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 正文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同伴情...)
    第一百一十四章(同伴情(二更)...)

    宁i身上有伤, 那天雷落下来虽然他能够受住,却也还是在背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痕。

    他回来之前先清理了下身上的脏污,又简单的包扎了下伤口。

    说什么休息一会儿再去斩杀妖兽, 实则是为了静修一下疗养一下伤处。

    不想清岫说着说着动起了手来。

    她那一下力道极大,宁i的伤又是在后背位置。

    不仅是脑袋狠狠砸中了, 背上包扎好的伤口也裂开了, 沁了血珠出来浸湿了衣衫。

    “?!你干什么!”

    宁i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手抬起手扣着清岫的手腕想要用力掰开。

    不想她看着纤细, 力气大的出奇,一点儿也不像个女孩子。

    一时半会他竟然没有挣开。

    清岫脾气不算好,之前一直忍着无非是觉得他们是一个队的, 起内讧不是一件好事。

    有什么能忍就忍, 等到试炼结束出去了再说。

    结果她没想到的是昨晚宁i好端端的一个人跑了出去,还做出了把卷轴烧了的事情。

    风祁他们一组虽然有个妖修实力尚且不错, 只是白穗终究是只是个筑基,能够顺遂不出意外通过已经很不容易了。

    宁i倒好, 转头就把他们有卷轴的事情散播了出去, 让他们成了众矢之的。

    之前在飞舟的时候她就注意到白穗就很在意试炼的事情,她的修为能够有资格参加其实就很不错了。

    要通过很难。

    不过清岫并没有给少女泼冷水, 私心里是希望她尽量多坚持几日。

    因此在得知了宁i做的这事后,一来是觉得对方做的不厚道, 一个金丹还去刁难几个小孩子,二来则是想到白穗被众人包围欺负的画面, 她就有些火大。

    在面对青年的冷嘲热讽后,清岫这一次并没有好脾气的容忍。

    选择了动手警告。

    她冷着眉眼, 垂眸看着宁i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的样子继续说道。

    “在进入秘境时候我与你说什么了?我让你有所行动之前最好是给我说一声。怎么?你们剑修的记性都这么差吗?这才过了一日你就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还是你根本没把我的话,没把我当回事?”

    宁i余光瞥了一眼一旁被这阵势给吓得站在原地不敢乱动的少年, 而后烦躁地“啧”了一声。

    “啧,你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凭什么要和你提前通报?”

    “我来参加这次试炼和你们不一样,我就是单纯觉得在宗门待着无趣,出来找乐子的。别说风祁了,昆山剑祖那个亲传小丫头我也没放眼里。”

    他说到这里看着面前的女修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以为对方是怕招惹上昆山蓬莱的人,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怪不得这么大火气。也是,你们桃源一向左右逢源,最怕招惹上麻烦。因为我和你是一队的,所以你怕到时候出什么事情牵扯上你对吧?”

    “你放心吧,我宁i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会提你半句。”

    宁i扣着清岫的手又用力了几分,这一次总算从她的束缚里挣脱开来。

    他低头整理着皱了的衣服和乱了的头发,刚想要再嘲讽对方一句“胆小鬼”的时候。

    “嗖”的一声,桃枝带着凛冽的寒气猝不及防抵在了宁i的脖颈 。

    “你刚才说的那话什么意思?你还动了白穗?”

    宁i手上动作一顿,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明白了什么。

    “你认识她?”

    清岫没有回答他,只将桃枝凑得更近了一些。

    原本没有什么锋芒的枝丫,凝上灵力之后宛若剑刃一般凛冽,擦得宁i沁了一道血痕。

    他不是傻子。

    清岫前后这判若两人的态度,足以说明了两点。

    ――她认

    第一百一十四章(同伴情(二更)...)

    识白穗,关系还不错。

    ――二是她在为他对白穗动手的事情不悦。

    她平时不一直在桃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怎么会认识一个刚拜入昆山没多久的小丫头?

    宁i思索了一会儿,想到了今年接桃源和昆山弟子的飞舟是一艘。

    她们应该是在飞舟上认识的。

    意识到这一点,青年勾了勾唇角。

    “你要是说那个拿着把金色长剑的小丫头的话,我的确对她动了手。”

    “怎么说呢,看着娇小可爱的,没想到还挺抗揍……”

    他话还没有说完,桃枝上覆了灵力,飞叶如刃,“唰唰唰”朝着宁i面门甩来。

    宁i像是早就知道对方会动手一般,侧身躲开了那叶片。

    不想清岫手腕一转,桃枝如剑一般重重打在了他的后背。

    他没想到对方的灵器速度会这般快,又加上身上有伤,一个不慎便生生受了这一下。

    本就裂开的伤口伤得更重。

    沁了好大一片殷红血色,在月白衣衫上显得格外醒目。

    清岫一愣,桃枝上的灵力也收敛了几分。

    “……你身上有伤?”

    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里宁i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管其他回头狠狠瞪了清岫一眼。

    她倒不在意,在他想要起身的时候先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强制得把他压了回去。

    清岫眯了眯眼睛,也不管什么男女之防,直接伸手“撕拉”一下将他背后的衣料给撕扯下来。

    宁i身子一僵,激得下意识引了命剑想要朝着她挥过去。

    她另一只脚重重踩在了他的手腕,连人带剑一并控制住了。

    这力道霸道,威压也逼人,宛若泰山压顶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宁i心下一惊,惊疑不定地看向正蹲在旁边盯着自己伤口的女修。

    她不是结丹后期修为吗?

