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熊猫不服 > 正文 第64章 第 64 章
    关于熊猫喝水姿势太好看的问题, 克莱斯特并没有多做解释。

    他只是说:“我从来没有觉得现在的你不适合用奶瓶。”

    不管怎么说,好在现在终于知道熊猫是因为什么生气了。

    只有了解了前因后果,才能有法子重新让对方感到高兴。

    克莱斯特稍稍松了口气, 又认真地说:“让你误会了, 我感到很抱歉。”

    原瑾礼:“……”

    还没有参悟到对方上一句话里的意思,大熊猫的思绪这会儿就又被岔了开来。

    他没想到克莱斯特会为这种事情跟他说抱歉。

    因为这本来也不是需要郑重道歉的事情。

    他生气也只是因为感觉自己丢了面子,但如果阿特从未这么以为的话……

    “也, 也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没什么了……”微微蹙起的眉头舒展开,原瑾礼被他家阿特这波坦诚的态度给搞得发不出任何脾气了。

    嗐。

    他突然想开了, 本来就是小事, 也犯不上发什么脾气。

    就算阿特知道奶瓶子是给小孩子用的,就算他当着他的面用了,天天用,一直用,可那又怎么样呢!

    不过是用奶瓶子喝个水!!

    他可是大熊猫唉!

    他们熊猫做的事情永远都是对的!

    所以对啊, 阿特怎么可能会在心里吐槽自己?

    坏脾气瞬间烟消云散,原瑾礼重新改成盘腿儿坐的姿势。

    做熊猫的时候腿太短, 他喜欢将一双小胖腿抻直了坐着, 那样很容易保持平衡。

    但是人类形态下的原瑾礼则完全不必要那样。

    并且大概是他的背部无法像做熊猫时弯得那么圆润了?他反而觉得盘腿儿坐着更舒服。

    稍微调整好了坐姿, 原瑾礼刚想开口说要阿特先去忙吧, 不用管他了, 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已经重新拿起床头柜上的奶瓶。

    原瑾礼:“?”

    克莱斯特平稳地举着那只瓶子,嗓音低沉, 模样认真:“你中午吃的不算多, 要不要再喝点蜂蜜水补充一下能量?否则的话下午会饿。”

    “……”

    原瑾礼看着近在咫尺的奶瓶。

    ……兄die你确定你不是故意的吗?

    他抬眼打量起对方, 确定从对方的眼中只看见了一丝挂心和真挚, 原瑾礼不确定地接过了那只奶瓶。

    既然阿特从来没觉得他不适合用奶瓶喝水,那或许这一次也是自己想多了。

    ——从来没有觉得不适合,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扭扭捏捏。

    是这个意思吗?

    迎着对方清浅的眼眸,原瑾礼也不确定。

    但他还是举起瓶子,咕咚咕咚地喝了一些水。

    刚刚的午餐全部以肉食为主,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儿渴。

    而加了蜂蜜的水正好可以中和吃肉带来的干渴,刚喝了一口,黑发青年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露出了一个享受的表情。

    原瑾礼尽情享受着杯子里面清新甘甜的蜂蜜竹子水,一开始喝就刹不住闸了。

    他喝了足足快要一分钟,这一次没有被任何因素打断,一整瓶儿液体全部被他喝干。

    期间,克莱斯特就跟平时一样,只是淡定地等在一边,等着帮他清洗杯子、更换里面的液体,再没有露出什么异常的神色。

    当然,不一直紧盯着去观察去看的话,原瑾礼也不会发现,就在他喝水的过程中,克莱斯特纤薄的眼皮又跳动了数次。

    末了,克莱斯特接过他喝干净的瓶子,对他说:“睡吧,晚上想吃什么?我提前准备。”

    大熊猫舒服地往后一倒:“啊呜!”

    克莱斯特:“……”

    原瑾礼:“……”

    ……为什么变成两脚兽形态的自己还会发出熊猫的叫声??

    什么鬼!

    看来随意变身真的有后遗症!!

    已经不想去看自己小弟的表情了,原瑾礼直接躺下,将被子一拉。

    于此同时才想起什么似的,他直接唤出系统页面,把自己变回熊猫。

    ……不管不管。

    反正阿特不会笑话他!

