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时间暂停以后我为所欲为(无限) > 正文 第90章 第 90 章
    花衬衫大赛在如火如荼的展开着。

    倒不是说这么个比赛举办的有多么好, 而是在这么一个基本上普通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时代里,这么一个比赛,还是曾经是普通人现在是超凡者的人举办的比赛, 天生就已经具备了吸引人眼球的能力。

    超凡者们倒是有不少娱乐活动, 但一般都是少儿不宜的。

    因此,这个花衬衫大赛一开始发广告的时候,报名者就甚多。为了增加影响力, 路平沙还特意去找了梅纳德,希望他可以帮忙多联系几家电视台进行转播。

    梅纳德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若是路平沙一心搞这些乱七八糟的,而不是专心提升自己的力量, 就算对方天赋再高, 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路平沙在成为血族之后,可是一天都没有去训练过,每天不是呆在家里看书就是在搞什么花衬衫比赛,简直没有上进心到了极点。

    要知道, 从一个普通人转化为超凡者,光是身体里的力量就变得不可同日而语, 若是不多加训练加以利用, 就算空有力量也难以真正发挥出来, 最后也只是一个徒有超凡者等级的空壳子罢了。

    当然, 若路平沙之前就是普通人的话, 梅纳德的想法是没有问题的。但路平沙开始就有作为玩家的经验,血族的力量他只要动动手脚就能适应, 哪里还需要专门训练?

    这些直接从普通人一跃变成超凡者的人才需要训练, 他们这些玩家, 谁不是从低级副本里兢兢业业的升级, 一点一点的变强。而这个过程,本身就是适应力量的过程了。

    哎,说来真是讽刺。

    明明时间游戏才是全人类的大敌,是它使得他们所在的世界变成一团糟。但如果未来真的按照时间游戏里这个副本所说的一样的话,那么时间游戏又会成为玩家们唯一的依靠。

    着实讽刺。

    这些女仆都是有本事的,加上依附血族的也有不少家族。原身的家族听说这是路平沙搞出来的,也是不遗余力的支持,就想要给路平沙挣点脸面。

    至于为什么搞这个?

    这倒是无人在意。

    毕竟普通人一夜之间变为超凡者,性情大变的比比皆是,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行为实在太正常了。路平沙这个,根本排不上号。

    花衬衫涂鸦大赛,就这么在所有人的赞同里顺顺利利的展开了,血族所在区域的电视台集体进行转播,声势不可谓不浩大。

    花衬衫本人正是在一家酒馆喝酒的时候,听见有人在谈论这么一场花衬衫涂鸦大赛,才意识到这可能就是路平沙在找自己。

    哦豁。

    是路平沙的手笔没跑了。

    这操作太骚了。

    他还在酒馆这边打听消息呢,对方倒是直接搞出了这么一个大赛,简直就是在对花衬衫说,“赶紧过来,我在找你。”

    “哎,请问这个花衬衫涂鸦大赛在哪里举办啊?”花衬衫找到说比赛的人微笑着询问道,“恰好,我很有兴趣去观看。”

    夜晚是血族,尤其是路平沙这种新生血族们出门的必要时间点。

    路平沙拒绝了女仆们的跟随,只说自己打算出门狩猎,换个口味云云,女仆们纷纷表示了理解。

    ……所以说这些血族平日里到底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形象啊。

    路平沙不由有些黑线,反正也不是什么好印象就是了他估计。

    走到半路,路平沙就意识到有人在跟着自己。

    这就是感知力强的好处了。虽然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但这股萦绕在身边不远处的气息却是怎么也不能忽略的。

    路平沙停了下来,转过身。

    “花衬衫,你出来吧,都这么大个人了还玩这个不觉得幼稚么?”

    过了一会儿,花衬衫身体就浮现在路平沙面前,眼神里还带着不解,“我的等级比你高,你应该是发现不了我才对。就算你能发现我,你怎么知道是我?”

    路平沙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花衬衫如今也换了个样子。他穿着一身类似巫师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根权杖,看起来倒是正义感十足。

    “能够一直这么跟在我身后,但对我有没有什么恶意的超凡者,也只有可能是你了。”路平沙回答道。

    “哈哈哈,也对。”花衬衫大笑,“我可等你好几天了,你才出来。你那个花衬衫大赛已经截止报名了,我赶不上,只能在城堡附近等你。”

    “嗯,前两天都有人跟着我,今天我才摆脱了他们。”路平沙看了看周围,“有没有安静的地方给我们坐着好好聊?”

