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25章 灵品阁
    沉鱼夜略一思量, 露出极浅的笑意。

    他道:“富贵险中求。”

    利益和风险往往是挂钩的。

    若穆晴告诉他,这件事有百利而无一害,他就该怀疑穆晴是不是在驴他了。

    沉鱼夜看了看四周, 说道:

    “在这里谈大事, 未免怠慢了穆仙子。不妨去鬼楼里坐一坐,让我尽一番宾主之宜?”

    “请沉楼主引路。”

    穆晴一边说着,收起了妖兽昆吾。

    沉鱼夜见她这副模样,笑意更深:

    “穆仙子答应得这样果断, 不怕我故意害你,让你在这鬼市耗尽生气而亡吗?”

    “沉楼主是有胆色之人,我欲与你合作, 必然也得展露出相配的胆识才行。”

    穆晴调侃道,

    “胆子够大,所谋之利才够大,不是吗?”

    穆晴又说道:

    “再者, 如果沉楼主真会将我害死在这鬼市,那就全当我眼拙看错了人, 死了也是活该。”

    她死了之后,鬼市会从千机子和祌琰那里得来怎样的报复, 就不好说了。

    不过话不用说的太明白。

    沉鱼夜是个聪明人,该懂的都懂。

    沉鱼夜翻手拿出一只黑绒锦盒, 盒盖自启,露出里面的一枚丹药。

    “服下此丹之后,穆仙子在鬼市之内可活动自如,不会再流失生气。”

    穆晴道:“此丹贵重。”

    “穆仙子值得。”

    ※

    天越山剑坛上。

    谢瑶看着千机子手中的半截木牌。

    他虽然不通术法, 但此时也明白, 他能够平安回返天越山, 跟这块黄杨木牌有关。

    鬼血侵染木牌,穆晴果断出剑截掉写着她自己名字的下半截木牌的事,还在谢瑶脑中回放。

    ——她舍了她自己,救了他。

    虽然穆晴白日踢馆并威胁剑盟之事还历历在目,但谢瑶还是忍不住,要担心独自留在鬼市的穆晴。

    她会死吗?

    她死了,对天越剑盟来说应该是件好事吧?

    谢瑶对千机子说:

    “穆仙子还留在鬼市,您快想办法救救她啊!”

    千机子负手而立,丝毫不担心穆晴的处境:

    “她好得很,不需要救。”

    千机子走出房檐遮挡的范围,抬头望了一眼天越剑盟那有些旧的牌匾,说道:

    “你还不如担心你的师门。”

    千机子话语刚落。

    大殿的门从内侧被拉开。

    天越剑盟的盟主褚烈走了出来。

    朱纶跟在他背后,捋着胡子,频频朝着一侧眯眼,似乎是十分不忍。

    褚烈又朝前走了几步,对千机子说道:

    “千阁主,天越剑盟不愿成为你们的附庸。即日起,剑盟将对外宣布,穆晴独自一人挑战剑榜成功。”

    谢瑶抬头,盯着苍老的褚烈:

    “师祖……”

    千机子平静地道:

    “此事关系重大,褚盟主不如再考虑一下。”

    天越剑盟里昨日发生的事情一旦传出,剑榜就算是彻底毁了。到时候,剑盟的声誉也将会一起下跌,不知究竟会落魄到什么模样。

    褚烈摇摇头:

    “不考虑了。”

    “剑榜从一开始就是个笑话,如今被挑落,也不过是彻底沦为笑柄,无所谓了。”

    天越剑盟曾声称列剑榜,排列修真界最强三十三剑。结果剑榜上没有秦淮,没有丰天澜,也没有祌琰。

    从那时起,剑榜就已经是个笑话了。

    修真界之人笑言笑语,褚烈皆不听,蒙着眼睛,捂住耳朵,认为剑榜是权威的。

    但他真的不知道那是个笑话吗?

