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9章 千机子
    天城边郊的山中,立着数座由回廊相连的,深蓝近黑的塔。这些塔上雕刻着奇异的纹路,每一座都精致得如同天造,而非人力能及。

    其中最高的那座塔高耸入云,直触天顶。修真界常常有传言,说在夜晚登上这座塔的顶端,可以摘到星辰。

    “穆师妹,阁主正在最顶上的观星台等你。”

    天机阁弟子将穆晴送到了这座高塔前,便停住脚步,不再往前走了。看起来,这是个连天机阁自家弟子都不能擅入的地方。

    穆晴道了谢,走入塔中。

    乍一眼望去,塔中空荡荡的,只有修在壁上,盘旋而上的楼梯。

    穆晴走上楼梯。

    脚步才刚刚踏上,她就感觉到不可小觑的阻力。似有一股洪流迎面冲来,要将她从这楼梯上卷走,送出塔楼。

    穆晴:“……”

    这什么东西?阵法吗?

    邀请她上楼又开阵法阻挡她,千机子师叔这样做真的好吗?

    罢了,反正也拦不住她。

    穆晴运起灵力,稳住身形,一步一步地攀上通往观星台的楼梯。走了没几步,穆晴就听见了摘星的叫声。

    “穆晴,穆晴!”

    星袍少年停在楼梯的最下方,他一往前飘,就被无形的力量吹风筝一样吹回原地。

    他着急道:“我上不去!”

    穆晴:“……?”

    这可真是让人惊讶。

    摘星是个非常特殊的伴生灵,他从来不会像别的灵体一样,被阵法和符箓所抵御。

    山海仙阁到处都设有阵法。藏书阁里藏着各种秘籍的禁地,阵法更是一层包着一层。普通灵体碰一下就会灰飞烟灭,摘星却能够视其为无物,出入自如。

    没想到,天机阁的阵法,竟然能挡住他。

    不愧是整个修真界最为神奇的地方。

    “你在这里等我吧。”

    摘星不愿意,但又无可奈何,最终只能屈服道:“那你快一点。”

    穆晴笑着允了他。

    她运着灵力,步履如飞,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摘星的视野之中。

    ※

    半刻之后,穆晴就攀过了足足有上万阶的楼梯,到达了观星台。现在还是白日,观星台上方的天是浅蓝的,但却依稀能看见漫天的星辰。

    在那微光闪烁的星辰下,是一名背对穆晴而立,身穿白色道袍的人。

    他袖子和衣摆处露出一截黑色的里衣,让人不由得想到白羽黑尾的鹤。

    他的面前浮着一面巨大的镜子,镜中正在回放着,穆晴在天城以剑指威胁何恒的画面。

    穆晴:“……”

    别放了别放了,求求你了,尴尬症要发作了。

    穆晴深吸了一口气,道:

    “千师叔。”

    面前这人,就是天机阁阁主,千机子。

    他与秦淮交情不错,水平也相当。秦淮是天下第一人,而作为其好友的千机子,则是被称为整个修真界最深不可测之人。

    在原著里,未来的仙魔大战中,魔宗掀翻了山海仙阁,却不敢动天机阁分毫,正是因为天机阁有千机子在——这个可以堪破天命、预知未来的不知深浅的存在,连魔君祌琰都要退让三分。

    穆晴有些紧张。

    按照原著剧情,她应该是没有见过千机子,就已经死掉了才对。

    可现在,她却被最有可能知晓天命和变数的天机阁阁主邀请,站在了观星台上。

    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千机子会告知她什么事情呢?和她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有关吗?还是和所谓的神剑有关?

    ……

    穆晴心里装着满满的问题。

    “穆师侄。”

    他转过头来,不经意地打量着穆晴。

    他的眼睛是琥珀色的,颜色很浅,被看着人会不自觉生出一股冷意。

    “天城之事,多亏你解围。”

    他道:“作为谢礼,天机阁愿赠一份答案。”

    这是可以让她问一个问题的意思。

    在这天机阁里,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答案。修真界曾有无数能人,倾尽财富,向天机阁去问一个问题,求其解答。

    但有些时候,答案是再多钱也换不来的。有很多人抱着期待而来,又失望而去。

    这样看来,千机子给的谢礼,算是非常珍重了。

    穆晴便顺从地问了:

    “千师叔,天机阁预言中的神剑之主是何人?”

