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135章 天上的故事52
    “桃雪, 有夜行衣吗?就是窃贼经常穿的那种衣服,黑色的。”

    桃雪:“……没。”

    东宫是储君居所,又不是贼窝, 哪里来的夜行衣这东西?

    穆晴落寞离去。

    她给自己施了隐匿形迹的术法,在天界众多宫殿房屋上方掠过,悄无声息地飞檐走壁。

    若是桃雪看到了这一幕,多半会很想问她“殿下, 你要夜行衣做什么,你根本就不需要那东西。”

    而穆晴这时候就会回答“穿上夜行衣比较有气氛嘛。”

    不多时, 穆晴就来到了丰天澜的院墙上。

    她打量了一番。

    丰天澜没将莲花灯放在院子里,但从前摆在主屋门左边的那个水缸不见了。

    水缸应该是被用来养花了吧?

    水缸不在院子里,那应该是在屋里?

    小师叔总不能把水缸一起收进乾坤袋吧?

    ……

    穆晴一边思索着, 一边在院墙上行走, 跳上了主屋的房顶。

    穆晴的脚步很轻盈,她学过“踏雪不留痕”的身法, 就算在雪地上行走, 也不会留下脚印。

    后来她又学了祌琰的“疾雷步”,步伐和雷电一样快,难以琢磨。

    她当年在修真界若是走上行窃的歪路, 恐怕会成为“盗圣(修真界版本)”, 成就一段别致的传奇。

    穆晴在屋顶上找了个位置,小心翼翼的蹲下身, 用手指掀开了一块瓦片。

    ……

    丰天澜正在主屋里翻看医书。

    自从和穆晴闹掰之后,他不需要再帮她批折子, 日子变得闲适了许多。

    每日处理完医宫的事情后, 就回自己的住处, 钻研一下医书, 读一读经文,偶尔还会抚琴,小日子过得逍遥极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都好,只有心情不好。

    他和穆晴闹过太多次别扭。

    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在仙阁后山执剑相杀。

    那时候他们之间的情势比如今严峻太多,可那时候的事情毕竟是误会,误会解开了,他们就和好了。

    这一次他们闹得远远没有那时候严重。

    可丰天澜却有一种,自己和穆晴永远不会再和好的绝望感。

    其实就算能和好,又怎么样呢?

    他们的关系能恢复到从前吗?

    不可能的。

    丰天澜从书中抬起视线,看了看手边的,被以灵力养护在水缸里的莲花灯。

    他心想——

    把好好的师叔侄关系搞成这样,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也太恶劣了。

    走神没有持续多久。

    丰天澜警惕地抬起头,望向屋顶。

    上面有人。

    虽然屋顶上没什么脚步声之类的动静,但丰天澜清楚地听见,夜风吹拂到了什么东西、而后岔向了两边的声音。

    这样的本领是当年还在修真界时练就的。

    他任仙门百派中位居第一的山海仙阁的阁主,换句话说,也就是正道的领袖。

    无数的妖魔邪祟,以及心怀不轨之人,有仇的,无仇的,想要修真界再起祸乱的,都想要他死。

    有很多人来刺杀他。

    还有些人想来盗他的阁主印。

    ……

    种种类类,形形色色。

    丰天澜当了数百年的仙阁阁主,也练就了一身反刺杀、反盗窃的本领出来。

    丰天澜抬起头,看着屋顶。

    在支撑着房屋的圆木横梁上方,有一块被挡住的瓦片,悄无声息地揭开了一条缝。

    丰天澜抬手就是一道剑风。

    剑风凶戾,含着天霜的寒气,剑意肃杀,一副要将对方就地正法的架势。

    “啊!”

    瓦片破碎,屋顶上的人惊叫一声。

    一块红色布料于屋顶的空缺处漏了下来,还有血滴滴答答,落在横梁上,又从横梁上淌下来,滴落在地上。

    那声音过于熟悉。

    丰天澜愣了一瞬,道:

    “穆晴?”

    他伸手,灵力顺着屋顶瓦片缺口缠绕住对方,将对方从屋顶上拉下。

    穆晴撞碎瓦片,单脚勾着横梁,以倒挂的姿态出现在了丰天澜的眼前。

    穆晴歪了歪脑袋。

    倒挂着歪头有点费力。

    她讪讪地笑了一声,和丰天澜打招呼,道:

    “小师叔,今晚夜色不错啊,我出来赏月。”

    “……”

    丰天澜无语了片刻,戳破道:

    “你赏月赏到我的屋顶上了?”

    “这不是想顺便赏赏花吗?”

    穆晴转头看向被搬进屋里的水缸,她寻觅的那朵莲花灯就在缸里。

    丰天澜:“……”

    说起这朵承载了心意和祝愿莲花灯,丰天澜觉得有些羞赧,尴尬的很,接不上话来。

    半晌,他冷着声音道:

    “下来。”

    “哦。”

    穆晴乖巧地应了。

    她一只脚挂在横梁上,腰上一使力,上半身翻折上去,双手抓住了横梁。而后她松开脚,依靠臂力悬挂在横梁上,再松开手,整个人落了地。

    落地的那一瞬,穆晴一个趔趄,险些平趴到地上。

    “嘶——”

    她勉勉强强站稳了,又矮下身去,捂着脚腕倒抽气。血从她的指缝间溢出来,很快便淌到了地上,积成了一小滩。

    丰天澜只看这出血量,便知道自己那一剑多半是削到了血管。

    他道:“给我看一下。”

    他刚要伸手去抱穆晴。

    她就极为自觉地松开手,直起身子倒退两步,坐在了他刚刚看书时坐过的那张椅子上,将受伤的脚伸给他。

    丰天澜:“……”

    丰天澜撩开她那长长的红色衣摆,将被血浸湿的鞋袜从她脚上脱下来,剑伤从脚腕后方深深没入,若是再深一寸,可以将穆晴的脚直接砍下来了。

    穆晴问道:

    “我是不是要残废了?”