    他当然知道,他只是一直不承认罢了。

    “我已没有心情招待千阁主了。留下再看看风景也罢,要离开回中州去也好,千阁主自便吧。”

    褚烈丢下话语,便离开了。

    他脚步疲乏至极,一副苍老模样。

    谢瑶想要唤他,可最终又没能开口,只能站在原地,望着褚烈渐行渐远的背影。

    ※

    一幅巨图在十九鬼楼空旷的大殿里铺开,曲折线条绘出修真界的版图。

    东洲天越剑盟,中州天机阁,西洲魔宗……各方势力坐落何处,控制多少地盘,皆有标注,详细至极。

    穆晴站在地图上,她以未出鞘的摘星剑,指着这些门派,道:

    “我要削弱他们,夺走他们手中之权,尽掌于我的手中。”

    立在一边的鬼将似是被她说的话吓到了,惊恐地咽下口水,喉咙里咕嘟一声。

    别说是鬼将了。

    就连沉鱼夜都感觉到惊讶。

    穆晴这话,等同于在说,自己的目标是在这修真界称王称霸。

    此事要真能做成,她在修真界就是千古一人。可要是做不成,她就会被揍成王.八。

    沉鱼夜感兴趣极了:

    “如何夺?”

    “像南洲巫族祁家那样,将灵脉和修炼资源全部占为己有,一家独大吗?”

    沉鱼夜是刻意提起南洲祁家的。

    祁家和穆晴目的相同,他们当前的势力权力虽然还仅限于南洲,但他们的野心却是人尽皆知——称霸修真界。

    穆晴摇了摇头:

    “我身侧可没有祁家那样多的人手,修真界灵脉这么多,占不过来的。”

    沉鱼夜问:

    “穆仙子身边不是有西洲魔君和天机阁阁主?单是魔宗的人手,就足够穆仙子用了吧?”

    穆晴回答道:

    “天机阁中立于世,不好插手。”

    “魔君立场倒是分明,问都不必问,也知道他想将修真界整个拿下。可天下只有一个,我和他必有一争。”

    “我用魔宗的人手去占灵脉,岂不是争都没争,就将一切拱手送给他了?”

    鬼将一边旁听,一边心里犯嘀咕:

    这穆晴才二十岁吧?

    年纪轻轻,哪来的这么重的心机?

    穆晴又说道:

    “而且占灵脉抢资源之举,未免过于霸道,容易成为修真界共敌,被群起而攻之。”

    “我如此做,或许能在高处待一时,但迟早是要被拉下来的。”

    原著之中,祁家做到了统治修真界。穆晴的二师兄祁元白,也登上高位,在修真界称帝。

    但好景不长,祁家就被修真界众人推翻,祁元白这个修真界暴君,也众望所归地死在了原著男主方游的手中。

    沉鱼夜笑了。

    他对穆晴的答案似乎很是满意。

    他问:“穆仙子想怎么夺权?”

    穆晴道:“用钱来夺,鬼市诸位都擅长做生意,应当知道钱财能够带来多大的影响。”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让鬼推磨。

    虽然穆晴原来生活的世界里没有鬼,但她对金钱经济力量之强大的感触,绝对比这个世界的人要多。

    穆晴道:

    “我想在各地开店,贩卖一些低等的丹器符宝,接受委托驱邪。”

    沉鱼夜道:

    “这些都是各个门派常做的事吧?穆仙子所谓的做生意,就是要做这种没有新意的买卖吗?”

    穆晴笑着道:

    “不常见的买卖也有,我们背后有天机阁,可以买卖消息、拉拢人脉,做成本低廉而价格高昂之事。”

    “只是,生意一开始就搞太大,会成为各门派的眼中钉的。我们要靠着这些小买卖慢慢兴起,等积攒一定实力基础之后,再逐渐做大。”

    穆晴看着沉鱼夜,又说道:

    “何况,有你们鬼市,再平平无奇的生意,也能被做出花来吧?”

    “这倒是。”

    沉鱼夜承认得坦然。

    “那么,生意做起来之后呢?”

    穆晴道:“建立世界演武台,定期举办大比,设立大奖,邀请各方修士参与。”

    做生意不是最大的重点,重点是生意做起来之后,钱要用到何处去。

    是把生意再做大些呢?还是屯着当富豪呢?

    又或者,像穆晴所说的这样,提供场所,举办大比,提升自身声望?

    这确实是于无形之中夺权。

    走这条路,他们不过就做个生意,举办个大比罢了,未曾明言要掌控权势。

    可到时,涉及整个修真界的大比若真能举办起来,作为官方的他们,又怎会叫人轻视呢?

    小姑娘玩得真大啊。

    沉鱼夜越发地有兴致了。

    此时他该劝穆晴一句,现在心志这样大,来日做不成,可千万不要后悔。

    但他早在邀穆晴进鬼楼时就明白,胆大如斯之人,是永远不会退缩的。

    “穆仙子,若真要走此路,你必须能够掷地有声,震慑五洲四海。”

    她要建立世界演武台,做一把尺,来丈量世人实力,那就必须有足够强硬的实力。

    不然风暴一吹,她就被折断了,那她还能量什么呢?

