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21章 逃亡
    “封灵阵怎么被破了?发生了什么?”

    负责守卫仙牢的弟子已经发现了阵法的异变, 从外面涌入仙牢之中。

    而后所见,便是残忍的杀害——

    穿着浅蓝衣衫的梦如昔,正面对着他们, 维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 脸色苍白,极为痛苦。

    她胸前贯出一截剑刃。

    殷红的血顺着剑锋淌下,滴落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凝成了一股涓涓细流。

    “救……”

    梦如昔见到守牢弟子们, 想要呼救。

    穆晴拧动剑柄。

    血肉和骨骼破碎的声音响起。

    梦如昔痛苦地睁大眼睛,鲜血从口鼻中涌出,淹没她的喉咙, 堵住她的声音。

    她一向灵动的双眼中, 满含着恐惧与不解。

    而后,灵光褪尽,一片死寂。

    “唰——”

    穆晴抽出摘星剑。

    伤口失去堵塞, 鲜血喷薄而出,溅了穆晴一身, 漂亮又冰冷的面庞上也有几滴深红,衬得本就白皙的肤色苍白病态。

    她从容地一甩长剑。

    剑上血液挥尽, 又成了干净华丽之态。

    守牢弟子们看着宛若黄泉恶鬼的穆晴,半晌才反应过来。

    “杀人了——!”

    “穆晴把梦如昔杀了!”

    “快去鸣钟通知各峰!封灵阵已毁, 单凭我们挡不住穆晴!”

    弟子们反应不一,有冲上来围炉穆晴的,有吓得在原地不敢动的,也有连滚带爬出去撞钟的。

    钟声长鸣。

    山海仙阁内七峰一一惊动。

    “发生何事?”

    “是仙牢那边在撞钟!仙牢, 穆晴……?”

    “快去增援仙牢!”

    “不……仙牢那边恐怕来不及!”

    “将所有能够出入仙阁的地方守住, 万不可让这孽徒离开山海仙阁!”

    ……

    穆晴甩尽剑上血。

    她向左侧迈了一步, 躲开了向后方倒下的梦如昔。

    穆晴看着那张留存着惊讶和不解的脸。

    原著中,在未来仙魔大战时,丰天澜就是这样,连惊讶都来不及,就成了梦如昔剑下亡魂。

    今日梦如昔死,竟也是同样姿态。

    穆晴摇了摇头,道:

    “真是造化弄人啊。”

    她早就想杀梦如昔了,自从恢复前世记忆后,第一眼见到梦如昔,就在盘算着怎么要这位魔宗圣女的命。

    可惜她那时进境失误,受心魔天雷重创,灵力不济。梦如昔身为圣女,多半有魔功傍身。她当时若是动手,恐怕不止杀不了梦如昔,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直到进境元婴,取了神剑。

    穆晴才真正有了杀梦如昔的能力。

    恰好。

    她在石北村时,和魔君祌琰达成盟约,约定的内容之一,就是帮他取梦如昔的命。

    祌琰登上魔君之位,掌控魔宗千年之久。

    魔宗却突然出现了一位圣女,生来就身负邪力,被抬到与他平等的地位,同为魔宗之主。

    而且魔心贪婪——

    梦如昔不满足于此,她想要实权,想要成为魔宗真正的主人,因此才要卧底山海仙阁,做大事积累功绩。

    在祌琰看来,这位圣女实在是太碍事,也太多余了,是个最好早点除掉的隐患。

    穆晴和他所求不同,但杀梦如昔的心却同样迫切,加上有千机子在她与魔君之间牵线,就应下了这件事。

    刚好丰天澜到石北村找她。

    穆晴顺势而归,搭了趟回山海仙阁的便车。

    随后更是有所排布,利用梦如昔脱出仙牢,再趁其不备一剑杀之。

    梦如昔一死。

    穆晴感觉自己的心魔解了大半。

    但她的内心,又隐约有种更甚以往的疯狂。

    “抓住她!”

    守牢弟子们冲上来。

    穆晴握紧手中的剑,动作极快地与守牢弟子们擦身而过,转眼之间,就已经站在了仙牢门口。

    她收了剑。

    守牢弟子们在她背后成片倒下。

    不知何时出现的摘星拍手赞叹:

    “哇,你这可真是大开杀戒,手法真漂亮,这些人连一滴血都没流,就直接死了。”

    穆晴:“……?”