    怎么会有这么强的灵压?!

    “别动。”

    清岫不管对方什么反应,沉声这么冷冷警告道。

    见他还算老实后,这才将视线落在了他裸露的背脊,上面那一道伤痕不像是剑伤,也不像其他什么武器造成的。

    倒像是……

    “你被自己的雷给劈了?”

    清岫他们所处的地方在内围,当时雷落的时候只有靠近外围的一些修者看见了。所以她并不知道这是白穗的雷劫所致。

    “不对,雷属性的修者除天雷外对雷是免疫的……”

    她说到这里一顿,看向了宁i。

    “他们之中谁遇了雷劫?”

    “风祁?”

    宁i盯着清岫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了一会儿。

    “是白穗。”

    “之前我们路过中围附近的那片妖兽区,那头双面玄龟的妖丹应该就是被她给吞了。”

    “那两个修者也是被她给打自闭的。”

    “……”

    ……

    悬青门和涂山是两个睚眦必报的门派,就算宁i不把风祁他们有卷轴的消息散播出去让其他人去抢。

    但是白穗伤了他们同门的事情,在景行陈七被捏碎玉牌之前,他们就以传音符咒曾发过求救信号。

    原本悬青门和涂山其他弟子已经要赶过来了,白穗却先一步被风祁给带走了。

    然而白穗伤了景行陈七的事情悬青门和涂山弟子,乃至其他与之抱团交好的宗门已然知晓。

    就算不是争夺为了卷轴,她在秘境剩下的这几日也安生不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白穗便御剑跟着风祁他们离开了昨夜停留的地方。

    他们是挑外围方向走的,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妖兽。

    正在白穗以为这一路转移会很顺利的时候,左右两边的人的神情却越来越凝重。

    第一百一十四章(同伴情(二更)...)

    尤其是对气息极为敏感的戚百里,在快要飞到秘境外围的时候。

    他突然停住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周围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不寻常。按理说就算没有什么妖兽,虫鸣鸟叫声音也应该是有的……”

    戚百里眯了眯眼睛,压低着声音对风祁和白穗说道。

    “这里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

    白穗紧张得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想起了之前的遭遇。

    “那,我们会不会又不小心中了什么幻境幻术之类的?”

    风祁的属性是风,风所过的地方他一般都能感知到。

    他握紧着手中的剑柄,将黑色巨剑蓄力朝着前面狠狠一挥。

    剑风所至,草叶摇曳如浪倾覆,一路顺遂往前劈斩了过去。

    然而在中途时候,不知怎么回事剑风“轰隆”冲撞到了什么。

    巨大的气流冲击着,原本挥出的剑气以数倍的威力折返回来。

    好在他们反应极快地凌空避开了。

    风祁抱着手臂冷冷看向远处,沉默半晌,他看向了戚百里和白穗。

    “是结界……”

    “我们被人封印在结界里了。”

    白穗一愣,往周围扫了一眼。

    一般的结界是可以看到法阵的,然而这个结界别说法阵痕迹了,就连气息都感知不到,好像被完全隔绝了一般。

    这结界至少围住了外围区。

    而结界范围越大,证明其布阵者的修为也越高。

    像她这样的估计也只能布下个十多里的法阵,这里约有百里,可见其人修为不会低于结丹。

    “不是吧,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前脚刚走了一个金丹,后脚又来了一个?!”

    白穗欲哭无泪,人都自闭了。

    “昨天那个我们三打一都打不过,今天咱们还都受伤了,更不可能赢了……”

    “不是金丹修者。”

    戚百里出声这么说道,银白色的长发在日光之下如绸缎般顺滑。

    “如果真是金丹修者,他不需要费这么大力气把我们封印起来,直接来找我们便是。”

    “这种范围的阵法,应该是宗门传承的秘术之类的,很难破开。而且布阵的人应当不止一个,所以范围也广。”

    和戚百里常年在沧海不怎么了解人修宗门不同,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风祁就想到了最擅布阵施结界的宗门。

    又筛了些和他们没得罪过的门派。

    而剩下来的好巧不巧。

    就是涂山和悬青门,还有一个和他们交好的云梦宗。

    ――全是白穗招惹的。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风祁盯着白穗看了半晌。

    最后终是没忍住,闷闷吐槽。

    “闯祸精。”

    白穗听后噎住了。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一旁的戚百里抱着手臂,也皱着眉看着她。

    “……那个,你不会也要说我闯祸精吧?”

    戚百里摇了摇头。

    白穗见了很是欣慰,正准备谴责下风祁没有同伴情的时候,对方开口建议道。

    “可以和你商量个事情吗?

    一会你被群殴的时候,可以尽量和我们撇清关系吗?”银发金眸的青年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怕我们都死了没人为你收尸。”

    白穗愕然,猛地看向了一旁的风祁。

    少年也没想到戚百里会这么说。

    在白穗以为风祁会替自己严厉谴责对方的时候。

    他薄唇微启,良久憋出了一句。

    “没想到你还挺体贴。”

    “……???”

    听听这他妈说的是人话吗?

    可能这就是同伴情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