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钓系美人穿成恶毒继母[快穿] > 正文 第71章 [驯化神明需要几步]
    她哪里不一样?

    眼前人仔仔细细的看着她, 想从她的脸上、眼睛里看出端倪,她哪里也没变,只有眼神不同了。

    从前她羔羊一样怯懦无主的眼神不见了。

    从前她怎会这样望着他?她从不敢与他对视, 总是在他望向她时, 静静的垂下眼睛。

    从前她也绝不会说出“真遗憾”这三个字。

    “宿主。”101的声音出现在她耳朵里,“您要注意被认出来,这个世界的男主可不是从前的苏里亚, 他有主神的意识,是为了修复这个世界才来到的,我猜测这个男主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剧情, 只是不知道您是任务者乔纱。”

    如果宿主没有维持原主的人设, 这个男主肯定会看出来。

    乔纱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扫了一眼她亮起来的手机,轻轻松开了她。

    “报个平安吧。”他说。

    乔纱看向了手机,显示的来电是——[A老公]。

    眼前的男人,起身走到桌边倒水。

    乔纱接起了手机来电, 同时让101将这个世界的剧情传送进她的记忆里。

    记忆一秒涌入她的脑海里。

    她闭了闭眼,听见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带着怒意的男人声音:“你在哪里?我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容隐吗?你是怎么看的?不但让他失控了, 还跑出了容家!如果惊动的监管组你……”

    太吵了。

    乔纱将电话挪开了耳朵边, 脑子里关于这个[A老公]的记忆先浮现出来——容安宇, 一个四十多长的还不错的中年富豪, 靠着他已亡故的妻子阮宜和岳丈发家, 如今已是富豪榜前十。

    妻子在生下儿子容隐,三岁时就过世了, 他一直没有再娶, 倒不是多深情, 而是他岳丈一家不许他再娶, 若他再娶,岳丈家将撤股撤资。

    也是因为,他隐瞒着一个秘密,不能被公众被媒体知道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他的妻子阮宜在二十岁时,分化成了非人类。

    阮宜从未想过自己会分化,她一直作为正常人类生活到二十岁,突然出现了分化状态。

    在这个世界,一旦分化,将会被[非人类监管局]强行接入[监管中心塔]之中,植入芯片,训导她们如何控制自己的能力,直到确定她们不具备危险性,才会将她们放出中心塔。

    但这也不意味着她们可以自由正常的生活,她们体内的芯片会被监管局二十四小时监管,一旦她们出现失控,和危险性就会再次将她们监|禁。

    许多非人类在分化之后,终身被监|禁在中心塔。

    阮家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所以在阮宜出现分化状况之后,立刻隐瞒了下来,对外只声称她有躁狂抑郁症。

    好在阮宜除了分化之后五感变的敏感之外,并没有其他症状,所以一直隐瞒的很好。

    直到她和容安宇相爱,她才告知容安宇。

    容安宇那时丝毫不介意,毅然决然的娶了她。

    没想到,阮宜和他的儿子,生下来就和其他孩子不同,他出生就五感敏感,一丁点的声音就能够让他啼哭不止,轻轻的拍打在他身上也会起出现重击一般的淤青。

    这种种症状,全部是分化的反应。

    终于在他的儿子三岁时,彻底分化了,甚至出现了具有攻击性的精神体——一只巨型烈性犬。

    阮宜为了让儿子安静下来,在那场失控之中,不小心摔下了楼,摔死在玻璃碎片之中。

    他有想过送儿子去监管局,但一旦送去监管局,那阮宜隐瞒的事情就会被查出,不但阮家会被调查,他隐瞒不报,也会被牵连。

    所以他不得不继续隐瞒,他和阮家共同决定,对外声称阮宜抑郁症发作跳楼自杀,而他的儿子是自闭症。

    从那之后,他就搬去了更加偏僻的庄园里,找了许多人来监护着他的儿子。

    而阮家,担心他再娶再生育之后,会彻底丢弃阮宜唯一的骨血,就要求他不许再娶。

    直到他四十多岁的时候,才同意他娶了原女主乔纱。

    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原女主乔纱是“特殊教师”,特殊教师其实就是公共训导者,负责对中心里刚刚分化失控的非人类,进行安抚、训导和教育。