    丰天澜点了她的穴,又以灵力给她止血。

    他本在自责,听见穆晴这话直接气坏了。

    “残不了,残了我跟你姓。”

    他拿出一块帕子压在伤口上,道,

    “自己摁着,我去找针药和纱布。”

    穆晴依言摁住了帕子。

    丰天澜离开了一会儿,再回来时,穆晴已经变了姿势。

    她坐在椅子上,受伤的那条腿曲起,以脚后跟踩在椅子边缘上,一只手将帕子摁在脚腕上以灵力止血,另一只手在翻着丰天澜放在一边的医书,姿态闲适,兴致缺缺地看着书中的内容。

    丰天澜:“……”

    这根本就不像个受伤的人。

    他打开针带,道:

    “脚伸过来。”

    穆晴又一次见识到了丰天澜的医术。

    他以银针扎在穴位上,为她止了血,又用医宫的天泉水清洗伤口,以灵力为线,将受伤的血肉一层层缝合起来。

    “不要走路。”

    丰天澜一边拿纱布将她脚腕包起来,一边交代道,

    “也不要摆刚刚那个曲腿的姿势,脚后跟使力会使伤口崩开。”

    穆晴应道:

    “知道啦,啰嗦。”

    丰天澜问道:

    “你上我房顶做什么?”

    “还能是做什么?”

    穆晴别扭地歪过头去,回答道,

    “深更半夜夜深人静的,当然是做贼咯。”

    丰天澜见她这理直气壮说自己在做贼的样子,只觉得好气又好笑,道:

    “一朵三文钱的莲花灯而已……”

    穆晴抱着手臂道:

    “不管三文钱还是一文钱,只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了。你把它拿走,我就算做贼也要偷回来。”

    丰天澜道:“荒唐。”

    丰天澜从水缸里拿起那盏莲花灯,问道:

    “为什么这么想要它?”

    穆晴拧着眉道:

    “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她伸手去够那莲花灯。

    丰天澜先一步将莲花灯收了。

    穆晴骂他:

    “小气,斤斤计较……”

    丰天澜也不在意她骂了什么。

    “我送你回去。”

    他伸出手,将穆晴抱了起来。

    “我自己能走。”

    穆晴挣扎道,

    “给我一根拐杖。”

    穆晴当年上蹿下跳断腿的次数不少,拄拐杖的技术很是娴熟。

    “我这里哪来的拐杖?”

    丰天澜问道,

    “要不然你单腿蹦回去?”

    穆晴呛声道:

    “我可以御剑!单脚也稳得住!”

    丰天澜不理会她,施了隐匿形迹的术法,抱着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掂她,问道:

    “你是不是胖了?”

    是胖了。

    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上手却能感觉到重了不少。

    穆晴:“……?”

    丰天澜嘱咐道:

    “少吃一点,不然制衣司要重新给你裁衣,你衣服那么多,很麻烦。”

    穆晴恼怒道:

    “……要你管?”

    ……

    两人就这么一路互相呛着声,进了东宫的后门。

    桃雪见穆晴被丰天澜抱回来,还没来得及震惊,就发现穆晴脚上还裹着厚厚的一层纱布。

    桃雪担忧道:“殿下,您的脚……”

    这是不能走路了吗?

    穆晴安抚道:

    “没事,我御剑的时候脚滑,划到自己了,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就好了。”

    桃雪很聪明。

    她知道太女殿下是在说谎。

    执剑这么多年的人,可不会被自己的剑伤到。

    划伤殿下的脚的人多半是丰主司,殿下这样说,应该是为了回护他。

    这天界规矩森严,等级分明。

    若是穆晴说了实话,丰天澜的麻烦可就大了——这算是袭击储君,不管是故意还是无意,都要受到责罚。

    穆晴拍了拍丰天澜,道:

    “小师叔,放我到书房后殿就好。”

    丰天澜依言而行。

    他将穆晴放在榻上,将药交给桃雪,交代道:

    “不要碰水,也不要使力,一天换一次药,五天后就可以不再包扎了。”

    桃雪一一记下,而后拿着药离开书房后殿,去寻合适的环境存放。

    丰天澜也要离开。

    穆晴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道:

    “莲花灯还我。”

    丰天澜试图甩开她:

    “松手。”

    穆晴指着自己的脚说:

    “你不还我,我就找师父告状。”

    丰天澜:“……”

    秦淮要是知道他的宝贝小徒弟是怎么受伤的,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可想而知。

    这一波无理取闹,是穆晴赢了。

    丰天澜道:“给我一个答案。”

    穆晴:“嗯?”

    “为什么非要这朵莲花灯——给我一个答案。”

    丰天澜重复了自己先前问过的问题,说道,

    “你好好思索,不要乱答。这个答案能够让我认同,我才会将它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