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虐文使我超强 > 正文 第167章 合欢宗女主角(15)
    167、合欢宗女主角(15)

    请用您强大钞能力疼爱晋江正版君!

    香蝶湖别墅开发项目有他舅舅的手笔, 作为内部人员,他费了一番力气才追查到户主。

    阚定权很清楚,戚厌跟大小姐的关系绝不普通, 不管是因爱生恨还是与虎谋皮, 他都无所谓, 反正黑天鹅已被他驯服成情人,戚厌他无力回天。

    “你还会芭蕾?”

    猩红烟头被男人凶狠掐灭在水晶缸里, 他的眼神显露出几分野心。

    “以后只准跳给我看。”

    “看我心情。”

    绯红随手将流苏包扔到他身上,环着胸, “该您表现了, 太子爷。”

    阚定权哑笑,“我的荣幸。”

    随后他单手拎着流苏包, 双臂弯下, 把女人抱出了别墅。

    绯红攀着男人的后颈, 金片耳环晃荡之际,她看到了楼梯间的人影。

    苍白的, 冰冷的, 又极其糟糕的。

    戚厌没追出去, 任凭汽车疾驰离开。

    他缓慢下了楼梯,走到沙发前, 水晶缸里躺着一根扭曲到近乎变形的香烟, 像是某种无声的警告。

    戚厌冰冷笑了。

    警告他?

    谁玩谁不一定呢。

    婚期都定下来了,阚定权毫不避讳, 把绯红领回了家里。

    上次是老爷子过寿, 他们家族聚餐,这回则是正儿八经的私人家宴,参与者只有阚先生、阚夫人以及阚二小姐。阚定权有个妹妹, 叫阚如意,比起虚伪客套的婆媳社交,这位小姑子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就像点燃的小炮仗,随时随地爆炸,让人难堪不已。

    据说阚定权好几任女友都栽在小恶魔的手里,再也没脸第二次登阚家的门。

    就比如现在——

    阚夫人这个未来准婆婆去厨房料理,绯红反而闲适地玩起手机,阚如意立马不爽了。

    “你为什么不去帮忙?”

    绯红抬头,难得端庄微笑,“我不会下厨,去了反而帮倒忙,再说了,你哥前几天才盯着我做的雕花美甲呢,毁了他也心疼的。”

    说着绯红伸出自己的手,指尖簇着一枝枝晶莹剔透的雪白玫瑰,是阚定权特意挑的婚礼款式,跟白色婚纱很合衬。

    阚如意怒瞪亲哥,似乎在说,你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把狐狸精儿纵成什么样儿了!

    阚定权含笑道,“如意,你玩不过你大嫂的,还是歇歇吧。”

    阚如意被气到了。

    什么叫她玩不过?

    她都十七岁了,难道还会被这个坏女人玩弄吗!

    她被小看了岂有此理!

    阚如意打定主意要教坏女人好看,然而令她失望的是,无论是她妈、她爸和她哥,竟然都是站在坏女人的阵营里,一个劲儿维护她!他们甚至觉得时间太晚了,还让绯红留下来住着,就跟阚定权一个房间。

    他们默认了双方的婚前同居。

    ——可恶这个家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吗!

    阚如意恼怒拍着桌子,忽然她眼珠子一转,拉开抽屉。

    “嘭嘭嘭。”

    房门被拍得无比响亮。

    “我妹又来了。”阚定权头疼不已,“这家伙真是不死心。”

    “小女孩嘛,自然怕我抢走你,不疼她了。”绯红很是理解,给他递上睡衣,“你先洗澡,我来搞定她。”

    “辛苦你了。”

    阚定权捏了下她的脸,旋即进了浴室。

    他妹跟未婚妻都不是一个段位的,他不担心,至多让如意多吃点亏。

    吃自家人的亏,总好过吃外头的教训。

    外头的阚如意不耐烦地拍门,“快开门啊,才晚上九点,我不信你们睡着了!”

    “咔哒。”

    门锁开了。

    阚如意神情狡黠打开手里的盒子。

    “噗嗤——”

    白色丝状物骤然喷涌。

    咦?

    怎么没有尖叫声?

    阚如意抬起了脑袋,女人正斜靠在门框上,黑发湿淋淋披在肩头,雾玫瑰色丝绸睡袍松垮敞开,露出一袭珍珠白的吊带蕾丝睡裙,深v领性感设计,细腻珠光微微起伏,宛如一片雪海。

    而她恶作剧喷射出的蜘蛛假丝就黏在女人的脖子和锁骨上,唇边妖气蔓延,活脱脱一副妖精转世的模样。

    阚如意看直了眼。

    绯红弯下腰,拨弄着她盒子里的血眼黑蜘蛛,“你喜欢这小东西呀?改天嫂子送你,假的没意思,活的更好玩。”

    阚如意:“!!!”

    雾草是个变态!

    她老实人不玩了告辞!