    “你才只有元婴期。而要做成这事,你最起码也要有化神期的修为。”

    ※

    穆晴离开鬼市时,天色已经半明。她在鬼市停留得有些久,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千机子担忧。

    “……”

    不,应该不会的。

    千神棍什么事算不到呢?

    她再次回到天越山剑坛大殿时,发现谢瑶和千机子都在。

    那两人立在大殿门口。

    千机子还是老样子,面瘫冰块脸,见她回来了表情也没动一下。

    而谢瑶一手握着半截黄杨木牌,心情似乎是有些沉郁,迟迟没有抬头。

    穆晴:“?”

    发生什么事了?

    不待她发问。

    千机子从袖中取出一只像是手鼓一样的物件,注入灵力。

    下一瞬,穆晴就感觉自己被吸住,身边景色腾挪变换,从天越山大殿,到高山流水花草树木的世外桃源。

    “这是……”

    穆晴疑惑地瞅着周围。

    不过片刻,千机子也出现在了这桃源之中。

    他解释道:

    “一件法器,名叫‘芥子须弥’。”

    穆晴听过芥子须弥。

    这个词出自佛家,芥子又叫芥菜子,词语的意思是微小的菜籽能容下须弥山,形容佛法无边。

    后人用这个词来指小中有大。

    这个世界的乾坤袋、万宝盒之类的能容纳许多物品的法器,皆是以“芥子纳须弥”为理的。

    千机子这法器,小小一只手鼓,内有山水林木,倒是真正担得起“芥子须弥”之名。

    千机子袖子一扫,一张方木桌凭空而现。下一秒,一只紫砂壶,两只小巧杯子,也从半空中掉下来,稳稳立在桌上。

    那紫砂壶自己飞起来,为茶杯添了水。

    千机子在桌边坐下,将褚烈做出的决定说给穆晴听。

    穆晴:“……”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谢瑶不理她。

    还好,天越剑榜毁了,仇恨也拉住了。

    以后如果天越剑盟报复,找的一定是她和千机子,没有她大师兄殊识舟什么事了。

    千机子握着茶杯说道:

    “得神剑摘星,先杀十六名仙修,又挑落天越剑榜。穆晴,你在这修真界要名声大噪了。”

    是负面意义上的名声大噪。

    穆晴端着茶杯喝水,面对他的嘲讽,好脾气地没吭声。

    千机子又道:

    “你在鬼市遇见了什么事?”

    穆晴心想:

    你掐指一算不就能知道了吗?

    但她嘴上肯定不能这样说。

    穆晴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在鬼市的见闻,和沉鱼夜的筹谋,讲给千机子听了。

    千机子一边听,一边稍稍点头。

    这是他认为穆晴做的还可以的意思。

    穆晴有时候疯得吓人,简直是提着脑袋在悬崖上走钢丝。但她做到的事情,得回的结果,总是让人满意的。

    ……

    穆晴看着杯中漂浮的茶叶梗,说道:

    “沉鱼夜说得没错,我得有足够的修为才行。”

    可修为这东西又不是从天上掉的,哪能说有就有?

    穆晴才能再好,从金丹期到元婴期也花了五年。从元婴期到化神期更难,不仅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还需要一定的机缘。

    “千师叔,你见多识广,帮我想想办法吧?”

    千机子却是拒绝了她:

    “穆晴,你修为尚且不稳固,不能再进。”

    “且修为越高,所承风雨越厉,你年纪尚浅,还不到面临狂风暴雨的时候。”

    穆晴被他拒绝了也不急,反而还从他的话语中抠出了空隙来:“那就是有方法了?”

    千机子:“……”

    千机子转移了话题:

    “你拉沉鱼夜一起做生意,要拿什么当本金?你现在似乎没多少钱。”

    穆晴强作镇定地喝了一口茶:

    “……千师叔真是料事如神。”

    连她的乾坤袋还被丰天澜扣押在山海仙阁,身上没钱这种事都知道。

    穆晴从袖中取出一只袋子,放在桌上:

    “这是我师父的乾坤袋,我打算把它卖了。”

    千机子沉默了一瞬。

    他看着乾坤袋,复又抬起眼睛,问道:

    “你知道这里面的法器,有多少是从你师祖那里传下来的吗?”

