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10章 合欢
    穆晴两辈子加起来活了四十多年,还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么奇怪的报恩方式。

    这算什么?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穆晴只能木着脸拒绝道:

    “……我修无情道。”

    “没关系,你可以试试看。你会拒绝,只是因为你不知其中滋味……”

    修士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

    “尝过了合欢滋味,那才是做鬼也风流啊。”

    穆晴:“……”

    没尝过,不想尝,更不想做风流鬼,你快滚啊!

    最后那合欢派的修者实在劝不动她,自己又赶着回门派里,便掏了一本书留给她:

    “仙子,这是我合欢派的入门功法。你若修无情道久了,寂寞了,可以看一看。我们这功法啊,绝对不比山海仙阁的问心剑差。”

    修习问心剑的穆晴:“…………”

    “这都什么人啊?”

    摘星捧着功法啧啧感慨。

    穆晴:“……你把书放下再说话!不准看这种书,摘星!”

    “这有什么关系?”

    摘星浑不在意地甩了甩手上的书本,得意道:

    “穆晴,你也太纯情了吧。你知不知道你门派的藏书阁里,藏着比这厉害十倍,花样也多十倍的书?”

    “……”

    你住口啊!

    不要破坏山海仙阁的形象!

    ※

    在西洲又行走了数日之后,穆晴终于抵达了邬城。邬城离沧夷剑冢只有一河之隔,也是剑冢附近唯一的城池。

    眼下,这座城里十分热闹。

    剑冢即将开了,恰好天机阁又做出了预言,于是五洲四海之内,想取剑的,想看热闹的,别有所图的人,都汇聚在了邬城。

    穆晴也决定入城。

    邬城属于合欢派的势力范围。

    合欢派派了弟子守在邬城门口,给来往的修士一一登记,登记过后送城中茶楼的茶票,可以凭票领一壶白茶。

    看似热情好客,实际上是管理妥善——登记名册,防止不明人士入城,在城中引起事端。

    穆晴登记过后,问道:

    “山海仙阁的秦无相到了吗?”

    合欢派的弟子翻了翻名册,道:

    “尚未到。穆仙子可以在这里留个话,待你师兄到时,我们会告知他。”

    穆晴从乾坤袋里摸出两块白色玉牌,将其中一块连同一把雪白的银两一起,交给了守门的小弟子。

    “待我师兄来时,劳烦小兄弟将这枚玉牌交给他。”

    这是秦淮炼制出的法器。

    两块玉牌在一定范围内的时候,可以感知彼此的位置,也可以传递一些简单讯息。

    合欢派的小弟子见了银两,喜笑颜开道:

    “我一定将此物完好地交到秦仙长手上,穆仙子请放心吧。”

    穆晴点了点头,迈步入城。

    摘星跟在她背后,问道:

    “秦无相不爱与人相处,邬城对他来说太过热闹,他真会入城吗?”

    “你不如去邬城对岸的剑冢秘境门口等他。”

    秦无相是穆晴的三师兄。

    数月之前,他离开山海仙阁外出游历,行踪成谜,仅仅依靠灵鸽与师门保持联系。剑冢开的消息,丰天澜应当已经以灵鸽传讯告知于他。

    他还没有寻到自己的本命剑,所以这次剑冢开,他应该会进入寻剑。

    穆晴打算在进剑冢之前,与他会和。

    但正如摘星所说。

    在邬城等秦无相,真不是什么靠谱的选择。

    秦无相是人族与妖族的混血。

    比青洵更加不幸,他无法混在人族之中——他天生一对狐耳,而且是无法以法术遮掩的那种,任凭谁第一眼看见他,都能明白他是妖族。

    他出生没几日就失去父母的庇护。

    秦淮当年在外游历,见到他时,他正被一个村民抱到河边,要扔进河里淹死。秦淮不忍,将他救下带回仙阁,起名为秦无相。

    可到了山海仙阁,秦无相的日子也不好过。

    仙阁内的弟子接受不了他的妖族血统,又嫉妒他在机缘巧合下成为秦淮弟子的“好命”,因此而对他有诸多非议。

    虽然碍于秦淮之威,弟子们不会动手,但奚落和白眼是少不了的。

    秦无相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

    自卑至极,整日以黑袍和斗笠遮盖相貌。厌恶人群,见到人就会避着走。

    就像摘星说的那样。

    邬城过于热闹了,秦无相很可能不会进来,而是直接去剑冢。到剑冢等他才是个更好的选择,可以避免扑空。

    穆晴摇了摇头,道:

    “不,他一定会来。”

    摘星奇怪道: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啊?”

