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虐文使我超强 > 正文 第171章 合欢宗女主角(19)
    171、合欢宗女主角(19)

    请用您强大钞能力疼爱晋江正版君!

    许粒半张脸被阴影吞没, 他乖顺垂下细长的睫毛。

    没有反抗。

    范西德没有想到,绯红冲他竖中指。

    嚣张又张扬。

    “哗——”

    汽车飙射而去。

    范西德被甩了一车屁股尾气。

    “见鬼!他们是疯了!”

    男人原地跳脚,咒骂不已。

    橙黄的车灯鲁莽冲进了布鲁日运河。

    啪嗒一声, 许粒弹开了自己的安全带, 他从主驾驶位上跳下来, 绕到另一边,在绯红还诧异的目光中, 强行拖着她下车。

    “怎么——”

    绯红还没问出口,便落入了少年炙热拥抱。

    在没有唱诗班巡演的夜晚, 街市也笼上了一层烟雾般的寂静, 而呼吸声愈发激烈明显。

    许粒将她按在在胸口,手掌压着颈后那块肌肤, 指缝溢出松软丰沛的绒毛。他的感情早已满蓄, 犹如一道危险船闸。

    当她不惜一切代价, 带他出逃庄园,那道闸就轰的一声, 炸得粉碎, 所有防护都被摧毁了。

    洪水滔天, 爱欲漫灌。

    绯红几乎融化在这一面淡奶油色的教堂墙壁里。

    “嗡——”

    手机震动。

    绯红滑开拉链,取出手机, 薄薄的光映在她脸上。

    看清内容之后, 她笑了。

    许粒有些暴躁,又有些委屈, “看什么手机, 老子不好看吗,你能不能尊重老子?!”

    绯红眼波流转,动摇风云。

    “你有本事, 就勾引我呀,看看是手机重要还是你重要。”

    许粒:“……?!”

    啊擦。

    这不能忍!

    绯红回复短信,在许粒的捣乱下,断断续续打了一行字,整整花了她二十分钟。

    灯火倒影在蓝河里,满树开出繁花。

    许粒抱起她双腿架着。

    中途路人经过,投以诧异惊奇的目光。

    许粒不理,事后回想起来,恨不得把头埋进地砖里。

    他怎么像小孩一样啊他。

    “顶风作案,胆儿挺大。”

    绯红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烟,咬在嘴里,斜睨他。

    许粒乖觉奉上打火机,给她点完火之后,继续埋头当一头全身红透的漂亮鸵鸟。

    绯红意味不明哼笑。

    两人没有立即返回车上,而是沿着运河行走,偶尔窥见一两抹月光,那是睡在水面的天鹅。许粒看着面前的女人,光影迷离了她的姿态,如同一座缠绵禁忌的迷宫,你永远都不知道终点。

    而许粒这一次想主动讨要钥匙。

    他快走数步,从后头一把抱住女人的腰。

    绯红嗯了一声。

    “痒。”

    少年的脸又红了,他鼓足勇气,磕磕巴巴地说,“你知道吗,布鲁日在古荷兰语有,有桥梁的意思,同时也是弗拉芒艺术的中心,嗯,弗拉芒画派从十四世纪延续到十七世纪……著名作品有《花环》,笔触细腻敏感……”

    绯红笑,“燃燃弟弟,你是想告白,还是想背书?”

    弟弟被她戳穿心思,恼羞成怒,“你闭嘴,你听老子讲完行不行!”

    “行,您继续,我听着呢。”

    她摇晃着珍珠耳环。

    还能怎么继续?

    少年对她无可奈何,他爬了爬头发,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子的话就撂着了,老子要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你就是最伟大的画家的缪斯,全世界都会记住你!”

    绯红掸着烟灰,戏谑,“想画我裸体直说,拐弯抹角真不至于。”

    许粒:“!!!”

    他气急败坏吼她。

    “你放屁!老子不是那种人!!!”

