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28章 星倾
    穆晴:“……”

    祁月笙:“…………”

    什么叫做以最平静的口气说最狠的话?

    这就是了。

    丰天澜一语惊四座。

    整个观星台上, 一瞬间沉寂下来,只能听见众人纷纷倒吸一口气的声响。

    半晌,被紫雾笼罩在其中, 看不清表情的祁月笙, 缓缓地提醒道:

    “丰阁主, 你这话, 可不是身为名门正派的仙阁阁主该说的。”

    丰天澜一手执剑,寒气四溢,剑上蓝色飘带好似水中游鱼, 飘摇游动不止。

    他稳立于观星台上。

    他挡在前, 巫族就无法越过他半步。

    脾气不怎么好的医修道:

    “修真界广阔,无奇不有。没想到我丰天澜, 竟会有被南洲巫族教导如何当名门正道的一日。”

    祁月笙:“……”

    南洲巫族祁家野心磅礴, 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尽皆知。由他们来教人如何当正人君子,那真是修真界再好荒唐不过的笑话。

    穆晴站在后方,嗤笑出声。

    她的笑声,在气氛紧张的观星台上,格外明显刺耳。

    巫族之人要瞪她。

    但一抬眼,就对上了丰天澜漾着刺骨寒意的眉眼,忍不住一个哆嗦。

    丰天澜道:

    “祁月笙,让道或者不让道,你选吧。”

    祁月笙不想就这样放过穆晴,他道:

    “我若不让呢?”

    “你让, 我们走出去, 今日当做无事发生。”

    丰天澜语调平静, 道:

    “你若不让, 我杀出此地,再杀祁元白。”

    巫族异术繁多,底蕴丰厚。

    可丰天澜是化神后期的大能,还曾是个修习过问心剑的剑修,昔日修真界混战时的杀神。

    真要打起来,在场这些巫族,不一定能将他拦死在这观星台上。

    祁月笙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妥协,侧身让开了路,说道:

    “丰阁主,今日之事,祁家会好好记住。”

    丰天澜回道:“请便。”

    他迈开脚步,走下了观星台。

    穆晴经过祁月笙身边时。

    后者道:“穆仙子,天意至高,不容玩弄。人若逆天,必遭天谴。”

    穆晴不甚在乎地答道:“祁长老,若顺天意,你祁家也不过风光一时,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呀。”

    ※

    一个时辰后。

    中州的荒山里,刚从天机阁脱身的三人行走着。丰天澜和千机子走在前面,穆晴吊在最后,一边走一边听摘星骂骂咧咧的说教。

    “穆晴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你这个弄坏过十几把剑的坏女人,你果然是个喜新厌旧的负心汉,才刚得到我几个月,就想抛弃我……”

    穆晴打断道:

    “那十几把剑是你弄坏的。”

    摘星:“……”

    穆晴实在受不了他的聒噪了,只好捂住耳朵跑到前面去,紧跟住丰天澜。

    摘星想跟上去继续骂她,可是他又不敢靠近丰天澜(这个人实在太凶了),只好气哼哼地在后面和千机子走在一起。

    摘星试图从千机子这里找共同话题:

    “她真是个混.蛋,对吧?”

    千机子没有遂他的愿:

    “我倒是觉得她挺好的。”

    摘星:“……”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修真界的大神棍,想从千机子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盯出点什么来。

    但千机子仍然平静,维持着那副仙风道骨、没有破绽的模样,从摘星身边走了过去。

    摘星:“……”

    他觉得这人不对劲!

    穆晴跟在丰天澜旁边,问道:

    “小师叔,你怎么会来?”

    丰天澜不答她的话。

    穆晴干脆也不再问。

    早在她从山海仙阁叛逃,与丰天澜拔剑对决的时候起,他们之间就不再会如同昔日那样熟络亲近了。

    只是丰天澜杀上观星台时的那副样子,让她有了种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未撕裂的错觉。

    就在她暗自叹气时。

    沉默已久的丰天澜突然说话了:

    “我走了一趟药王谷,今日欲返回仙阁,行至半路,看见摘星剑从天机阁的方向飞出来了。”

    他伸出手,芥子须弥自袖中飞出,落在他掌心里。

    剑修弃剑。

    剑上还挂着装了天机阁弟子的芥子须弥。

    这其中情势之严峻可以想象。

    而且摘星剑是会说话的,丰天澜很容易就从摘星对穆晴的痛骂之中,了解到了穆晴陷入了危机里。

    穆晴从他手中取走了芥子须弥。

    巫族没有追上来。

    穆晴和千机子已经安全。

    丰天澜也不再停留,他召出飞舟,要回山海仙阁。

    “等等,小师叔!”