    穆晴:“我没杀他们,我是用剑身把他们击晕过去了。”

    她迈步走出仙牢。

    在外面撞钟的弟子见她出来,大叫一声之后就逃走了。

    穆晴看着响个不停的钟。

    再看看远处,山海云雾里,隐约可见各峰点燃烽火回应。

    穆晴无奈道:

    “这下坏了,溜出仙阁的难度成倍增长。”

    摘星站在她身侧,说道:

    “但听你的口气,你似乎并不觉得有多么难?”

    穆晴面无表情道:

    “我这不是镇定,我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穆晴,好好的人不做,干嘛去做猪啊?……虽然我也不懂做人有什么好,但总比猪强吧。”

    “……滚!你才是猪!”

    ※

    半个时辰后,昏暗密闭的仙牢内,血腥味混杂在空气里,让人忍不住作呕。

    丹修们和医修们将倒在地上的弟子一一翻过来,探过鼻息和腕脉,肯定道:

    “都还活着,没怎么受伤,最多有些受惊,开两剂药稳定一下心神就没事了。”

    丹心峰的峰主向前走了几步,在这仙牢里唯一的死人梦如昔身边蹲下,仔细瞧着同在此处的丰天澜的脸色。

    他道:“阁主,人死不能复生……”

    丰天澜开口打断:“莫劝我。”

    他低着头,神色一派平静,也不知是不是悲到极处无泪可流,还是当年修无情道修来的功夫让他绷住了情绪。

    他伸手,覆在梦如昔脸上,为她阖上眼帘。

    丰天澜站起身,走到仙牢门口,说道:

    “各峰注意,全面戒严,全力搜捕穆晴,决不能让其逃脱仙阁。”

    “是。”

    严振应下,让身边弟子去传令。

    而后,这位有些苍老的执法峰峰主捋着胡子,对丰天澜说道:

    “丰师弟,我知这时讲这种话,实在是不合时宜。”

    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此事之中,恐有蹊跷。”

    仙牢封锁灵力的封灵阵一向好用,且每年都有派阵修来检查修理。

    穆晴怎就会破了这封灵阵,逃出去了呢?

    再者,仙牢是禁止探望的。

    梦如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摘星剑早已被丰天澜收走了,它又是如何回到穆晴手中的?

    “无论有何蹊跷,都要先抓到人。”

    话语落下,丰天澜一甩深蓝水袖,从仙牢离开了。

    这时候,另外几位峰主才敢说话。

    “严师兄,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阁主修行数百年,才收了这一个徒弟。收徒不到一年,这徒弟就死了。他心里该有多难受,你这不是在伤口上撒盐吗?”

    严振愁眉苦脸,都快要将自己的胡子捋秃了:

    “这时候知而不言,会出更多问题。”

    “阁主一向冷静理智,你就算不说,他也会想到的。”

    “冷静?”

    严振瞪起眼睛,

    “他冷静个屁!他这人就只会表面上冷静!”

    “你们知道他当年为何从剑修变成医修吗?就是因为杀心太重,影响了修行,不得不学习医术修养身心。”

    所有人皆不说话了。

    当年的丰天澜,那可真是修真界第一杀神……

    “我赶紧去追他,免得出事。”

    严振御起法器,飞了出去,

    “他这人脾气一上头,迁怒到秦淮那里,一剑拆了山海秘境也不是没可能。”

    后方的峰主们连连叹气:

    “唉,一个是自己操心无数带大的,一个是唯一的亲传弟子,于阁主而言,这穆晴和梦如昔,手心手背皆是肉。”

    “怎么事情偏偏就演变到这个局面?”

    ※

    “咱们还得在这守多久?”

    “这得看那穆晴能逃多久,她何时落网,我们什么时候休息。”

    “都这么久了还没动静,她不会已经逃出仙阁了吧?”

    “不会吧……”

    往日里寂静的后山,今夜灯火闪耀,一片明亮。

    弟子们抱着法器,精神抖擞地守着,连一只飞鸟都不敢错放。

    他们听说过,穆晴上一次溜出仙阁的时候,就是从这后山里钻了阵法漏洞。有过一次先例,穆晴很可能还走这里,长老们让他们对此地加倍戒严,决不能有所疏忽。

    穆晴躲在石头后面,看着这些弟子,听着照明的火把的噼啪声响,苦恼道:

    “还给不给人一条活路了?”

