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 正文 第111章 第111章 (修)认可
    第111章 (修)认可

    白穗这话没有任何拉踩嘲讽的意思, 只是实话实罢了。

    而这不是宁玦第一次听到这种己不如陆九洲的话了。

    和门之中不过比他虚长了年岁,这才修为高过他的师兄们不。

    对于陆九洲宁玦是的确心服口服的。

    青年和他一般年纪的时候就经达到了金丹后期,如今更是抵达巅峰, 只差临门一脚便可步入元婴。

    这种资质, 这种成就,千百年来少有人能够达到。

    但是知道归知道,听白穗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他心里是不舒服。

    宁玦脸『色』沉了一分, 垂眸看了一眼因为遭遇雷劫而奄奄一息,服了好几颗丹『药』才勉强缓过来的少女。

    “……今日之事就此了了。

    不过若是后头几日你们运气不好主送上门来被我撞上了,我可不会再顾及什么情面了。”

    青年沉默了半晌, 而后凉凉扫了周围一脸戒备的戚百里和风祁这么沉声说道。

    不他们反应,便收回了那月白长剑。

    原本是径直准备御剑离开的,刚走了一步想到了什么,宁玦顿了顿。

    “对了,你们三人虽然没有赢过我, 配合表现的算可圈可点。”

    他眼眸一, 勾了勾唇回头看向了风祁他们。

    “命剑是不用留下了, 但是我可给你们一点奖励。”

    风祁和戚百里下意识对视了一眼 ,前者是了解对方本『性』如何,后者是天生对剑修没什么好印象。

    一时之间人拿不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都没有贸然开口回话。

    宁玦看了叹了口气, 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拜托, 我虽然是好战了些,下手重了点儿,但是我又不是什么魔修咬邪道,修者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总该有吧。”

    “我是真的觉得你们表现不错,对你们颇为欣赏啊。”

    怕他们不相信, 宁玦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堆卷轴。

    那数量据目测没有三十有二十多卷,一天时间之内能拿到这么多卷轴,可见他的实力有多强盛。

    “我看你们手上经有四卷轴了,怎么,有没有重复的?缺那属『性』的卷轴过来拿吧,反正我这里多的用不上。”

    “就当你们让我尽兴的奖励吧。”

    风祁皱了皱眉,对于宁玦的慷慨没有多高兴,反而很是排斥。

    “多谢宁师兄意了。不过试炼时日算充足,我们可己收集,就不劳你费心了。”

    “这样啊……”

    宁玦似乎早就料到了少年会这么说,没有生气,视线轻飘飘落了银发金眸的青年身上。

    “那你呢?你不要吗?”

    说实话,戚百里其实是有些心的。

    如今三人都经受了伤,这一日估计都得好好修养一番,遇到品阶不高的妖兽或者是一些修为平平修者的话倒没什么,算能够应付。

    就怕他们运气不好,妖兽倒有办全身而退,毕竟它们哪怕实力再强灵智没有完全开化。

    可要是又碰上了一金丹修者,那就没今日这么好运气了。

    这时候若是能够率先集齐卷轴,他们就不用再急着往妖兽区里去,可去外围避开分修者和妖兽。

    甚至可到七日秘境结界打开后再出去,三人都能顺利通关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眼前的人可相信吗?

    万一他卷轴里了什么手脚怎么办?

    妖修生『性』多疑,尤其是对于天敌剑修来更是不可能轻易放下戒备心。

    宁玦发现了对方的犹豫和怀疑,他弯了弯唇角。

    “既然你不信我,那我立誓如何?”

    他说着将掌心划破一道血痕,凝了灵力其中,眼睛直勾勾注视着他们。

    “若我卷轴上了任何手脚,甘愿受到天道惩戒,永堕魔道。”

    这誓言太重了。

    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剑修正道来说,戚百里和风祁愕然了一瞬,前者薄唇抿着,皱着眉开口说出了己心里的疑『惑』。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将卷轴送给我们,而且立下这种誓言。”

    “这对你应该没什么好吃吧?”

