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死后全师门为我追悔莫及 > 正文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沈黛的声音不大不小, 修士们耳聪目明,她的声音刚好能让周围十丈以内的修士们听得一清二楚。

    纯陵十三宗的弟子们先不提,其他上三千下三千宗门的修士, 认识沈黛的, 不认识沈黛的,都被沈黛这外表与言行的反差震撼了几秒。

    少女眉眼妍丽,红衣秾艳, 不开口的时候,一路都有不少男修侧目打量。

    可一开口,清冽嗓音平淡却带着锐意, 尾音落下的一刻, 所有人都从她的话语里觉出了几分疏离的冷意。

    场面有一瞬间的凝滞。

    “沈师妹恐怕还不知道。”

    一旁上前来解释的,是纯陵十三宗清净宫的大弟子桓武。

    他虽是清净宫的大弟子,也是江临渊的师兄,但修为不及他,因此在宗门里存在感不高, 沈黛只见过他几面,与他并没有什么往来。

    他或许也是知道纯陵与沈黛的关系紧张, 不愿生事, 只温声解释:

    “江师弟被押解回纯陵之后, 师祖与纯陵众位长老在紫府宫侧峰设下地罡牢, 炼化了江师弟的一身混沌灵力, 心魔已除尽。”

    “如若沈师妹心存疑虑,待今日入武库隐界之后, 看是否有灵器认可江师弟, 便知真假。”

    不用入隐界。

    纯陵敢说得出这话, 敢让江临渊今日站在这里, 一切不言自明。

    江临渊望着沈黛近乎带着几分敌意的眼神,敛去眼底的失落,平静道:

    “宋月桃里通外敌,与魔族同流合污,如今只是罚她守着镇魔窟,若当真严格处刑,她早就被九九天雷诛杀了。”

    沈黛本无意为宋月桃开解,但眼看着江临渊这样一身凛然地指责旁人,忍不住道:

    “她再是里通外敌,再是帮伽岚君做事,也是受人蒙蔽。

    “可你的心魔是自己生的,道心是自己乱的,没人用任何奸计算计你,现在你心魔除尽便又可以站在这里了,那我倒是觉得,镇魔窟的宋月桃若是诚心悔过,也未必不能重见天日。”

    桓武听了这话忍不住抬眸看了沈黛一眼。

    这位沈师妹还真是语出惊人。

    不过她不知道,自从之前出了溯回珠在纯陵骂了一天一夜的事件之后,整个纯陵上下,不管是以前与宋月桃交好的,还是与宋月桃不太熟悉的,都对这三个字讳莫如深。

    别说让宋月桃重见天日,所有人都恨不得将这个名字埋在纯陵的地底下,任何人都不得再提。

    江临渊亦是如此。

    但他定定看了沈黛一会儿,却开口:

    “若是你真的这样想,我会尽力帮你去办。”

    桓武闻言忍不住斜睨他一眼。

    从前只听闻江临渊似乎对这位前师妹有几分情意,所以才在沈黛退出纯陵之后还不依不饶想让她回来。

    但现在看来,哪里是几分情意这么简单,都能为了她想办法把宋月桃弄出来了,说是情根深种也不算夸张。

    然而江临渊说完这话,一旁却传来谢无歧轻嗤一笑。

    “现在再来演什么一往情深,有点晚了吧,江临渊。”谢无歧虽是笑着,但笑容却十分挑衅,“我师妹说得委婉,你还真以为她是要你去救宋月桃吗?”

    “她的意思是,希望你也一样被暗无天日地关在纯陵十三宗,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让她见到你一眼。”

    江临渊没有言语,但双眸却如覆十二月的霜雪,冷得惊人。

    这样讥讽的语气,这样张扬不驯的作风。

    江临渊更不得不怀疑谢无歧与前世的归墟君之间存在的联系。

    前世沈黛曾赴魔君的千宗宴,在千宗宴上死里逃生之后,沈黛曾言她当时离归墟君很近,两人还近距离的过过招。

    她之所以没认出来,多半是因为她从没有往谢无歧就是归墟君的方面想过。

    可若是谢无歧戴上前世的玄铁面具站在她面前——

    她还会察觉不到吗?

