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靠告白通关惊悚游戏[无限] > 正文 第33章 十人之约
    虽然段闻舟顺利离开了那个密室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还是好气哦。”

    他摩挲着下巴。

    “不仅味道有点怪怪的, 而且我——竟然被毒死了!”

    明明之前吃从来都没事的,这次怎么会翻车!世界上竟然还有能不被他消化的食物?这一点都不科学!

    [嘻嘻!笑死了!零号这个贪吃鬼终于被毒死啦!]

    [被毒死啦!好好笑哦!]

    几道孩童的笑声在段闻舟的脑海里响起。

    “你们别这么说嘛,最后那个加试环节肯定有问题, 不然我才不会这么轻易死掉。”

    穿着卫衣的漂亮青年耸了耸肩。

    一个散步路过的路人诡异地看了这个自言自语的家伙一眼, 似乎觉得这个年轻人脑子有点问题。

    [哎呀, 零号你又被人当成精神病了!]小孩子的声音在段闻舟的脑中说。

    “七号你这话说得不对,我本来就是个精神病嘛!

    不然怎么能总是听到你们在我脑子里说话?”

    段闻舟笑嘻嘻地说。

    段闻舟的人生轨迹和其他的普通孩子不一样,或者说,他其实算不上是人类,而更像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一个怪物。

    现在是2054年,尽管针对人类基因改造技术的法律法规越发完善,但是总有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涌动黑暗势力, 有利益就有黑暗,他们使用人工的方式将从各种生物身上提取到的基因和人类的基因混合到一起。

    由此期待来制造出一种比人类更加优秀,更加强大的生物。控制整个研究院的投资方与开发者【博士】, 将这种生物称之为【神】, 段闻舟是这所谓【造神计划】的第一批试验品。

    也是那批试验品中唯一存活到现在的。

    在他三岁那年,出于博士“优胜劣汰”的选择方案, 他和同期的另外九个试验品被关在了一间透明的玻璃房里面, 在没有食物也没有水的情况下自相残杀。

    三十一天后,段闻舟活了下来。

    他是最后的唯一胜利者,但是就在他完成了那次试炼之后, 他的脑子里也多了一点东西。

    ——那是他死去的九个同伴的声音。

    所以段闻舟在最后那个自己的密室中才能如此果断, 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些盘子上的大嘴不过都是些假的, 他的小伙伴们根本就没有死!

    他们只是被他吃下了肚子, 和他融为一体罢了。

    一号到九号, 他们九个一直都在他的身边,陪着他,永远都不离开。

    段闻舟:“你说是吧,一号!”

    [对啊对啊!我们永远不分开!]

    [呜呜,可是我想萧哥了。]

    [零号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去找萧哥睡觉觉啊~萧哥好香的呜呜~]

    [想要萧哥亲亲!]

    段闻舟:“再等等!我已经给萧哥留下了一个很好的第一印象!

    ——下一步我就能把他拐回家了!就是这样的!”

    [你说的哦!]

    [骗人是小狗!]

    他走出了公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可能是因为多年前那场试炼留下的后遗症,或者是因为他的身体里融入的那诡异的【不明生物】的基因,他总是很饿,每个月打工赚的钱都拿来吃吃吃却还是吃不饱。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人类和什么神奇物种的混血。

    “叮铃叮铃——”

    突然段闻舟的手机响了起来,对面那人的声音满是冷淡和不耐烦。

    “零号,我命令你现在立刻和我汇报你的工作进展。”

    段闻舟的脸上扬起一个甜津津的笑,他歪头夹着手机去扣自己裤子上的一颗纽扣。

    “报告部长,我已经顺利进入到那个组织中,并且完成了入学考试。接下来的导师选拔考会在三天后举行!”

    “什么!你竟然真的成功——”部长的声音立刻激动了起来。

    杯子被打翻的声音传来。

    “太好了太好了!你现在立刻将你现在已经知道的关于【异种学院】的内容写成一份报告发给我!要全部的信息!一点细节都不能错过!”

    部长的声音却又变得柔和了起来。

    “零号,自从你从三岁开始离开实验室执行第一个杀人任务以来,就从来都没出过错。

    现在这是你最后一次出任务了,我和你保证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可以取下你的控制针,你就可以离开实验室彻底自由了!剩下的人生都是属于你自己的!”

    段闻舟嗯嗯啊啊应付了他几下,挂上了电话。

    在挂断前他听到部长大声地冲着身边的人宣布着这个消息,语气夸张激动得像是要晕过去。

    段闻舟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那块看似平常的皮肤下面却埋藏着一枚针尖大小的微型炸弹,只要炸弹没有被拆除,他的生命就不属于他自己。

    只要一旦被按下开关,他就会被炸成一堆烂肉,再强的自愈能力都是白搭。

    尽管他现在走出了笼子,穿上了人类的衣服,甚至摆脱掉了那个冰冷的编号,有了人类的名字。不过他的脖颈上却还是拴着一条冰冷的锁链,这锁链不断地提醒着他的身份。

    ——他还是博士养的一条狗罢了。

    招来喝去的,随时可以被抛弃的一条狗。从他出生开始,就不断有人教导他认清楚他自己的身份。

    他从不配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活着。

    [不过零号,就这样随随便便和普通人说关于学院的事情真的好吗?]

    段闻舟思考了一下,没想出来,愉快地决定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了。看了下银行卡上的余额,他才不管那部长的什么命令,只想先去旁边的汉堡店大吃一顿。

    “反正学院总应该有办法解决的吧!”

    [这个部长好烦哦,什么时候能吃掉?]

