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他来自地狱[无限] > 正文 第88章 第三界面(21)
    言楚脑袋里轰然一响, 整个都僵住了,他没想到他只是吐出了这么两三个字,对方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认出了他。

    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就那么看着谢朝站在那里。

    谢朝还握住他的机械手臂, 握得紧紧的。

    谢朝显然没控制好力道, 握得言楚都感觉疼了。

    他挣了一挣,没挣动:“你……你先放开我……”

    谢朝像是没听到,反而将他向自己身边一拉, 言楚劲儿没他大, 被他拉了个趔趄,险些扎进他的怀里。

    他囧!

    他们现在还都是机甲状态啊, 这么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话?

    “谢朝, 你先放开我,你放心,我不跑……”言楚低声说。

    虽然他被认出很慌,但内心深处也莫名开心,仿佛有一个个的欢喜泡泡一个个冒出来,让他感觉胸口满涨。

    灰黑色机甲探照灯似的眼睛盯在他身上,机甲的模样虽然很模拟真人,但毕竟是个战斗武器,能有五官就不错了,自然无法做出什么微表情。

    所以言楚无法透过眼前这台机甲来猜测现在谢朝的反应,他只感觉对方的手指确实松了一松。

    他暗松了一口气, 再说一句:“你放手啊, 拉拉扯扯不好……”机甲是打架的, 这样拉扯真的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于是, 对方的手指又松了一松,终于慢慢收了回去。

    言楚再松一口气,然后——

    然后他就忽然消失不见了——

    谢朝:“!!!”

    ……

    言楚几乎要疯了!

    他围着镜子先生烦躁地转了三圈,依旧压抑不住怒火:“你什么意思啊!你招呼也不打地把我强制拉下线很不厚道好不好?!我刚刚和他说了我不跑,结果立即就被你打脸了!”

    他刚才确实没想跑,但他没提防镜子先生,谢朝也没注意镜子先生。

    其他人也都被谢朝和言楚之间的互动惊到了,一个个看西洋镜似的看着那两人,也没注意到镜子先生的黑机甲。

    这就给了镜子先生一个机会,他先悄咪咪地自己下线,然后拔了言楚虚拟仓的连接线……

    镜子先生也有些心虚,给言楚解释兼顺毛:“打脸……打脸都是小事,咱还是大事重要,他认出了你,我如果不当机立断让你下线跑路,他就会设法当时逼出你的精神体,然后把你带回去了。而现在还不是你和他重聚的时候……”

    言楚皱眉:“什么重聚?你这话怪怪的,像说情侣似的。我和他是朋友。我穿越来这边一为救他,二也是为了救我那些地球人同伴……”

    镜子先生看着他微笑不语。

    言楚被他看得发毛,挑眉:“我说的不对?”

    一个做事冷静话不多的人,忽然解释这么多,其实在他的潜意识中已经是心虚了,只不过是他自己还没真正意识到而已。

    镜子先生是头老狐狸,自然不会傻到现在揭穿他。所以他点头应和:“对,很对,我明白的。是我说错了,我向你道歉。”

    言楚:“……”他一时没话说了,噎了片刻后,他才问:“为什么我现在不能再见他?”他其实一直不太明白这点。

    镜子先生叹气:“我怕变数太大。他曾经的心结其实是来自他的母亲……不过看他现在的情况,他母亲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再给他造成影响,应该成不了他的心结了。但他对你似乎执念太重了,这也不是好现象,不能你排除了他一个心结,又加一个其他心结就不好了……”

    言楚:“……”

    镜子先生说的不无道理,他穿越而来是解决问题的,现在看来他解决的还不错,那他是不是该回去了?

    “那我回去?”言楚沉声问出来。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心里莫名跳了一跳,有些遗憾,他还没见到十五岁的谢朝长什么样子,甚至也没跟对方好好话别……

    虽然他在这里能随意上网,能搜到不少关于谢朝的消息,但他身份特殊,是皇族,又是绝顶的全能天才,这种人自然有上面护着,为免被恶人惦记上,网上凡是他的照片都是打了码的,还是从头到脚打码,连个头发丝也没露出来,只能看个模糊人形。

    所以言楚还真不知道现在的谢朝长什么样。

    他见过成年版的谢朝,见过幼年版的谢朝,唯独没见过少年版的,不知道现在的他长相是偏青涩一些,还是偏成年一些。

    “再等一个月吧。等他的大劫过了再说。如果他那大劫平安度过,没留下心结,你再回去也不迟。毕竟你来一趟也挺不容易的,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言楚点头:“好!”

    明明没有身体,只是精神体状态,他却感觉到说不出的心烦意乱。

    他看了看周围,苍松翠竹,鸟语花香,这个地方很世外桃源,但住久了也还会感觉到寂寞,尤其是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四年……

    “你要不要搬个家?”言楚问。

    镜子先生纳闷:“为什么要搬家?”

    “你不怕他会找来?”

    镜子先生一僵,随即摇头:“放心,他找不到这里来的。我在雄狮决斗场那里留下的信息并不多,只有你我的名字,没留地址。而我的名字还不是常用名,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那名字的皮下是我。他自然就更不知道,找不到这里来。”

    “你不是说必须留真名的?要不然录入不进去?”言楚纳闷。

    “我留的是真名啊,但是我三岁以前的名。只要是真实的,系统就不会拒绝的。哈哈哈,我早就想到这一点,所以早有这个准备,怎么样?我机智吧?”

    言楚一挑大拇指:“机智!你果然是老狐狸。”

    镜子先生一翻眼睛,弹了弹自己的衣角,摆出个风流肆意的姿态:“什么老狐狸?我现在才二十五岁好不?还正青春年少……”

    言楚懒得和他打这种口舌官司,也就不再说话。

    镜子先生打了个哈欠:“你累不累?我可要累挺了,现在浑身的骨头都还在头疼。我先去歇歇。你也去歇歇吧。”看言楚飘在那里不动,他还催一句:“还不放心?不用多想啦,他找不过来的,我和你说,他如果能找过来我把我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话刚说到这里,半空里就传来一声冷笑:“很好,现在你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他当球踢吧!”

    言楚直接一僵,镜子先生更是一个趔趄,两个人一起抬头向半空中看去,然后看到半空中悬着一个人。

    一身灰黑色军装,眉目俊秀深邃,个子很高,得有一米八三,身上戴着隐形飞行器,稳稳地悬停在那里,冰凉的目光漫漫扫过来,和言楚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凉凉地问:“是不是挺意外的?”

    这是谢朝!

    和成年时模样几乎没多大区别的谢朝,只是个头还没长足,逆天的容貌却已经和成年的他高度重合,只不过显得更年轻些,

    他悬在那里,俊脸上带着笑,仿佛是在和下面的人友好聊天,但身上磅礴的威压并没怎么收敛。

    言楚尚没什么,镜子先生被那气势压得险些跪了,连个囫囵话也说不利索:“你……你怎么……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