    穆晴见势,连忙扒住了飞舟。

    丰天澜竟然真的停住了:

    “何事?”

    他的语调不冷不热,却又带着某种不易察觉的期待,似乎在等着穆晴主动与他解释一些事情。

    可穆晴从来都是个让他失望的仙阁逆徒:

    “你把我的乾坤袋还我吧,我没钱了。”

    她之前被抓回仙阁时,乾坤袋和摘星剑一起被丰天澜收走了。梦如昔助她逃脱时,只替她取了摘星剑,没管乾坤袋。

    穆晴当时逃亡匆忙,也不好去取——于是这袋子就一直留在丰天澜那里了。

    “……”

    丰天澜冷漠道:

    “没带出来,下次吧。”

    但他临走前,还是从袖中拿出了一个水蓝色的乾坤袋,扔给了穆晴。

    穆晴目送飞舟远去。

    千机子走到她身边,问道:

    “你不与他解释梦如昔的事情吗?”

    “我没有心力解释。”

    穆晴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她道:

    “摘星,千师叔,接好我。”

    话语刚落,她就呕出一口血,仰面倒下。

    站在后面的摘星被她砸了个结实。

    摘星崩溃道:“穆晴!你这人……你怎么说来就来啊?你没事吧你?”

    她逆巫族法阵登观星台,又在受法阵压制时,冲破自身修为境界限制,强提灵力,让本就残破的经脉伤上加伤。

    刚才能够好好地行走、讲话,是她强撑着的结果。

    “穆晴。”

    千机子问道,

    “你为何要在丰天澜走后才倒?他是医修,你应该让他医你才对。”

    “我不敢啊。”

    穆晴擦了擦嘴边的血,说道:

    “要是给他行针的机会,他做的第一件事肯定不是医我,而是先把我扎废。”

    丰天澜那修真界最暴躁的医修的名声,可不是说着玩的。

    千机子:“……”

    ※

    穆晴昏迷过去之后,被摘星和千机子带回了云崖山。

    陆燃一边给她探脉,一边皱眉:

    “她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伤太重了,以我的水平很难治好。”

    摘星道:“你怎么这么没用?”

    陆燃:“……摘星大爷,麻烦你搞清楚,我是药王谷谷主唯一的弟子,我很优秀。连我都医不好的伤,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无能为力。”

    摘星震怒,拿起剑就要干他:

    “你竟然还敢诅咒穆晴?!”

    陆燃:“……”

    这话真是说不通了!

    摘星和陆燃打成了一团。

    陆燃恼羞成怒道:“你有用?你有用还让她受伤了呢?”

    这话一出,刚刚还打得起劲的摘星,抱着膝盖蹲去墙角画圈圈了。

    一边画,一边嘀嘀咕咕道:

    “我也想有用的啊,可是她把我扔了,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这能怪我吗……”

    千机子站在穆晴面前。

    他拿起丰天澜留给穆晴的乾坤袋,倒提着抖了抖。灌注了水属性灵力的极品灵石,和装着丹药的白釉瓷瓶“哗啦啦铛啷啷”落了一地。

    陆燃和蹲墙角的摘星全被惊呆了:

    “……这是什么?”

    最后,一张写满字的纸掉了下来。

    陆燃接住了纸。

    上面写的是疗愈经脉的药方,嘱咐了乾坤袋中的丹药怎么吃,服用之后有什么忌讳。

    还写着如果不起效,就用另一副方子。

    千机子站在一旁道:“能治好吗?”

    陆燃握着纸,倍感屈辱道:“……能。”

    ※

    穆晴醒来时,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情了。

    她盘坐着,身体内灵力顺畅,裹挟着药力,洗涤修复着每一寸经脉。

    她舒服地纳气吐息。

    自从在西洲与魔将和魔君连番打斗后,她的经脉就一直处于损伤状态,而后与丰天澜、祁月笙对战再损,伤创愈加严重。

    直到今日,才算是终于开始恢复了。

    不知这是哪位圣手的手笔。

    穆晴站起身,推开窗户。

    她发现云崖山的建筑又被建好了许多,楼阁屋宇,与山野树木错落而坐,有些世外之地的味道,又有些像繁华的鬼市。

    穿着黑白拼色衣服的年轻人在楼下来来去去,有的在重新修布阵法,有的在搬运一些八卦镜、占星盘之类的物品。

    “天机阁弟子?”

    穆晴认出了他们的弟子服。

    哦对,她之前把这些弟子装进了须弥芥子。如今这些弟子们,应该是被千机子放出来了。

    穆晴正在消化着醒来之后的新变化。

    她听见自己背后传来开门声。

    “千师叔。”

    穆晴头也不回,就辨认出了进来的人是谁。

    千机子过来的时机也很巧合,似乎是算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醒来。

    不止如此。

    他还知道穆晴当前在疑惑什么:

    “天机阁搬上云崖山了。”

    穆晴问:“不回去了吗?”