    “有,和我来吧。”

    路平沙和花衬衫挑了一个茶餐厅包厢里坐着聊天。

    全程,花衬衫都吃的很香,还不断对着路平沙推荐这些小吃,“这个不错,你尝尝,这个也不错,你赶紧试试。”

    “……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吸血鬼,除了血和带血的肉食,别的我吃着都会吐的。”路平沙幽怨的看着他,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瞧瞧花衬衫点的都是啥,都是点心小吃,什么无骨凤爪啦。什么芋头蒸排骨啦,什么金钱肚啦,都是一些好吃又不饱腹的东西,纯粹是来满足花衬衫口舌之欲的。

    “哎,你是不知道我日子过的有多惨。”花衬衫叹了口气,“我原本只是没有心脏,现在是连带着身体都没有了。”

    “你现在这个不是?”路平沙有些好奇,想必花衬衫现在也已经转化成了另一个物种了,就是不知道是哪个系。

    “我现在是属于灵魂系的分支驱魔人一脉。我的这个装扮还是我自己挑的,不然我根本进不来你们血族的地盘啊。”花衬衫说着说着就悲从中来,“这个驱魔人一脉可变态了,他们信奉苦修才是对神灵的尊敬。每天只能吃黑面包,沾点黄油都不行,肉食就更加别说了,反正就是信奉不能享乐,要和受苦受难的大众感同身受。我足足啃了大半个月的黑面包,偶尔出现一碗汤都算是奢侈的。妈的,我差点觉得自己的味觉都要退化了。”

    “身体是怎么回事?”路平沙见对方没有说到重点,只能加紧问了一句。

    “身体啊。”花衬衫叹了口气,无奈道,“我这个身体的原身,应该是在上一次的驱魔当中被鬼怪附体,导致身体出现了问题。这个身体是临时请炼金系的超凡者给我造的,是空壳子,因为驱魔人一脉多少也是灵魂系,只有灵魂也照样能活动。”

    接着,花衬衫就和路平沙讲了讲灵魂系的事情。

    像路平沙所在的神话系,超凡者一般就是那些神话传说里的生物。什么吸血鬼啊狼人啊女巫啊之类的,都算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特别牛逼的自然就是那些什么死神啊地狱三头犬啊之类的,那就是属于顶级存在,像是死神这种超凡者,基本上就属于是神话系的半神了。

    而灵魂系不同。

    灵魂系,有点类似时间游戏里的灵异副本boss们。

    譬如灵魂系的【茶花】组织,据说这个组织的创建者的本体就是一朵茶花,只要有人看见过这朵茶花,就会被诅咒到死。因为这个体系本身就是作用于灵魂的。

    而驱魔人,名义上是正义的那一方,但实际上也同样属于灵魂系,只是和那些恶鬼之类的斗争激烈,互相争夺资源。

    “灵魂系的超凡者简直不是人。有些超凡者为了能够让自己实力提升,会故意去伪装成普通人被那些变态用各种手段杀死,然后积累怨气成为更厉害的超凡者。一个个的,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命,不当人,你还能指望他们把别人当人?但偏偏我这个驱魔人想要进阶,就得吸收这些家伙们的灵魂力量。所以,我们也是一个派系里的死敌。”

    “有意思,原来是这种,听起来感觉还蛮厉害的。见到茶花就会死,你听着像不像《咒怨》《午夜凶铃》之类的?”

    “这可比那些还恐怖。那些多少还能给你个过程让你自救,虽然也活不成就是了,但还是有办法可以规避的。但这个是无法规避的,不管你在哪里,只要对方一个念头,都可能出现在你身边,纯纯粹粹的无差别杀人。不管你是什么派系,是不是自己人,反正都要死。【茶花】组织的超凡者都是这么无法无天,不过他们最近似乎死了两个成员,是不小心惹到了别的派系的大佬,最后挂了,活该。”花衬衫忍不住叫好,“我身边那些超凡者都在和【茶花】组织学习,简直都是神经病。要不是我溜的早,我怕是都要死在那里,谁让我灵魂力量高呢?”

