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玫瑰含雪 > 正文 第154章 番外(全文完)
    那束花宋莺时收下了。

    不止那一束, 后来怀絮一直送花给她。

    雪山玫瑰,密西根碎冰蓝渐变玫瑰,尤加利与卡布奇诺玫瑰,绣球向日葵与香槟玫瑰……

    雪梨纸与金葱带包裹着鲜妍娇嫩的玫瑰, 含香带露地绽放在她们家的花瓶中。

    为此, 宋莺时不得不跟徐从菡学了几手插花的本领。

    她用故作烦恼的语气说家里花太多了,乱糟糟的。

    徐从菡不用刺探, 就从女儿掩不住的神态中得知了些什么, 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宋莺时大大方方地点头:“妈妈你认识她呢, 就是怀絮!”

    宋莺时提起自己泡到怀絮的事就很自豪。虽然她觉得自己很完美, 但怀絮的优异足以让她以此为傲, 她的女朋友是怀絮!

    徐从菡一怔。

    她还真没想到是怀絮。怀絮那气质,怎么看都不像爱送花的性子。

    没想到怀絮还挺浪漫。

    当然,徐从菡对自家女儿和女同学恋爱的事也是有些吃惊的, 不禁怀疑女儿是不是早恋了。

    不过退一万步说, 要是女儿早恋了成绩还这么好,比初中还好, 看来怀絮没少出力。

    徐从菡一时间想了很多,最后问出口的是:

    “她还是个学生,给你送这么多花, 生活费够么?”

    宋莺时随口道:“她有兼职。”

    徐从菡想的是大学生常见兼职, 反而道:“你注意些,别让人家为难。”

    宋莺时莫名其妙, 她怎么让怀絮为难啦?

    抛开中学的学业压力, 加上成年人的身份, 怀絮像是从蛹中解放出的蝴蝶, 舒展着羽翼谋求更多机会。

    怀絮喜欢写歌唱歌, 宋莺时不大清楚怀絮是怎么运作的,跟什么人结识,知道有个音乐影视公司看中怀絮的本事,怀絮成为了它旗下艺人,有了固定收入,经常去录音棚里捣鼓些什么。

    宋莺时不大干预怀絮的工作方面,怀絮也用不到她事事把关,宋莺时只是在怀絮签约前问了问哪家公司,找朋友打听了下名声,安安心。

    结果让别人以为宋家大小姐对娱乐圈有意思,没少被旁敲侧击地抛橄榄枝。

    宋莺时还真有点兴趣,可能骨子里有点戏精成分,她感兴趣的是表演方向。

    但她不会一闷头扎进去,决定当个兴趣爱好试试水。

    她跟徐从菡说了怀絮如今这份兼职工作后,顺势提出想找位表演老师,发展一下新爱好的事。

    别人发展爱好是找个兴趣班上,轮到宋莺时当然不是那么回事。

    给她上小课的是娱乐圈的一位老演员,同时兼任院校表演系教授一职。每周三次,老师从各地飞到B市给她上课。

    除了兴趣爱好,宋莺时也在了解家族事业。老宋家枝节繁茂,宋莺时从前是用晚辈视角看亲朋,如今要换成成年人视角,并不轻松。

    两人渐渐在学校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起来,除了上课考试外,都快成传说级人物了。

    比起和同学搞好关系,就算有空暇时间,她们也多是留给了彼此,谈恋爱不比搞社交香?

    恋爱这种事能把人越谈越宅。

    怀絮出第一首单曲赚到的钱买了个单反,相机里全是宋莺时。

    当时宋莺时要做表演老师留下的练习作业,每天对着镜子揣摩喜怒哀乐,或者是进行一些无实物表演。

    怀絮就在旁边立个三脚架,支着单反对着宋莺时拍。她也不走,就坐在单反后面看着。

    宋莺时再心宽,最初的时候对着镜头和这个唯一观众也有点羞赧,不习惯。

    尤其要当着怀絮的面做一些不大美观的表情动作时,很有美女包袱。

    她嚷着让怀絮把单反留下,人出去。

    怀絮睁着那双剔透清澄的眼问她为什么,神情有一丝无辜。

    宋莺时道:“你看着我我紧张。”

    怀絮笑着道:“现在只有我一个都紧张,以后片场那么多人看你,怎么得了。”

    宋莺时有自己的道理:“片场又没人看我练习,我演技拿得出手才会给人看呢。”

    她笃定确凿,怀絮最喜欢看宋莺时这副样子,就像小太阳无所顾忌地发出自己的光芒。

    但她也喜欢看小太阳撒娇,所以望着宋莺时说:“但我想陪着你,怎么办?”