    摘星道:“说起来,你进步还挺大……”

    穆晴自七岁入山海仙阁起,就时常犯错违背门规。那时候执法峰的人漫山遍野地追着她跑,闹得鸡飞狗跳,满仙阁不得宁静。

    时隔十三年。

    追她的人已经不只是执法峰弟子了,是整个山海仙阁。

    倘若她逃出去,背后追逐的人群还可以进一步扩大范围——大概就是修真界的所有仙门吧?

    穆晴:“…………”

    不,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要这种进步。

    穆晴又观察了一会儿面前的防守布阵。

    她说道:“没办法,只能硬闯了。”

    摘星兴奋道:

    “硬闯好啊,我最喜欢硬闯了!”

    “有人!”

    守山弟子们听到了动静。

    他们十指灵活翻动,结阵起风,击向声音源头。

    穆晴:“……?”

    穆晴咬牙切齿道:

    “摘星,我说要硬闯,可你也不能直接暴露我吧?”

    披着星袍的剑灵挠着头,讪笑道:

    “哈哈哈……我太习惯大家都看不到我听不到我的日子了,我忘记我现在能被看到了。”

    穆晴:“……”

    罢了,自己的剑灵,除了忍着,还能扔了怎么着?

    穆晴手中捏了仙诀,同样唤风以应。

    刹那之间,火把熄灭,守在后山的弟子们,被吹得东倒西歪。

    穆晴趁此机会,一步踏出。

    转眼之间已经越过了弟子们的包围网。

    摘星跟在她背后,评价道:

    “你不是个法修,用法术一对多还赢了,这届弟子质量不行啊。”

    “不……”

    穆晴皱眉,

    “我觉得有点不对。”

    她话音刚落,身侧有数百道如同丝线的灵力细流亮起,编织成了一道巨大阵法。

    穆晴尚未反应过来。

    一道比她先前放出的风更强数倍的气流扑面而来,将纵身飞跃的穆晴直接扫退了。

    穆晴一把抓住了手边的树。

    但顷刻之间,树身也一同折断。

    她只好拔剑,一剑插在地上,固定住自己的身形,不被击退。

    穆晴抬起头来。

    深山夜色中,丰天澜穿一袭蓝衣,缓步踏出。他自阴影中而来,面容逐渐在月光下显现,脸上一片漠然冰冷。

    穆晴试图运起灵力,却发现自己受到了压制——是刚刚那道阵法的效果。

    她笑了一声,道:

    “我选择从后山逃跑,可真是抽中了下下签。”

    这一次,丰天澜显然没有之前在石北村时那样,对她还有容忍。

    他水袖翻飞,一柄系着蓝色飘带的剑,旋转着从高空降下。

    “穆晴,行偏踏错,执拗不悔,又铸新错。”

    丰天澜拔剑,清冷银白的剑锋,指向身上还带着血色斑块的白衣剑修。

    “今夜,必让你伏诛。”

    穆晴执剑以应:

    “这可不行。”

    “我命虽轻,却也得用至极处,无可再用,才可赴死。我要做之事还未做完,尚不能把命交给小师叔。”

    丰天澜可谓是暴力剑修的典范。

    人狠话不多。

    穆晴话才刚说完,就被迎面一剑劈中。因被阵法阻碍了灵力,她这一剑挡得支绌,连退了数步。

    穆晴擦去嘴角的血迹。

    不愧是化神期大能,不愧是这仙阁内,离师父最近之人。他从剑修转做医修,不愿再执剑,甚至不打算悟道飞升,真是可惜了。

    摘星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模样,严肃道:

    “穆晴,你赢不了他。”

    倘若没有阵法压制,他还会鼓励穆晴一试——毕竟她当初在剑冢,可是和比丰天澜还厉害的魔君对过一剑。

    穆晴点了点头,道:

    “赢不了很正常。”

    她才元婴期,丰天澜化神期,他俩之间可隔着一个大境界呢,输了不丢人。

    不过也没关系。

    以她的根骨悟性,只要能活下去,有朝一日必会登顶修真界,无论是丰天澜还是祌琰,甚至连同秦淮,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所以今日绝不能让她活着走出去。

    小师叔大概是这样想的吧?

