

    于是只能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比如, 回忆在灾区的那些日子。

    不知道为什么, 一想起那些日日夜夜,江驰脑子里浮现出的, 竟然全都是周婧萱穿着白大褂的身影。

    她给自己处理伤口时的认真和专注, 她安慰王欣荣时的温柔和微笑。以及,在得知王欣荣父母双双遇难时的眼泪。

    在某一瞬,江驰心底那模糊理想型女友的形象,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他心下一惊,猛地睁开了眼睛。

    --

    历时两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

    江驰刚被推回病房,亲朋好友就一窝蜂地涌了进去,各种关心着他的情况。

    周婧萱换下手术服,过来看到这一幕,有些头大。

    站在门口抬手敲了几下门,提醒道:“病人刚刚手术完, 需要静养, 亲朋好友不要在病房逗留太长时间。”

    “周医生。”林老太太也快心疼死孙子了, 连忙走过来问:“我想晚点炖些补汤送过来, 应该能喝吧?”

    “今天不要喝。从明天开始,可以适量喝一点,饮食还是要以清淡为主。”

    “好,我知道了。”

    “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进食,先弄点东西吃吃吧,小米粥就行。”

    小米粥?

    这哪里有营养啊。

    林老太太虽然嘴上应着好,但买回来的东西,却不单单只有小米粥。

    还有一份热气腾腾的老母鸡汤,上面漂着层厚厚的黄油。

    这会儿来探病的人都走了,林百川也去了公司,病房只有老太太和苗苗两人在。

    看着她买回来的老母鸡汤,苗苗不放心地说:“奶奶,姐姐不是只让吃小米粥吗?现在还不能喝这么油的汤吧?”

    “应该没事的。”老太太觉得江驰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多补充营养,“这鸡汤是清炖的,没有加什么重口味的调味料,符合饮食清淡的说法。你看看你哥哥都虚弱成什么样了,光吃小米粥哪儿行啊。”

    “可是姐姐很严格的,她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毕竟是主治医生,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听她的话。”

    “那……我们就关上门,偷偷给他喝好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江驰的麻药逐渐失效,刀口开始隐隐作痛起来。然后疼痛越来越剧烈。

    别说吃东西了,他连喝口水的欲望都没有。

    苗苗和老太太哪里见得了他这个样子,立马拿出了止痛药。

    江驰也没拒绝,哼哼唧唧的,恨不得把一整板全都吃下去止痛。

    这时,周婧萱刚好经过江驰的病房,闻到一股浓浓的鸡汤味儿,倏然止住了脚步。

    她走到门口,听到一老一小在讨论着:“是不是得先吃点东西垫垫胃啊?不能空腹吃药吧?”

    “嗯,好像是的。”

    “那先喝几口小米粥好了。”

    叩叩叩,几声敲门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回过头一看,见是周婧萱过来了,苗苗的神情顿时变得慌张心虚起来。

    啊!!!!鸡汤咋办????

    不会挨骂吧……

    “姐姐。”苗苗赶在周婧萱之前开口,试图掩饰自己的心虚,问道:“这个止痛药一次是不是只能吃一片?”

    周婧萱:“麻药失效了?”

    “嗯,哥哥疼的受不了了,准备给他吃药呢。”

    闻言,周婧萱径直走到了病床前,见江驰紧皱着眉头,一副快要挂掉的表情。

    沉默数秒,问他:“忍不了吗?”

    江驰还没出声,她便自顾自地又说道:“刀口的疼痛会持续一到两周的时间,如果在忍受范围的话,还是忍忍比较好。止痛药的依赖性比较大,吃了一次就想吃第二次,第三次,会有副作用。”

    “不行。”江驰摇摇头,闭着眼睛,气若游丝,“不吃止痛药,估计连觉都没办法睡。”

    “副作用就副作用吧,无所谓了……”

