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2章 进境
    穆晴在想什么?

    穆晴想的可就多了。

    她心里嘀咕着:我靠,严师伯不是嘴上说说吓唬我而已吗?秦淮他怎么真的出关了?我是不是要英年早逝了?

    摘星也很慌。

    虽然他不久之前还说秦淮脾气好。可他知道,秦淮不是真的脾气好——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他说几句话,挥一下剑解决不了,非要发脾气的呢?

    所以,不管是谁,到了秦淮那种境界,脾气都不会坏。

    “穆晴穆晴,快,照着念。”

    摘星赶紧翻找了自己的记忆,他在山海仙阁见过无数弟子写检讨,言辞之恳切,心意之赤诚,让人忍不住痛哭流涕。

    他把检讨的词句拼了拼,放到了穆晴眼前,催促道:“念得感情真挚一些,说不定还能保住你的修为。”

    穆晴:“……”

    她不觉得这份检讨书能打动秦淮。要是秦淮知道了这些词句都是摘星帮她抄来的,说不定她还要挨打。

    秦淮看着小徒弟浑身紧绷的模样,有些想笑。他卷起手抵在唇边,轻咳两声,装作严肃道:

    “阿晴,你斗殴的时候,有想过现在吗?”

    穆晴警惕地看着他,道:

    “师父,我马上就要闭关进境了。”

    秦淮:“所以呢?”

    “进境凶险,我必须得以最好的状态闭关,我不能在闭关前受伤。”

    秦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在穆晴的注视下走近,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就是来确认你的状态的。”

    “另外,关于门内斗殴一事。”秦淮道,“师父不能说你做对了,但也不认为你有错。”

    穆晴猛地松了一口气。

    “我也不觉得我有错。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还是会这么做的。”

    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最多会下手轻一点。”

    摘星盘着腿在一旁感慨道:“哇,你可真是不知悔改啊。”

    穆晴白了他一眼。

    说得就好像再来一次机会,他不会在她旁边煽风点火,指挥她拿剑去干架一样。

    ※

    穆晴由秦淮亲自送到了闭关的秘境里。临别时,秦淮才缓缓同她交代道:

    “阿晴,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穆晴:“?”

    秦淮在说什么瞎话?

    秦淮说道:“你要进境了,我也一样。”

    在修真界,修仙者的境界被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化神再进就是飞升。

    秦淮现在已经是化神末期,他在不断地游历、闭关、悟道、证道,离飞升已经不远了。

    秦淮道:“只差最后一关,我就飞升了。”

    修真界有传说,在修仙之人到达化神期大圆满之后,得到飞升契机,天道会为其降下一道考题。这题有千般模样,考得就是如何证道。

    题答完了,修仙之人也就大道终成了。

    不知道秦淮的题目是什么模样。

    不过他应当是能够给出一个精彩的答案的,毕竟他是秦淮。

    穆晴问道:“那怎能说是最后一次见面呢?”

    秦淮愣了愣,反应过来了,笑着道:

    “的确不会是最后一次。”

    穆晴七岁炼气,十岁筑基,十五岁金丹。如今年满二十,已经快要元婴期了。

    她的天资在修真界是前所未有的。

    哪怕是秦淮,当年也花了数倍的时间,才达到她现在的成就。

    看这速度,她大道终成是早晚的事情。

    “天上见。”

    ※

    穆晴布了法阵,在阵中盘膝坐下,汇聚灵气,开始冲击元婴期。

    她凭着扎实的修为,扛过了四十九道天雷和三十六道地火。她的身体表面被雷火烧得像是焦炭,但转眼间灰尘抖落,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

    只差最后的一关,心魔之考。

    斩心魔,就可明心见性,成就元婴。

    心魔之考说难不难,说易不易。

    对心中无晦的人来讲,心魔之考的力度就好像挠痒痒,无法给他们造成任何伤害甚至阻碍。

    但对另外一些不够通透的人而言,心魔之考会以幻境的形式展现他们内心最深刻的痛苦,展现他们求而不得之物。

    这些人如果不能放下痛苦和欲求,就无法战胜心魔。他们会永远被心魔困在原地,修为不能寸进,更甚至是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但穆晴的心魔,好像和他们不太一样。

    穆晴点燃了引魂香。

    丝丝缕缕的香气浸入神魂,配合着法决将灵魂中的阴鹜抽出,让心魔呈现在她面前。

    ——一个紫色的光球。

    穆晴:“?”