    话说起来……

    也不知魔君脑子是出了什么问题,才敢跟她约定合作?他想养蛊吗?

    穆晴嘴巴上坦然。

    但根骨里的执拗不改。

    她擦去嘴角血迹,再度面临丰天澜时,身上气息陡然一变。

    霎时之间,乌云掩月。

    天地之间邪风阵阵,似在呼应什么。

    “魔气。”

    丰天澜皱眉,

    “你修习了魔功?”

    “为了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不管是什么方法都得一试。”

    穆晴一笑。

    她脸上带着莫名邪气,使得那张本就漂亮的脸,更加糜艳。

    “不择手段,与魔何异!”

    丰天澜剑式上手,怒道:“当诛!”

    穆晴运起祌琰给的功法。

    满身被阵法压制的丰沛灵力,皆变成魔功,而后终于找到宣泄出口一般,暴涌而出。

    面对丰天澜。

    穆晴丝毫不敢怠慢,起手就是问心剑的最终式。

    问心一剑,一剑绝顶。

    两名问心剑剑修长剑交叠,极致灵力与魔功对撞,山海仙阁后山顿时山崩石走。

    不多时,布在后山的巨阵开始运行。

    剑气被全数吞没,以防造成巨大损害,或者伤到还未来得及撤出后山的弟子。

    一切寂静后,穆晴一手握剑,半跪在山石之间,满头满脸的血,手臂更是血流如注。

    “到此为止了。”

    丰天澜握剑的掌心也带着血。

    他提着剑走近穆晴,一剑挥下。

    穆晴闭上了眼睛。

    “铛——”

    一柄长剑挡在了丰天澜剑上。

    穆晴睁开眼睛:“三师兄……?”

    丰天澜看着突然蹿出的戴斗笠的剑修,声音冷厉道:“秦无相,退下!”

    秦无相道:

    “师妹就在背后,我退无可退。”

    “你今日也想叛出仙门吗?”

    “若师叔认为我这是反叛,那就是吧。”

    秦无相丝毫不肯相让,“反正今夜过后,我也不再是仙阁弟子了。”

    丰天澜一剑将秦无相挥退:“放肆!”

    而后,另一把剑击来。

    这是一柄剑身修长,通体碧绿的,极为漂亮的剑。这柄剑名叫碧落,是秦淮赠予大徒弟殊识舟的礼物。

    丰天澜面色更坏,他呵斥道:

    “殊识舟!”

    这问剑峰的师兄妹,一个接一个的,皆是疯了吗?

    殊识舟站在穆晴前方,说道:

    “我为你开路,你动作快些,不要磨蹭,我挡不了他多久。”

    穆晴深吸一口气,支着剑站起身来。

    “大师兄,你……”

    她和殊识舟的关系一向不好,没想到他会跑来为自己出头。

    此时她也想劝劝殊识舟,别犯傻。

    秦无相叛出仙阁,背后尚有一整个北海妖族,仙阁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殊识舟不一样,他在这世上没有亲缘,无权无势,叛出仙阁只会落得被追杀的下场。

    “我们之间,还有一场未完成的剑决。”

    殊识舟稍稍侧头,以余光扫她一眼,道:“剑决履行之前,你不能死。”

    穆晴:“……”

    这都什么时候了?

    你对剑也太执着了吧?

    不一会儿,又一道人影降下。

    祁元白握着一口不似凡品的仙剑,道:

    “好歹师兄妹一场,你们都在这里,却不叫上我,也太过分了吧?”

    祁元白仙剑出鞘,笑着道:

    “不过也没事,我自己会赶场子。”

    摘星忽然出现在祁元白身边,道:

    “你这剑不错啊?”

    “花了十八万两黄金请巫族神铸打的。”

    祁元白还有心情跟摘星聊日常:

    “你是不是很想附上来?”

    穆晴:“…………”

    疯了,师兄们全疯了!

    祁元白回头看着满脸一言难尽的穆晴,安慰道:

    “师妹别怕,常言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我们四个都是元婴呢,不比臭皮匠强多了?”

    可是小师叔他不是诸葛亮啊!

