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败家人鱼小崽崽 > 正文 第207章 番外·成年篇·二十九
    毫无疑问, 容秋秋是抚愈师。

    抚愈师无法战胜战斗师吗?

    不是的。

    容秋秋就是抚愈师,可是,自从来到训练馆后, 他明明遭遇到了战斗系学生们的刻意刁难, 但是他一直都表现得非常出色。

    从第一场战斗开始, 即便遇到战斗系学生们的车轮战, 甚至是带上他们这些拖油瓶进行3V3战, 他都一直保持着胜利。

    容秋秋可以做到,他们只要努力, 他们肯定也能做到的!

    他们小跑着追上了容秋秋。

    容秋秋说得对。

    他们必须从一开始就要踏出步伐。

    容秋秋敏锐地察觉到了行艺系众学生们的变化。

    他唇角弯了弯,今天的菲儿很讨厌, 明明说好了要抱着他走, 但是菲儿没有做到,不过, 今天行艺系的学生们都很识抬举。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出了训练馆,去往竞技区。

    被选中的四位学生显得非常紧张,又很不安, 尤其是邱羽柔, 抱着容秋秋的手臂, 一直不停地摇晃。

    在战斗系许多学生们好奇的目光下, 一行人抵达竞技区。

    人群中有学生说道:“你们看,快看, 就是那个,他就是那个叫百淼玲的大海王, 之前他最多一次带着自己十来个小娇妻, 现在数量一下子增加到了三十多位。”

    “他最牛逼的是, 他似乎并不仅仅只有这三十来个小娇妻, 他还有许多只见过一次的小娇妻还没有出场。”

    容秋秋:“……”

    将这些窃窃私语听在耳中的行艺系众学生:“……”

    行艺系众学生们感觉特别的害羞,与此同时……

    他们又感觉,他们能够成为容秋秋的小娇妻,特别的骄傲嘻嘻嘻。

    他们甚至想,自从容秋秋的抚愈异能暴出去后,战斗系学生们最想认识的人就是容秋秋,现在他也是战斗系众人第一想要认识结交的人,但是,就是这样的人,他们认为他和他们拥有不可描述的关系。

    行艺系的学生们想,他们以后知道真相后,肯定会特别羡慕嫉妒。

    这么一想,好几个行艺系的学生们没有忍住,捂住嘴偷偷笑。

    战斗系的学生们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们觉得容秋秋这些小娇妻们被他们以戏谑的方式称之为容秋秋的小老婆,他们不仅没有不高兴,似乎还引以为豪的模样。

    简直就是……

    不知所谓,人间迷惑。

    在他们无语的心情下,容秋秋带领一群行艺系的学生们开始在竞技区排战,5V5。

    战斗系的学生们知道容秋秋排战5V5后,有瞬间的愣怔。

    一直以来,容秋秋最多进行3V3,5V5还是第一次。

    他们明白,那些与容秋秋一同来到训练馆的学生们天赋还算不错,但是这些学生们真的一个比一个娇气,也不善于使用自己的异能,在战斗中频繁失误,导致容秋秋每次想要拿到一场胜利,都要耗费更大的心力。

    他们觉得,以容秋秋强大的实力,带上两个拖油瓶还可以,但是……

    让他带上四个拖油瓶在这里作战,他想要拿下胜利,这是很难的事情。

    许多学生们有相同的想法,他们觉得,今天容秋秋在竞技场的连胜纪录将在这一天中指。

    几乎是瞬间,与容秋秋五人的5V5排战学生就被选出来了。

    邱羽柔和另一位学生一把抱住容秋秋的两只手臂,面容紧绷,已经紧张到不敢说话了。

    容秋秋安抚:“别怕,把他们都看成了柔弱的辣鸡,这样就无所畏惧了。”

    邱羽柔横眉竖目,说道:“对!我才不怕他们!他们都是爬虫!”

    另一位参战的学生说道:“他们都是渣渣!我们更厉害!”