    “是没什么好处,只是那小姑娘太拼命了,竟然不惜引用天雷,我很感。再加上对方又是昆山剑祖的徒弟,我之前下手那么重,然得留点好处堵住你们的嘴才是。”

    他抬起手将掌心的伤痕『舔』了一下,上面的伤口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完全。

    宁玦说到这里掀了下眼皮看了过来,准确来说是越过了戚百里他们,将视线落了躺地上疼的说不出话的白穗身上。

    “有,她现这情况,你们护帮她渡过雷劫经很不容易了,哪有什么时间再去斩杀妖兽夺取卷轴?”

    “修者有傲气是好事,但是是最好要学会审时度势。”

    宁玦的话字字有理字字戳到了他们的心里。

    他们是完全可去拿卷轴的,可是白穗不能,雷劫未结束之前他们都得守她身边。

    样的,雷落时候根本避无可避。几乎秘境的修者都会知道他们的位置。

    他们要随时转移地点,的确分身乏术。

    戚百里没说话,长长的睫『毛』颤了下看向了一旁的风祁。

    少年有些犹豫,想着宁玦虽然有些恶趣味,却做不出伤害道的阴损事情来。

    “……那就多谢师兄了。”

    半晌,少年顾全局,是接受了宁玦的建议。

    宁玦笑了笑,用灵力将有卷轴排悬浮排列他们的面前。

    “挑吧,缺什么拿便是。”

    风祁抬眸扫了周围的卷轴一眼,最后找到了土属『性』的卷轴将其取了下来。

    他刚卷轴拿下来,其他的卷轴如蝴蝶一般纷飞回了宁玦的手边。

    伴随着滋滋的火星子作响,“噌”的一下,有的卷轴都被火焰包裹。

    转瞬之间燃烧了起来,卷轴一化为了灰烬。

    “?!你这是做什么?”

    “你们都选好了,这些然就不需要了啊。”

    宁玦丝毫没觉得己哪里做错了,指尖一,将身上沾染上的些许灰烬掸去。

    “不需要的东西,然就得销毁。”

    他说完这话后不管戚百里和风祁他们什么反应,凌空踩上了那月白『色』长剑。

    迎着月『色』皎洁,御剑消失了皓月当空之间,再没了踪影。

    戚百里看了风祁手中的卷轴,样的风祁颇为不解。

    “那么多卷轴,他说不要了就不要了。这秘境之中的卷轴数量本就有限,他这么一火那么多卷轴烧了,其他人就更难找齐了……”

    戚百里一愣:“一下,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这么多卷轴烧了……”

    “不是,最后那句。”

    “我说卷轴数量不多,他这么一火烧了其他修者就更难集齐了……?!”

    风祁说到这里瞳孔一缩,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对啊,若是都烧了,他再我们集齐了卷轴的消息肆宣扬。后面几日若是集不齐,他们肯定会来找上我们的!”

    第111章 (修)认可

    “该死的剑修,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他摆了一道!”

    戚百里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御剑跟过去他追回来摁地上狠狠揍上一顿。

    然而他没办做到,样的,更因为了怒伤口给裂开得更甚更疼了。

    他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之前受了宁玦那道落雷时候留下的,背脊位置估计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痕。

    风祁反应过来宁玦的用意之后很是恼怒。

    他垂眸看着手中正缺的卷轴,觉着不是雪中送炭,而是一烫手山芋。

    风祁压着心里的情绪将一丹『药』瓶子递给了青年,而后手不觉用力攥紧了卷轴。

    沉默了一瞬,这才涩然开口。

    “如今这卷轴扔了与否都没有用了,他们都会找上门来。集齐了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你先去那边疗伤吧,这是丹『药』你记得每日服用一颗。”

    他说着将卷轴放回了储物戒指里,又重画了一阵将四周圈住。

    这才走到了白穗身旁蹲下。

    “这里有我,我帮她护。好现是晚上,那些修者不敢这时候轻举妄,她情况稳定了之后我们再转移地点。”