    话说这个架空修真.世界哪里来的诸葛亮啊喂?

    丰天澜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愤怒已经酝酿到了极致。

    他不再收敛灵力。

    剑气四溢,霜雪蔓延,天寒地冻。

    至纯的水属性灵根加上天霜剑,在山海仙阁之内引起了一场雪。

    但下一刻,这雪就消失了。

    天际乌云消散,露出满天星月。在先前之战中崩塌的后山,碎石一块块飘起,被一股无形之力缝合回了原状。

    丰天澜脸色一变。

    这事显然不是他的手笔。

    他看向穆晴背后的某处。

    江连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江道友?”

    “江小兄弟?”

    ……不对,不是他。

    他没有这样的本事。

    丰天澜的目光跳过江连,落在了他身后。

    真正的始作俑者自山水中走来,他腰侧配一把剑,未束的发丝略有些凌乱,白衣上还带着打坐时压出的褶子。

    恰逢树上落下一片半黄树叶。

    他以修长指尖夹住,仔细瞧了瞧,才确定时节已至初秋。

    “师兄?”

    “……师父?”

    握着秋叶的人有些不修边幅的懒散,又同时散发着一种不拘于天地山水之间的洒脱。

    不,他甚至让人觉得,他不属于这天地间——世间有万物,唯有他独一无二。

    他的修为又精进了。

    穆晴想。

    秦淮唇间含笑,微风润雨:

    “你们再打下去,仙阁阵法必毁。”

    “护山大阵有护山聚灵的功效,万年以来,仙阁灵气丰裕,弟子进境迅速,皆是此阵之功,这阵法若是没了,仙阁也算毁了一半。”

    丰天澜想斥责秦淮包庇徒弟。

    但他又明白,秦淮所说为真,再打下去,护山大阵恐怕真要步沧夷剑冢结界的后尘。

    护山大阵为山海仙阁开阁祖师所设,是整个修真界最厉害的阵法,至今无人能重现。

    这么说起来……

    天机阁倒还真是个神奇的门派——山海仙阁的护山大阵挡不住摘星,天机阁的阵法却能将他拦在塔下。

    也不知那些神神道道的卜师们,究竟是有多么深不可测。

    秦淮又道:

    “要真被人攻陷也倒罢了,若是传出去,是内战损坏的,像什么样子?祖师爷的脸往哪里搁?”

    丰天澜水袖一翻,收了天霜剑。

    秦淮回首,望向支着剑才未倒下的小弟子。

    他声色平和,却不失威严:

    “阿晴,你可知错?”

    穆晴强撑着抬头。

    她瞧见,秦淮背对着丰天澜,薄唇轻启,对她做了个口型。

    “弟子……”

    穆晴垂眸,低笑一声。

    再抬眼时,目光中是宁死不悔的执拗。

    “——不知!”

    话语落下,穆晴拔起摘星剑,脚下步法变换,几步之间,就已经越过秦淮和丰天澜。

    丰天澜自然是要追。

    但他却发现,穆晴身法快如雷闪,将他远远地甩开了。

    魔宗疾雷步?

    疾雷步是魔君祌琰创造的一种步法,这步法别的优点没有,就是逃命时好用。

    至于堂堂魔君为何有逃命需求……这就要问问五百年前的秦淮了。

    “祌琰还真是毫无保留。”

    秦淮笑了一声,迈开脚步。

    下一刻,天下第一人已无了身影,似乎是去追穆晴去了。

    丰天澜要在后方跟上,却被江连拦住。

    江连对丰天澜拱手行礼,道:

    “阁主且慢,北海之主欲访问山海仙阁,人已到达仙阁之外,等候多时了。”

    秦无相一惊。

    丰天澜眉头紧皱:

    “妖皇厉无月?他来做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虽是妖皇的臣子,却也不敢轻易揣摩陛下之意。”

    江连回答时有板有眼,端端正正:

    “我作为人族,在北海也很难自处。阁主还是亲自与陛下交谈吧,切莫为难于我。”

    丰天澜冷飕飕的目光落在江连身上。

    片刻之间,江连就出了一身冷汗。

    他维持着行礼的姿势,看似态度谦恭,却是半分也不肯相让。

    ※

    “扑通——”

    穆晴跃出山海仙阁结界,一猛子扎进了东海之中,一身剑伤在海水里浸得生疼。

    摘星从剑中出来,他拉住穆晴的手,将她从海水中提起,艰难地飞在半空:

    “穆晴,你好重啊。”

    穆晴恶狠狠道:

    “闭嘴,再废话我就把你本体扔在这里,让小师叔把你捡回仙阁,找个放兵器的屋子关起来。”

    摘星一边带着她飞,一边和她拌嘴:

    “你舍得扔我吗?这修真界里,可是没有比我更好的剑……我靠!”