    在容秋秋的鼓励下,四位参战的学生因为害怕,以着贬低对手的方式鼓励自己和队友。

    确实,他们这一效果对他们自己以及同伴拥有良好的效果,他们都要相信这一次他们战斗的对手绝对很弱,并不是完全无法战胜的对手了。

    但是……

    被他们一直人身攻击的五位战斗系学生脸都黑了。

    他们用死亡凝视看着容秋秋等五人。

    邱羽柔第一时间躲到了容秋秋身后,其他三人也慢了一拍地躲在了容秋秋身后。

    护短的容秋秋瞪回去,回以他们死亡凝视,他今天本来就心情不大好,自己的大小娇妻们还被人用这样的目光威胁,他感到他遭到了挑衅。

    与容秋秋一同来到战斗系的行艺系的学生们同样很生气,他们觉得战斗系的学生们果然如同大家说得一样过分,为什么他们不瞪这里其他的学生,就偏偏针对他们?

    还不是看他们柔弱好欺负?

    双方人马心里都憋着一股怒火。

    然后,十位学生进入竞技台,战斗将要开始了。

    邱羽柔等四位站在战斗台上的学生仍旧不在状态,他们目光惶恐地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安慰道:“不怕,记住,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做,我们一定会拿到胜利!”

    在容秋秋安慰邱羽柔时,菲儿、林爱莎收到容秋秋将要进行5V5战的消息,及时赶了过来。

    凭借良好的视力和听力,两人才来,就看到了邱羽柔一把抱住容秋秋的手臂,激动地说道:“老公!我不相信我自己,但是我相信老公你,只要老公你说可以,那我们绝对可以拿下这一场战斗!”

    忽然被叫老公的容秋秋:“……”

    林爱莎用怜悯的目光看向菲儿,她觉得,菲儿头顶上的青青大草原更加鲜艳了。

    菲儿眯了眯眼,他皱眉,目光冰冷地看向邱羽柔。

    容秋秋敏锐地感觉到了杀气,他朝着菲儿看了过去。

    两人目光相对。

    容秋秋骄傲地一甩头,他现在还在生菲儿的气。

    下一刻,竞技台上另三位学生也黏黏糊糊在容秋秋的身旁,一口一句“老公”叫起了容秋秋。

    其中一位学生说道:“对,我们都听老公的,老公说我们能赢,我们肯定就可以赢!”

    容秋秋:“……”

    容秋秋嘴角抽了抽,感觉特别尴尬,他下意识用心虚的目光朝着菲儿看了过去。

    然后,他发现……

    菲儿并没有在看他?

    容秋秋:“……?”?

    容秋秋眼皮跳了跳,这么多学生叫他老公,菲儿竟然不生气的吗?

    容秋秋在意识到菲儿没有吃醋后,他更生气了。

    窒息!

    台下,没有被容秋秋选中的几位行艺系学生通过容秋秋的目光,注意到了菲儿、林爱莎等人。

    他们精神一震!

    他们认识这两个人!

    在他们的感觉中,这两个人和容秋秋的关系非常不错,都是他们的情敌!

    其中一位学生为了表示比起菲儿和林爱莎,他们与容秋秋的关系更亲密,在台下也跟着叫了起来,“对,老公最厉害了,阿柔,你们只要在老公的指令下发挥出平常实力,老公肯定能够带着我们飞的!”