    戚百里顺着风祁的视线看了过去,见着少女皱着眉脸『色』苍白的样子,意识昏昏沉沉的,估计没怎么听清楚他们说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脑子里下意识想起了之前白穗为己挡住落雷的画面。

    少女将己牢牢护身下,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盛着光亮,宛若月『色』之下的深海表面。

    细碎粼粼,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

    奇怪的家伙。

    戚百里薄唇压着,心头莫名有些烦躁地这么闷闷吐槽了一句。

    不过这一次却再没有生出对方是麻烦,想要捏碎她的玉牌或者他抛弃当作诱饵的打算了。

    听到脚步声慢慢远去的静后,风祁掀了下眼皮看了过去。

    戚百里作为妖修,又是鲛人,疗伤的地方水泽之中再合适不过。

    他现应该去了外面不远处而那处瀑布之下疗伤了。

    风祁眼眸闪了闪,将黑『色』巨剑放了己手边位置。

    然后伸手轻轻将白穗从地上扶了起来,再将灵力渡进了她的经脉之中缓和她的痛楚。

    ——少女紧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看到这里风祁心下松了口气。

    真切感知到了白穗修为的提升后,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从筑基初期一日达到结丹初期,而且她才不过十五六岁。

    入道不过一年。

    吸收了妖丹走了捷径是一回事,但是不是有人都有能力身涉险,冒死走这种捷径,完全挺过来了。

    都说昆山双剑举世闻名。

    恐怕到这次试炼过后,会有一利刃横空出世吧。

    ……

    少年如何想的白穗不知晓。

    她觉得己此时就像是一叶小船浩瀚无垠的海里摇曳,随波逐流,没有方向。

    雷劫之后不单单是修为得到了提升,白穗浑身上下都跟着脱胎换骨。

    身体似乎比往时候更加轻盈了,而且她的灵力要更加充裕……

    再者就是,她的识海。

    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白穗没有清醒过来,风祁的灵力慢慢缓解了疼痛后,她不觉陷落得过更深。

    进入了一片金『色』穗田里。

    不过这一次不只是这入眼的金黄,多了一些东西。

    她若有觉,拨开高过腰肢的穗田径直往前走去。

    风吹过来的时候,一切如浪般浮,耳畔声音飒飒作响。

    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

    白穗的鼻翼之间带上了浅淡的海水湿咸,她眼眸一,顺着风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穗田尽快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片海域,她能看到不远处的岛屿,海面上盘旋飞过的海鸟。

    紧接着,她看到了那头被她斩杀的双面玄龟从深海之下缓缓浮出了水面,朝着她这里游而来。

    快要到她面前的时候。

    那如山般庞的妖兽尾巴蓄力拍打了海面,浪花高高激起,水幕连接着天地。

    白穗抬起手来去挡住那将要落身上的水泽,然而一道金光乍现。

    又将有的一切都给凝了原地,刹那之间,时间跟着停了下来。

    她一愣,听到什么嘶吼的声音,抬头猛地朝着高空看去。

    那头妖兽不知什么时候褪去了重重的龟壳,只留下一条巨的蛇身往那九天之上蓄力飞跃。

    更高的位置凭空出现了一拱金『色』龙门,耀眼夺目,与日月争辉。

    伴随着“轰隆”声响,一道青蓝『色』闪电落了它的身上。

    它疼得浑身痉挛,怒吼着摆着尾巴,奋力一跃。

    终于跃过了那道龙门。

    蛇身沐浴这光芒璀璨,它浑身被镀上了不灭的金光。

    白穗恍惚着看了许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己经睁开了眼睛从识海之中清醒了过来。

    而她手边的天启泛着比往更甚的剑光,那『色』泽和梦里妖兽化龙时候一般无二。

    她一时之间竟有些分不清己是梦里是现实之中。

    “你醒了?”

    风祁的声音从白穗头顶响起,而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映入了她的视野。

    “喝点水吧,你刚才昏『迷』的时候就一直念叨着口渴。”

    白穗眨了眨眼睛,伸手接过装水的葫芦,刚放嘴边一顿。

    “一下,宁玦呢?我昏『迷』了之后他没有你们怎么样吧?”