    这位大哥,回归林家十几年来,多少被家人宠的有些娇气了。

    害怕手术,忍受不了术后的疼痛,连隔壁小朋友都不如,哪里还有一丝年少时的坚韧。整个变成了一娇气包。

    不过这娇气包的娇气,好像是有选择性的。

    比如利川发生地震,他可以义无反顾地跑去利川。

    即使是忍饥挨饿,再加不停地受伤,也要为灾区人民贡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而在身边人面前……

    这次骨折就不提了,去年在周谦遇家吃饭刚好碰到他感冒,不过是咳嗽几声,就弄得跟要入土为安了似的。

    饭桌上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一到家却开始喊饿。折腾着苗苗大半夜的帮他煮了碗面。

    周婧萱站在一旁看着苗苗和老太太给娇气包喂粥,喂药,喂水。

    过后,目光落在了那份鸡汤上,“这鸡汤是……”

    苗苗吓得一个激灵,正想着该怎么给圆过去。

    就听江驰虚弱地说:“苗苗觉得你太辛苦,特意给你买的,拿去喝了吧。”

    苗苗:“!!!”

    哥哥真是太聪明了!

    --

    自从周婧萱给江驰打上了娇气包的标签后,就越看越觉得太子爷现在真真是娇气的不行。

    一天天的,一会儿胳膊疼,一会儿腿麻了。

    一会儿空调的温度太高,有些热。一会儿又嫌温度过低,有些凉。

    明明伤的是左手,右手完全不受任何影响。

    却是吃饭,喝水,看手机……啥事儿都让秦凯帮忙。助理直接变成了老妈子。

    就这样,还总是挑刺。嘲讽人家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甚至连佟凡都没有逃过他的折磨。

    这天,周婧萱和过来探病的周谦遇一进病房,就看见佟凡在帮江驰剥石榴。

    剥出来,放进透明的碗里。

    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水果盘,装着切好的猕猴桃。很神奇的是,里面的籽不翼而飞了。

    周谦遇看了觉得奇怪,随手拿起一块猕猴桃塞进嘴里,问佟凡:“现在都有无籽猕猴桃了?”

    “有籽。”佟凡剥完石榴的手有些黏糊,拿湿纸巾给擦了擦,说:“江驰哥不喜欢吃里面的籽,我给挑出来了。”

    安静三秒。

    “卧槽!”周谦遇嫌弃的对着江驰脱口而出,“婧萱说你现在矫情的跟个娇气包似的,我还帮你说话。结果你这么折腾我的得意弟子?”

    周婧萱:“……”

    这人的嘴是漏勺?

    她下意识地看向江驰,只见他眉头微蹙,嘴角也随之抽动了两下。

    似乎对娇气包这三个字,深感不满。但并没有说什么。

    江驰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苗苗这会儿在家里打扫卫生,佟凡弄好水果,就赶去给她帮忙了。

    周谦遇端起无籽的猕猴桃递上前。江驰却摇了摇头,“不想吃。”

    “不想吃还折腾人家。”周谦遇把果盘放回原处,又拿起一块喂进嘴里,抬了抬眉说:“就不怕苗苗心疼男朋友,跟你这娇气包哥哥翻脸?我看佟凡现在在小丫头心目中的地位,可比你这个哥哥高多了。”

    江驰瞥他一眼,没吭声。

    周谦遇怔住,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

    突然脑筋一转,“你可别告诉我,这是在吃未来妹夫的醋,才故意这么折腾他的啊。”

    “……”

    江驰当然不会去解释,自己只是想利用这次机会,试探一下佟凡那小子的耐心如何罢了。

    毕竟他们家小公主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岂能在男朋友那里受委屈。

    刚才他有仔细观察,无论自己让佟凡做什么,他的心态都挺平和的,并没有产生任何不耐烦的情绪。

    这方面,算是勉强过关了吧。

    江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拿起来一看,是秦凯发来的消息。

    很长几条消息,还整的挺煽情。

    秦凯是六年前结的婚,双胞胎女儿已经五岁了。

    但因为他平时工作很忙,几乎没什么时间照顾家里,所以引发了白富美妻子一家很大的不满。

    岳父岳母觉得他是个男人,应该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而不是总以工作忙为借口,对孩子的教育不管不顾。