    说好的幻境呢?

    她最深刻的痛苦呢,她求而不得的东西呢?

    就这么一个光球吗?

    就这,就这?!

    穆晴有些迷惑。

    在她用手拍了光球第三下的时候,它突然散开了。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为缕缕光丝,朝着穆晴的灵台而来。

    穆晴立刻提剑斩去。

    这是剑修的本能——管他什么玩意儿,只要感觉不对劲,砍它就是了。

    但穆晴斩了个空。

    光丝丝毫没有受到阻碍,钻进她的灵台,扎根到识海里。识海翻涌着,在道道不详光芒的鸣唤下,将封锁已久的记忆拔出水面,彻底唤醒了。

    将长剑挥出去的穆晴,因为记忆的苏醒一阵眩晕,头痛欲裂。

    她的灵力不受控制地涌出,水帘洞天地动山摇。手中长剑更是难以承受,裂纹如蛛网漫布,“嘭”一声炸成了碎片。

    “怎么了怎么了?”摘星从洞天外面钻了进来。“这剑怎么碎了?我没附在上面,这次不关我事啊!”

    他很快又发现,穆晴的状况不太对劲,焦急道:“穆晴,穆晴?”

    穆晴恍惚着,呕出了一口血。

    “我是穿书的……”

    摘星的声音在耳畔嗡嗡响着:“什么穿书?穿什么书?穆晴,你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怎么又打雷了?你的天雷关不是早就过了吗?喂,穆晴,打雷了,你快回神啊!”

    ※

    穆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竟然是前世看过的一本小说。

    这本小说是大红的男频修仙文《问鼎仙途》。

    男主方游是个小家族里的公子。他父母双亡后,叔婶侵占他的家产,并且将他赶出家门,撵到荒山山脚下的木屋里生活。

    谁知,少年在山野中有了奇遇,自此走上了修仙之路。经历漫漫仙途,从一个孤苦少年,变成仙道第一人,最终飞升证道。

    书的评价很好,作者的文笔还不错。

    但穆晴觉得非常不适——

    男主方游获走上仙途的契机,是在山中偶遇了一名被魔教追杀的女修。女修的伤势很重,药石罔效,在临死之前与一见钟情的方游交合渡气,将一身金丹期修为送给了方游。

    女修送完修为就死了。

    但男主对这个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改变了他的命运的女修念念不忘。她是他的救赎,是他的白月光,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不可动摇的地位。

    方游在踏入化神期后,寻求禁法,为白月光重塑身躯,将她复活。

    从此男主的后院里鸡飞狗跳。白月光被嫉妒女主的女配们利用,各种作妖,数次伤害女主。女主也为“你爱的到底是我还是她”这种问题时时伤心,欲生欲死。

    终于,男主醒悟了。

    他最爱的是陪伴他,帮助他一起踏上仙道顶峰的女主。而白月光,不过是存在于他心里,久久不能忘却的情障和心魔。

    男主醒悟后,一刀砍死了白月光,破了情障和心魔,心境圆满,飞升证道。

    穆晴:“……”

    这是什么空前绝后的好用工具人?

    又送修为又送命,还专门复活一次,让男主实现了“杀白月光证道”,大道终成。

    简直是男主修仙路上最好用的垫脚石。

    白月光的剧情本身就已经让穆晴感到不适了。

    而更加让她不舒坦的是,这个白月光和她同名,也叫穆晴。

    还有最难受的——

    穆晴当时刚刚加班加点肝完工作,终于迎来了年假,安详地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好觉。

    这一睡,就把自己睡进了小说里,成了还是个婴孩的白月光。

    她还失去了记忆。

    直到她按部就班地成长起来,修为也即将踏入元婴期,才在进境的心魔试炼中,唤醒了前世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