    看来花衬衫这边也不轻松,甚至因为他等级更高的缘故,遭遇的危险也比自己多。

    路平沙想了想问道,“你的任务是什么?我的任务有两个,二选其一,一个是完成我背负的使命,一个是破坏立日教的祭祀仪式。”

    “你这么简单就相信我?”花衬衫好奇的看着路平沙,“我记得你之前在【战争之书】副本里可没有这么傻白甜。”

    “傻白甜也是看人的。”路平沙轻描淡写道,“你现在实力比我强,经验比我丰富,在这个时代我想要自保是比较困难的。再说了,我们之前都说好了不是么?这点信任我还得有的。”

    “我的任务也有两个,二选其一就行。第一,是杀掉一名【茶花】组织的成员,第二是废掉立日教的圣子。”花衬衫坦白道。

    这任务,听着就难。

    【茶花】组织成员,少说也是赤级boss,说不定还要更强。

    “废掉圣子而不是杀掉,这个说法有意思。”路平沙有点在意。

    “应该是游戏判定我杀不掉或者说废掉就已经很困难,这意味着这个任务要更难。所以,我是打算去完成第一个任务的。”

    花衬衫有相当的判断力。

    “不过既然你说你也和立日教产生关联的话,也许我实时调整一下目标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立日教的消息比较隐蔽,我打探了很久都没有打探到。”

    “你那边没有藏书?”路平沙突然问道。

    “藏书?你觉得我这种体系的家伙,一个个像是会去藏书的么?”

    “那这个时代的历史知识呢,你也不知道?”

    “……我去各大书店都找了,找不到。”花衬衫捂脸道,“我甚至还去翻了一些人家的家里,都没有发现,这种知识都被封印了,只有零星半点儿。我现在就好比是睁眼瞎,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不会露馅,简直太难了。”

    总感觉对方的副本难度比起自己来似乎提升了不少呢。

    看来时间游戏为了公平起见,应该是根据不同玩家的等级设置了不少难度,以免赤级玩家们没事就进来打探未来消息。

    路平沙于是将自己得到的信息分享了出来。

    “燕菩战死?立日教就是神音教的继承者?教宗那个家伙居然也死了,我草,不会吧,大瓜!”花衬衫听得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我觉得就算哪天世界末日了,燕菩都不会死,他居然会死,还是被三个神灵围攻,还重创了三位神灵?牛逼牛逼。”花衬衫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等等,照你说的时间点,那燕菩不是活了三百多岁?”

    “可能是时间流逝的问题,书里简单提了一句,他是在黑级副本里被找到的。但黑级副本是什么,我翻了很久也没有,恐怕是时间游戏故意隐瞒了我们。”

    “这种关键信息它肯定不会让我们知道的。”花衬衫理解的点点头,“不过你说这立日教要是得到了神音教,或者是那个教宗的遗产的话,那我们确实要好好防范防范了。”

    同为赤级玩家,花衬衫对于教宗的了解还算多。

    “简单来说,在我们赤级玩家里呢,第三厉害的是谁基本上大家都在争论不休,但第一第二分别是燕菩和教宗就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啦。燕菩怎么变强的一直是个秘密,只知道他资格很老,玩家们刚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人听说过他了,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而教宗,则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成长且有迹可循的。”

    “怎么说?”路平沙来了兴趣。

    “教宗原本应该是国外教堂开设的福利院的孩子,不过他运气不太好,进的是那种有很多前科的福利院。你知道,很多圣职人员不能结婚,于是就有不少人对那些福利院的小孩子下手,这种新闻国家隔一段时间就报导一次的。”

    “……我知道。”路平沙点了点头,脸色有些沉重,他最讨厌这种只能欺压小孩来满足自己□□的人。

    “他就是这种福利院出身的,小时候恐怕也吃过不少苦。他在16岁的时候第一次进入到时间游戏,通关以后就直接杀掉了数十名圣职人员,还将他们的恶行公诸于世。”

    “你说的是【儿童犯杀手】?”路平沙听到这里,突然反应了过来。

    他记得之前M国出现过一个很有名的案子,就是不断有侵犯儿童的家伙被杀,而且这些人死前都会有一张A4纸,上面记录着他们所有的罪行。

    而国外,多少又有英雄情结。当知道这个英雄是在保护孩子的时候,立刻就获得了无数拥簇,每天都有人在媒体上公开表白。因为对方来无影去无踪的,一个月之内连续杀了三十几个儿童罪犯,使得M国警察局丢脸丢到了全世界,据说FBI都在寻找犯人,但一无所获。