    阮家希望原主乔纱可以安抚住总是处于失控状态的容隐。

    而容安宇早就看上了原主乔纱,花了六百万将原主乔纱娶了回来。

    阮家和原主乔纱签了协议,只有两条:一是她要保密容隐的身份。二是她不能生育。

    他们不知道,原主乔纱一直在抗拒和容安宇发生关系,别说生孩子,她从婚后就想尽办法的不和容安宇同房。

    记忆里容安宇为这个事发过几次脾气,说六百万娶她回来,不止是让她当个家庭教师,她已经是他的妻子就该履行义务。

    但原主实在太抗拒了,划伤了容安宇,那之后容安宇就对她失去了兴趣和耐性,将她丢在庄园里和他的那个儿子同住,他很少回去看她和那个让他糟心的儿子。

    ----

    手机里容安宇愤怒的声音,不用开免提也能听的清清楚楚,像在训斥一个仆人。

    “你现在立刻去找他!”容安宇愤怒的说:“我现在赶回老宅,在那之前你必须找到他!如果他被人拍到,或是惊动的任何人,乔纱我绝不会再对你留情面!”

    说完“嘟”的一声挂断了手机。

    乔纱拿着手机,还在整理脑子里的记忆。

    一杯水递到了她的眼前。

    “先把药吃了吧。”他重新回到了她的跟前,浅金的发下一双温柔眼,将掌心里的胶囊递给了她:“是抑制结|合热的药。”

    他耐心的等着她,和她说:“冬青已经追踪到了容隐,他躲在一个还算安全的地方。吃了药,你过去找他,如果可以希望你能拍到他的精神体。”

    却又温柔的说:“当然,前提是你的安全。”

    她的安全。

    乔纱拿起他掌心里小小的胶囊,脑子里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记忆是如此的温暖,真如太阳一般。

    亚兰,非人类监管局总局长,她的救世主。

    脑海里,他的笑、他的温柔、他垂下来的眼,被原主珍藏在心底,是她最宝贵的钻石,陪她度过了无数个活不下去的夜晚。

    原主有一个极其重男轻女的母亲,一个好赌成性的弟弟。

    她为了弟弟辍学,为了弟弟还债。

    她十九岁那年,这个弟弟就欠下了二十多万的赌债。

    为了这二十多万,她的母亲逼着她去了债主的酒局,明知道是鸿门宴,依然哭着跪下求她,帮帮她弟弟,那些人会砍了他的手。

    酒局之上,原主两杯就被灌醉了,她的第一次,抵了二十多万的赌债。

    原主和他们决裂,离开故乡,一个人来到如今的这座城市,打工赚钱,继续读书。

    她靠着自己几年苦熬,终于成为了一名训导者,又考上了正式编制,成为了[特殊教师]。

    眼看着她就要入职中心塔,开始她期望中崭新的生活。

    她的母亲却从没有放过她。

    她母亲再次找来她的工作单位,哭着喊着求她不能见死不救,这一次她有出息的弟弟欠了将近两百万的债务。

    她母亲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那时她刚刚成为[特殊教师],她实习第一天的照片不知道被谁发在网上,也许有教师制服和[训导者]这层特殊职业加成,一时之间她成了网上热议的最美素人。

    原主也被营销和网红公司联系过,但她一心只想做正式编制的[特殊教师],所以一一拒绝了。

    可她的母亲,却看准了她还能压榨一笔,偷偷的替她签约了一家不正规的公司,两百万将她买给了那家公司。

    那份合同和卖身契没有区别,她不能拒绝公司的任何安排,包括酒局、商务活动。

    如果她违约要赔偿违约金六百万。

    原主像是又被拉回了地狱,她去找她的母亲,求她把钱还回去,她母亲却说钱已经给她弟弟打回去还债了,没了。

    原主在那时彻底崩溃,她的人生一次次挣扎,一次次被自己的母亲拖回地狱。

    她在和母亲争执的过程中,误杀了她的母亲。

    她知道她完了,她坐在那间小旅馆里,床上是她母亲的尸体,血渗透床单和她的衣服,黏糊糊的沾在她身上,就像她的人生。

    她将房间的地板收拾干净,留下赔偿旅馆老板的清理费,然后准备自杀,和母亲一起死。

    是亚兰出现救了她,她曾经在学校里上了一次他的课,她曾经无数次看过他训导非人类的教学。

    他是她,这辈子遥不可及的憧憬。

    可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推开门走进来,将她手腕上、身上的伤口一点点上药包扎。

    和她说:“你是我最期待的训导者,你不该这样草草结束自己,浪费你的才能。”

    她这一生从未被任何人肯定过,看重过。

    他何止是救了她的命,他为她重新建立了崩塌的世界,将她拉回了这个世界。

    他替她销毁了母亲的尸体,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替她隐瞒了这件事,替她还了六百万的违约金,解除合约。

    甚至让她住在他的家中,耐心的照顾她。

    他像是无条件的对她好,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她不要放弃,成为训导者的理想。

    多么完美的人,完美到无可挑剔。

    乔纱看着眼前的亚兰,哪个女孩儿能不坠进他的温柔乡里?