    台下几位学生闻言,立刻发出了相同的言论。

    也是因为他们一口一句“老公”,做实了战斗系学生们一直以来离谱的猜测。

    容秋秋就是一个大海王,他有无数个大小娇妻。

    容秋秋眼皮跳了跳,又一次朝着菲儿的方向看去。

    菲儿正在看林爱莎,两人声音压得非常低,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在容秋秋看来,菲儿就是完全不在意他的感情问题,他有这么多的娇妻,菲儿竟然完全不在乎。

    容秋秋吸了吸鼻子,又生气,还生气。

    更想把菲儿关在小黑屋里了。

    然后,战斗台上的战斗开始了。

    台下,菲儿和林爱莎交谈内容如下。

    菲儿说道:“……以前啾啾确实一直追着我,但是现在,似乎并不是这样。”

    林爱莎:“……”她其实很想说,那是因为外面的世界色彩缤纷,在过去,容秋秋的世界只有他们,而现在,容秋秋看到了外界五彩缤纷的花蝴蝶,自然就要攀比攀比了。

    不过,考虑到菲儿现在崩溃的心情,她顿了下,说道:“你不要乱想,啾啾最喜欢的还是我们。”

    菲儿:“……”

    菲儿眉心重重跳了跳,说道:“……们?”

    林爱莎:“……”←_←

    菲儿:“有些时候,我真的不希望啾啾离开帝星,他一直在帝星,也挺好的。”

    但是,他更想带着容秋秋走遍每一个星河,看遍世间繁华,这也是他来到塔奥的主要原因。

    林爱莎轻声叹息,说道:“菲儿,你不要想太多……”

    在林爱莎试图安慰菲儿时,战斗台上,邱羽柔遇到了危险。

    容秋秋凝聚出冰层,试图挡住那一道攻击,初步成功了,但是……

    敌对的战士用出了更强的攻击。

    邱羽柔瞳孔骤然收缩。

    容秋秋下达指令:“阿柔,用空间异能!”

    邱羽柔感觉到自敌对战士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气场,因为恐惧,他并没能第一时间动用异能。

    他,将要翻车了!

    邱羽柔瞳孔骤然收缩,同队伍中的另三位行艺系学生目光惊慌地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深吸一口气,双唇微微开启,以人形态动用了攻击性的声音异能:“啊!”

    尖锐的呐喊声以容秋秋为中心四处扩散,许多没有心里准备的人在听到这一声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的声音后,都有瞬间的愣神。

    也就是在这短短一瞬间的愣神中,敌对异能战士没能对邱羽柔发动攻击,并且在猝不及防下直接被容秋秋打下了战斗台。

    容秋秋又立刻将第二个还没能回过神的敌对战士打下了战斗台。

    瞬间,原本的5V5变成了3V5。

    当容秋秋打算乘胜追击,继续将第三个人丢下战斗台时,敌对三人纷纷回过神,开始集火攻击容秋秋。

    台下,林爱莎看着容秋秋,轻声说道:“菲儿,啾啾的音波控制更强了。”

    菲儿:“……”

    有学生说道:“没想到百淼玲竟然还有这样的异能,好厉害!”

    “之前他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异能。”

    “水冰双元素异能,还有声音异能,确实很厉害。”

    林爱莎压低声音,又说:“如果是第二形态,实力应该更强。”

    菲儿又轻声“嗯”了声。

    林爱莎忽然说道:“我认为,你想将容秋秋关起来的想法,应该很难实现。”

    菲儿闻言,脸颊顿时一片通红,耳根子也跟着一起红了起来,他眼睫轻轻眨动,说道:“莎莎,我不会这么想,啾啾一直都向往自由的生活,”顿了下,他又说,“而且……”

    林爱莎:“……”

    菲儿:“而且,妈妈也不可能允许我这么做。”