    千机子负着手看她,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难。”

    但他却没有回答:“师侄,你特地绕路来天城,就只是为了这个问题?”

    穆晴:“……”

    天机阁自称知天下事,千机子知道她是绕路而来,倒也不让她惊讶。更甚至,千机子很可能连她绕路的原因都清楚。

    穆晴沉默了半晌,才问道:

    “千师叔,我的心魔,何解?”

    这是她最深的困惑。

    千机子依旧不肯回答她:

    “修炼解惑,这应当是你师父为你解答的问题。”

    穆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你到底想答什么?

    沉默维持了许久。

    穆晴率先负气道:“那我无事可问了,我的伴生灵还在楼下等我,我先走……”

    千机子打断了她的话语,问道:

    “穆师侄,你可明白‘命运’二字?”

    穆晴摇了摇头。

    千机子道:

    “这世间就像一盘棋,我们是天道手中的卒子,每一步的落处都因局势而定,看似变幻无常,实则早已注定。”

    “这便是命运。”

    “命运是上天赋予人的定数——岁月变换,万物依其轨道而行,过去无法改变,未来趋势已定,非人力所能改。”

    千机子看着穆晴,说道:

    “修改命运,无异于逆天而行,难度堪比登天摘星辰。”

    穆晴用了些时间来消化他的话。

    这些话听起来像是敲打,叫她学会认命,但穆晴却不这样认为。

    她拱手对千机子拜了一拜,道:

    “我愿做逆流而上者,请千师叔教我。”

    她修行十三年。

    秦淮对她放纵至极,任她在仙阁称霸王,欺负师弟打压师兄,什么都敢做。

    但唯有一件事,秦淮早就告诉过她,不可做,不能做——信命。

    ——“我们修行之人,证道悟道,乃是追溯万物之源。如游鱼逆流而上寻找河水源头,我们亦是逆天而行寻大道。”

    千机子看着面前的女修。

    她肤色白皙润泽如玉脂,一头黑发束在冠中,披一身明快白衣,衣无暇,人也无暇。

    一句“你若走了这条路,便不可再后悔”在千机子喉咙里滚了又滚,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他缓慢而庄重道:

    “好。”

    ※

    在穆晴与千机子畅谈之时。

    发生在天城的那场关于人魔混血的闹剧,也在天机阁的调查下落幕。

    天机阁弟子将苍梧剑派的何恒和何袁送至了城外,道:

    “我天机阁已经查明,那个名为青洵的混血,有生以来都安分守己,从未与魔宗有过牵连,更没有滋生过事端。”

    何恒固执道:

    “此子身上有魔族血统,就算现在没问题,以后也是要出事的。”

    天机阁弟子脸上带笑,看起来很是客气,但言语之中却已经划清了界线:

    “我天机阁自会处理后续,二位似乎还要赶往沧夷剑冢取剑,莫要因这点小事耽误了时机。”

    “那你们可要处理好了。”

    何恒和何袁冷哼了一声,从天机阁弟子手中接回自己的佩剑,头也不回地往西边走了。

    目送苍梧剑派的二人消失后。

    天机阁弟子才领来了青洵和他的娘亲,与刚刚洗清嫌隙的母子二人交代道:

    “你二人无罪,我等自当放你们离开。但正如之前那位女剑修所言,世人对混血偏见极深。你们最好离开天城,另寻一处无人认识你们的地方生活。”

    青洵久久沉默。

    还是他娘亲先反应过来,拉着他朝天机阁弟子道谢。

    天机阁弟子离开之后,妇人连忙拉住儿子,满是担忧道:

    “青洵,你是不是吓坏了?你平日与人相处时那样伶俐,今日怎么这么呆,面对仙人们,一点反应也没有?”

    直到被妇人那做多了活,布满老茧的粗糙双手捧住脸,青洵才终于慢吞吞地开口了:

    “娘,我没吓坏。”

    “我只是在想……”

    青洵看着不远处热闹的天城,眼角逐渐温热:

    “我身上流淌着魔族的血,是错误吗?我生来就是混血,是生来就有罪吗?”