    “怎么了?”

    穆晴疑惑道。

    摘星急道:“你看后面!”

    他转了身,改为倒着飞,好让穆晴看清楚后方之景——初秋夜晚,映着月光淋漓沉浮的海浪之中,一道巨大的身影穿梭出没。

    摘星飞的不够快。

    而那在海中游走之物,确实迅疾如雷霆,转眼之间就已经接近了他们。

    “哗啦——”

    浪涛声响起。

    巨影穿出海面,立于一人一剑面前,巍峨巨大如山岳。

    穆晴和摘星与它相比,实在是小得可怜。

    它朝着穆晴张开了血盆巨口。

    穆晴拿着未出鞘的摘星剑,格住要将他们咬穿的獠牙,眼前就是深渊一般的喉咙!

    滑腻的唾液滴下来。

    摘星惊叫着道:“穆晴你可得把我拿稳了,绝对,绝对不能让我掉下去!”

    “你掉下去了我也离死不远了好不好?!”

    穆晴恶心得要命,问道: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摘星道:“你听说过山海妖兽吗?”

    穆晴回答道:“我只看过山海经!”

    “山海经是什么?”

    这触及到架空修真.世界的剑灵的盲区了。

    穆晴显然没空解释:

    “山海妖兽是什么?”

    “你们的祖师爷万年前游于东海,遇见一从北海云灵秘境跑出、游荡至东海的妖兽。此兽名为昆吾,形态半龙半蛇。”

    “你祖师爷为防止它继续祸乱东海,将其击败封印,并移来数座山岳镇压在上方,并在此建立了山海仙阁。”

    穆晴:“……”

    昆吾是《山海经》中的一座山,十大名刀中的锟铻刀,就是在此山中取石冶炼而成。

    所以作者在创作《问鼎仙途》时,是真的参考了山海经吧?!

    摘星道:

    “按时间算,封印早就该不稳了,昆吾之前没出来作乱,只是因为它没醒。”

    “是你和你师叔打架,把它惊醒了。”

    穆晴:“……”

    这算什么,她自掘坟墓吗?

    摘星吐槽道:

    “平城的炎魔也好,妖兽昆吾也好……你们山海仙阁这只镇压封印,不彻底杀除的习惯也太糟糕了吧!”

    “你师父和祖师爷做这事时,有考虑到不斩草除根容易为祸后人吗?”

    不,祖师爷应该也没想过,会有不肖后辈在仙阁后山内战,导致妖兽苏醒吧?

    穆晴用剑挡着巨大的蛇牙。

    唾液落在她身上,滋滋作响。

    若非她已经元婴,身体结实,这身衣服又是特殊材料所制,她只怕已经被这毒液腐蚀地连渣都不剩了。

    穆晴一手固定剑鞘,一手抽出剑来。

    她准备刺穿妖兽昆吾的上颌,送它一访黄泉。

    但她突然看见眼前有光芒亮起——

    昆吾的喉咙里,水蓝火焰正在酝酿,逐渐滚成巨大火球。

    摘星连忙拉着穆晴,将她从巨兽口中拽出。

    穆晴拽住妖兽的胡须。

    她翻身攀上妖兽头顶,同时,蓝火喷射出来,以劈山开海之力掀起巨浪。

    那浪涛打到了山海仙阁的山峰上,穆晴亲眼看着护山大阵启动,挡住巨浪和水蓝火焰。

    还好,护山大阵足够结实。

    不然她今日就要导致整个仙阁覆灭,成为欺师灭祖的不肖弟子了。

    穆晴还未在蛇头上站稳。

    她就看见,脚下的蓝色鳞片在动。

    她急忙挪开脚,蛇鳞纷纷竖起,每一片都如刀锋,海中礁屿碎石撞上蛇鳞,直接被割成两段,切面光滑平整。

    穆晴在空中翻转身体,而后落在了海面上。

    此时海上正波涛汹涌。

    但她却是身形稳定,如履平地。

    这是问剑峰会教的一种基础身法,名为“踏雪无痕”,能让弟子身体轻盈,就算落在雪上也不留痕迹。

    以此身法,加以灵力辅助,就可以在水面上行走奔跑。

    穆晴道:

    “摘星,我们要上了。”

    跑又跑不过,除了上,还能怎么办?