    林爱莎:“……”所以,也就是说,不是菲儿不想。

    而是,菲儿不愿意,还有就是,容沐清太厉害,菲儿做不到。

    林爱莎目光复杂地看了看菲儿,又一次将目光放到了战斗台上。

    战斗台上,容秋秋带领四个拖油瓶,经历过几场危机,终于拿下了第一场5V5战的胜利。

    顿时,台上台下一群行艺系的学生们齐声叫容秋秋为老公。

    菲儿脸黑了。

    容秋秋看向菲儿。

    菲儿皱眉,他与容秋秋双瞳对视。

    容秋秋下巴高抬,一脸骄傲地看着菲儿。

    与容秋秋在一起的行艺系的学生们一脸挑衅地看着菲儿。

    菲儿眼皮跳了跳,这一刻,他特别想对容秋秋身边那些小娇妻们动用武力。

    他深吸一口气,担心自己可能真的会做出什么不适合的行为,他看向林爱莎,轻声说了句“我先离开,你对啾啾解释一下,我一会儿回来”,之后,转身离开。

    菲儿打算先去冷静冷静,不和容秋秋这些小娇妻们计较。

    于是,在竞技台上刚结束战斗的容秋秋……

    眼睁睁地看到菲儿走了。

    走了。

    了。

    容秋秋:“……”

    容秋秋:“…………”

    容秋秋感觉,他要气炸裂了。

    容秋秋拳头硬了。

    他带着四位小娇妻下台,和林爱莎汇合。

    林爱莎很自觉地拍了拍容秋秋的背部,轻声说道:“菲儿有事情先离开一会儿,马上就会回来。”

    容秋秋一张小脸仍旧横眉竖目。

    邱羽柔不动声色地插入到容秋秋和林爱莎之间,抱着容秋秋的一只手臂,娇嗲嗲地说道:“哎呀,老公,说到底那个叫菲儿的小哥哥也是别人,不可能像我们一样无论你做什么,都会陪伴在你身旁哒。”

    行艺系另一位学生也知道容秋秋一直想要认识菲儿,不动声色地下眼药:“对哒,老公,他昨天还和老公看起来很熟悉的样子,今天老公难得进行第一次5V5的战斗,战斗结束,甚至没有恭喜老公拿下了这一场战斗的胜利,就走了!唉!塑料情吗?哦,不不不,我说错了,老公这么好,怎么会有人愿意这么对待老公呢?”

    紧接着,在林爱莎的注释下,行艺系的学生们一口一句祝贺容秋秋拿到第一场5V5战斗的胜利。

    林爱莎:“……”

    林爱莎:“…………”她看着行艺系学生们对容秋秋的热情如火,微妙地感觉……

    以后菲儿想要靠近容秋秋,或许会很有难度。

    一位学生说道:“我觉得菲儿他其实是羡慕老公的。”

    “老公这一场战斗表现得非常好,菲儿肯定认为自己不如老公,所以恼羞成怒,走了。”

    行艺系的学生们一边说菲儿的坏话,一边花样式赞美容秋秋。

    容秋秋愤怒的心情被行艺系的学生们安抚了,他说道:“来吧,我们继续!”他捏紧了拳头,他要化悲愤为力量,他要以战斗的方式来发泄。

    邱羽柔第一个说道:“老公!无论是任何战斗,无论胜利还是失败!我都要和老公你在一起!”

    另一位学生动情地说道:“无论风风雨雨,我愿意和老公一起面对。”

    紧接着一位学生开口说道:“所谓的真爱,那就是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和你在一起!老公!就算真的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我们也绝对不会说都不说一声就离开的!”

    林爱莎:“……”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在围观了小片刻后,林爱莎悄悄给菲儿发了一条私信:菲儿,你要小心一点,啾啾宝贝身旁那些小妖精,他们都在不遗余力说你的坏话。

    另一端收到消息的菲儿:“……”

    先不说另一端菲儿复杂的心情,容秋秋又带着行艺系的学生们进行了两场5V5的战斗,在他强大的爆发力下,都拿到了胜利。

    不过,这还不是容秋秋的真实实力,如果他能够变身成第二形态,他就能够发挥出更为强大的战斗力。

    结束3场5V5的战斗后,行艺系许多学生们还想和容秋秋一起继续打。

    许多行艺系的学生在战斗中反应速度很一般,表现很一般,但是,每当他们按照容秋秋的指示做到时,他们就会感到格外的兴奋。

    这种喜悦令人上瘾,也让他们本能地沉迷于战斗。

    容秋秋看他们特别期待的模样,在瞬间的犹豫后,看向林爱莎,询问林爱莎,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带行艺系的学生们进行10V10战。

