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4章 下山
    穆晴心中大骂“卧槽”,表面上却还是端得四平八稳:

    “恭喜小师叔喜得爱徒。你不让我出问剑峰,那就下次给我诊脉时,把师妹带来给我瞧瞧吧?”

    到底怎么回事?

    原著中,梦如昔变成丰天澜的弟子,好像是两年之后的事情吧?

    这剧情怎么抢跑啊?

    丰天澜表情有些疑惑:

    “你怎么知道……”是师妹?

    他话还未问完,就感觉到穆晴灵力大乱。

    仅有二十岁的女修搭在窗沿上的那只手抠的死紧,窗台“咔嚓”裂出一道缝隙。

    摘星手忙脚乱:

    “穆晴,唉——你怎么又吐血了?”

    ※

    没过几日,刚刚被收为阁主亲传弟子的梦如昔,就提着一包药茶上了问剑峰,探望旧伤复发的穆晴。

    她进屋时,白衣剑修正坐在窗边,一手支着脸,目光被什么东西紧紧吸着。

    梦如昔顺着她的目光去看。

    那扇窗正对着问剑峰的剑坪。

    一名白衣的剑修,正执着一柄通体碧翠的长剑,在开阔的剑坪上翩转。他常年游历在外,所见所悟都融在剑中,剑式便如那山川湖海般,云阔水长。

    用剑的人是殊识舟,问剑峰首徒。

    穆晴闲聊似的对梦如昔提起:“伤了两个月,我骨头都快松了。”

    梦如昔是个温柔的姑娘,温柔到不像是丰天澜这个暴躁医修的徒弟。她作为来客,亲自动手给穆晴泡了一茶,还接下了对方的抱怨。

    她哄道:“会好起来的。实在不行,就多看看殊师兄练剑,解一解眼馋。”

    穆晴:“……越看越馋。”

    “呜呜呜,我也馋。”摘星趴在窗边,托着脸对穆晴道,“你什么时候有新的剑啊?”

    穆晴:“……”

    你馋的是剑的身子!

    你下剑!

    梦如昔见时机差不多,有些紧张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袖,对穆晴道:

    “穆师姐,我听说……沧夷剑冢要开了。”

    穆晴:“嗯?”

    梦如昔解释道:“就是那个盛放着无数名剑,万年来只开了二十三次的秘境……”

    沧夷剑冢。

    那是一座属于剑的秘境,秘境中的每一把剑皆是极品,是许多剑修一生都求而不得的剑。

    剑冢的入口很多年才会开启一次。至于到底是多少年——没有规律,全看天意。

    穆晴身为剑修,自然是知道剑冢的。

    穆晴低着头想:

    剧情是真的被提前了。

    原著中,剑冢一共开了两次,第一次是在三年后,第二次是在七年后。

    她就是在第一次开剑冢时,在去剑冢的路上,遭遇魔君祌琰伏杀,坠落山林遇见男主的。

    “所以呢?”

    穆晴回过头来,望向梦如昔,“我以为剑冢开的消息,不会传达到我这里来。”

    白月光遭遇截杀的原因在原著中并未叙述,不过不难猜到,是有人故意将她的行踪泄露给了魔宗——不然魔君可不会亲自跑出门,精准定点杀人。

    “穆师姐……”

    梦如昔紧张极了。

    确实如穆晴所说——这道消息是昨日来的,丰天澜得到消息后下了命令,不准在门内传播,不可以让穆晴知道。

    他深知剑修的秉性,担心穆晴会在伤势还未痊愈,甚至称得上是严重的时候,跑去沧夷剑冢。

    穆晴没什么表情地看着梦如昔,在让后者抓心挠肺地紧张了很久之后,才终于说道:

    “梦师妹,我有些累了。”

    这是一句逐客令。

    梦如昔如蒙大赦,向穆晴道别之后,就离开了问剑峰。

    摘星跳上了窗台,挡住了穆晴看向殊识舟的视线,他问:“穆晴,你去不去剑冢啊?”

    “一万年只开二十三次,里面还都是绝世好剑,错过了怪可惜的。”

    “不去。”

    她是很喜欢剑,但她可不是殊识舟,在她眼里,自己的命比剑重要多了。

    穆晴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

    但才躺了没有半刻钟,她突然坐起身来,盯住了坐在窗台上的星袍少年。

    ……

    梦如昔刚刚离开问剑峰不久,就收到了穆晴的飞鸽来信。

    “我细思许久,决定赴沧夷剑冢选剑。门中戒备森严,外出不易,请师妹相帮。”

    梦如昔:“……”

    刚刚还冷着脸,一副“不要你管”的样子。转眼间就来信请她帮忙,这位问剑峰的小徒弟到底想搞什么?