    妖兽昆吾察觉到了危机。

    它高高昂起头颅,而后,凶狠地俯冲而来——

    穆晴一剑出鞘!

    眨眼之间,她已与昆吾侧身而过。

    她仍然稳稳地立在海面上,妖兽昆吾巨大的身躯,却是直接栽了下去,溅起巨大水浪。

    “活下来了……”

    穆晴松了一口气。

    她力气一松,眼见着就要再次掉进海水中。

    摘星正要拉她,但有人动作比他更快。

    秦淮掀起一阵风,稳稳托起小徒弟,脚下灵力荡出,将百米之内的水面抹平,并凝结成冰。

    他将穆晴放下,道:

    “阿晴,数月不见,你打架越发厉害了。”

    穆晴:“……”

    你真的是在夸我吗?

    摘星落在穆晴身边,看着秦淮,直言道:

    “以你的速度,早该追出来了吧?你就站在一边,看着她和这玩意儿打?你真的是她师父吗?”

    秦淮也不恼,对摘星道:

    “这毫无疑问。阿晴拜我为师时,我师徒二人皆立了让天地见证之誓。如今她也尚未被山海仙阁除名,暂且还是我徒弟。”

    摘星牙尖嘴利道:

    “你追上来做什么,来尽师父的本分吗?”

    “不愧是神剑之灵。”

    秦淮赞叹道:“被你说中了。”

    摘星:“……”

    我是在讽刺你好不好?

    秦淮看向久别不见的小徒弟,道:

    “阿晴,你前途无限,师父能为你遮挡的风雨却很有限。”

    他话锋一转:

    “但当前,师父还能护你无虞。”

    “你若就此收手,回到仙阁,你当前所做所行,师父皆可替你扛下。”

    秦淮说道,

    “但你若还要继续,师父终有一日,会无能为力。”

    听着这些话,穆晴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问道:

    “你不骂我吗?”

    “自然是想骂的。”

    秦淮坦然地承认了,

    “天下之间,有哪个做师父的,见到自己的徒弟有此行径,会不生气呢?”

    秦淮继续道:

    “可是阿晴,训斥你是我的责任,予你庇护,更是我身为师父之责。”

    秦淮对弟子的教育方式是放养,说白了,就是他不怎么尽责。许多做师父的该为弟子做的事,他皆没有做到,这也是导致他的弟子们都格外独立自我的原因。

    可在某些方面来说,他又格外尽职。

    穆晴被他引入仙道十三年,任性执拗,所做的违反门规的事手脚加起来都数不过来,执法峰峰主次次都说要重罚她,却只打雷不下雨,就是因为秦淮。

    秦淮对她的庇护,比起仙阁里其他师父能为弟子提供的,已经足够多。他让穆晴行走在坦途上,长成了让所有人都羡慕的样子。

    而今她过错甚大,秦淮见她之后,而是依然愿意替她遮挡风雨。

    天下之间,又有几位师父能做到如此呢?

    “师父。”

    穆晴闭上眼睛,笑了一声,

    “有些事情,我既然已经开始做了,就不会回头。”

    她说道:“师父回山海秘境去吧,你飞升证道在即,莫让弟子扰了你的修行。”

    秦淮依旧没有恼怒。

    他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就像不在乎穆晴的选择一样,但事实并不是如此——

    “阿晴,你可得想好了。”

    他若真不在乎,就不会一再确认穆晴的想法。

    穆晴道:“想好了。”

    她一向执迷不悟,自己认定了要去做的事,就算是天,也不能阻她。

    秦淮捏了一道仙诀。

    穆晴被这个术法清洗整理,从乱糟糟的模样,又一次变成了白衣飘飘的潇洒剑修。

    秦淮看着她,满意道:“走吧。”

    穆晴对他行礼拜别,转身欲走。

    但没走出两步,她又被秦淮叫住了。

    “把这个小东西带上。”

    穆晴顺着秦淮的视线看去。

    一条蓝色的小蛇正立着脑袋,头部愤怒地鼓起,张嘴朝她喷了一口蓝焰。

    只是火焰才刚离开嘴巴,就“噗”一声熄灭,化成了一道烟。

    穆晴:“……”

    这什么玩意儿?