    路平沙当时正是中二的年纪,于是利用自己的黑客技术和人一起去白宫的内部网站里转悠了几圈。当时想要找这个儿童犯杀手的人可不止路平沙一个,在白宫的墙内,路平沙几乎将世界上有名的黑客都遇见了一个遍。最后确定,白宫这边是真的不知道儿童犯杀手是谁,他们觉得有嫌疑的人几乎都圈到了几十个,但都没有相应的作案时间。

    但很快,那个儿童犯杀手突然有一天出了声名,说他意识到这种杀戮也解决不了问题,他为他之前的事情道歉,也不打算继续这么做,但他也不会自首。

    之后,对方就这么离奇消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偶尔冒出一点消息,都是他的模仿者在犯案。

    路平沙还将他的事情改了改,放在小说里写过呢。

    “没错,就是他。”花衬衫揉揉额头,“据说当时还是燕菩亲自去找的他,说他这种杀戮并不能真正挽救和他一样的孩子,因为这个根源本身就出现在这种不符合时代特征的信仰宗教上。之后,教宗就开始在M国发展宗教,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不过燕菩也觉得他杀的人死有余辜,所以一直都没有说出这件事。我们知道这件事,还是教宗有一次自己说出来的,那个时候有人故意问他,他和燕菩哪一个强?教宗提起这段往事,说他不如燕菩厉害。”

    这件事也就只有在赤级玩家之间才流传,谁也不会真的说出去。而且随着教宗的教派影响力越来越强大,M国那边就算愤怒他的行为,也只能帮着遮掩。

    这可是全球第二强,是他们唯一能够抗衡花国燕菩的人,这要是把人逼急了,他们说不定都得死。

    “除去这个之外,我听见的就是他半年升赤级的消息了。他简直就是个无情的刷本机器,每天坚持刷一个副本,中间有一次因为太难,他不小心输了被搞进了惩罚副本,哦,应该就是我们这个【旅途】,也顺利通关了。而且通关之后,实力暴涨,一个月之内连续通关三个赤级副本,把我们给比的黯淡无光。”花衬衫撇撇嘴道,“要不是知道赤级副本的难度,我们都以为赤级副本改变难度了好么?本来赤级副本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几个月才轮得上一次的。但是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道具,专门往赤级副本里钻。哎,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们早就将M国拿下了,哪里还能容忍M国的玩家没事就在我们面前蹦跶?”

    “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能建立属于自己的教派,信仰他的人可以为他不要命。要是按你说的时间点他被杀,他手里积累的东西恐怕不是一笔小数目,我估计不会比时间审计部的东西少到哪里去,说不定更多。燕菩是个大方人,送东西送得多,但他那个教派,信徒是宁愿自己硬抗也要省下东西给他用的。说来也怪,他越是不收,信徒就越信仰他,啪啪啪的打那些宗教人的脸。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完成任务一比较好,任务二变数太大了,你不是还要找先知?”

    “我会好好考虑一下。”路平沙仔细听了听花衬衫的意见,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之前是他对教宗这个了解太少了。既然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没有鸡蛋碰石头的道理。

    “对了,我不想继续呆在我这个地盘了,而且我最近得到消息,我这个身体的转化者,伯爵等级的吸血鬼似乎快死了。我想要拿到他的力量,多两分自保之力。”路平沙笑道,“你来帮我吧。”

    “这个我当然是义不容辞。”花衬衫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想要怎么玩?伯爵等级的吸血鬼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他们大概是介于赤级和橙级之间的,我帮你杀了他就是了。”

    “那多不好。”路平沙假模假样的说道,“我找个机会把他喊过来,到时候就麻烦你了。”

    花衬衫对着路平沙露出一个真心赞赏的笑容。

    “还别说,我就喜欢你这么个厚脸皮的样子。”

    要是一些自尊心特别强的玩家,说不定这个时候还要纠结好一会儿,或者对方为主他为辅上什么的,执着于靠自己的力量除去对手。哪里像路平沙一样,不带犹豫的,直接就答应了。

    怪不得这人升得快。

    这要是升的不快,谁还能快?

    “好说好说,我这个人向来很识时务。可以借用的力量我为什么不借?既然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达成目的,自然不必费心去设局什么的。”路平沙轻飘飘的说道,“指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之喜呢?”

    他对背负的使命什么的,暂时还没头绪呢。血族的转化向来都是不可逆的,尤其是眷属之间就更是如此。他背负的使命什么的,听起来就像是被转化前就认定的事情。

    也许,这个伯爵可能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