    所以原主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把他当成唯一的太阳。

    然后,在原主重返[特殊教师]岗位之后,他给了她一件私密的特殊任务——嫁给富商容安宇,暗中调查监管他的儿子容隐。

    总局早就怀疑容隐是非人类,并且怀疑是他杀害了自己的母亲阮宜,却苦于找不到证据。

    而容安宇就那么巧的在一次活动中,看上了她。

    所以,他希望她去,以继母的身份调查监管容隐。

    他那时和原主说:“这个任务很特殊,如果你不想要,可以拒绝。你才刚刚摆脱过去的不开心,我也希望你能够开心的生活。”

    多么温柔。

    可他明知道,乔纱把他的每句话当圣旨一般,只要他开口,她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完成。

    这套路她太熟悉了,让你心甘情愿的往下跳。

    “其实。”乔纱看着他,转了转手中的胶囊说:“不吃这抑制药不是更好?我和容隐结|合,我就会成为他的训导者,无论他愿不愿意都要服从我。我任由您摆布,他任由我摆布,不是正好?”

    她又一次看到他温柔的表情出现凝固,甚至连眉心也蹙了一下。

    “怎么?您不希望我和他结|合?”乔纱惊讶的问他:“为什么呢?您喜欢我吗?”

    亚兰脸上的表情更真实了,错愕又惊讶,顿在那里看着她。

    她忍不住笑了,将胶囊丢进了嘴里,托起他手中水杯的杯底,就着他的手用水送下了胶囊,才说:“和您开个玩笑。”

    和她装什么呢,都是一个套路流派,谁不知道谁的用意?

    她就喜欢看他装不下去的错愕表情。

    乔纱起身拿起了床边的风衣外套,这是她的外套,上面还沾着她的血,“请您将位置发给我,我可怜的继子在哪里?”

    她随意穿上了床边的拖鞋。

    亚兰看着手中的水杯,上面还残留着她的唇印,她确实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

    ------

    外面在下雨,亚兰体贴的替她撑着伞,将她送上了一辆出租车。

    地址已经发送到了她的手机。

    乔纱回头看一眼,她离开的那栋别墅,那是亚兰的别墅,她降落的时间点,确实是容隐又一次失控,试图要逃出庄园老宅,她想趁机偷拍他的精神体,却差点被失控的容隐咬死,又因为血激发了她和容隐的结合热。

    他们差一点结|合,是亚兰他们赶来,她被亚兰救回了他的住所。

    容隐受了伤逃了。

    “您真不怕,男主亚兰知道您已不是原主吗?”101担心,宿主好像没打算维持原主的人设。

    知道又怎么样?

    乔纱问他。

    101想了想,好像不怎么,主神原本就派了任务者来修复这个世界。

    乔纱点开了手机里的位置,这个地方好像是个学校啊。

    车子一路开的飞快,不到十分钟就停在了一所叫[玛利亚中学]的南门口。

    容隐的定位就在距离南门不远的地方。

    乔纱下车站在南门口,看见被撞塌了的大铁门,就知道容隐是从这里撞开门进去的。

    手机震了一下。

    是亚兰:[冬青在学校外,有人靠近他会激怒他。你如果出事就喊,她会进去救你。]

    亚兰:[注意安全。]

    雨下的很大,她撑着伞也被淋湿了腿和衣摆。

    她钻进南门,顺着定位找过去,发现这里是正在装修的一片学区,拉了禁止入内的警戒带,所以没有人。

    但一道拱门之隔,就是亮着灯的学生宿舍楼,大雨里隐约还能听见有学生冒雨在打篮球的声音。

    乔纱踩着坑坑洼洼的地面,朝定位的方向走,在踩到一块转头时,忽然听见一声类似与狼,或是狗的低低怒音,像是发出的警告,也像是扑杀前的预警。

    她停住了脚步,朝着那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她看见对面不远漆黑的废弃教学楼里,一双红色的眼睛在盯着她。

    那眼睛大的像个怪物,比狼和狗的眼睛要大上几倍,凶光毕露。

    “宿主要小心。”101忙提醒她,“这好像是男主,或者其他非人类的精神体,精神体是没有理智,已经失控的状态,并且精神体只有兽的野性和捕杀本能。”

