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全修仙界都是我的迷弟 > 正文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三个玩家在怀疑人生。

    面前这个飒到不行、笑起来爽朗极了的大帅哥是那个说书先生?!

    那个头发花白、胡子老长、一身布衣、神神叨叨的说书先生?!

    岁月这把杀猪刀究竟对他做了什么啊?!

    三百年, 不过三百多年,说好的修仙养颜呢?

    西门问注意到他仨的表情,挑眉,“我的名声已经这样大了?”

    浪潮生打了个哈哈, “这么一个吧……我们认识一个说书先生也叫问道人。”

    西门问笑了一声, “倒是巧了。我还以为你们是读过我的话本, 所以才认识我呢。”有点遗憾的摇头。

    他又咬了口鸡腿, 吃相看上去很随意,实际是很优雅的, 嘴上没有沾一点油污, 咀嚼时也没有一点声音, 两颊没有夸张的鼓起,斯文又优雅。

    咽下去后才接着道,“我的人生目标之一就是当个说书先生!”

    鱼大等三人:“……”

    三百年后,您的目标真的实现了!

    茶茶:“冒昧一问, 您为什么想当说书先生?”

    西门问答:“说起来,这是一个甜蜜的烦恼。”

    三个玩家好奇的等待后文。

    西门问长长叹了口气, 接着道:“有一种痛苦叫知道的太多。”

    鱼大等三人:???

    “有一种快乐叫分享。”

    鱼大等三人:“……”

    鱼大猛地反应过来, 这不就叫作控制不住的八卦欲吗?

    想不到问道人你是这样的人!

    鱼大一脸惊叹的打量问道人,未几,搓手手问道:“您知道什么有趣的故事啊?”

    问道人笑了笑,“乾坤震巽坎离坤兑, 四象出八卦,吾亦知天下!”

    “比如呢?”

    西门问眼珠一转,笑盈盈, “你们知道我旁边这位从来不喝酒吗?”

    他旁边那位不正是关小刀关少侠嘛。

    三个玩家齐刷刷摇头。

    西门问“因为酒会影响他出手的速度。”

    “欸?”好正经的一个答案。

    西门问嘿嘿一笑, “错!”他比了个大大的叉, “真正的原因是他酒量太差,一杯猴儿酿,饮下后非要认为自己是只猫。”

    “昂?!”

    “我师父养了一院子毛茸茸,然后某人就死皮赖脸混在里面,任谁都不能哄出来。你叫他名字,他就喵喵叫。好像真的是只猫,不会说人话了!”

    西门问说到这儿,自己都忍不住噗嗤噗嗤地笑,

    三个玩家悄咪咪看了眼冷玉寒霜一般的年轻刀客,完全不能想象那副场景。

    关少侠……喵喵叫?!

    西门问嚣张的大笑着往姜缓身上倒,“是不是啊,某人?”

    姜缓面无表情的用食指嫌弃的把西门问戳远。

    西门问嘿嘿,“酒醒之后,某人直接跑出了罗天宫,过了一天才传信来说他要回山闭关了!哈哈哈哈哈!”

    【哇——缓缓、缓缓……你好可爱!】凤鸾塔灵听得津津有味,【缓缓,你会学猫叫吗?】

    姜缓深吸了口气,“这不是学不学猫叫的问题……”

    塔灵懵懂,【那是什么问题?】

    塔灵不爱寻更究底,姜缓不想说它也体贴的不再追问。

    【哈哈哈~】塔灵欢快的笑着,【说起来……缓缓,我都忘了这时候的西门问是这样的性格呢!】

    又岂止是塔灵忘了。

    连姜缓都快忘了。

    抱着这样稍有怀念和纵容的心情,姜缓本来想忍一忍。

    毕竟今夜情况特殊,姑且给西门问留一个放松的余暇,让他自己找一找乐子,也无不可。

    但是,这个大笑是不是太猖狂了点儿?

    姜缓忍了忍,没忍住。抬手把一块巨酸无比的橘子塞进西门问嘴巴里。

    西门问长了根甜舌头,怕酸又怕苦,几乎立时眼睛就湿润了。

    三个玩家迅速老实的自己手动闭嘴,缩成一团,无辜的模样,仿佛听八卦的不是他们。

    “师叔,你好狠的心!”西门问双眼含泪。

    姜缓冷静的,“当不得,你比我年纪大。”

    “可谁叫你辈分太高了呢!”西门问道。

    姜缓的辈分独一无二的高,导致称呼是一大难问题。不过修道之人,随心所欲,各论各的。反正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三个玩家听到那一声师叔,又发出一声猪叫。

    “师叔?!”异口同声。

    西门问狂灌了几口水,捏着水袋,“我师父,他挚友!所以真较真算起来,我得叫他师叔!”

    挚友……多么熟悉的一个词。

    鱼大恍然,自从玩《问仙》以来,生活里出现的挚友词汇含量就超标了啊喂!修仙界挚友都这么常见的吗?!

    浪潮生问:“冒昧一问,罗天宫,您是罗天宫弟子?”

    西门问向来以他罗天宫弟子身份为傲,下意识挺直了背脊,“当然!”