    睡吧睡吧,一觉解千愁。

    巨大的床铺上,靠近枕头的边缘突然多出了一个很鼓很鼓的小包。

    仅有一双圆圆的黑色小耳朵从被子里露出,其余部位皆看不见。

    克莱斯特不禁扯了扯唇角。

    那个瞬间修长的两脚兽眼中迸发出了一种慑人的光,浅色的眼眸也变得深邃极了。

    喉咙里难以抑制地泄出一阵低哑的笑意,克莱斯特:“那我去去就回,有什么事就终端找我。”

    被子里的熊猫则难得地保持了一会儿的安静。

    一直到重新给他换过水的克莱斯特的脚步声快在房间里消失,他才细细地“嗯!”了一声。

    ——麻烦帮我弄几套衣服。

    说着,大熊猫将变回熊猫后就用不到的衣裤从被子里甩出,又叫道:

    “嗯!”

    你的衣服都太大啦!

    眼见着自己的衣物被熊猫无情地扔出被窝儿,之后再扑簌簌地落下,在床上摊成七扭八歪的形状。克莱斯特唇角再也绷不住似的露出了笑容。

    他说:“好。”

    之后他才推开房门闪身出去,又轻手轻脚地关门。

    门外的不远处,一头灰发的查尔斯愣愣地站在那里,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都快被他哥脸上的笑容给闪瞎了。

    “哥……?”

    查尔斯甚至怀疑这不是克莱斯特!

    在小行星上的时候他哥也不像以前那么严肃了,经常笑。但查尔斯以为那是因为在度假。

    而且那会儿他哥的笑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深。

    现在的感觉简直就是……怀.春。

    “怎么?”克莱斯特在自己弟弟面前立时恢复了以往的严肃。

    不是刻意端着,只是作为未来的帝国元帅,他从小到大经受的教育和礼仪就是如此。

    查尔斯也反而更习惯他哥这样儿。

    在面对克莱斯特看过来的一本正经的眼神时,他耸了耸肩头,表示:“没什么,就是你的通勤兵在楼下等半天了,我琢磨着上来看看你在干嘛。所以……哥,你们在干嘛?”

    怎么在房间里滞留了这么久才出来?

    “没什么。”克莱斯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叮嘱查尔斯:“原先生睡了,没什么事的话不要打扰他。”

    “我知道。”查尔斯微微向前探了探头,一脸探究:“但是你们竟然睡在一个房间?不嫌挤吗?”

    长长的眼睫向下一耷,克莱斯特说:“还行。”

    查尔斯:“可是这屋里这么多房间,也不用这么……呃呃呃黏腻吧?”

    关于他哥跟原哥相处模式过于黏糊的现象,查尔斯也一早就发现了。

    不过那时候以为是在野外,也没有多大的居住空间,外加上大熊猫太懒,很少会自己在森林里走路……

    查尔斯也就习以为常了。

    但现在,放眼望去这么大一间房子,他原哥也能变成人了,爬个楼梯什么的不成问题,竟然也要睡一块儿……

    “能变成人是今天上午刚刚发生的事。”克莱斯特试图辩驳,但这话一出口,也只说了半句,他便直接闭上了嘴巴。

    语言上的争辩辩驳最为空洞,也最没有意义。

    这是此前他从来不会去做的事。

    稍一停顿后,克莱斯特才再度开口。

    他表情不动,但唇部线条却愈显锋利且冷峻:“你想说的什么?”

    他直接迈到了最终目的那一步。

    虽然他也已经懂得了查尔斯的意思。

    不管之前是因为什么原因住在一起,但原瑾礼解锁了人类形态都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而只要稍稍想到变成人后的原瑾礼的确不需要他的照顾了,他们完全可以分开睡的时候,克莱斯特的第一反应是不愿的。

    这种不愿意的想法很强烈。

    甚至只要稍微设想夜里再也不能一转身就看见熊猫的场景,就会让他下意识地紧锁眉头。

    反而是对面的查尔斯,在被他哥这样严肃地问了一句以后就说不出什么来了。

    他并不如克莱斯特擅长思考和深究各种隐藏的真相。

    身为一只神经无比粗大的小二哈,查尔斯看到的永远都只停留在表面。

    但也不得不说,这样的查尔斯所看到的表面现象,也往往是最直观、也最客观的。

    比如,他觉得他们至今还睡在一个房间有点儿反常……

    那也许就是真的反常。

    克莱斯特一脸凝重地离开了。

    他下午还要去军部汇报工作,另外再开两个会。

    事实上上午本来也安排了一场会议,是3129师的内部会议,但因为大熊猫直播的关系遭到了众人请愿,会议被硬生生地挪到了下午。

    克莱斯特治下很严格,但那是在有人违反军纪命令、违背安排和计划的情况下。

    与其他编制比起来,3129师的整体氛围的确更轻松欢快。

    尽管他们的将军是一名十分严厉的长官,但他却从不会给自己的下属施加什么枷锁——只要完成每天规定的训练和任务就可以,其他时间都可以自由安排。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将军对他自己才是最严格的。