    阚如意马尾一甩,转身就跑,被绯红拎了后领。

    “你想干嘛!”她满是防备,浑身带刺,“我可严重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我就——”

    女人柔软的双臂抱住了女孩的腰身。

    阚如意:“???”

    167、合欢宗女主角(15)

    没多久她的脸红得滴血。

    “放放放放……放开我!”

    可恶这个坏女人居然用凶器威胁她!

    绯红的呼吸贴着她的耳朵,“妹妹,嫂子也告诉你,别玩这些可爱的小把戏,你要知道,嫂子嗜甜,最顶不住小妹妹的撒娇了。要么,你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献出你哥当我男人,要么——”

    她蓄意引诱。

    “你当我女朋友。”

    双马尾瞬间炸了。

    “你你你——”

    “我我我——”

    “妈妈我害怕呜呜呜!!!”

    双马尾被吓得不轻。

    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连滚带爬地跑了。

    绯红挑了下眉,这位妹妹中途还摔了一跤狠的,干脆连鞋子都不要了。

    她走过去捡了起来,打算让亲哥送回去。

    而躲在墙角偷看的阚如意背脊发凉,情不自禁想起了灰姑娘的水晶鞋故事。

    呜呜呜这个女变态果然是个萝莉控!

    第二天,阚家的餐桌异常安静,只剩下碗筷碰撞的声音,连阚定权都看了他妹妹好几眼,一向闹得阵仗轰轰烈烈的家伙,竟然不做妖了,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阚如意使劲扒着饭,就差把双马尾埋里面了。

    绯红低笑,“妹妹,别光吃饭,吃块肉吧。”

    肉?!

    大妖精要吃她的肉?!

    呜呜呜。

    双马尾把脑袋摇成拨浪鼓,惊恐无比,“不不不,不要吃我,你吃我哥吧,他肉多结实,很耐吃!”

    阚定权:“?”

    绯红搞定了阚家的上上下下,婚礼筹备得异常顺利。

    婚典当日,戚厌携着喜帖,由秘书开往最终地点。

    阚家很舍得资本,高调买下了一处奢华酒庄,势要打造一场空前绝后的世纪婚礼。

    “戚董,金小姐真的要跟阚先生结婚吗?”

    秘书有些坐立不安,因为他的座位不是在副驾驶座,而是跟夏小姐一起坐到后排座位,女孩子明显不满,一路低气压,他说话也不理,就很尴尬。

    为了打破僵局,秘书只得没话找话。

    副驾驶座的戚厌保持冰冷的缄默。

    秘书更觉难熬。

    好在司机懂秘书兄弟的心,迅速开向酒庄,下车,进场,人头攒动。

    秘书松了口气,“戚董,我先上个洗手间!”

    夏依依嘟囔,“人懒屎尿多。”

    秘书装听不到。

    你能指望一个佣人的女儿说出什么高雅的话呢?

    她连三本大学都考不上,还是被戚董花钱塞进去的。

    为了把夏依依包装成一个千金小姐,秘书那段时间光跟老师沟通,头发都快掉光了。有这么一个赝品衬着,也难怪戚董对金小姐念念不忘,要是换做他,早就抢婚了!

    不,戚董不会这么冲动的。

    秘书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他跟了戚董快三年了,自认了解他几分性格。

    ——任何事情都无法动摇戚董的利益至上原则。

    包括爱情。

    婚礼开始的三十分钟前,戚厌收到了一条久违的信息。

    [我在1号酒窖里]

    手机散出薄薄的荧光,映得他面孔冰凉。

    “嘎吱——”

    酒窖的冷光源下,男人的身影从模糊到清晰。

    “婚礼快开始了,你不该找我。”

    戚厌一身周正西装,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他冰冷吐字,“阚太太。”

    绯红戴着雪白手套,手里拿着一瓶红酒,抹胸婚纱摇曳及地,侧边开衩,长腿若隐若现。她的眉梢眼角盛放着灼灼春色,冲他一笑,“别那么生气,我只是让你过来,给孩子挑个成年礼,你觉得一瓶代表出生日期的红酒怎么样?”

    戚厌冷嗤,“孩子成年礼是什么玩意儿——”

    他倏忽僵直。

    接着绯红被他重重一扯,摔到怀里,他压抑着暴怒情绪,质问道,“孩子是怎么回事?我的……不,不可能,日子对不上,你怀了那家伙的?那更不可能,阚定权明明是个——”

    “是个gay,对吗。”

    绯红像一条美人鱼,从他怀中游开。

    她手腕发紧,又被禁锢了。

    她无比玩味对上男人略显崩溃的面孔,他眼底浮现血丝,狰狞如恶鬼,一字一顿,“这孩子是谁的?谁他妈敢碰你!”

    “阚家不止一个男人啊。”她耸肩,“可能是他爸的,他舅的,也可能是老爷子的——”

    “你他妈的闭嘴!”