    不提这好,提到这里少年的脸『色』沉了下来,很不好看。

    “?!你这是什么反应?不是说了不应劫之人吗,难不成不我改继续揍你们了吗?”

    “你昏『迷』之后他就离开了,没有手,而且给了我们那正缺的土属『性』的卷轴……”

    风祁犹豫了下,最后是将事情来龙去脉了白穗。

    “只是之后可能会有更多人来找我们麻烦了……剩下这几日,可能会比之前要难应付。”

    草?!

    好的一张脸,好狠的一颗心。

    己打不了,就想办找人来群殴他们!

    白穗气得不轻,攥着拳头骨节都泛了白。

    “简直欺人太甚!要是当时我清醒着知道了这事,我肯定要再狠狠拉踩他一番!”

    “别说是速度和修为比不上我陆师兄了,这人品行差了十万八千里!”

    其实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你最后昏『迷』之前说的那句“见过比你更快的落雷”,才让他不爽,临走前摆了他们一道。

    不过这话风祁就是心里这么吐槽一句,没有当面多说什么。

    “……算了,对上其他人总比对上他要好。而且你现刚至结丹,正是需要多活下筋骨磨合的时候,就当多些历练吧。”

    话是这么说,白穗是心里骂了宁玦祖宗十八代。

    风祁见白穗恢复的可后,这才拿了一颗丹『药』往嘴里塞。

    又起身找了一处干净地方席地打坐,调节着身上

    第111章 (修)认可

    的伤处和体内紊『乱』的灵气。

    “你若有什么不舒服地方唤我便是,我先静修一下。”

    白穗知道对方一直照顾着己,这时候才得了空闲。

    她心下感激,提了剑准备出去。

    “好,你辛苦了一阵子了。你好好休息,我去外面给你们守着。”

    风祁轻声应了一下。

    听到后面半句后一愣,想起了什么连忙起身打算白穗叫回山洞里待着。

    然而白穗经先一步了出去。

    山洞周围多都是被树木掩映着,她原是打算随便找块干净的石头坐着望风。

    不想听到不远处瀑布下传来了些微不寻常的静。

    一般藏匿水泽之中的不是妖兽就是魔兽,而这里这么一片水域更是值得提防。

    白穗一想到这可能,手放了天启的剑柄之上。

    手指一根一根搭上去,蓄力握紧。

    而后敛了气息,轻手轻脚的往瀑布之下的那片水泽方向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到她走近。

    ——从树叶缝隙之间看到了水泽之中隐约可现的一尾银蓝『色』鱼尾。

    白穗眯了眯眼睛,凝了剑气找准时间,趁着对方往岸边方向游过来的时候跃上枝干借力踩上去。

    凌空拔剑,凛冽剑气不费吹灰之力劈开了遮眼的水幕。

    湖水之中的妖兽敏锐觉察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了过去。

    看清那双金『色』眼眸和冷峻面容的瞬间,白穗落剑的作骤然顿住。

    剑未落下,人“噗通”一声从高空直接坠到了水泽里面。

    她鸦青『色』的头发散开四周,如盛开的一朵墨花般,白皙清丽的面容从水泽里钻出来。

    水珠顺着面颊滑落,调皮地钻进了衣襟,最后一浸湿了她的衣衫。

    白穗抹了抹脸上的水珠,余光瞥见了那尾漂亮的鱼尾。

    月『色』之下,鳞片的光泽和水泽般潋滟,又透着独属于妖兽的森然。

    戚百里注意到她的视线,将鱼尾褪去,幻化成了人形。

    “你干什么?想杀我?”