    喷毒眼镜蛇幼体?

    “你缺个灵宠。妖兽昆吾是从北海的云灵秘境里跑出来的,在秘境之外,你找不到比它更厉害的妖兽,不如干脆收了它。”

    哦,原来这是妖兽昆吾。

    刚才不还挺牛逼吗?现在怎么大小连巴掌都不如了?

    秦淮道:“而且,你和云灵秘境……”

    话未说完,摘星先嚎叫了起来。

    “……穆晴!你要是敢收这玩意儿当灵宠,我当场和你断绝关系,再不往来!”

    摘星恶心极了这带鳞片的东西。

    穆晴笑着低下身,对昆吾伸出手,暴躁的妖兽对着她的手就是一口。

    穆晴:“……”

    秦淮从袖中摸出乾坤袋,递给穆晴,道:

    “徒儿,这里面有清毒丹。为师忘了是哪一瓶了,你挨个儿都吃一粒吧。”

    “……谢谢师父。”

    “师父啊,这药丹不会有保质期问题吗?”

    秦淮:“?”

    穆晴与妖兽昆吾缔结了强制契约。

    只要契约存在,昆吾就要与她同生共死——昆吾死了不会牵连到她,但她死了一定会带着昆吾一起,说白了就是霸王条约。

    随后,她带着秦淮的乾坤袋(秦淮的全部家当),离开了东海。

    ※

    秦淮回了山海仙阁。

    仙阁主峰大殿中,丰天澜正在接待登门而来的妖皇厉无月。

    他见秦淮独自回来,问了一句:

    “人呢?”

    “跑了。”

    秦淮道:

    “年轻人脚步太快,我年岁已高,实在追不上。”

    丰天澜:“……”

    我信你个鬼!

    他想要大骂秦淮,却又因为北海妖皇在此,而不好发作,最后只能道:

    “你为何会从山海秘境出来?”

    先前他和祁元白皆去了山海秘境,在外面等了三天,秦淮根本不带响应的。

    “这就要问妖皇了。”

    秦淮的目光落在妖皇身上,他眉眼带笑,十分“友善”地问道:

    “妖皇为何一到东海,就劈我山海秘境?”

    丰天澜也看向妖皇厉无月。

    秦淮是正道第一人,妖皇劈秘境逼他出关,与向正道直接宣战无异。

    北海摇晃毫不客气道:

    “那我倒是要问一问,秦宗师为何挟走我北海妖族唯一的皇子,还使其学了一身不益于他自身血脉的仙法?”

    秦淮和丰天澜皆是一怔。

    “……挟走?皇子?”

    厉无月道:“秦宗师想要装蒜吗?”

    就在这时,三人听见殿外传来声音。

    “快点,我对你父皇说了谎,说你当年是被秦淮绑走的,再不赶紧进去解开误会,妖族和仙阁恐怕会打起来。”

    秦无相震惊:

    “江道友为何要这样做?”

    “还不是因为你非要我想办法救你师妹?除了找个修为够厉害的人来逼你师父出关,我还能怎么办?”

    说起来,这还是江连从穆晴打架手撕沧夷剑冢结界那事得来的灵感。

    丰天澜已是暴怒:

    “江连,秦无相,你们好大的胆子!”

    “丰阁主冷静!有话好好说!”

    妖皇厉无月连忙拦住丰天澜,生怕他手上的杯子砸到刚从大门进来的秦无相身上。

    ※

    三日后,穆晴到达了东洲的一座县城。

    为了哄因为灵宠之事和她闹脾气的摘星,她在县城里寻了铺子,买了许多点心。

    老板将点心包在纸包中,递与穆晴。

    “一共半钱银子。”

    穆晴摸出秦淮的乾坤袋,从里面翻找半晌之后,整个人都要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