    穆晴:“……”

    因为我握着剧本啊。

    在原著《问鼎仙途》里,秦无相是知名反派之一。

    他作为混血,成长过程中被人族欺凌孤立。他在这样的环境里煎熬着,一日一日地,熬尽了对人族和此世的期待。

    所以在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他毫不犹豫地返回了北海妖族,并且因为政见不同而弑父夺位,成为了新任妖皇。

    妖皇秦无相因为对人族的憎恶,数次挑起战争,大肆侵犯人族和仙道,让修真界陷在腥风血雨之中。

    直到男主方游将他击败杀死,修真界的这场妖族劫祸才终于结束。

    穆晴:“……”

    为什么我和我师兄们,一个接一个的,都是男主的垫脚石和经验条?

    我师门是欠作者钱吗?

    穆晴记得:

    原著之中,秦无相就是在第一次开剑冢时,在邬城遇见了妖族派来正道的卧底。

    卧底遇见秦无相,认出了他的那一半妖族血统来自于妖皇,并邀请他回归妖族,这才有了后面弑父夺位、发起战争的剧情。

    穆晴:“……”

    她作为秦无相的亲师妹,正道第一人的徒弟,绝对不能让这见鬼的剧情发生。

    所以,她要在这邬城揪出妖族卧底,干掉原著剧情,拯救她的三师兄。

    ※

    邬城的茶楼里,一群人凑在桌上侃侃而谈。

    “山海仙阁来了两名弟子,都是秦淮的徒弟,各大剑派也来了不少剑修。这次开剑冢,可真是群英荟萃。”

    “山海仙阁那两名弟子是……?”

    “秦淮的三徒弟秦无相,四徒弟穆晴,都是剑修之中的佼佼者。我看啊,天机阁所说的神剑之主,就在他们两人之中。”

    “你说笑了,穆晴或许真有可能,但秦无相,却是个和神剑无缘之人。”

    “为何?”

    “秦无相是人族和妖族的混血,虽被秦淮从北州捡回山海仙阁,修习正道,却因为血脉而背负一身妖邪之力。神剑毕竟是神剑,是绝对不会认妖为主的。”

    “我可从未听过,神剑有这种选主条件。这该不会是道友你一厢情愿的猜测吧?”

    “你的意思是我在瞎编吗?”

    这些人点了酒,喝得有些高了。他们谈着神剑时,各执一词,语气越发地不友善,甚至快要打起来。

    就在他们剑拔弩张之际。

    一名腰侧系着剑的青衣少年走了过来,在长凳上寻了些空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他,眼神里带着茫然:你谁啊?为什么突然走过来喝我们的酒?

    “诸位刚刚所说之事,可否再说具体一些?”

    青衣剑修从有些破的袖子里摸出一些碎银子,放在桌上。他眼角抽了抽,似是有些心痛。

    “这一桌的酒钱。”

    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好说,小友想了解什么?”

    “诸位刚刚所说的秦无相,我想具体听一听关于他的事情。”

    桌上的修士们有些惊讶:

    “他是秦淮之徒,又是备受非议的混血,还挺出名的,小友不了解他的事吗?”

    青衣剑修摇了摇头,道:

    “我叫江连,是个从北海来的散修。北海那地方受妖族控制,自立一方,不与外界往来,消息十分闭塞。”

    修士们都喝的有些高,此时也忘了计较,这消息闭塞之地来的剑修,为何只探寻秦无相之事,而不询问更有可能夺得神剑的穆晴。

    他们拿着酒壶侃侃而谈:

    “这秦无相啊,倒是与北海有些渊源。据说秦淮当年,就是在北海的人族聚落里捡到他……”

    ※

    在穆晴寻到妖族卧底之前。

    有噩耗率先传进了邬城,夺走了穆晴的注意力。

    “苍梧剑派掌门的两名亲传弟子,何恒,何袁,在天城西二十余里的荒山里,遭遇魔君祌琰截杀,性命已失!”