    戚厌难以抑制疯狂的情绪。

    事情失控了。

    他明明算好的,阚定权就是银样镴枪头,他对女人有生理障碍,不敢碰她的,至多止于接吻这步。

    为了夺取阚家,这点他可以忍。

    ——但她怀了孩子。

    167、合欢宗女主角(15)

    不知是谁的野种。

    这触犯到了戚厌的禁区,他阴森森盯着她的腹部,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走!”

    婚礼不能再举行了。

    她抬起手,用那双洁净美丽的手套,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晚了呀,我不会跟你走的。我不说了吗?我再不爱你了。”

    她又笑,“不过别担心,孩子出生之后,会叫你干爹的。”

    范西德一身盛装追了出来,气都没喘匀,夹杂着一丝怒火,“你是不是疯了,那是伊莲夫人,要不是给老爷子几分薄面,她都不会踏足这里!”

    他看都没看许粒,扶住绯红的肩头,对女人的情意驱使他态度缓和。“听话,伊莲夫人不过是想要一个漂亮宠物,你给他就是了。”

    许粒半张脸被阴影吞没,他乖顺垂下细长的睫毛。

    没有反抗。

    范西德没有想到,绯红冲他竖中指。

    嚣张又张扬。

    “哗——”

    汽车飙射而去。

    范西德被甩了一车屁股尾气。

    “见鬼!他们是疯了!”

    男人原地跳脚,咒骂不已。

    橙黄的车灯鲁莽冲进了布鲁日运河。

    啪嗒一声,许粒弹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他从主驾驶位上跳下来,绕到另一边,在绯红还诧异的目光中,强行拖着她下车。

    “怎么——”

    绯红还没问出口,便落入了少年炙热拥抱。

    在没有唱诗班巡演的夜晚,街市也笼上了一层烟雾般的寂静,而呼吸声愈发激烈明显。

    许粒将她按在在胸口,手掌压着颈后那块肌肤,指缝溢出松软丰沛的绒毛。他的感情早已满蓄,犹如一道危险船闸。

    当她不惜一切代价,带他出逃庄园,那道闸就轰的一声,炸得粉碎,所有防护都被摧毁了。

    洪水滔天,爱欲漫灌。

    绯红几乎融化在这一面淡奶油色的教堂墙壁里。

    “嗡——”

    手机震动。

    绯红滑开拉链,取出手机,薄薄的光映在她脸上。

    看清内容之后,她笑了。

    许粒有些暴躁,又有些委屈,“看什么手机,老子不好看吗,你能不能尊重老子?!”

    绯红眼波流转,动摇风云。

    “你有本事,就勾引我呀,看看是手机重要还是你重要。”

    许粒:“……?!”

    啊擦。

    这不能忍!

    绯红回复短信,在许粒的捣乱下,断断续续打了一行字,整整花了她二十分钟。

    灯火倒影在蓝河里,满树开出繁花。

    许粒抱起她双腿架着。

    中途路人经过,投以诧异惊奇的目光。

    许粒不理,事后回想起来,恨不得把头埋进地砖里。

    他怎么像小孩一样啊他。

    “顶风作案,胆儿挺大。”

    绯红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烟,咬在嘴里,斜睨他。

    许粒乖觉奉上打火机,给她点完火之后,继续埋头当一头全身红透的漂亮鸵鸟。

    绯红意味不明哼笑。

    两人没有立即返回车上,而是沿着运河行走,偶尔窥见一两抹月光,那是睡在水面的天鹅。许粒看着面前的女人,光影迷离了她的姿态,如同一座缠绵禁忌的迷宫,你永远都不知道终点。

    而许粒这一次想主动讨要钥匙。

    他快走数步,从后头一把抱住女人的腰。

    绯红嗯了一声。

    “痒。”

    少年的脸又红了,他鼓足勇气,磕磕巴巴地说,“你知道吗,布鲁日在古荷兰语有,有桥梁的意思,同时也是弗拉芒艺术的中心,嗯,弗拉芒画派从十四世纪延续到十七世纪……著名作品有《花环》,笔触细腻敏感……”

    绯红笑,“燃燃弟弟,你是想告白,还是想背书?”

    弟弟被她戳穿心思,恼羞成怒,“你闭嘴,你听老子讲完行不行!”

    “行,您继续,我听着呢。”

    她摇晃着珍珠耳环。

    还能怎么继续?

    少年对她无可奈何,他爬了爬头发,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子的话就撂着了,老子要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你就是最伟大的画家的缪斯,全世界都会记住你!”

    绯红掸着烟灰,戏谑,“想画我裸体直说,拐弯抹角真不至于。”

    许粒:“!!!”

    他气急败坏吼她。

    “你放屁!老子不是那种人!!!”

    绯红笑嘻嘻伸手,环住少年的脖子。

    “姐姐同意了。”

    也不知她同意的是前者还是后者,许粒耳朵炸红,更不敢问她细节。

    他用力抱紧她,想记住她骨骼嵌入皮肤的感觉。

    绯红攀着弟弟的脖颈,她指尖一扬,又散漫至极抽了口烟。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