    见江临渊久久不言,只用一双暗沉沉的眼眸望着他,谢无歧虽觉得奇怪,但并不畏惧。

    哪怕他如今修为高深,来明的,他与他也是势均力敌,至于来暗的……

    谢无歧转过头,故意问沈黛:

    “师妹,你方才所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谢无歧这样问,沈黛肯定是与他站在一边的,她眼中敌意不加掩饰,认真点头: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桓武原本只是来打圆场,却不想撞见江师弟甘做舔狗还被拒绝的一幕,顿时尴尬得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

    并且不只江临渊,很快陆少婴也发现了沈黛的身影,远远地一路跑来与沈黛打招呼。

    “师妹!你也来啦!”

    陆少婴看上去十分开心,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令。

    “这是你那天落在纯陵的玉令!师妹,你回纯陵怎么都不告诉我们一声?你的洞府我日日都遣人去打扫,你若是想回来,随时都可以住下,没人会说你闲话……”

    沈黛看着陆少婴手中的玉令,满脸奇怪:

    “这玉令不是已经被我扔到垃圾堆里了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陆少婴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纯陵玉令?垃圾堆?

    周围吃瓜的群众竖起耳朵,听得啧啧惊叹。

    纯陵玉令不仅是块令牌,还是一件地阶法器,哪怕是卖也能卖出上百灵石,竟被这位小师妹随手和垃圾一起丢掉?

    杀人诛心,阆风巅的这位小师妹果然是个狠人。

    就连不远处默默旁观着这一切的宿檀也有几分惊愕。

    她对沈黛的印象其实有些复杂,既妒忌她是谢无歧的小师妹,得他颇多偏爱,但抛开这些,沈黛本人又实在没有什么让人指摘之处,甚至还时常不经意散发出几分好欺负的良善脾气。

    而在对纯陵众人的态度上,她又是出乎意料的不留情面。

    宿檀不喜欢胆怯懦弱的人,沈黛这般态度,倒还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垃圾还是要去垃圾该去的地方。”

    谢无歧扬起一个极其嘲讽的笑意,轻飘飘道:

    “那晚月黑风高,扔垃圾的时候好像一不小心砸中了谁的头,陆仙君,你脑袋上的包,该不会是那个时候砸出来的吧?”

    陆少婴:……

    原!来!是!他!

    想到自己竟然还以为是沈黛回来了,陆少婴又怒又恼,正欲大骂,恰在此时,不远处海天一线的尽头,众位仙门巨擘以重霄君为首御风而来,后面紧跟着的就是今日的东道主宿危。

    宿危从香气缭绕的软轿上起身走向宿檀,雌雄莫辩的漂亮面庞上没有一丝笑意。

    宿檀不解道:

    “你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宿危没说话,脑海里还是方才与方应许起冲突的一幕。

    他与方应许自幼便是打打闹闹谁也不服谁,一言不合就拔剑是常事。

    但这一次他正欲拔剑,明明是他的本名灵剑,剑却像被死死焊在了剑鞘里一样,连一寸都拔不出来。

    宿危低头一瞧,是一片竹叶覆在了他的剑柄上。

    一片竹叶!

    区区一竹叶,便可令他用尽浑身解数也拔不出佩剑!

    这样深厚的修为,哪怕是如今当世第一的重霄君也不一定能做到吧?

    宿危心中骇然,心中对兰越的身份更加好奇。

    随后兰越温雅轻缓的嗓音响起:

    “宿家借着灵器武库的名声,今日之势和百年前也算不可同日而语,怎么家主却一代不如一代?宿危仙君,你的修为和你家先祖的修为比起来,差得可有点远了。”

    宿危拔剑的手臂青筋暴起,也未能撼动长剑一分,他咬着后槽牙道:

    “宿危才疏学浅,不敢与先祖相提并论,却不知尊驾是哪路前辈?既是前辈,与我一个小辈动手是否有失体面?”