    ——才卜三生愿,频向大罗天。

    罗天宫弟子皆白袍及地,绘星斗万象图,庄肃而高冷,卜万物,通天机。

    面前这个酸到现在还在吐舌头的人,真的不像。完全不像。你说他是酩酊天的人都比罗天宫,更可信一点!

    西门问似乎看出了三位玩家的疑惑和懵逼,随口回答:“斗篷一带,谁都不认!”

    他还举了若干例子,“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斗篷下是什么模样?说不准赤膊上全是花草彩绘呢!美其名曰,贴近自然,通灵万物。或者还穿着裙子,美其名曰通阴阳!”

    鱼大等三人:“…………”

    您说的这样真——说的是不是就是真的!

    他们再一次深刻领会到三百年前的这个问道人有多飒了。

    随口就是一个大八卦!

    姜缓:“…………”

    三百年前的问道人是这么嘚瑟的性格吗?哦,是的。是嘚瑟到能把好友九和胧气得头发炸毛的性格。

    姜缓冷静的回忆了回忆过去,然后毫不犹豫的伸手帮西门问手动闭嘴。

    西门问的两片嘴巴被姜缓剪刀手夹住,还试图挣扎,他正说的兴起呢!

    姜缓站起来,他的背后是被赤色火焰和浓烟点缀的暗黑夜幕,数道流光在天幕上划过。

    “是时候行动了。”

    闻言西门问仍勾着嘴角,眼睛却沉静下来,“哎呀呀快乐的时间这么短暂。”

    努力憋笑的玩家们也接到了及时的系统提示。

    【任务进度已刷新。】

    【任务目标二已完成。】

    【任务目标三:一探极乐凤鸾塔】

    *

    今夜的真正目标。饶了那么一个大圈,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一探极乐凤鸾塔。

    真实的历史上,没有三个玩家的惊天一戏,这一趟查探之行并没有这么顺利。

    至少那时的姜缓和西门都带了伤。不像现在这么轻松。

    茶茶很有环保意识的问:“垃圾怎么办?”

    西门问抬手一缕火苗,“毁尸灭迹呗!”

    那一缕如红莲的火苗瞬间侵吞了所有鸡骨头和橘子皮,几乎立时,春游垃圾化为了乌有,一点渣都没剩。

    “哇!”

    西门问真是个神奇的家伙。他的灵根居然是天火灵根,后来又收复了如瑞应火——那是堪比至烈凤凰火的一种异火。

    他得意洋洋介绍:“我的小火苗,棒不棒?”

    “超棒!”

    于是,鱼大就纳闷了,“问先生,您天火灵根又有异火,为什么会拜入罗天宫?”

    西门问回答:“听说我小时候曾遇凤凰,灵火入体,需要罗天宫的万年寒冰才能压住。”说到这儿,他顿了顿,随即又一笔带过,“所以,我才被送去了罗天宫。后来我觉得罗天宫很有意思,就千方百计拜师留下来了!”

    浪潮生立即炯炯有神追问:“请问,您是怎么千方百计拜进去的?”

    西门问笑了一下,挑眉,“怎么,你也想千方百计拜进去?”

    浪潮生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不瞒您说,我也有一种快乐叫分享。”

    西门问一愣,未几噗嗤噗嗤笑出声,“好,好!”

    浪潮生:“那您看我有没有可能学会千方百计?”

    西门问拍拍他的肩:“有前途有前途!”

    ……

    西门问没有一点儿违和感的混进了三个玩家中。

    姜缓走在前方。

    【缓缓,】凤鸾塔灵察觉到一丝违和,问道,【……西门问是在紧张吗?】

    姜缓默了一会儿,“大约是的。”

    西门问是个爽朗爱笑的性格,待人处事也很潇洒,但是,他也不曾像现在这样话多到像个话痨,几乎是问无不答。

    这样的异状是因为他在紧张。

    又如何不紧张?

    他将要揭开的是生他养他的家族最大的机密。

    三百多年前的西门问虽然察觉自己家族行为不轨,也大约推测出举凤鸾背后的真相,但是猜测和亲眼见证带来的冲击程度是不一样的。

    此时的西门问还未能想到事实的真相比他猜测的还要残忍的多。

    姜缓蓦地顿住脚步。

    “师叔?”西门问调笑似的声音。

    姜缓很少听见西门问正经叫他一句师叔,他沉下口气。

    西门问就像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含着笑意开口,“我知道的。我明白。”

    宽袍广袖,背脊笔直,“我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

    极乐凤鸾塔的全称是九九极乐凤鸾塔。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前缀,九九指的是极称,极乐凤鸾塔有九层。

    但甚少人知道,一个九代表的是地上的九层,另一个九代表的是地下的九层。合之,才能谓之为九九极乐凤鸾塔。

    下九层凤鸾塔的防护结界的运行依凭是血脉。

    ——西门家的血脉。

    西门家族相信不会有比血脉更牢靠的关系。

    此时,极乐凤鸾塔每层镇守的高阶修士的目光齐齐聚焦于一处。

    西门家与东方家几呈剑拔弩张之势。

    南宫家素来高傲,对这类集体活动兴致缺缺,但他附庸的家族来参加举凤鸾的并不少。

    举凤鸾是一场世家的聚会,集娱乐休闲、会宴合盟等为一体的大型活动。举凤鸾中还能挑选出一二有用的苗子,纳入家仆中,成为家族的有生力量的补充。

    东方家主已经没有了笑意,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关小刀坑了一把,金色折扇合拢在手心,“西门家主当真是已有论断了?”