    低低的怒音再次传过来,那双红色眼睛盯着她,一点点朝她过来。

    乔纱禁不住的寒毛耸立,她当然是怕的,脖子上、腿上的伤口还在痛着,她可以掌控男人,但她完全不确定她能够……驯服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精神体猛兽。

    那是容伽吗?可就算是容伽,他也已经被抹去了记忆。

    乔纱站在那里没有动,慢慢的将手中的雨伞丢在了地上,表示出她没有想攻击他的意思。

    雨很快打湿她的脸,她的头发。

    她抬手将脖子上缠裹的纱布解了开,那伤口很大,不像是人口咬的,从脖子前到后颈。

    刚刚止住的血,被雨水又冲化了开,留下来渗透了她的风衣。

    “你还记得我血的味道,对吗?”乔纱站在雨里轻声问他,她冷极了,声音听起来在发颤。

    就算容伽不记得她血的味道也没关系,她的血,激发了他的结|合热,这说明,他会被她的气味吸引,她注定了会成为他的训导者。

    那双红幽幽的眼睛果然停了下来,黑暗之中发出动物嗅什么气味的声音。

    他在闻她的气味。

    “你喜欢吗?”乔纱主动的朝那双眼走过去,每一步都很轻很慢,“我走近一点让你闻,好不好?”

    她走进了教学楼之中。

    大雨在她背后下个不停,废弃的教学楼里只有她的脚步声,满地的砖头和废弃建筑材料。

    乔纱又朝他走进一步,脚下像是踩到了泡沫板,发出“咔”的一声脆响。

    只是非常轻的脆响声,不远处的红色眼睛却像是听到了枪响一般,忽然暴怒而起,怒吠一声,猛地朝她扑过来。

    “宿主小心!”101立即说。

    乔纱却已经被两只大爪子按住肩膀,扑倒在了地上,她摔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被压的抽了一口气。

    那双红幽幽的眼睛,朝她逼下来。

    那么近的距离,她在昏暗之中一点点看清了那是个什么东西。

    狼?还是狗?

    一只通体黑色的巨型狼,或是狼狗,大的出奇,它俯身压在她身上有半层楼高,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快要比她的人还大。

    它低垂下来,呼吸像热热的山风。

    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巨物,浑身又僵又冷。

    “宿主要不要为您开启保护模式?”101紧张的问她,失控的精神体是没有理智的。

    乔纱没有回应他,她与那双红幽幽的眼睛静静的对视着。

    她记得原主学习过的训导课程,训导者的情绪,会被失控的非人类准确的感应到,如果训导者慌乱、惧怕、胆怯,那对面的非人类就会认为你不足以成为他的训导者。

    就像训狗。

    她静静的与它对视,越看越不觉得可怕了,它压在她身上的大爪子竟然是白色的。

    她发现,它通体黑毛,四只爪子却全是雪白的,像穿了四双白袜子。

    竟然有点可爱。

    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它的低吠声也一点点停下来。

    它垂下巨大的脑袋,凑到她流血的脖子一侧嗅了嗅。

    乔纱主动侧过了头,将流血的脖子展露给它说,“你可以舔。”(审核员好,这里是狗舔女主的脖子,没有别的)

    她仿佛给它一个指令。

    她望着半塌的墙外,密密的细雨,抬起手,手指轻轻拨开了湿透了黏在她脖子上的黑发,再次说:“可以舔,但要轻一点。”

    它能明白吗?它只是一个没有理智的猛兽啊……

    101心惊胆战,眼看着那巨兽裂开嘴巴,白森森的牙齿,血红的舌头伸出来一下子就卷住了宿主的脖子。

    那舌头那么大,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卷断宿主的脖子。

    可宿主宛如被一只小狗舔掌心一般,心率平静至极。

    巨大的舌头柔软的舔过她的脖子、脸颊,乔纱发出一声低低的喘|息声,手指抬起,轻轻抓住了那巨兽脑袋两侧的毛毛,“轻一点。”

    那巨兽竟然顿了一下,没有甩开她的手指。

    她的手指陷入它丰厚的黑毛之中,顺着它的脖子轻轻柔柔的一下一下抚摸,像在梳理它的毛发,也像是在抚摸它的脖子。

    它的耳朵动了动,本能一般歪了歪脑袋,更贴近她的手掌,将耳朵也送进她的手指下。

    乔纱顺着它的需求,手指揉上了它巨大的耳朵,像揉狗狗一样,一圈一圈的揉,它的耳朵尖被她揉的热了起来,舒服了一般,整个大脑袋歪进了她的手掌里。

    将她整个手掌压在地上抬不起来,巨大的身体也歪像她的手臂,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它喜欢她,像小狗喜欢被抚摸一样,喜欢她。