    兰越巍然不动,言笑晏晏:

    “我小徒弟还不到十六岁,宿危仙君比她大十多岁,方才也照样差点与她动手,我以为这就是你们宿家的体面呢。”

    修真界强者为尊,以兰越的修为,真的与他动起手来教训他,他也只能受着。

    重霄君恐怕也是担心兰越这样护短的性格,闹大了怕是不好收拾,于是又在其中转圜一二,这才勉强揭过。

    想到这里,宿危抬眸看向不远处的阆风巅师徒三人。

    “有这样一位师尊压阵,也不怪有那样桀骜不驯的徒弟了。”

    宿檀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

    宿危不咸不淡地道:

    “我说你那位心上人,真是好大的脾气,方才还指着我鼻子骂,我算什么东西呢。”

    听到“心上人”三个字,宿檀清冷的面容也浮起几分赧然潮红。

    她故作镇定:

    “他虽一贯桀骜不驯,却也不是莫名其妙与人起冲突的性子,一定是哥哥你先招惹的他。”

    这还八字没一撇,就偏向外人了,宿危冷笑一声:

    “我招惹他?我如何招惹得了他?不过是问了他师妹几句话,他便与他师妹明目张胆地跟我扯谎——”

    “什么谎?”

    宿危瞥了一眼宿檀,缓缓道:

    “她师妹说,她和谢无歧早已合籍结契,结成道侣,你说这话是不是明目张胆的扯谎?”

    宿檀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沈黛与谢无歧。

    一红一暗。

    一乖巧内敛,一张扬不羁。

    两人立在人群中,看上去是惊人的登对。

    宿檀乍一听这个消息立刻就在心里否决了,但抬眸这样一瞧,又觉得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胸口蓦然一紧,宿檀看着那少女被师尊和师兄簇拥着的模样,心中妒海翻滚,连指甲嵌入手心也未曾察觉。

    而那边,沈黛周围的气氛其实与宿檀想象得完全不同。

    “——阿歧。”

    兰越的笑容里都透着丝丝寒意,并不比方才对宿危的模样温和多少。

    “这一招暗度陈仓,釜底抽薪,你倒是玩得很好,连我都能瞒过去,我知道你这孩子打小就聪明,却没想到你的聪明都用在拐骗自家师妹上了。”

    谢无歧听兰越这个语气,背脊都僵直了几分。

    “其实也不能叫拐骗——”

    他刚想坦然承认自己是真心的,就见沈黛接过了话头,挡在谢无歧面前正色道:

    “二师兄没有拐骗我,严格意义上来说,二师兄也是受害者啊!”

    谢无歧&方应许:……

    虽然一直知道沈黛好骗,但好骗成这个样子,属实还是在他们的意料之外。

    尤其是方应许,他就差抓着沈黛的肩膀把她晃醒,再把她眼里对谢无歧的好人滤镜给抠出来让她仔细看看——

    谢无歧哪里像个受害者了?

    这明明是处心积虑设下陷阱在步步诱拐她的大尾巴狼啊!

    兰越显然也不信谢无歧真的清清白白单纯无辜,他知道自己这个徒弟肚子里有多少坏心眼。

    “阿歧怎么又是受害者了?”