    林爱莎愣了下,这就相当于……

    他们两人带上八个拖油瓶。

    林爱莎目光转了下,看了眼行艺系的学生,又看了看一直用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容秋秋等人的战斗系众学生……

    从小到大,他们八个人在一起,几乎极少会拒绝其他人。

    这一次也不例外,林爱莎对容秋秋点了点头。

    于是,几乎可以说是第一例,林爱莎作为战斗系的学生,进入了行艺系的团队中。

    邱羽柔等人对林爱莎非常排斥。

    一方面是因为,林爱莎不是抚愈师,还有一方面原因是因为……

    吃醋。

    他们觉得,容秋秋明明是他们的容秋秋,但是容秋秋和林爱莎的关系似乎非常好,他们还一起抱抱亲亲举高高,这让他们感到十分不爽。

    但是,在容秋秋的坚持下,他们还是蔫蔫地同意让林爱莎和容秋秋一起带着他们进行10V10战了。

    换一种思路想,现在行艺系的学生们还没有勇气进行单人战,他们只有在别人的带动下才敢进行战斗。

    容秋秋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所以,林爱莎也一起的话,他们就有更多的人能够走上竞技台。

    在这种情况下,容秋秋和林爱莎联合,带着八位行艺系的学生们进行了他们在艾菲尔学院竞技场第一场10V10的战斗。

    不得不说,这对林爱莎而言是一场非常微妙的体验。

    过去林爱莎进行战斗时,有不看好她的,也有看好她的。

    有给她加油的,自然也有见不得她好的。

    而今天,当她加入到容秋秋的队伍后,她发现……

    她在那一瞬间,成为了战斗系所有学生们的敌人。

    一大群学生给他们敌对的战士加油,而为他们加油的,也就只有行艺系的那些学生。

    人数的绝对差距下,行艺系学生们哪怕喊破了喉咙,他们的声音也被战斗系的学生给压制了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战斗开始了。

    敌对10位战士明显有着很好的配合,不过,林爱莎和容秋秋的配合也是1 1大于2。

    最重要的是,同队伍的行艺系学生们憋着一口气,他们为了不让林爱莎争夺他们心心念念的容秋秋的宠爱,精神时刻绷紧,展现出了自身最强战斗力。

    其中邱羽柔表现得尤为出色。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成功拿到了第一场10V10的战斗。

    战斗结束后,竞技台上八位行艺系学生们巧妙地配合,将林爱莎给挤开,凑到了容秋秋身旁,一脸邀宠的表情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面上笑容灿烂,一一叫出每一位同学的小名,夸奖他们干得漂亮。

    众人显得十分高兴。

    容秋秋和林爱莎一起,又带着行艺系的学生们进行了第二场10V10的战斗,眼见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他才带着学生们一同回到了行艺系。

    吃过饭,容秋秋又带着行艺系的学生们朝着战斗系的方向狂奔。

    他特意联系林爱莎和田浩羽,两人按时赶到。

    他让两人充当临时教练,帮他带一带行艺系的学生。

    行艺系的学生们闻言,有点不大高兴,他们用不安的目光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拍了拍邱羽柔的肩膀,一脸沉重地说道:“阿柔宝贝,麻麻不能一辈子看着你们,现在开始你们已经要想办法脱离麻麻温暖的怀抱了!”

    邱羽柔顿了下,一把握住容秋秋的手臂,动情地说道:“但是,鱼鱼,我没有把你当成我的妈妈,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成了老公啊!”