    西门家主同样冷肃,“吾与东方家主无旁话可说。”

    附庸两个家族的世家皆已站队。站在另一边的南宫家一派的家族家主们试图劝和。

    但刀剑已亮,战机牵动。

    *

    但,只凭血液也不能轻易进入下九层。

    必须是活着的血液,而且,血脉认可能进入下九层,不代表就有通行的钥匙。

    但西门问和姜缓,一个罗天宫高徒,最善卜算,一个精通阵法。这通行的屏障还挡不住他们。

    “谁?”一声利喝还含在嗓子眼,一把小刀已经悄无声息的收割了他的声音。

    另一边,西门问接住空中落下的罗盘,这块罗盘刚刚才拍死一名卫士。

    三角线的另一角,三个玩家也齐心协力戳死了另一名卫士。

    极乐凤鸾塔每一层都由高境修士镇守。

    三角一个小阵。九九八十一个大阵。

    越往下,镇守的修士的越多。

    九名修士应声倒下。

    姜缓默默回收小刀。

    西门问比了个大拇指。

    鱼大三人喘着气,抹了把头上的汗。

    下九塔简直就像是上九塔的倒影,每对应的一层几乎一模一样。

    西门问旋转罗盘,解开下一层塔的入口。

    入目是二十根凤鸾攀金柱,华美恢弘。

    鱼大三人认出了:“是群英宴那一层!”

    除了没有上首的隔间和下阶梯的作为外,和群英宴的大厅别无二致,飞天仙女,金宫壁画,凤鸾攀柱。

    姜缓停住了脚步。

    西门问的表情也变得极为严肃。

    三名玩家的感觉可能更深刻一些,整座大厅都被笼罩在一层特殊的气场里。那是属于真正高境修士的威压。无处不在。

    鱼大三人背靠背做好备战动作。

    “这得是几境?”鱼大几乎寒毛竖立,被狩猎的感觉如此渗人。

    茶茶回答:“五境修士以上。”

    浪潮生说的更准确一些,“这种气场,是六境,甚至可能逼近七境的小太清!”

    第六境无相境和第七境太清境间有一个特殊的小境界,绝大多数六境真君就是死困在这一小境界,不得晋升,终身于七境道君无缘。话虽如此,偌大十二州才屈指可数的几位道君。停滞在这个小境界的六境修士已足以轻视其他普通的六境修士。

    所以,这个小境界有一个名字——小太清。

    或者说,一步太清。

    姜缓进入凤鸾幻境后,为了不破坏幻境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他自动替代了当年的自己,而修为也自动压制到当年的境界。

    当年,他以关小刀身份参加举凤鸾。

    闯入下九层极乐凤鸾塔时,只有五境修为。

    刚刚突破五境不久,区区一名化神。

    而这时的西门问境界比他还要低一些,四境巅峰,不过有异火伴身,算是有五境战力。

    那么,两个五境能打过一个六境吗?

    一个超越普通六境的小太清。

    西门问熟练的扯出了笑容,“哎呀呀,是我,小问。”

    他像模像样作了个揖,“请问,是何伯伯吗?您孙子的名字还是我帮忙占卜过的呢!大吉!”

    三个玩家有点茫然,问道人怎么这么熟稔的打起招呼来了?

    未过片刻,空气中一把粗犷的声音。

    “名字,很好,老夫得多谢大公子。只是——”二十根金柱中间逐渐浮现一个盘腿而坐的身影,魁梧有力,短须花白,“大公子这里可不是待客的地方。”

    西门问笑眯眯,“是啊,我们或许是走错了路……”

    风掣电驰一瞬间,迅疾如流星,只听得清脆而紧促的数声。

    三个玩家屏息凝神,关少侠出刀了!

    肉眼无法捕捉到的轨迹,流星都已隐没,众人只能听凭声音判断。

    又是一连串金属撞击的声音。令人寒毛。

    那盘腿而坐的何伯伯却倏地狞笑,粗豪的笑声回荡,他抬起脸盆般大的拳头,手腕的金属护腕不断与四面八方的小刀摩擦出令人寒毛炸立的声音。

    “太慢了!太慢了!”

    所有声音一下子停住。

    小刀散落一地。

    “大公子您这客人速度太慢了!”

    何伯伯双眼如电,“大公子来此就是为了逗老夫一笑的吗?”

    三名玩家紧紧提心。

    西门问却仍悠悠道,“我说我们走错路了,您大概也不会信。”

    他一耸肩,“好吧,我承认——”

    何伯伯眯眼。

    冰冷的触感,危机的预兆,他猛地弹起身,回头。

    却见——那一道剑光,烂漫而锋锐。

    西门问不急不缓接着道,“我承认,我是带人来偷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