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11章 混血
    “……”

    旁听的穆晴差点没喘过气来。

    这些合欢派弟子可真是抓准了剑修的弱点,这么多钱,连她这个修真界知名富婆都动心了。

    要不然把秦无相卖了换钱吧?

    同时能起到阻止他回到北海妖族,并且让他过上富得流油的好日子的作用,一举两得。

    就在穆晴进行头脑风暴的时候。

    秦无相已经放下了斗笠上的黑纱,后退一步,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合欢派弟子的阻拦。

    他的态度是一贯的温和疏离:

    “多谢诸位的好意,但我在山海仙阁还有师父师兄和师妹,我放不下他们。”

    那名家中有矿的女修道:

    “有什么关系?你来了合欢派,你的师父师兄师妹也都还在。”

    秦无相有些无奈。

    半晌,他压低了声音,轻声回答道:

    “有关系。”

    “若我叛出正道,入了合欢派,他们会很失望的。”

    尤其是师妹。

    秦无相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穆晴。

    她年纪小,家中又富裕,阅历也尚浅,未曾经历过挫折。她对那些叛离正道的人,一定会非常不解和抵触。

    秦无相完成了名册登记。

    他握着白玉牌,走向穆晴:

    “师妹,走吧。”

    “啊?”

    正在思索着把秦无相卖了能带来多少好处的穆晴,突然被打断了思绪,茫然地看着秦无相。

    “啊,哦,好……三师兄,前面有个茶楼,看起来很不错,我们到那里去喝杯茶吧?”

    说完,穆晴就转过头,朝着茶楼的方向走了。

    秦无相:“……?”

    怎么感觉师妹有些不对劲?

    ……

    穆晴在茶楼的二楼落座,让店小二上了一壶酒,一壶茶,还有一些点心和小菜。

    秦无相坐在桌边,有些忧心道:

    “我听说那日我走了之后,你与门中弟子打了一架,你……”

    穆晴一手支着脸,轻松道:

    “这事啊……师兄你不要太当一回事。那天原本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可我就是想打架,所以才动了手。这是我自己犯的错,不算你牵连我。”

    秦无相还想再说些什么。

    穆晴飞快地抢了他的话:

    “严师伯没有罚我,师父没有怪我,小师叔也没有追究此事。我没有因此事受到任何损伤,师兄你又何必将此事放在心上,劳损心神?”

    秦无相颇为无奈:“你啊……”

    穆晴已不是第一次为他在仙阁内惹事。

    秦无相记得,师父将小师妹带回仙阁不久,她就因为听见其他弟子奚落他,而大吵一架。后来学会了执剑,就开始打架,动辄就受一身伤。

    还有小师妹打过架后,站在师父和师叔面前,十分倔强地顶嘴,瘪着嘴不肯认错的模样……

    秦无相至今也无法忘却。

    他看着面前神气的小师妹,心想,还好她现在长大了,修为厉害了,不会再因为打架而受伤了。

    穆晴没发现自家师兄的心思。

    她端起店家送来的酒,饮了一口,十分不适地眯起了眼睛,吐着舌头抱怨道:

    “这酒真是呛口。”

    秦无相无奈地笑了,倒了杯茶给她,说道:

    “听闻西洲的酒都是又烈又辣的。”

    他打量着接过茶杯饮茶的穆晴。

    “师妹的修为又精进了?”

    穆晴点头道:“我已经到元婴期了。”

    秦无相松了一口气。

    之前师门的灵鸽传来的信中,说穆晴进境时心魔滋生,走火入魔,还引来了天雷,伤创久治不愈。但现在看来,她应当是已经解决了困境。

    秦无相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替穆晴高兴的同时,又略有些遗憾。

    师父有四个徒弟,大师兄已经是元婴期大圆满,二师兄也早已到了元婴中期,如今连小师妹也突破到了元婴期。

    唯有他,还停留在金丹期,因为血脉中天生的妖邪之力的阻挠,在结丹之后,修为就再也没有寸进。

    他又忆起了别人说过的话:

    “你若是想修为更进一层,便不能继续修炼这仙门正道的功法,而是要回到妖族,去寻找适合你的方式。”

    沉默维持地有些久。

    穆晴受不了这种气氛,便另起了话题:

    “三师兄,你在外游历了小半年,有什么有趣的见闻吗?”

    秦无相开口道:“有的,我……”

    但他话还未说出口,就见一青衣少年剑修,提着酒壶往他们这桌来了。

    这少年十分直白道:

    “你们就是山海仙阁的那对师兄妹?”

    秦无相皱了皱眉。

    西洲混乱,邬城似乎也不怎么安定,先前又听闻魔宗在四处截杀剑修。

    这过来询问他们身份的人,说不定不怀好心。

    穆晴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江连?”

    秦无相:“你们认识?”

    穆晴摇了摇头,道:

    “只在东洲平城的高家,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在平城,揭了告示去高家驱邪的,包括她在内共有三人。

    因为那个叫君琰的表现得过分邪气,穆晴注意力全放在他身上,以至于对这个没什么表现的,名叫江连的家伙印象十分浅薄。

    江连在他们这桌坐下了。

    “道友也是剑修?”

    秦无相看了一眼江连腰侧的剑,问道:“道友师从何派?”

    江连不卑不亢地应对道:

    “一介散修,无门无派。”

    他同时解释了自己拿着酒往这张桌上走的行径:“初露头角,想结识朋友。”

    穆晴问:“为何选我们?”