    “一个阵法被人改破,彻底攻下过的地方,不适合再留驻了。”千机子道,“有第一次,就很容易再有第二次。”

    南洲巫族祁家显然不会善罢甘休。

    “在此关头,天机阁需要隐匿,又得能帮上你的忙,搬进云崖山刚刚好。”

    穆晴:“来了云崖山,天机阁以后可就与我再也脱不开关系了,千师叔可不要后悔。”

    灵品阁虽然是以中立态度处世的,可穆晴知道,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中立,而是在借助生意不断渗透修真界的夺权者。

    这与天机阁的立世态度相违背。

    千机子道:“有何好悔?”

    穆晴:“……”

    她回头看着千机子。

    对方还是老样子,只是脖子上多了一条结了血痂又褪掉后,肤色还未恢复的白痕。

    穆晴却觉得古怪,她道:

    “千师叔,我总觉得你好说话了很多。”

    千机子道:“错觉。”

    穆晴耸耸肩膀。

    他说是错觉,那就是错觉吧。

    他年纪大,他说了算。

    而且,好说话是件好事,穆晴求之不得。

    千机子对她的小心思并不在意,他道:

    “另外,魔君给你送来了一件礼物。”

    穆晴:“…………”

    “礼物”是个好词汇。

    但加上“魔君送的”这四个字,它就变成了一个让穆晴头疼的词。

    穆晴垮起脸,道:“我不想收。”

    千机子道:“你不妨先去看一眼,看完了再决定要不要收。”

    “在哪呢?”

    ……

    穆晴随着千机子,一起下了云崖山。

    她昏迷的这七日里,云崖山的路已经铺好了大半,似乎是记得她说要将这条路变成修真界名景的话,鬼怪和天机阁弟子们,不止打算把石阶铺上个一万阶,还用了白玉石做材料。

    此路建好,必然会振动修真界。

    就是到时候需要多派几个人守着,免得有人见钱眼开,将他们的路抠走一块。

    穆晴:“……这么挥霍不怕赤字吗?”

    她刚说完,就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小师叔给我的乾坤袋呢?里面有多少钱?”

    千机子道:

    “一万极品灵石,还有三百万两银的银票,就算不做灵品阁的生意,也能在修真界富甲一方了。”

    穆晴震惊失语:“……”

    我师叔可真有钱啊。

    话说,作为丰天澜的同门师兄,秦淮是不是该反省一下自己?

    ……

    快到云崖山脚下的时候,穆晴隔着蜿蜒山路,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

    是个还未完全长成的少年。

    他应该是仔细拾掇过了,穿着一身红黑主色的衣服,腰侧配一把中看不中用的剑,看起来还挺像模像样的。

    穆晴记性一般。

    她实在是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那少年见她茫然的眼神,问道:

    “穆仙子不记得我了吗?”

    摘星在她背后出现,提醒道:

    “这是你在天城救过的那个魔族混血的小子啊,名字叫青洵。”

    摘星这么一说,穆晴就想起来了。

    穆晴道:“你来云崖山做什么?又遇到麻烦了吗?为什么等在山脚下……等等?”

    穆晴说着说着,就反应了过来。

    她道:“你就是魔君送我的礼物?”

    穆晴不赞同地皱了皱眉。

    这少年是个好皮相,拾掇好了完全不见当初的狼狈样子,拜进合欢宗应该会挺受人欢迎的。

    魔君可真会啊……

    但魔君祌琰这人是不是脑袋里哪根筋不太对?

    她可是个无情道修士啊?

    他是不是想毁她的道?

    被称呼为“物”,少年也不生气。

    若非面前这位女修,他当初恐怕就要沦为剑下白骨了。他的命是她救的,她想怎样都可以。

    而且,她似乎并不是会轻贱他人的那类人。

    “君上得知仙子您在中州自立门户,担忧仙子身边缺人手,故嘱咐我,以后效忠于穆仙子。”

    青洵这样说完,又不太好意思地挠一挠头,道:“不过我进魔宗时日尚短,未学到些什么,只能给仙子做些杂活。”

    穆晴头都大了:

    “……你为什么会进魔宗?”