    容秋秋说道:“崽崽啊,你们就是崽崽啊,跟着莎莎麻麻和浩浩叭叭茁壮成长吧,现在我要去忙去了。”

    行艺系的学生们有点不想放容秋秋走,却又没有办法。

    最终,邱羽柔再三叮嘱容秋秋,让他一定记得快点回来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容秋秋的手臂。

    容秋秋对林爱莎和田浩羽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临走前,容秋秋特意叮嘱林爱莎二人,不允许他们联系菲儿,他要悄悄去围观菲儿去。

    林爱莎和田浩羽彼此对视一眼,对容秋秋挥了挥手,让他放心离开。

    容秋秋从林爱莎和田浩羽手中拿到菲儿的所在地后,就从训练室跑了出去。

    目标,追踪菲儿。

    这一端。

    容秋秋前脚刚离开,行艺系的学生们就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着林爱莎和田浩羽。

    林爱莎面无表情,田浩羽眨了眨眼睛,目光冷漠地看着行艺系众学生。

    对两人来说,他们所有的友情都给了自幼一起长大的同伴,对于他们之外的人,他们都没什么感情。

    不过,既然容秋秋要求他们训练一下行艺系的学生,他们自然要好好做,这样才不会让容秋秋失望。

    林爱莎双手握在一起,发出了一声咔嚓的声响。

    行艺系众学生瞳孔地震,整齐划一,脚步齐齐向后退了数步,与林爱莎拉开了一小段距离,目光谨慎地看着她。

    林爱莎顿了下,说道:“很抱歉,我似乎吓到你们了,我并没有要威胁你们的意思。”她说着,松手。

    行艺系众学生感觉,明明林爱莎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他们就是觉得她远远要比容秋秋还要来得可怕。

    林爱莎说道:“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来自洛斯帝国,是战斗系学生……”

    她言辞简单地进行了一次自我介绍,顿了下,她又说道:“听说,我的火焰可以融化万物。”

    当她话落的同时,一朵朵红色曼陀罗花一般的火焰绽放,训练室内的温度骤然升高。

    这就好像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行艺系众学生们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们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林爱莎就是比容秋秋可怕,她就是在威胁他们。

    林爱莎说道:“希望,你们不会让……鱼鱼失望。”

    行艺系众学生:“……”

    林爱莎:“那么,训练开始吧。”

    在林爱莎无声的威胁之下,行艺系众学生们绷紧了精神,开始训练。

    田浩羽时不时在旁边补刀。

    对行艺系的学生们来说,对比林爱莎,容秋秋更凶残一些。

    但是他们明白,容秋秋不可能会真的伤害他们,所以他们即便跟不上容秋秋的节奏,但是也可以失误,和性格柔软的容秋秋不一样,林爱莎真的是莫得感情,她的训练难度不如容秋秋高,可是,必须时时刻刻按照她要求的来,一点错都不能犯。

    最最可怕的是,一旁的田浩羽时不时会跟着折腾他们一下。

    行艺系众学生们感觉,他们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他们感觉他们处于了水深火热之中。

    这种训练大约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容秋秋还没有回来。

    忽地,邱羽柔看向林爱莎,声音不满地说道:“如果是我们的鱼鱼,他才不会一直带着我们持续训练,他一直都是训练与实践融合为一体,他会带着我们进行战斗!”

    林爱莎皱了皱眉,看向邱羽柔。

    邱羽柔一点都不怂,他瞪林爱莎。

    林爱莎眯了眯眼。

    邱羽柔敏锐地感觉到自林爱莎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他怂怂向后退了几步,但仍旧头铁瞪林爱莎。

    林爱莎沉默了下,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

    邱羽柔:“……”

    行艺系众学生们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林爱莎。

    林爱莎说道:“你们说得很有道理,你们是想战斗,是吧?”

    行艺系众学生看看林爱莎,又看看田浩羽,他们在心里思考,这两个人可以像容秋秋一样,一带四拖油瓶,带着他们进行5V5战斗吗?

    感觉有点难度。

    没有人比他们的鱼鱼更厉害了。

    1带4有点不大可能,但是,1带1,应该是可以的吧?