    ……

    何恒与何袁一边走一边抱怨着:

    “那天机阁真是不识好歹,我二人好心为他们解决麻烦,他们不仅不感谢我们,还将我们赶出天城。”

    “天机阁如此行事,天城过不了多少年,必会沦亡。”

    何袁劝解道:

    “师兄何必为将死的人生气?”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天机阁自上骂到下。

    骂着骂着,就走过了二十余里山路,到达了一处河畔。这河是在无人到达的荒郊野岭里,畔上没有撑船的船夫,渡河要自己想办法。

    “今天就先在这里过夜吧。”

    何恒掀起一阵剑风,在河边清扫了块石头出来。他解下行囊,正要坐到石头上休息,忽然感觉到一阵不寻常的气息:

    “谁?!”

    原本清净的河畔,突然起了雾。

    这阵雾妖异非常,短短片刻间,就让何恒和何袁失了视物的能力。他们只能依稀看见,那雾中走出了一道红色的影子,似乎是个穿红衣的人。

    何恒警惕地问道:

    “阁下起雾拦路,是想做什么?”

    那人笑意温柔:

    “二位不妨猜猜看,我是来做什么?”

    ……

    青洵未曾修行过,脚程比修士们慢得多。

    同是向西走,何恒和何袁三刻间能到达的地方,他要走上三个时辰。

    母子二人到达河畔时,时间已是深夜。

    “娘亲,前方是一条河。我们现在河边歇下,明日再找水浅的地方渡……”

    青洵说着说着,便闻见了夏夜的山风送来的气味。是河水青苔的气息,还混合着鲜血的甜腥。

    血腥味对魔族来说是一种刺激。

    青洵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察觉过来后立刻克制住自己的本能。

    他循着河畔看去。

    “那是……啊!”

    青洵看清之后,脸色苍白地跌在了地上。

    有两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岸边,身子在岸上,头颅和颈部倒悬着入了水。

    他们沉在水下的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扭曲的脖颈上布着一道狰狞的伤口,血从那里流淌出来,被水流带着顺水漂下。

    这两人显然已经死了。

    仔细看他们的衣着,似乎就是白日里将青洵捉住,紧咬不放的那两名剑派弟子。

    河岸边有块石头,上方刻着四个字,似乎是凶手刻意留名。

    ——魔君祌琰。

    ※

    第二日,穆晴才下了观星台。

    摘星一看见她,就围着她转了好几圈,道:

    “你没事吧,没有缺角吧?我听说在天机阁问问题价格特别高,你没把什么不该给的东西搭进去吧?”

    穆晴说道:

    “没有,我赚了。”

    摘星:“你赚了什么?”

    穆晴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顾自地走出天机阁,朝着西边望去。

    摘星在她身边抓狂:

    “你到底赚了什么?你倒是说啊!你怎么上了一趟天机阁,就和这些卜师们一样,说话只说一半了?”

    穆晴抿起唇角,笑了起来。

    她唤道:“摘星。”

    摘星不答话,飘在她面前,生气地看着她。

    她对着闹脾气的星袍少年伸出手:

    “我们接着赶路吧,去西洲。”

    作为一个喜欢依附于剑的伴生灵,一听见关于西洲的话题,摘星立刻就不生气了。

    他问:“你问清楚神剑之主是谁了没?咱们去沧夷取哪把剑啊,你得找把强一点的,还得要好看的,丑剑我可不愿意附身!”

    穆晴:“……”

    摘星,我们要去的是剑冢,选的是剑,不是窑子里的头牌,麻烦你放尊重一点可以吗?

    ※

    西洲不是个好地方。

    魔宗占了大半地盘,合欢派占了小半地盘。双方关系不好,今天我阴你,明天你阴我,斗来斗去没有个头。

    仙修到了西洲,只需要用柳叶蘸水一扫双目,就能看见冲天的黑紫魔气,以及合欢派修炼邪功时产生的邪气。

    风气也不怎么好。

    穆晴在路上救了一个重伤的合欢派修士,那人感念她的救命之恩,又见她皮相好,非要报答她。

    “仙子,我给你当一次炉鼎,可以疏通经脉,提升修为,效果很好的!”

    穆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