    绯红笑嘻嘻伸手,环住少年的脖子。

    “姐姐同意了。”

    也不知她同意的是前者还是后者,许粒耳朵炸红,更不敢问她细节。

    他用力抱紧她,想记住她骨骼嵌入皮肤的感觉。

    绯红攀着弟弟的脖颈,她指尖一扬,又散漫至极抽了口烟。

    “呼——”

    她送出白雾,模糊了面容的真实情态。

    绯红前脚刚回国,后脚舆论就爆炸了。

    范氏奢豪的家族宴会非但没有让她结交到人脉,反而不理智惹怒了伊莲夫人,把自己送上了身败名裂的风口浪尖,公司和她都在加速灭亡。

    绯红抵押了她最后一栋别墅。

    新主人要清空所有家具。

    对,新主人是夏依依。

    可谓是冤家路窄了。

    夏依依穿着一条甜美飘逸的丝质连衣裙,她抚摸头发,晃动着手指的钻戒,“本来也没打算这么早搬过来的。”她对着绯红露出了淑女般的笑容,“但西德为了跟我结婚,决定在这边定居了,只好麻烦你,今天辛苦一点搬出来。”

    范西德追着绯红到了华夏,屡次不得手,渐生恼怒。

    醉酒后,男人碰上了夏依依。

    在戚厌的推波助澜下,两人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

    绯红最后的依靠被戚厌硬生生拆开了。

    夏依依成功捡漏。

    “喂,你说话就说话,离老子姐姐这么近干什么。”

    许粒提着行李箱出来,语气不善。

    夏依依顿时不是滋味。

    金绯红都落魄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会有美少年瞎眼跟着她啊。

    夏依依是见过许粒的,他是声名鹊起的画坛新秀,上次一副名为《殉情的虹》拍出了千万高价,又因为本人容貌精致到失真,被全网疯狂追捧,称他是瓷器一般性冷感的天才

    171、合欢宗女主角(19)

    画家。

    “等久了吧?”

    许粒给她收拾了贴身衣物。

    绯红则是倒不在意,她随意坐在沙发上,膝盖立着一座红色积木神庙。她最近对积木疯狂着迷,拼凑速度直线上升,现在半个小时竟能拼凑四分之一了。

    她越来越快,动作行云流水般悦目。

    夏依依只觉得她玩物丧志。

    “收拾好了,那就走吧。”绯红什么也没拿,五指叉开,稳稳顶起了神庙,嘴角噙着一抹笑,仿佛是护送什么了不起的珍宝。

    夏依依咕哝,“疯了吧。”

    那积木才值多少钱啊。

    许粒的口吻冰冷,“会说话吗?”

    夏依依不服气,“我劝你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她分明就不正常了——”

    许粒嗓子眼冒着火,“你他妈想死是吧?!”

    “啪——”

    神庙一块积木掉了。

    绯红毫无预兆地崩溃,“掉了,掉了……”

    许粒心疼不已,连忙捡起来,“在这,在这儿,姐姐不哭,没掉,它在这。”

    在这种情况下,许粒半分眼神都不想施舍给夏依依,他把绯红抱上了车,边走边哄,“家里边还有很多神殿,咱们回去慢慢拼好不好?”

    绯红的心情平复,爬到他膝上,“你是我的上帝吗。”

    “老子不是。”

    许粒与她额抵额。

    “上帝是你。”

    所有人都觉得绯红疯了,她会成为他的拖累,劝他放弃。

    许粒不觉得,也不愿放弃。

    她被戚厌逼得公司濒临破产,又为了他得罪伊莲夫人,背腹受敌,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她如此强大,只需要一点时间恢复。

    如果恢复不了……

    那他就一辈子哄着他的上帝。

    许粒小心翼翼呵护着她,但阻止不了绯红被清算的命运。

    三月份,西岛集团负责人踏足红鹭鸶酒业公司,他们决定提前收取对赌果实,清算董事会。当时许粒正在办公室,接了内线电话后,表情降至冰点。

    他对女秘书说,“你看着姐姐,我去会会他们。”

    女秘书心道,还是来了。

    可是许粒是天才画家,却不是顶级投资天才,他为了维持红鹭鸶运营,已经三个月没有在四点前入睡了。

    女秘书还没回答,绯红扬起头,抓着手中积木,噘嘴,“我也要去。”

    许粒拿出了哄小孩子耐心。

    “姐姐乖,我去办事,等下跟你玩,好不好。”

    “弟弟不乖。”