    “天城西二十余里,这离天机阁没多远吧?魔君这是终于要和千机子叫板了吗?”

    穆晴:“……”

    摘星好奇道:

    “穆晴,你摸脖子做什么?”

    穆晴心道:我后怕。

    苍梧剑派的欠打二人组也就比她早出发半日,走的还是同一个方向。

    她离死翘翘,也就差半天而已。

    “太玄宗的剑修来时也遇到了魔修,受了重伤,右手经脉已断,此生怕是再难拿起剑了。”

    “清风剑派也是,少掌门遭遇魔修,金丹被挖,全身被魔火所焚,这辈子只能当个废人了。”

    ……

    有人拍案而起:

    “魔宗这是想做什么?他们怎么敢如此挑衅正道?秦淮还没飞升呢!”

    “魔宗是自然是在害怕,他们蛰伏数百年,好不容易熬到秦淮快要飞升了,正道又要出一位神剑之主。天机阁预言一出,魔宗当然会不遗余力截杀剑修,阻止神剑之主现世。”

    “魔宗未免小题大做。来取剑的剑修里,修为最高的也就元婴期。就算神剑再锋利,也不可能把修为生生拔高一个大境界到化神期,足以与魔君为敌吧?”

    穆晴:“……”

    你们有点太小看神剑了。

    原著里,男主方游得到神剑之后,当场从元婴突破到化神,扛着天雷暴揍魔君祌琰,将魔君封印在了剑冢里。

    ……呃,也许被小看的真不是神剑,而是男主光环?毕竟寻宝突破和跨级揍人,都是点家男主常见特征嘛。

    最后还是合欢派的弟子走出来,压下了修士们的担忧:

    “仙长们不必担心,邬城是我合欢派之地,仙长们在邬城一日,我门派便庇护仙长们一日,不会容许魔修打扰诸位。”

    “合欢派真是有担当!”

    “是啊,真不愧是西洲名门!”

    ……

    赞赏的话语一时间不绝于耳。

    摘星围观了半晌,才飘在穆晴身边开口了:

    “那么问题来了,合欢派挡得住魔宗吗?”

    穆晴:“…………”

    你一个年轻伴生灵瞎讲什么大实话?

    穆晴尚未来得及吐槽,忽然发现自己身上正散发出白色光芒。她找出光源,发现正是她留了一块在城门处,用以寻人的白玉牌。

    “你三师兄真的来邬城了?”

    摘星惊奇道:“穆晴,你该不会上了趟天机阁,就被神棍们同化,获得那料事如神的本事了吧?”

    穆晴:“……”

    不会讲话可以闭嘴。

    ……

    穆晴回到了城门处。

    她很容易就在热闹的人群中,找到了一个格格不入者——

    这人穿着黑衣,头上戴着斗笠,以黑纱掩面。在一众穿浅色衣衫的仙门修士,和衣着艳丽的合欢派弟子之中,十分显眼。

    他此时正在城门处登记名册,将黑纱撩开,露出真面貌来,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三师兄!”

    撩着斗笠黑纱的青年闻言抬头。

    斗笠下是一张迤逦至极,眉眼五官都漂亮得叫人挪不开眼的的,不似人族的妖冶面庞,还有倾泻而下的银发。

    过于妖异的面容,不同寻常的银发。再加上他压在斗笠下,从不示人的一对银白狐耳。

    这些都是北海的白狐妖族常见的特征。

    这就是穆晴的三师兄,秦无相。

    极为憎恶人族,未来走了歪门邪道,掀起连天血祸的北海妖皇。

    “小师妹。”

    他见到穆晴,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可就凭着那张脸,他表情再如何清浅,也会有着极为惊艳昳丽的效果。

    合欢派的登记弟子被他的面容迷了眼,不分场合地挖起了墙角:

    “秦仙长,你不如加入我合欢派吧?你皮相这么好,在我们门派一定很吃香的。”

    他身边的一众合欢派女修的反应更大:

    “秦仙长!你若是来了合欢派,我愿意倾家荡产养你!”

    另一名女修挤了过来,热情道:

    “秦仙长,我有五条灵脉,十三座灵矿,另有灵兽仙丹天材地宝若干,你若是愿意成为我的道侣,这些就全都归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