    三场会议连开下来,克莱斯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疲惫与变化。

    冲刚刚从对面走来向他敬礼的下属回了个军礼,克莱斯特推门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明天元帅就要返回帝星了,已经安排了您跟他的会面。”

    埃米尔跟在后头向克莱斯特做了最后的行程报告,接着问道:“您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

    “没有了。”克莱斯特说。

    但话音一落,他淡漠的视线在埃米尔身上逡巡了不只一圈,又很快说道:“……另外帮我订购几件舒适度比较高的衣裳……外衣内衣都要,尺码就按你的来定。送去我家。”

    “是。”

    职业习惯让埃米尔立即应了下来,但等反应过来他们将军在说什么的时候,埃米尔又愣住:“……您是为原先生准备的衣服吗?”

    埃米尔的脑中自动想起了先前原先生进入将军的机甲燃夜时,留存在数据库里的影像资料。

    那颜色纯正的黑头发和黑眼眸,宛若凝脂的肌肤,还有那天然带笑、开朗疏阔的表情……

    “埃米尔。”

    克莱斯特的手指在桌子上轻叩了两下。

    听起来频率有点难得的急切。

    这让埃米尔瞬间回神。

    有些惊恐地望向自家少将,埃米尔知道自己打听得有点儿多……明明将军已经给了他要求,他只需要去照办就好……

    呃。

    其实他还想稍微打听下原先生的情况的……只要能听见一个生活细节也好。

    但现在看来,将军或许并不想分享这些……

    埃米尔想了想,还是说:“如果是原先生的话,其实将军您可以叫上原先生一起,亲自带他去商店里试试衣服。”

    迎着自家长官骤然看过来的冷峻目光,忠心的埃米尔还是硬着头皮说:“属下是担心原先生不喜欢属下帮忙挑选的衣服。”

    “……嗯。”克莱斯特应了一声。

    这他之前倒没有想过。

    也不得不说,埃米尔考虑问题考虑得很全面。

    克莱斯特本身并不在乎外貌着装,但那只熊猫又自恋又爱臭美,或许让他自己挑选衣服更合适。

    “不过今天属下还是先给原先生定两套送过去?天快黑了。”埃米尔又说。

    很显然,他们今天去挑衣服已经来不及了。

    “好。”克莱斯特这回点头点得更干脆,“你辛苦了。”

    “不辛苦!”

    身为原先生的粉丝,埃米尔表示自己很荣幸。

    “那属下就先去忙了?”

    克莱斯特淡淡垂下眼眸,他长腿一折,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他难得的有点心不在焉。

    “先等一下。”克莱斯特再度开口。

    其实就在埃米尔提起那只熊猫的时候,他的脑中也同时映出了黑发黑眼的青年模样。

    犹记得对方说过,那是他成为熊猫前的,本来样貌。

    ……

    埃米尔疑惑的声音再度响起:“少将?”

    思绪拉回,手肘撑在桌面上,克莱斯特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在他脸前交叠。

    弧线锋利棱角突出的下颌绷得更紧了些,他淡色的眼眸变得深邃,一眨不眨地望向埃米尔。

    克莱斯特正式且认真地说:“……接下来的问题,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想与你探讨和请教。”

    埃米尔:“?”

    .

    克莱斯特在晚上六点钟的时候准时回到了家。

    就在两个钟头前,他收到了熊猫的通讯,原瑾礼说晚上要吃烤肉,要他不必准备什么,只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还说等他回来就开饭……

    从通勤兵驾驶的车子上下来,克莱斯特来到了自己家的房门前。

    他五官分明的脸上原本并没有什么表情,但一想起一墙之隔的门内、青年唇红齿白的模样,锋利的下颌就下意识地绷得更紧。

    他想起埃米尔说:“原先生的外形那么完美,能力又那么优秀,您喜欢他一点都不奇怪唉。”

    而他让埃米尔说出这番话的问题则是:自己为什么会忽然不敢直视变成人的熊猫?