    段闻舟拍着胸口和他们保证:“等到我在学院里找到能换一个身体的方法,就把他们全都吃掉!”

    [整天要求这个,要求那个!我真的受够了当这群人的走狗了!]

    [就是就是!烦死了!]

    段闻舟:“没问题!等吃掉了他们,我们就可以去找萧哥——”

    [然后呢?]

    段闻舟:“当萧哥的狗!每天可以被萧哥抱着睡觉觉的小狗勾!”

    脑海里的童音都欢呼起来。

    [好耶!]

    [太棒了!要当萧哥的狗勾!]

    [可以到处乱舔也不会被骂的那种!]

    [芜湖芜湖~]

    青春洋溢的漂亮小青年推开汉堡店的店门走了进去,在店员惊诧的眼神中点了三十个巨无霸汉堡打包。

    “帮我的九个舍友带的,他们都懒得出门。”

    段闻舟两手一摊,有些无奈地说。

    -

    -

    萧霁在现实世界里睁开了眼睛,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传入了鼻腔中。

    他正躺在医院值班室的床上,手表上的时间提醒他,距离他忽然陷入沉睡已经过去了半夜,现在是第二天早上了。

    萧霁在从心理医生这一行退休之后重新高考去了医学院,学的是临床神经外科,刚刚进入这家医院工作不到半年的时间。

    在得知了他的前一份工作之后,他的同事们纷纷调侃他:“你这是终于大彻大悟了小萧!学心理学救不了精神病!”

    萧霁当然没和他们说自己转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毕竟遇上自己的治疗患者在自己的面前自焚什么的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且骇人听闻。

    距离下一场导师选拔考还有三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是他在上一个密室中和重默的许诺。

    萧霁闭了闭眼定了下神,掏出通讯器来查找了一会,顺利找到并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您好。

    请问重默的家属是在你们疗养院吗?”

    “重默…是谁?”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愣了一愣。

    “四年前,因为自焚而身亡的那位患者。

    ——我听说他有一个年纪很小的弟弟。”

    萧霁花了一天的时间将现实世界里的事情安顿好。

    他以身体不适的原因暂时和医院请了一个长假,并且搬了家。

    新家是一幢双层的带院小楼,漂亮的淡蓝色屋瓦下面盛开一簇簇白色的百合花,位置是在一个虽然远离城市,但是交通还算发达的海滨旅游小镇上。小镇上的屋子都修建得很漂亮,大部分都是出租出去。本身的居民少,经常游荡在街上的人都是来度假的游客。

    和那孩子相处得也很顺利。

    那是一个安静的孩子,虽然从他的身高来看,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孩子”了。不过他温柔的性格和乖巧的表现还是让萧霁很喜欢。

    萧霁请了一个钟点工每天来按时每天打扫房间,顺便帮忙做午饭,以及来查看一下他是否还活着。这是为了防止萧霁自己哪天突然在【异种学院】中死去,那孩子会没有人发现。

    早饭和晚饭则是萧霁自己来做,之前在工作不忙的时候,他也喜欢自己来做饭。

    他很享受做饭的感觉,特别是给别人。

    俊美的男人站在门边冲着正对着一簇盛开的白百合发呆的白发青年招了招手,身上带着的围裙削弱了他脸上的冰冷,让他的神色看起来竟有一丝温柔。

    “阿白,进来吃饭了。”

    “好!”

    白发青年跑了进来。

    重白,这个青年……或者说是男孩,就是重默的弟弟。

    萧霁在此之前一直以为重默的弟弟年纪应该不大。但是在见过面之后才知道,重白的身体年龄已经二十三岁了,尽管他的心理年龄却只有三岁半。

    重白患有智力缺陷,并且还有很严重的白化病。

    重默和重白是一对兄弟,兄弟二人相依为命,并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在重默死后重白就居住在政-府提供的免费疗养院里面,受到的待遇虽然也过得去,不过并算不上好。

    萧霁把他从疗养院里接出来很是花费了一番力气,不过好在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

    “哥哥,我们在院子里再种点别的花好不好?”

    “什么花?”

    萧霁替他擦了擦脸上滑落的汗珠。

    重白的脸和重默的有些相像,但是却更加漂亮精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白化病的原因。他的肤色也是雪一样的白,当他眨动着纤长的睫毛看向萧霁的时候,眼神满是那种孩童才有的天真无邪。

    几乎像是一个天使。

    萧霁忍不住扯了一扯他的脸。

    青年鼓了鼓腮帮子,脸颊上露出两个小酒窝

    “月季,栀子,玫瑰——还有白蔷薇!”

    萧霁答应了,然后坐在桌前,看着小孩不断称赞着他的厨艺,自己乖乖地用勺子吃饭吃得很香的样子。他的心中情绪翻涌了一下,又很好地被他控制住。

    从性格上来说,重默和重白两兄弟几乎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重默性格阴冷偏执,在发现无法得到他的喜欢之后,甚至不惜在他的面前自-杀。而重白则是一个温柔乖巧的孩子,他喜欢阳光,海滩,还有各种盛开的花。

    他的确很喜欢重白,也对他很好。

    可是有时候,他却不知道这种好是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还是因为对他哥哥重默的那一份愧疚呢?

    也许再相处一段时间,他就会明白了。

    今晚就是萧霁参加第二场考试【导师选拔考】的时间了,他不确定这场考试会花上多长的时间,在吃完饭之后萧霁对重白说:

    “阿白,哥哥今天有点累,想要早点休息。如果明天哥哥起晚了,你也不要担心哥哥好不好。”

    重白点了点头,歪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亲。

    “好~

    那哥哥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