    她啪的一下,抽打积木,掌心满是红印。

    许粒心疼,只得把人带上了。

    交谈地点安排在一处宽敞的会议室,红鹭鸶高层尽数到齐,他们忐忑不安迎接这一场动荡。

    首席疯了,成天像小孩般玩耍,接替重任的,又是一个专业不对口的少年画家,他们也算是走到头了。看见西岛集团的来人,大家心思纷纷活络起来,争取给新东家留个好印象。

    戚厌觑着了被天才画家保护的女人,她的眼珠比玻璃珠还通透,胸前捧着一座半完成的积木神庙。

    神态天真。

    他伸手去捏她下巴,被许粒凶猛撞开,“……滚。你不配碰她。”

    戚厌慢条斯理收回手,扯出凉薄笑容,“许粒,你亲手送我,或者被我抢,结果都是一样的,而前者能避免很多冲突。”

    许粒冷笑。

    戚厌偏头,对西岛集团负责人之一的范西德说,“可以开始了。”

    许粒皱眉,“等等,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又不是西岛集团的——”

    他突然消声。

    许粒意识到了,他猛地拽起戚厌的衣领,“你他妈的是故意的?西岛集团也是你放出来的诱饵?!”

    范西德没吭声。

    从一开始,他的合作对象就不是绯红,而是她的可怕对手,这个男人是厚黑学代表,城府深厚,心狠手辣。戚厌从少年手里抽出自己的衣领,淡淡道,“成王败寇,兵不厌诈,我早说了,她玩不过我,是她偏要自取灭亡。”

    众人同情看向绯红。

    可不是,被整得半死不活的,还疯了,成天抱着玩具。他们正这么想着,女人捻起一块鲜红积木,嵌在神庙的尖顶,宛如照耀的宝石。

    完成了。

    从塔门到庭院,从廊柱到穹顶,细细密密的积木组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殷红神庙。

    只是……太红了。

    血河一样流淌着。

    他们升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血红神庙横在女人的胸脯之间,宛若某种邪异。

    “你们来得好慢。”女人抱怨着,“我都拼了一屋子的积木了,快生理性反胃了。”

    众人神情错愕。

    范西德张嘴,“你是真疯还是假疯?”

    戚厌眯眼。

    不对。

    “噗哈哈哈——”

    绯红拍桌狂笑。

    “你觉得呢?”

    滴滴。

    手机疯狂震动。

    范西德心不在焉抽出一看,顿时失声尖叫,吓到瘫墙。

    “这不可能!”

    他西岛家族辉煌了四代,怎么可能被反收购了!

    秘书则是神情惊骇,整个人都傻掉了,“戚,戚董,我们对冲基金……”

    爆仓了。

    绯红手掌一扬,嘭的一声,那座她千辛万苦拼好的神庙跌落在地。

    哗啦啦,积木全散架了。

    她亲自毁了它。

    神庙散在绯红的脚下,她浑身散发着一种兴奋至死的愉悦气息。

    “心肝们,爽不爽,祭日快乐呀。”

    “依依,

    171、合欢宗女主角(19)

    你怎么来了?”

    中年大妈把人拉到楼梯间,小声地说,“戚董知道吗?你偷偷过来,他生气了怎么办?”

    绯红饶有兴致听着墙角。

    来的人是男主的新欢,夏依依。

    当年金父干掉男主他爸后,良心隐隐作痛,就把孤儿寡母接过来养,女人生病死了,孩子就寄人篱下。

    戚厌成了金大小姐的可怜小跟班。

    夏依依是金家佣人的女儿,对男主嘘寒问暖的,等他一朝发达了,她也就鸡犬升天,被戚厌包装成了一个千金小姐,豪宅住着,豪车开着,就差一个戚夫人的名号了。

    神奇的是,她妈仍然干着佣人的工作,并且自告奋勇过来“照顾”绯红。

    这“金屋藏娇”的消息可不就传出去了?

    “妈,你放心,小厌他对我可好了,不会生气的。”夏依依脸红地说。

    “不过,我不能让他继续犯错下去了。”夏依依捏着拳头,“虽然我也很讨厌金绯红,但是,他绑架人是不对的,我要放她出去,让她有多远滚多远,我希望这个害人精,不要再来打扰我和小厌的幸福生活了。”

    害人精从拐角走出,给她鼓起了掌。

    “没错!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就会充满爱!夏小姐,谢谢你,那我可以走吧?”