    对于这个问题,埃米尔自有自己的一番分析和论断,他觉得他们将军单身了这么多年,应该是终于肯对一个人动心了。

    “您以前没将心思放在这方面过,或许原先生的出现让你有了什么改变?”埃米尔猜测,“这样的话,你喜欢他就更加不奇怪了。”

    乍听见“喜欢”这个词的时候,克莱斯特交叠在一起的修长手指便扣得更紧,眼皮也猛地掀开,望向埃米尔的目光专注到恐怖吓人,却也亮得惊人。

    而此时,他则不动声色地深吸了口气,推开了眼前的大门。

    “你回来啦?”

    听见动静,顶着一头黑发的青年从厨房里探出了头。

    ……

    这个场景,是进门以前的克莱斯特万万没有想到的。

    青年原本清俊的脸上沾了一些面粉状的白色粉末,不及他原本肌肤的玉质通透,却也让黑发青年看上去多了几分可爱。

    尤其是他一贯秀气的鼻尖上面也沾染到了一些那样的粉末……

    “嗯。”克莱斯特忍住想要转眼的冲动,却不受控制地一扯自己领口。

    而后才问:“你在做什么?”

    “做肉排呀。”青年此时已经把头缩了回去。

    他清亮的声音从翻译器里传来,在一阵滋滋烤肉的声音中也依旧清晰响亮。

    难得不用一直“嗷呜嗷呜”地发声,原瑾礼话也变得有点多:

    “我想尝试着靠吃肉升级……但我今天应该吃不下十块肉,只能慢慢来。查尔斯刚刚教我用烤炉了……真的好方便,我还裹了一层面粉,等一会儿肉质也许会更嫩……”

    克莱斯特来到了厨房门口。

    依旧穿着他的衬衣的青年多穿了一件围裙,腰带儿系得有些紧,腰身的位置被勒得更细更直。

    他正略微垂头,从后面看能清晰看到他凸出的颈骨,嶙峋却不狰狞,消瘦但挺拔如松。

    原瑾礼知道克莱斯特也进了厨房,但对对方此时正看他的目光却一无所觉。

    他一边观察着肉块的烤熟程度,一边又用无奈的语气跟他小弟说:“哦对了,二狗……我是说查尔斯,他在楼上睡着了。”

    克莱斯特:“……”

    炉灶前的青年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洁白俊秀的脸上也写满了无奈:“刚刚他的异能又失控了。”

    本来原瑾礼起床以后就去找了查尔斯,二狗子特别有耐心地给他介绍了几种家电的用法,之后还在游戏房给他讲解未来星际的全息游戏玩儿法。

    就是没想到说着说着情绪就波动了,就又下雨了……

    虽然弟弟对于新异能的操控明显熟练了很多,表现就是这次的雨并没有下很大。

    但是TMD大白天在屋里下雨……还好有管家机器人和清扫机器人在,及时清理了那个房间,要不然原瑾礼这会儿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越发觉得自己叫查尔斯来是个错误的克莱斯特:“……”

    他脱掉外衣挂在了门厅处,一边走一边挽着自己的衬衣袖子,露出修长有力的手臂:“剩下的我来弄,你去玩吧。”

    “不,没关系,这个我会弄。”原瑾礼说着,又回头冲阿特笑了笑。

    他似乎很喜欢用这个烤炉。

    尽管他沾满面粉的脸上其实已经很明显地说明了一点——大熊猫就算变成人,也并不擅长下厨。

    不过青年大概不知道自己的脸花了,回眸的瞬间仍旧笑得一脸灿烂。

    克莱斯特的第一反应是想伸手抹去对方脸上的粉尘。

    却又在真的抬手前堪堪意识到什么,没有动。

    厨房也是半开放式的,很大,但烤炉前面的地方却并不宽阔。

    站在与青年几乎只隔一步的地方,克莱斯特的脚跟犹如钉死一般一动不动,就那样垂眸看着对方。

    直到青年“啊”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又转回了头,神情怔然也委屈:“阿特……我好像迷眼睛了……”

    克莱斯特一眼看到,对方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这会儿的确有点发红。

    “别碰。”他抬手阻止了青年要揉眼睛的动作。

    等意识到的时候,克莱斯特也已经跨出了那一步,来到了青年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