    “只有你们配。”

    江连回答得简洁。

    秦无相听着这话,在斗笠下无声地笑了起来。

    这话听起来欠揍,他却觉得耳熟——这人颇有些剑修的心高气傲,和大师兄小师妹两人平日里拽里拽气,不将别人放在眼里的模样十分相似。

    穆晴喜欢这份傲气。

    她觉得这才是剑修应有的气概。

    她接过江连的酒壶,为他倒了一杯酒,道:

    “重新认识一下,我不叫秦青。秦青是为免麻烦而起的化名,我的本名是穆晴,山海仙阁问剑峰的穆晴。”

    穆晴指着一旁道:

    “这是我师兄,秦无相。”

    “我知道。”

    江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当日夜晚,穆晴在邬城最豪华的客栈下榻。她十分豪气地要了三间上房,邀请囊中羞涩的江连一起入住客栈。

    秦无相:“……”

    他觉得小师妹有些热情过分了。

    请人喝酒吃菜就算了,怎么还邀请人家住店的?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开了三间房,一人一间,各住各的,显然没什么僭越之处。

    穆晴推开门。

    摘星迅速地冲了进去,跳到了床上。

    “在这荒凉的地方餐风露宿地奔波了这么久,可算有张床了。”

    星袍少年表现出了十二分的开心,

    “这床真舒服,不愧是最贵的上房,有钱真好!”

    穆晴:“……”

    你一个伴生灵,又爱看小黄|书,又爱慕虚荣富贵,你除了长得好看之外还有没有半点优良品德?

    当然没有。

    同样是长得好看,秦无相还能卖给合欢派。而摘星就没有半点价值了——他是个灵体,合欢派弟子看不见他,他长再好也没用。

    不过……

    穆晴仔细看着摘星,问: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一些?”

    她从高家离开时,星袍少年还比她矮一寸,现在已经要比她高出半个头了。

    披着宛如星空的衣袍的少年,正在逐渐地抽条成长,眉眼的轮廓也比从前更加深邃,五官显出丝毫不亚于秦无相的靡丽。

    摘星懵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好像是?”

    他平日里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而且喜欢飞在高处,很少与穆晴正儿八经地并行比身高。

    他也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时候长高了。

    穆晴打量着他,道:

    “还比之前凝实了不少。”

    摘星是灵体,一直是半透明的。

    现在也还是半透明的,但不透明程度比从前要高了很多。

    “似乎和你往西走有关……?”

    摘星有些迷茫地说道:

    “你从山海仙阁到邬城,这一路从东向西走来,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我似乎因为靠近那个东西,而变得越来越强了,也就长大了。”

    穆晴问:“是什么东西在吸引你?”

    摘星漂亮的眉眼之间满是茫然,他对穆晴摇了摇头,道:

    “我不知道。”

    他答不出来,穆晴也不再追问。

    摘星从床上挪开。

    他说道:“你睡觉吧?我帮你守夜。”

    对摘星来说,守着穆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尤其是近日,穆晴行走在不安全的西洲,她每每休息时,摘星都会帮她守着周围的动静,防止魔修偷袭她。

    “今晚不睡了。”

    穆晴走向门边,将房门拉开。

    摘星:“?”

    你要干什么?

    穆晴道:“我要与江道友彻夜长谈。”

    房门打开后,刚好能看见从门口经过的江连。穆晴一把拉住江连,将他拉进了自己房里。

    江连一脸莫名其妙:“……你做什么?”

    “江道友,晚上好啊,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是要做什么?”

    穆晴合上门,笑着问:

    “是要找我师兄,探讨他的身世吗?”

    穆晴脸上带着笑意,可她那双眼睛里,却是冰冷至极。

    江连十分惊讶。

    他来不及问穆晴,她到底是如何知道他的目的。

    穆晴的气息过于危险,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握自己腰侧的剑。

    可穆晴的动作比他更快。

    她一抬手,他腰间的剑就飞了出去,落在了她的掌中。

    穆晴执着剑,剑尖挑在青衣少年的下颌上。

    “你对我三师兄的态度,太友善了一些。”

    当然,更重要的缘由是她握着剧本。

    她早知道这城里潜伏着妖修派来正道的卧底,这卧底自然会对秦无相这个混血感兴趣,会来接近他。

    但这种理由就不能说出口了。

    穆晴看着面色仍然平静,却不开口否认她的话语的青衣少年,她不由觉得有些可惜。

    若面前这人只是个剑修,和北海妖族毫无牵连,他们应当能成为知己,毕竟他们的脾性如此接近。

    穆晴叹一口气,正要将手中剑再往前一寸,送江连上路。

    窗外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爆|炸声。

    紧接着,就是惊恐的呼喊声——

    “失火了,城中失火了!”

    “魔修来了,大家快跑啊!”

    江连趁此机会,飞身向后退去。

    房间的门被他撞破,刚好撞上隔壁推开门来寻穆晴的秦无相。

    “江道友?”

    秦无相疑惑地看向厢房:

    “屋门怎么破了?小师妹,你怎么握着剑?”

    穆晴正欲解释,就见秦无相“唰”地拔出了剑,指向江连,逼问道:

    “江道友你闯入我师妹房中,又破房而出,显然是妄图对我师妹不利,却未得手。你有什么企图,是谁派你来的,魔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