    林爱莎:“走吧。”

    她说着,率先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行艺系众学生们不安地彼此对视一眼,跟在林爱莎身后,朝着出口的方向走。

    林爱莎和田浩羽一起,带着他们朝着竞技区的方向走。

    沿路上,许多人认出了他们一行人。

    有学生压低声音说道:“那个百淼玲怎么没有来?”

    “林爱莎和田浩羽带着的都是百淼玲的小娇妻吧?”

    “不过,怎么不见百淼玲呢?”

    听到这些学生们说的话,行艺系众学生们悲从中来,对啊,一直以来都是容秋秋带他们的,而现在,容秋秋到底在哪里?

    在他们悲愤的心情下,林爱莎带着他们进入了竞技区。

    她转身,正面看向行艺系众学生,目光扫了众人一眼。

    在这一瞬间,行艺系众学生忽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下一刻,他们这糟糕的预感应验了。

    林爱莎说道:“现在,你们每一个人,除了拥有辅助系异能的学生外,每一个人都报名,进行1V1战吧。”

    行艺系众学生:“……”

    行艺系众学生:“…………”

    他们灵魂剧震,简直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林爱莎竟然让身为抚愈师的他们找战斗系的学生进行1V1战?

    在瞬间的懵逼后,他们看向了竞技区那一位位看起来就十分厉害的战斗系学生。

    自从来到战斗系后,他们已经充分的了解到这些战斗系的学生们平时就不喜欢做人。

    之前他们就表现得喜欢欺负弱小,小肚鸡肠,他们还因为嫉妒容秋秋的强大,所以一直用带着偏见的目光看着他们……

    而现在,他们要找他们进行1V1战,这样的话……

    他们几乎可以想象,在1V1战斗中,这些人绝对不会对他们心软,会狠狠教训他们一顿的。

    只是想象,他们就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

    紧接着,他们听到了林爱莎的魔鬼言论:“你们是想要和我打呢,还是想要和竞技区这些初中高等部的后辈们打呢?”

    行艺系众学生:“……”

    没有任何选择余地。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脑中忽然就想到了容秋秋说过的话。

    他说,他不可能永远守在他们身边。

    容秋秋果然是对的。

    他们不能一直将自己封闭在完全安全的温室,既然已经朝着外走出了几步,他们就要一路走到底。

    邱羽柔咬了咬牙,含着两泡委屈的泪水,捏着兰花指,娇嗲嗲说道:“……好!我!我拼了!”

    林爱莎面无表情地说道:“嗯,一个不落,全部,排吧。”

    田浩羽在旁边补充说道:“你们不要担心,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我和莎莎会看情况出手的,”顿了下,他又说,“至少不会让你们死。”

    行艺系众学生:“……”

    换句话说,只要不死,他们在竞技台上被怎么折腾都可以吗?

    QAQ可恶!

    好生气!

    他们忽然感觉,林爱莎和田浩羽会这样对待他们,都是为了争夺容秋秋的宠爱。

    瞬间,行艺系的学生们都憋了一口气。

    他们一定要让林爱莎和田浩羽看看他们的厉害!

    只有他们才可以让老公夸夸!

    -

    通过林爱莎,容秋秋知道了菲儿目前所在地。

    菲儿现在在艾菲尔学院的购物街上,似乎是要购买一些生活物品。

    容秋秋避开许多行人的目光,匆匆朝着目标地赶了过去。

    容秋秋发现,菲儿进入了一家饰品店。

    他有些疑惑,菲儿进入这里做什么?

    容秋秋一直对亮晶晶的东西情有独钟,但是菲儿不是,他就算买,也是给他买。

    容秋秋双瞳一亮,心里猜测,菲儿是打算买礼物送给他吗?

    容秋秋躲在角落,静静等待菲儿出来。

    大约等了许久,菲儿两手空空从饰品店走了出来。

    容秋秋:“……”所以,菲儿进去是干嘛?