    穆晴摇了摇头,道:

    “不过云梦仙子都是多少年前的人了?从她那里传下来的法器,应该早就过时了吧?”

    过了好一会儿,千机子道:

    “你开个价吧。”

    穆晴:“……?”

    “我怕这里面的东西,流出到市面上,丰天澜会不远万里追杀你,不死不休。”

    千机子还没忘记,要保住穆晴的命。

    穆晴思索了一会儿,道:

    “千师叔,你就不能帮我把本金出了吗?这生意做起来,你也是要分红的,出钱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穆晴说到这里还没完,她敲了敲面前的小方桌,讨好地笑着,表现出了十二分的不要脸:

    “千师叔,这个须弥芥子……”

    千机子:“穆晴。”

    “嗯?”

    “你是不是穷疯了?”

    穆晴:“……”

    不,我是真的想要你的法器。

    ※

    穆晴没有好好与天越剑盟道别。

    闹到这种结果,就算剑盟的人还愿意理她,她也不好意思再与他们讲话了。

    她打算悄悄离开。

    穆晴下了天越山,快要走到山脚时,忽然看见一人抱剑站在石碑后方。

    听见她的脚步声后,那人转过身来。

    穆晴道:“谢瑶?”

    谢瑶看着她。

    果然,知道他的全名是什么之后,这人就再也不会喊他“小瑶”了。

    谢瑶歪过头去,说道:

    “我师祖闭关了,说再也不出来了。天越剑盟暂且交由我师叔祖管理,等我师父回来后,就交到我师父手中。”

    再过些年,就会交给他。

    一代传一代……

    可惜,不知这天越剑盟到底还能再撑持多少年。

    穆晴问:“所以呢?”

    “你在山脚下拦着我,是想要做什么?”

    手里还抱着剑,不会也想和她来一场剑诀吧?

    谢瑶沉默了好久,终于鼓足勇气道:

    “穆晴,我天越剑盟丢掉的颜面,迟早有一日,会由我亲手讨回!”

    他说完之后又有点后悔。

    他自己只是个筑基期弟子,连丹都还没结,要拿什么去和穆晴讨回颜面?

    完了,以这人昨日羞辱剑盟的架势来看,他一定会被她狠狠嘲笑一番的。

    “好啊,我等你。”

    欸?

    谢瑶抬起头,看着穆晴。

    她话语平静,没有嘲讽,更没有轻蔑。

    脸上的神态也是平和的。

    毫无轻视,更无畏惧,坦然明朗,给人一种豁达又开阔的感觉。

    不是没将他的话当回事的轻松随意,而是“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挑战”的无畏和坦荡。

    谢瑶觉得自己心脏颤了一下。

    “要努力啊。”

    穆晴从他身边走过,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四海五洲壮阔,我们有缘再相见。”

    ※

    当初剑冢将开,魔宗四处截杀剑修时,就有人感觉到,修真界将起连天风涛。

    风涛巨浪倒是真的起了。

    只是没想到,起这风浪的不是魔宗,而是天下第一的秦宗师的关门弟子穆晴。

    “这小丫头到底是要做什么?杀人,叛逃,单挑天越剑榜……难不成真是走火入魔了?”

    “这天越剑榜也是,当初排名不将秦淮排上,现在倒好,让人家的小徒弟挑了,彻底成了个笑话。我要是排榜的人,我现在就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苍梧剑派已经退出天越剑盟了。天乙剑派似乎也打算退出,听说在和太玄宗商量,想要并入太玄宗。”

    “那穆晴跑了之后,山海仙阁就没继续派人出来追。如今天越剑榜被挑落,山海仙阁也依旧没有动静。他们在想些什么?”

    ……

    被宗门派出来驱邪的弟子们,一边赶路,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修真界近日发生的事。

    事情不少,而且桩桩件件都和穆晴有关。

    其中一人抱怨道:

    “穆晴穆晴穆晴,都是穆晴。我听这个名字,听得耳朵都快要长茧子了。”

    “行了行了。”

    另一人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指了一个方向,转移话题道:

    “你瞧,那楼盖得挺别致的。”

    仙修弟子们齐齐抬头。

    这城镇之中有一座非常显眼的楼,高约十九层,红漆红瓦,金粉描绘纸窗和斜飞屋檐,好不阔绰壮观。

    一名从前就来过这座城的弟子道:

    “……我记得,这里以前没有这样的楼啊?”

    这年头,修真界的城镇竟然都发展得这样快了吗?