    虽然心里不爽,但梦如昔还是得帮她。

    穆晴现在旧伤复发,是最为虚弱的时候。她在此时离开门派去沧夷取剑,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身为魔宗圣女,梦如昔怎么也该帮一帮她才对。

    梦如昔回信道:“师姐客气了。”

    ※

    当夜,月黑风高。

    穆晴穿着夜行衣,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准备从问剑峰后方下山。

    “穆晴,你不是说不去取剑吗?”

    摘星一面跟着她下山,一面笑嘻嘻地调侃她,“唉,你就大方承认吧,你跟我一样,馋剑冢里的宝剑的身子。”

    穆晴:“……我真的跟你不一样。”

    摘星义正言辞地说道:“穆晴,你不要再狡辩了!你可是个剑修,剑修哪有不馋剑的身子的?”

    “……”

    穆晴干脆闭嘴了。

    她心想:行吧,你高兴就好。

    “巡逻弟子过去了,可以走了。”

    摘星吵闹归吵闹,但还是有好好地帮她看路。

    穆晴点了点头,往那条无人防守的小路走去。但走了没两步,她就看见荒草之后,杵着一道白色的身影。

    摘星:“……是你大师兄。”

    穆晴:“……”

    大半夜的,这家伙不在他的房间里打坐运行小周天,跑来这里干嘛?

    就在此时,另一道浅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近处,她臂弯里挎着小篮子,时不时地低头,在荒草里寻找什么东西。

    ——是梦如昔。

    梦如昔抬起头,看见了殊识舟,被他吓了一跳。

    穆晴:“……”

    装得还挺像?

    梦如昔瑟缩着,温温吞吞地说道:“殊、殊师兄,我听说问剑峰附近的草堆里生着一种名为‘无心’的药草,可以酿酒,我师父喜欢这酒,我就想着来采一点。”

    “但我一直找也找不到,不知不觉就闯过界,进到问剑峰里来了,还请殊师兄不要见怪。”

    摘星:“好机会,快走。”

    穆晴没有心思去看殊识舟的反应。

    她赶紧趁此机会低下头,压低身体,从荒草中溜过去了。

    梦如昔的声音被她远远抛在了背后。

    “殊师兄,你知道这药草生在哪里吗?能带我找一下吗?”

    ※

    穆晴越走越远,飞一般地离开了问剑峰。

    摘星一边跟着她,一边十分好奇,时不时地回头去看。

    “殊识舟会带她去找药草吗?”摘星道,“她长这么漂亮,殊识舟会待她不一样吧?”

    过了一会儿,摘星又道:“应该不会。”

    摘星唠唠叨叨地说着:

    “两年前的时候,丹心峰有个姑娘,那容貌叫一个绝色,当然比起你还是差点。还很有钱,你知道丹修都很有钱。”

    “她找上门来,说仰慕殊识舟已久,问他是否愿意同她交好。”

    “当时你师兄连理都不理她,一副‘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的样子’。啧,真不愧是剑修,满脑子就只有剑。”

    穆晴:“……”

    你到底是怎么脑补出来的?

    还是又听了哪个峰的师姐师妹传的谣言和话本子?

    殊识舟明明是还算礼貌地拒绝了那个丹修(虽然臭着脸),理由也是“我修的是问心剑,无情道,一生只问剑,不问情。”

    穆晴一边听摘星在她耳边,把现实扭曲成她全然不知的新奇模样,一边从问剑峰的小路跳出,进到了山海仙阁的后山里。

    按照梦如昔给出的仙阁排兵布阵图,这后山里有一处阵法薄弱的地方,可以成为出入仙阁的路。

    穆晴:“……”

    不愧是差点亡了山海仙阁的魔族圣女。这才进了仙阁几个月,当了阁主的徒弟几天?就把仙阁的布兵布阵全都搞明白了。

    穆晴正要去找那阵法薄弱之地。

    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去路上拦着个人。

    这人身穿着白衣,乌发束冠,生了一张冷峻面孔。他腰侧挂着一把通体碧翠的剑,剑的剑鞘比他的衣着要精致得多。

    “靠,殊识舟?”

    摘星大惊,

    “他刚刚不是还在问剑峰后面,和你那师妹说话吗?他怎么一下子就跑到这里来了?”

    穆晴抿了抿唇。

    眼前这人是殊识舟无疑,刚刚她在问剑峰看到的也是。

    他应该是拒绝了梦如昔的请求。

    短短的时间里,殊识舟已久两次拦在了穆晴的去路上,只能证明一件事——

    他今夜出来,就是为了阻拦她离山。

    “穆晴,回问剑峰去。”

    殊识舟看着自己最小的师妹,冷淡道,“你如今状况不适合外出,更不适合前往剑冢。”

    白衣的青年剑修形单影只,孑然一身。

    可他挡在路上,却让人觉得,这路被严防死守,千军也难催。

    穆晴笑了一声,道:“如果我说不呢?”

    柔软微凉的夜风,一瞬变得凌厉起来。

    穆晴抬起手,风削断了桃树枝,送入她的掌中。

    “你是要与我拔剑吗,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