    沈黛对谢无歧信任非常,因此见兰越生气,她第一反应就是要把事情全部往自己身上揽。

    于是她提起了她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未拜入纯陵门下时的那场冥婚:

    “……那个时候二师兄躺在棺材里,尸体都快凉透了,下聘纳征的是他的家里人,一顶花轿把我接去他家与牌位拜堂的也是他的家里人,二师兄什么都不知道的……”

    “最后我被活活钉在棺材里要与他同葬,还是二师兄不知怎么突然又活了过来,一脚踢飞了棺材盖救了我一命,要不是这样,我可能连命都没了。”

    说到这里,沈黛轻轻拽了拽兰越的衣角,小声替谢无歧求情:

    “所以师尊你看,二师兄是不是什么都没做错?我们二人虽行过凡间的婚礼,但他没有拐骗我,他还救了我呢。”

    兰越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

    他只知道谢无歧十几岁前的记忆一片空白,随后四处流浪,却不知道他是从一口棺材里诈尸复生。

    棺材。

    诈尸。

    兰越眸光一沉,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

    方应许倒是之前就知道这件事,所以并不意外。

    只不过刚才沈黛骤然一句“已婚”,他一时间根本没想起这回事,现在这么一说,他倒是觉得说不定就算刚才宿危要验,那些验姻缘的法器也会承认这一桩婚事。

    毕竟即便这次不算,还有太琅城替嫁的那一次呢。

    ……等等,那这么说,他师弟师妹现在算起来,不就是一对货真价实的小夫妻了吗?

    一抬头,谢无歧见他看过来,顿时扬唇浅笑,露出几分占了大便宜的狡黠笑容。

    想不到吧?

    大师兄,拿来吧你!

    不是你的小师妹,是我的小媳妇啦!

    方应许:!这不对!!这不行!!他不允许!!!

    沈黛还没有意识到这点。

    在她的观念里,冥婚是可恶的封建糟粕,哪里能算得上真正的成婚,拿来糊弄宿危倒是可以,当真却还不够。

    正说着,那边宿危已宣布灵器大会正式开始。

    有资格参与这次灵器大会的分成两拨人,一部分是宿家亲自递了邀请函的客人,可以优先入内,另一部分是花钱买了入场资格的。

    钱倒不是很多,不过一人五颗灵石,但慕名为了武库隐界而来的修士却成千上万。

    算起来,光是入场费,就能抵消宿家在邀请函里附赠的那些随礼了。

    沈黛望着眼前武库隐界的入口。

    这入口也颇为玄妙,修士们面前是一个百丈宽圆形深坑,上面是广袤蓝天,深坑中却雾气朦胧,只隐约可闻里面浪涛阵阵,鸟叫虫鸣,还有依稀有仙乐缭绕。

    这些声音本不该同时出现,然而在这武库隐界之中,因是仙人陨落之地,灵气旺盛,所以里面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时辰到,隐界开。”

    宿家的执事长老与其他宿家弟子立于圆坑四周的十二个方位,指尖仙诀汇聚于半空之中,瞬间升起通天光束,直入圆坑中央。

    众人皆注视着眼前景象,有人高呼:

    “隐界开了!”

    果然,在宿家十二人合力之下,结界撤去,武库隐界的雾气消散,露出底下深不可测的入口景象。

    宿危立于入口外,按照规矩,收到宿家请柬的客人可以先行一步进入武库隐界。

    不过沈黛见他看向阆风巅这边的眼神,大约是在有些后悔给他们寄了请柬吧。

    “灵器赠英杰,生死凭天定,武库隐界之内无身份高低之分,夺取灵器全凭个人本事,祝诸君此去,武运昌隆。”

    宿危说完,武库隐界便彻底开启。

    四周围观多时的修士们早已跃跃欲试,宿危话音刚落,就有许多人下饺子似地跳了下去,像是生怕慢一步就被人抢了好东西。

    兰越知道谢无歧与方应许都已去过一次,所以并未多加嘱咐,只对沈黛道:

    “这一次灵器武库全开,你虽缺一把趁手的本命灵剑,但走到武库第十重,里面就有许多神兵利器供你挑选了,至于更深处,谁都没有去过,谨慎起见,莫要贪多,知道吗?”

    沈黛颔首应下。

    方应许道:“师尊只管放心,贪多也只会是我和师弟贪多,师妹可比我们谨慎。”

    兰越还是不太放心,又嘱咐了谢无歧和方应许几句,让他们好好看顾着沈黛。

    谢无歧听到这里,转头便去问重霄君:

    “武库隐界,可准许我动用魔核?”