    紧接着,容秋秋看到菲儿继续踏步。

    容秋秋继续悄悄跟踪。

    菲儿停在了一家花店前。

    容秋秋眯了眯眼,心里猜测,菲儿打算做什么?

    菲儿进入花店。

    大约小片刻后,菲儿买了一束玫瑰花,从花店走了出来。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有瞬间的迷惑,菲儿为什么要买花?

    忽地,容秋秋想到了菲儿有一个白月光。

    难道说,菲儿喜欢的人也在艾菲尔学院吗?

    容秋秋警铃大作,双手握紧成拳,整个人更紧张了。

    菲儿手上拿着包装精致的一束玫瑰花,他的浅金发与蓝眼本来就吸引人的注意,当他拿起一束色彩鲜花的花束时,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

    菲儿一路前行,容秋秋更加小心翼翼地收敛自身气息,紧紧跟随在菲儿的身后。

    容秋秋想到了很小的时候。

    那时菲儿就是一个小渣渣,特别喜欢送花束勾搭人,当时他就收到了许多来自菲儿的礼物。

    不过,菲儿也就那几年特别的不检点,等稍微长大一些后,菲儿就已经很少购买花束了,即便送人,也多半是送他和长辈。

    反正,容秋秋已经有接近十年没有收到菲儿送的花束了。

    容秋秋有点生气,不知道这次菲儿特意购买玫瑰花束是要送谁?

    越想越生气,容秋秋生气地跺跺脚,他一定要将菲儿藏在心里的人找出来。

    忽地,有两位身穿艾菲尔学院战斗系制服的女学生走向菲儿。

    容秋秋眯了眯眼,继续围观。

    其中一位容貌美丽的女子说道:“哇,菲儿,这是你买的吗?好美的花束。”

    菲儿:“嗯。”

    容秋秋竖起耳朵。

    忽地,不远处有学生说道:“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听说百淼玲他的那些小娇妻被打了。”

    容秋秋:“……”

    容秋秋:“…………”

    容秋秋双瞳瞠大,有瞬间的懵逼。

    不是,他明明让林爱莎和田浩羽好好看着行艺系的学生,为什么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谁敢打行艺系的学生?

    容秋秋摇了摇头,迈开脚步就想要朝着训练馆的方向冲。

    不过,在跑之前,容秋秋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那位女学生从菲儿手上接过了花束。

    女学生说道:“菲儿,花很美丽。”

    菲儿微笑说道:“谢谢。”

    容秋秋:“……”

    也就是说,菲儿购买的玫瑰花束,其实是送给那位女学生的吗?

    容秋秋气炸裂了!

    哪怕容秋秋再不懂,他也知道玫瑰花的含义。

    ——炙热的爱。

    在容秋秋的记忆中,菲儿送过很多人花束,但是玫瑰花,他只送给过他。

    凭着一股怒气,容秋秋再也没办法忍耐,直接从隐蔽的地方冲出去,一把冲到了菲儿和两位女学生之间。

    菲儿愣了下,向后退了一步,双唇微微开启,说道:“……啾……鱼鱼?”

    容秋秋怒目瞪着菲儿,退了菲儿一把,头一甩,看向女学生,喊道:“报出名来!”

    抱着玫瑰花束的女学生愣了下,回道:“……二年级一班,刘紫鸢。”

    容秋秋:“决斗吧!”

    女学生:“啊?”

    容秋秋一把从女学生手上拿过玫瑰花束,说道:“你拿着花不方便,我帮你拿着!”

    菲儿:“……”

    女学生:“……”但是你拿着也不方便吧?顿了下,询问:“……你是现在向我发出挑战吗?”

    容秋秋:“对!决斗吧!”

    女学生:“……但是,你拿着花,也不方便吧?”

    菲儿双唇微微开启,说道:“鱼鱼,这个……”

    容秋秋用死亡凝视看向菲儿,呵斥道:“闭嘴!”

    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