    这太奇特了。

    101还是有些意外,虽然他知道原女主就是可以训导容隐,他也知道现在的容隐身体里是容伽。

    可他依然觉得奇特,容伽明明被抹去了所有记忆,可他还是会一次又一次被宿主吸引。

    他喜欢她,仿佛是一种本能。

    只要他闻到她的气味,确定她是她,他就会……本能的喜欢她。

    “喜欢吗?”乔纱被它压的发麻,笑着用另一只抓住了它按着她的白爪子,“这个。”

    她揉了揉它白色的大爪子,“不可以压着我。”

    她停下了揉它耳朵的手。

    它不满足的拱了拱她的手,想让她继续。

    她又握了握它的爪子说:“这个,不可以压在我身上。”

    它歪头看了看她,看着自己的爪子,慢慢从她身上挪了开,像是怕她逃走一般盯着她。

    她却没有逃走,还躺在它的范围内,抬起双手,一左一右的揉上了它的大耳朵,奖励一般对它说:“好乖,好乖。”

    好乖的狗狗。

    它舒服的眯起眼,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左摇右摆,让她揉自己。

    乔纱这才发现,这只巨兽的背上也有许多伤口,那些伤口和容隐身上的伤口是一致的。

    “他本身受伤,精神体也会出现同样的受伤。”101告诉她,他如今能做的,也只有科普了。

    那容隐在哪里?他的精神体在这里,他的人肯定就在附近,精神体不能脱离他本人。

    乔纱揉着它的耳朵,扭头朝里面看过去。

    还没看清,外面大雨中忽然传来了远远的脚步声。

    它一下子警惕了起来,甩开她的手,猛地睁大双眼,喉咙里再次发出警惕的怒音。

    乔纱张开手臂,抱住了它毛茸茸的脖子,情绪平静的安抚它:“不要怕,我是来带你回家的。”

    它被抱的耳朵下意识塌了塌,却还是警惕的盯着外面。

    它没有办法打消警惕,它的五感太敏感了,风吹草动都足以激怒它。

    外面有男生在喊:“我刚才好像就在听到了什么东西在叫,像是大狼狗……”

    它更加警惕的站立了起来。

    乔纱抱不住它,立刻翻身起来,不能让它在这里暴露,亚兰带着监管局的人就在外面,随时会将它带走。

    容隐在哪里?只有他自己能将精神体收回去,精神体往往是他在极度崩溃、失控、警惕、兴奋之下衍变出来保护自己的猛兽。

    乔纱顺着血腥味往里走,果然在墙角的废墟垃圾堆中看见了容隐,他将自己蜷缩在垃圾堆里,要将自己藏起来一般,一动不动。

    他昏过去了吗?

    乔纱只能看见他光着的背,背上一道道伤口沾满了灰尘。

    她走过去低低叫他:“容隐?”她的手指轻轻碰上他的肩膀,想将他从垃圾堆里扶起来。

    他却像受惊的动物一般,猛地弹了起来,一把打开她的手。

    他的血从手掌上溅在她身上,他汗津津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他把自己重重撞在背后的墙壁上,低吼着说:“杀了她!杀了她。”

    他的精神体感受到他的状况,得到指令一般,陡然扑了过来,却没有将乔纱扑倒,而是落在了乔纱的身边,伸出白色的大爪子将乔纱轻轻的往一边扒拉。

    喉咙里还“咕咕噜噜”的,像是在撒娇的让她挪开一些,不要这样。

    容隐缩在墙角,看着他的精神体惊讶又愤怒,它在做什么……他明明要杀了这个女人!

    “哦,对了。”101再次解释道:“精神体是他的精神为自我保护凝聚出来的猛兽,也代表着他内心的一部分,有时候会反映出他内心的状态,有些非人类表面很凶残,可他的精神体却是个爱哭怕痛的小动物,这代表着他内心也有脆弱害怕的一面。”

    哦?

    乔纱看着眼前蜷成一团,抗拒她、憎恨她,脆弱的容隐。

    那他呢?

    一个“自闭症”少年的精神体是一只巨大的猛兽,要撕碎一切,杀了靠近的所有人,来保护自己。

    她被大爪子扒拉着,听着那“猛兽”的哼唧声,精神体反映了他的内心,他的内心是不是也非常想要被人抚摸,被人拥抱。

    只要一点点的爱抚,就能让他变成一只乖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