    重霄君行使监管之责,不便太放纵他,便道:

    “以你的修为,不动用魔核也能保护好你师妹。”

    谢无歧却笑:

    “重霄君真是太高估我了,隐界内的能人异士多如牛毛,我这点修为,在许多前辈面前可不够看……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总不能束手就擒,对吧?”

    重霄君思索半响,谢无歧所言确实有些道理。

    他倒不是怕他们为夺灵器打起来,他忧心修真界内有人对谢无歧的魔核有所忌惮,趁着武库隐界内百无禁忌的机会,便痛下杀手,也不是不可能。

    思忖一番,重霄君终于松口。

    “只能在武库隐界内保命时动用,并且用溯回珠记录,不要给自己惹麻烦,知道吧?”

    眼前少年盈盈一笑,语气里带着几分乖巧,慢悠悠道:

    “知道。”

    半个时辰后,重霄君与众仙宗掌门里看着水月镜里大杀四方的谢无歧,顿时感觉到了什么叫两幅面孔,什么叫阳奉阴违——

    他竟敢一入武库隐界就切换魔核!

    不仅如此,他还见一个宿家弟子就打劫一个!

    武库隐界内默认的规矩,隐界内灵器皆是无主之物,能者得之,不分先后。

    当然,那种背地里下黑手的行为还是会遭人唾弃的,可向谢无歧这样正大光明地挑战,在武库隐界中却十分合理。

    正是因为合理,宿家弟子才觉得憋屈之极。

    ——谁他妈打得过魔婴期的谢无歧啊!这不就是明抢吗!

    流氓!

    无耻!!

    重霄君朝身旁的宿危看去,果不其然,靠在乌木雕龙木椅里的宿危已经完全变了脸色,那张雌雄莫辩的脸上阴云密布,一双眼正死死盯着谢无歧,恨不得把他从镜子里扣出来捏死。

    然而他捏不死他,至少这个时候不行。

    不仅捏不死,宿危还只能眼睁睁看着谢无歧打劫完宿家弟子之后,又横刀夺爱,抢走了宿檀即将要拿到手的一颗银霜珠。

    那珠子色泽如银霜雪花,借着光线折射出璀璨光芒,有润泽肌肤驻颜美容的功效。

    宿檀之前就听说有人在武库隐界里见过银霜珠,此次前来想要寻找的法宝清单里就有这一样。

    谁知谢无歧却先她一步,一击击中了那只她追了一路的灵鸦,从它口中取出了这颗银霜珠。

    宿檀眼看着谢无歧连她想要的东西也一并夺走,一时间心中委屈难掩,眼眶不自觉泛起了几分湿润。

    美人垂泪,尤其是一贯清冷高傲的美人垂泪,就连沈黛见了都有些心软。

    有哪个男人能抵挡住这样的眼泪呢?多看两眼,怕是全天下的珍奇异宝都想捧到她面前了。

    “别哭呀,又不是不给你了。”

    谢无歧掂了掂手里的银霜珠,三个字说得缱绻轻缓,尾音上扬,似妖孽鬼魅般勾人心魂。

    沈黛也没想到谢无歧会忽然这么温柔地安慰宿檀。

    她看着原本都快被气哭了的宿檀一怔,那双漂亮清冷的眼眸里升起几分希冀。

    忽然地,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瞬间有些憋闷。

    然而下一秒,她就听谢无歧慵懒的嗓音在她身旁响起,还挺温柔和善地说:

    “宿檀仙君,你回去让你哥哥给我师妹当众道歉,这珠子,还有你们宿家弟子想要的那些法器,我都可以考虑还你们。”

    “你看,我又不是不讲道理,有什么好哭的?你再哭,我这一掌下去,你就真的可以哭个够了。”

    宿檀:……???

    沈黛:……?是不是哪里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