    让女儿丧偶式育儿,他们接受不了。

    在一起相处这么久,江驰很了解秦凯的为人,早就看出他想辞去这份几乎全年无休的工作,多陪陪家人了。

    只是两人感情深厚,他难以开口。

    如此,江驰也就只能主动炒了这位陪伴自己这么多年,早就如同家人般存在的助理的鱿鱼了。

    理由是——

    在医院这段时间,照顾他不太上心。

    秦凯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的用心良苦。

    所以,就有了这么长几条消息,感谢江驰对自己的成全。

    江驰正在编辑消息回复秦凯,一旁,周谦遇吃着水果,时不时地瞟周婧萱一眼。

    好几次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他终于打听道:“你这周末有没有时间? ”

    闻言,周婧萱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视线,“干嘛?”

    “你嫂子想给你介绍个男朋友。”

    这话出口,不仅周婧萱表情骤变。

    江驰打着字的手指,也猛地一顿,停了下来。

    见妹妹瞪着眼睛,周谦遇连忙又开口说:“别一提男朋友的事儿就急,知道你工作忙,但是都二十七了,真的不小了。”

    “再说你天天这么累,我们也想有个人能在身边照顾你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有什么不爽的,不方便跟我们说,也可以有个垃圾桶吐槽吐槽。”

    周谦遇继续说:“那人是你嫂子表哥的一个朋友,律师,肯定非常健谈。而且外形,也刚好是你喜欢的那一款。”

    周婧萱忍不住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哪一款?”

    周谦遇:“不是你自己上大学那会儿说的,喜欢阳光话多一点,有很多话题可以聊的人。而且身高最好在一七五,你穿着高跟鞋跟他一样高。”

    “对了,那个律师就连皮肤都是你喜欢的小麦色。”

    经过周谦遇这么一提醒,周婧萱想起来了,她以前确实说过这话。

    那是大二的暑假,大家聚在一起,聊着聊着,突然就聊到了她的感情问题。

    说没谈恋爱,她嫂子陆菲又追问起了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当时江驰就坐在她对面,要怎么说呢?

    说喜欢成熟稳重,话少,身高一米八,皮肤白白净净的男生?

    她当然不能!

    于是所有条件,都按照江驰相反的方向去说。

    就造成了这么个误会。

    周谦遇还在叨叨个不停,那些重复过一遍又一遍的话,听的周婧萱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最后说到人是陆菲介绍的,不去就是不给她面子,周婧萱只好松口答应下周六去见一面。

    --

    江驰出院没有去林家休养,说还是比较习惯住在自己常住的地方。

    林百川和老太太劝说不动,只能给他安排个保姆,负责一日三餐。

    苗苗和佟凡是利用周末时间回来看他的。

    明天要上课,下午两人就赶回学校了。

    临走时,苗苗千叮咛万嘱咐:“哥哥,姐姐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必须得再好好休养一个多月才能恢复工作,知不知道?”

    “平时没事儿不要下床,就好好躺着休息。”

    转身,又关心起佟凡:“你感冒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嗓子都有些哑了。”

    “等去了学校,我帮你炖一碗冰糖雪梨治治。我室友有小炖锅。”

    ……

    江驰觉得周婧萱说的没错,他确实变成了一个矫情的娇气包。

    妹妹跟佟凡感情稳定,一半心思都不在他身上了。现在就连秦凯,也离开他回归了家庭。

    周谦遇更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剩下他一个人,情感方面毫无安全感,越想越觉得自己孤独成狗。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江驰继续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刷刷手机,发发呆。

    一看日期,周六!

    这么快就到了周婧萱要跟那律师相亲的日子。

    那种极为莫名其妙的不爽感,再次袭上心头。

    片刻,江驰打开聊天软件,找到周婧萱,给她发了条消息过去。

    江驰:“周医生,胳膊突然疼得厉害是怎么回事?[大哭][大哭]”

    另一边,收到消息的周婧萱一脑袋问号。

    按理说他恢复的很不错,不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这娇气包又在作什么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