    他冷着脸垂眸沉声盯着从己前面冒出来的白穗。

    “不不不,不是,你误会了,我为是什么敌人之类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白穗怕戚百里不信,摆着手继续说道。

    “真的,你刚才妖形时候的气息和现人形时候完全不,我这才认错了……”

    因为是己做错了事情先,白穗明明不是故意的,可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显得很是心虚。

    戚百里没说话,只直勾勾盯着白穗看了许久。

    水里的青年和岸上完全不,头发如月光倾泻,银白『色』的光泽好似月落水面,耀眼夺目。

    那双金『色』眸子多了些湿润水汽,没有那般冰冷了。

    他看上去比岸上更加放松,背轻轻靠岸边,手臂搭上面。

    “……蠢货。”

    半晌,白穗为对方不会和己计较的时候,头顶上冷冷传来这么字。

    和之前景行的恶意羞辱语气不,戚百里神情平静,似乎只是单纯陈述一事实。

    有那么一瞬间白穗都要觉得是不是己耳朵出问题了。

    明明入秘境之前那礼数周到,虽疏离却算温润如玉的青年,此时竟然对己说出了这样的字眼。

    怪不得风祁一直给她说妖族最擅伪装。

    好家伙,真有幅面孔呢。

    “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

    “一连是敌是友都分不清,甚至差点伤及伴之人,难道不蠢吗?”

    “……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

    她知理亏,嗫嚅了下唇闷闷开口道了歉。

    生怕再继续待着会被戚百里继续毒舌教训,白穗一边说着一边往岸方向游去。

    “那我不打扰你疗伤了,我上去给你们望风去。”

    白穗刚上岸,用术将衣服烘干后提了剑准备不远处找地方坐着。

    身后人见她要走,眼眸闪了闪,冷声唤住了她。

    “一下,我有话没说完。”

    “……要是是什么蠢货的话就不用说了。”

    她虽这么说着,回头见青年神情颇为严肃的样子一顿。

    是走了回来,距离他一步位置停了下来。

    “好吧,有什么你说,我听着。”

    戚百里盯着白穗看了许久,她被盯得浑身不的时候。

    他薄唇微启,语气算平和地开了口。

    “……之前的事情,多谢。”

    白穗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说的是帮他挡攻击的事情。

    “啊,这没什么。我们是队友嘛,互帮互助应该的,你不用太放心上。”

    再说了她挡了是为了己。

    不是全为了戚百里。

    她这么说着,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发现戚百里不知为何突然沉默了下来。

    说实话,白穗绝分都琢磨不透,不知道戚百里想什么。

    他不是很信任她们,样的,风祁不怎么信任他。

    她倒是有心想要搞好团队关系。

    只是她一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况且……她里面最弱。

    要不是风祁,她于戚百里而言约是随时可丢弃当作诱饵的存。

    想到这里白穗顿了顿,约猜到了对方这样反应应该是己说错话了。

    “唔,那我知道你没我太当回事,没认可我是你的伴,不过我觉得既然家分一组了是……”

    “不是。”

    青年沉声打断了她。

    他银白『色』的睫『毛』颤了下,掀了眼皮看向了她。

    ——这是他头一次正视她。

    那双冷漠的眉眼里盛着金『色』的辉泽,第一次装进了白穗。

    “我认可你了。”

    “无论是作为伴,是作为剑修,你都算差强人意。”

    这是……对她满意的意思了?

    白穗受宠若惊地站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愣了半晌,她这才不真实地试探着回了句。

    “那……谢谢?”

    戚百里听后勾了勾唇,水泽之中那鱼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显『露』了出来,泛着如月下深海表面的银蓝『色』泽。

    ——妖修只会感到愉悦时候会控制不住显『露』原形。

    意识到这一点的青年身子一僵,迅速敛了己的神情。

    白穗没忍住又看向他的鱼尾时候,他没再像之前那样变回去。

    青年鱼尾一摆。

    『荡』起的水泽如水幕,“哗啦”一声将白穗从头到脚都浇成了落汤鸡。

    到白穗愕然看过去的时候,戚百里经游到了里面,只高冷地留给了她一孤傲的背影。

    刚才那水幕的险些白穗推倒地上,幸好她反应快,用剑支撑了下身子这才没摔。

    想到这里,白穗心下郁闷不。

    她沉默地抬起手抹了抹脸上的水泽,走近低头看了一眼水面映照着己的狼狈模样。

    “……”

    他真的有认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