    不对劲啊。

    这楼和这个城镇的画风就不一样。城里最繁华的客栈和商铺,都才只有三层而已,这个楼却有十九层!

    城民们听见他们的话,连连摇头,说道:

    “昨天也没有的,这楼是一夜之间忽然拔地而起的,可神奇啦。应该是哪位神仙老爷做的吧,我们这些凡尘之人可做不到这事。”

    凡人口中的神仙老爷,一般都是说修士们。

    仙修们:“……”

    不,您太高估神仙老爷了。

    仙修们又仔细瞧了瞧那阁楼。

    一层的大门上方立着牌匾——“灵品阁”。

    这名字起的倒是很直白,一看就明白,这楼里应该是在贩售一些丹器符宝阵法灵兽之类的东西。

    “要不进去瞧瞧?”

    一名弟子说道,

    “我身上带的硫磺和朱砂不够用了,符纸也不多了,刚好可以采买一些。”

    ……

    修真界五洲四海,除了东海之外,皆有“灵品阁”出现。这些灵品阁的特征就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对外兜售基础的灵物。

    灵品阁离奇的出现方式,引起了各大仙门的注意。

    各个仙门都派出了人,对灵品阁盯梢。

    但盯来盯去,也没发现什么值得大家持续关注的问题。

    “售卖的东西都比较普通,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也能自己搞到的物品,赚不了什么大钱。”

    论赚钱的能力,灵品阁和山海仙阁这种除了算命什么都精通的大门派,以及药王谷那种满山丹修和医修的门派相比,只能说是不值一提。

    “不如不要管他们了,他们的存在也有好处——到处都有店,刚好方便外出的弟子及时补充物资。”

    ……

    沉鱼夜站在某一家灵品阁侧前方的空地上,看着一群打算入道的年轻人从灵品阁买了满满一包灵墨和黄纸离开。

    他道:“和穆仙子预料中的一样。各大门派虽然有派人来盯着,但并未将灵品阁当做一回事。”

    “挺好的。”穆晴坐在他身边的树上,说道,“他们不当做一回事,我们才能有成长的余地。”

    穆晴和沉鱼夜的生意,就像种树。

    在各处埋下树种,长出谁也不会当回事的幼小纤弱的纸条。

    随后,枝条会渐渐生长,变粗,在地下悄无声息地扎着遒劲树根,变得越来越稳固,越来越茂盛。

    “穆仙子,当前开放的这些都是分阁。”

    沉鱼夜道,

    “灵品阁主阁,也就是你的世界演武台,要建在什么地方,你想好了吗?”

    “另外,灵品阁太难听了,等生意真正做大之后,要改个名字。这个名字就由穆仙子来起吧。”

    起名字的事不急,先往一旁放一放。

    沉鱼夜给穆晴递了一张纸,是仙界通缉悬赏。

    修真界有药王谷,药王谷谷主仅有一名弟子,名唤陆燃。这陆燃为了夺取谷主之位,给师尊下毒,欲欺师灭祖,不料却被发现了。

    药王谷将陆燃关进了大牢,却不想这陆燃凭自己的实力逃走了,于是,药王谷就颁布了这张通缉令。

    若有人看到陆燃,提供消息,消息属实,药王谷给予一万两赏银。

    若是有人捉到陆燃,死的活的都行,药王谷愿付一百万两银。

    “……”

    这可真是天价通缉令。

    她说道:“药王谷谷主就他一个徒弟,位置早晚是他的,他干嘛要给他师父下毒?”

    以前她总听到有人给药王谷起外号,叫药王蛊。原因是这药王谷中的弟子不仅擅长炼药医人,还很会制毒。

    而且药王谷曾经发生过一次内乱,谷中死了一大半人——全是自家弟子互相投毒毒死的。

    如今又出了徒弟毒害师父的事。

    让人不得不感慨,药王蛊蛊名毫不虚传。

    沉鱼夜苍白的脸上带着浅笑,说道:

    “穆仙子,修行之人会因修为境界而增寿,寿数漫长,但又因为境界不同而有些参差不一。”

    “这做徒弟的,很有可能活不过师父。”

    穆晴:“……”

    挺好的,完美地解答了她对原著里秦无相身为独子,为何还要弑父夺位一事的疑惑。

    ——等不及了呗。

    穆晴收敛了思绪,问道:

    “沉楼主是想要一百万两?”

    沉鱼夜笑着否认了:

    “当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