    绯红冲着她微笑。

    “能施舍点打车钱吗?”

    系统:‘啊这,向女配要钱……你能要点脸吗?’

    绯红:‘脸能让我不用走路到市区吗?’

    夏依依只是普通姿色,放到人群里都找不到的那种,冷不防见了绯红这样的天生尤物,那夺目的光艳令她自行惭愧。

    她颤抖着手,掏出自己的钱包,给了她一叠现金。

    “给你!都给你!……滚吧!别再回来了!”

    绯红没客气,“谢谢您,祝您生活永远愉快。”

    而下一刻她的手腕被人捏着,钞票纷纷扬扬地散落,“伸手要钱……你是乞丐吗?你还有没有点廉耻?”

    “小、小厌!我……”

    夏依依紧张无措捏着衣角。

    “你跟我过来。”

    戚厌就像是碰到了什么脏玩意,甩开了绯红的手。

    夏依依小媳妇般跟了过去。

    “嘭——”

    房间的门被紧紧闭上。

    绯红就站在门边,还贴上耳朵,见夏依依她妈还愣着,她快活地招手。

    “来啊,一起听墙角啊。”

    夏依依她妈显然惧怕戚厌,跑个没影了。

    绯红听见里头有哭泣声。

    戚厌:“为什么要瞒着我来这里?”

    夏依依:“我,我是不想看你,继续错下去。”

    戚厌:“我怎么错了?”

    夏依依:“你忘了她是怎么欺负你的吗?你藏她在这里,是不是还想征服她?”

    绯红心想,女主也不是什么傻白甜嘛。

    戚厌的声音透着惊怒,“……你干什么?”

    夏依依哭着喊,“小厌,我喜欢你,我要当你的女人。”

    绯红无动于衷。

    她甚至想搬个板凳慢悠悠地听。

    系统忍无可忍:‘宿主,该干活了。’

    绯红:‘嘘,咱们别打扰人家。’

    系统面无表情:‘这是剧情重要的转折点,你在门外偷听男主与其他女人的亲热声音,心如死灰,痛不欲生,能量波动起码有80%,这样世界才能感应到你被虐得撕心裂肺。’

    绯红:‘世界可真是个虐恋偷窥狂……那现在能量波动多少呢?’

    系统咬牙切齿:‘5%不到,而且4.9%还是男主贡献的!’

    女人扬起嘴角:‘这么说,你们系统还是按照以前的一套计算能量波动了?’

    不一定非得她倾情出演嘛。

    男主不就是个现成的刷分工具人吗?

    系统有不祥的预感。

    “咚咚咚——”

    绯红把门敲得又急又快。

    戚厌给她开的门,他领带被扯开,脖子上全是抓痕。

    他试图从她的面孔捕捉到异样的情绪。

    没有。

    绯红笑得像偷腥的猫儿,狡猾道,“戚董,您战况激烈,很是威风啊,我茶水都给你们备好了,润润喉,再继续。”

    戚厌眼神一冷。

    “不用。”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绯红:‘统子,能量波动多少了?’

    系统:‘……25%。’

    绯红:‘看来刺激得不够狠呢。’

    “咚咚咚——”

    绯红再敲。

    戚厌黑着脸拉开金属门柄。

    “你还有什么事?”

    绯红巧笑嫣然,“我当然是没事了,不过看在戚董这些天对我的照顾上,我也要投桃报李,送戚董一份见面礼。”

    她将一块巧克力放到男人的手上,“甜食让人快乐,为您和夏小姐创造持久浪漫,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您,多多笑纳。”

    那块巧克力被体温灼烫,几乎快融到戚厌的手心里了,他眼底掀起惊涛骇浪。

    “你哪来的?”

    有人已经跟她碰面了?

    绯红漫不经心,“前男友送的呗,也幸亏你那保镖没搜身,让我还留着……唔,让我想想,前男友叫什么名字呢?”

    系统:一口一个前男友,你不怕被男主弄死吗?

    “出去。”

    夏依依藏在黑暗中,快活扬起了眉眼。

    小厌果然憎恨她,现在连话也不愿意跟她说了!

    “好的。”

    绯红从善如流,转身却被男人捏住后颈。

    作者有话要说:  官宣:男主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