    “我和娘亲当初按照穆仙子所说,离开天城,想寻一地方落脚,便向西行。随后便进了西洲地盘,被魔君收留,如今才有机会回报仙子恩情。”

    穆晴:“……”

    “仙子收下我吧。”

    青洵见她迟迟不应,以为她是在怀疑他:

    “我来到这里,便不再是魔君属下,只忠于仙子一人,仙子可以放心。”

    穆晴小声嘀咕道:

    “……魔宗也不会派你这么笨的人来当卧底。”

    她叹了口气,道:

    “你跟我过来吧。”

    “我也不知道云崖山上哪里使得上你,你自己上来看看,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

    时间转眼就到了腊月。

    因为丰天澜贡献的一万颗极品灵石,灵品阁的生意开始悄无声息的做大。

    并不是一下子就扩充了商品种类,而是又开了许多家分店。

    同时,灵品阁的卖品开始分了主次。

    因为陆燃的存在,灵品阁开始主售丹药。

    各地的分阁花钱请了一些名气不大的丹修来炼制低品丹药,陆燃则是负责炼制中品丹药,再分至各个分阁出售。

    修真界的修士,修炼需要丹药辅助,生病受伤需要丹药治疗,送礼时丹药也很好用……

    总之,大家都离不开丹药。

    因此,灵品阁的丹药生意很好做,利润高,回本快,鬼看了账本都乐呵呵。

    就是有点得罪隔壁的药王谷——他们这是在抢人家的饭碗。

    穆晴倒是态度坦然:

    “得罪就得罪了吧。”

    “要是怕得罪药王谷,我们当初就不会启用我们的首席炼丹师了。”

    鬼怪们应和道:“穆仙子说的对!”

    陆燃:“……”

    你们以为我愿意当你们的首席炼丹师吗?

    青洵有些担忧:

    “如果药王谷真的找上来怎么办?”

    摘星果断地回答道:

    “怕什么?他们敢找我们,我们就把他们灭了。”

    他抬手,在脖子上一横,道:

    “全部干掉,一个也不留。”

    穆晴:“……”

    鬼怪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啪叽啪叽拍手:

    “摘星大爷说得对!一个也不留!”

    “……也不是不行。”

    陆燃作为欺师灭祖(但没成功)的药王谷叛徒,贼心不死,觉得这个主意很可以。

    路过的天机阁弟子:“……”

    完了,疯子都凑成一堆了。

    千机子的徒弟冬奉抱着一只灵鸽过来了:

    “穆师妹,有从北海来的信。”

    为了帮助在各地开放分店的灵品阁建立情报网,最善于做信息交易的天机阁弟子,近日驯养了一大批灵鸽。

    情报网还没建好,灵鸽就被穆晴拿来私用了。

    “谢谢冬奉师兄。”

    穆晴道过谢,从灵鸽脚上拆下信。

    这封信来自秦无相。

    上个月的时候,她为了获取关于云灵秘境的消息,写信联系了秦无相。

    结果秘境的消息没得到多少,师兄妹之间的信息往来倒是重新建立起来了。

    “灵品阁近日在北海开了多家分阁,师妹作为灵品阁之主,一定十分劳累。”

    “我会替师妹关照北海的分阁。若是师妹有何我帮得上的地方,可尽数告知,我一定全力而为。”

    虽然未详说自身状况,但穆晴能从信中看出来,秦无相在北海过得很不错,至少人际关系上没什么问题,再也不是仙阁里受人孤立的小可怜了。

    而且还有闲心帮她考虑灵品阁的事,那多半是没在忙着谋划怎么弑父夺位。

    提心吊胆已久的穆晴,终于松了一口气。

    ……

    腊月底的时候。

    沉鱼夜来到了云崖山,带了两筐橘子。橘子澄黄,形状圆润,品相上好,芳香甘甜。

    摘星道:“你知道云崖山现在有多少张嘴吗?就这两筐,够给谁吃?”

    沉鱼夜也不生气,好脾气道:

    “我回头叫人多采购几筐橘子送过来。”

    摘星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穆晴:“……”

    你到底在满意个什么啊?

    你读没读过《背影》里那句话,“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你这是要为了橘子给自己认爹吗?

    沉鱼夜对穆晴说道:

    “穆仙子,年关到了,灵品阁生意做得也有些名气了,该改个好听些的名字了。”

    “当初说好的,名字由穆仙子来取。”

    穆晴也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

    千机子递了个抽签桶给她:“用这个吧。”

    穆晴晃了晃签筒,甩了两根签出来。

    沉鱼夜捡起竹签。

    分别是一个“星”字,一个“倾”字。

    他笑道:“‘星倾’吗?”

    他看着穆晴和千机子,说道:

    “南洲巫族说穆仙子和千阁主违背了天意,我看倒也未必然。这随手晃出的签,都在随着穆仙子的意思呢。”

    星辰,卜师最爱观看之物,代表天数、命运。

    后取一“倾”字,星倾,为星辰倾覆,天数翻覆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