    宋莺时犯了难,其实她也喜欢看到怀絮在。

    而且怀絮难得休息,这个下午阳光很好,两人在一起很舒服。

    宋莺时挪挪椅子凑到怀絮身边,离怀絮有一臂长时她欠身而起,伸手遮住怀絮的眼睛,亲了她一下,软声道:

    “你先闭上眼睛嘛,等我放松下来进入状态允许你偷看。”

    怀絮顶着宋莺时暖乎乎的手心,高挺的鼻梁和薄唇露在外面,忍不住笑:

    “怎么这么可爱。”

    宋莺时理所当然道:

    “你女朋友当然最可爱啦。”

    一直在录像的摄像机悄悄记下这段回忆。

    怀絮后来查看视频时看到了这段,来了兴致,常常用它拍宋莺时和她们的家,一点一滴都记录下来。

    记录的习惯被两人保留下来,后来她们也换过不少单反。

    单反里记录下来的人一直是她们,但在单反成像区之外,她们进入更多人的眼中,在大众眼中成像。

    怀絮凭借单曲出道后,后续愈发锐不可当,拿奖不断。

    仿佛上天对她格外宽厚,她同时拥有高水准的颜值、音嗓与创作能力,这位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像一个奇迹,硬生生在低迷的乐坛造出一片沸腾晴空,万人回响。

    有人将她的到来比作一股清凉海水冲荡乐坛的低霾,注入激荡力量,而她是魅力不可阻挡的空灵海妖。

    她本人如隔冰带雾,却让音乐界越烧越燃。

    宋莺时把家族事务初步了解完毕后,表演也学得差不离了,老师建议她进入实践阶段。

    有宋家在,什么大导演剧组女主还不是手到擒来,为她量身定制也只是一句话和亿点小钱的事儿。

    宋莺时没拒绝,主要看女朋友事业蒸蒸日上,她也有些手痒,想试试刀。

    在物色合适剧本中,她正巧看到个不错的小说IP,干脆买下版权,找个她看中的小导演操刀改编。

    消息传到老宋家,很多人不赞同。

    不赞同的原因是那个小说不是什么大IP,两百多万就拿下了,加上小剧组低成本,还没辆车贵,听着都替宋莺时委屈,纷纷表示要为宋莺时的爱好掏钱投资,选个名导大班底。

    宋莺时觉得怪兴师动众的没必要,一个爱好而已,而且她是真喜欢这IP,想演。

    于是宋莺时低调地带着剧组开工了,然后她这部低成本电影就拿奖了,获得其他大制作都触及不到的荣誉,她本人也凭借一身灵气成了影后。

    一炮而红。

    同年,怀絮获得国际大奖认可,成为当之无愧的歌后。

    这年她们22岁,即将毕业。

    同学正式进入社会的年纪,她们已年少成名,甚至称得上一句功成名就。

    但除了亲近的人,没有人知晓她们的恋情。

    那时同性婚姻法还未通过,隐藏恋情不只是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更是保护自己的隐私,而且两人都不大想靠炒cp,反而让自身能力遭到忽视。

    某个角度来说,两人都挺要强,骄傲。

    又过了两年,同性婚姻法通过,她们当即去领了证,说起来,也就是今年上半年的事儿。

    刚可以领证,宋莺时就从剧组请假出来结婚,身为主演她一请假全剧组都得歇工,因而只请到一天假,匆匆从深山里跑出来。

    保姆车接到外地活动一结束就过来找她的怀絮,两人带上户口本身份证,领到了两个红本本。

    回到车上,助理懂事地把空间留给她们。

    宋莺时看了看自己的本本,再看了看怀絮的,又摆在一起看了看,满意而喜悦地笑了。

    怀絮坐在她身边看她:“这么高兴。”

    宋莺时重重点头:“你不高兴吗?”

    她说着转头,看到怀絮的笑,于是这个问题不用怀絮再亲口回答。

    宋莺时抵住怀絮额头,低喃道:

    “这一天来得好晚,但比想象中又早得多得多。真好。”

    怀絮轻嗯了声。

    好像说什么都多余,那种终于和对方成为一家人的复杂情绪只有她们自己明了。

    怀絮让宋莺时跟她一起拿着结婚证,举起手机拍了合影,发给亲朋报喜。

    怀絮问:“要发pyq和wb吗?”

    那语气平淡地像在问要不要发给爸妈看一样。

    宋莺时直接吐槽:“你要是发了,粉丝还以为咱们俩是不是一起被盗号了呢。”

    这几年她们什么都没干,工作场合绝不提起对方,除了偶尔的交集外简直像两条平行线。

    毕竟她们只是不想暴露恋情,不是想让外人以为她们关系糟糕。

    但莫名其妙的,她们居然就成了公认的对家。

    宋莺时深觉,都是因为她和她老婆长得太好看了,要是再有一个谁能杀入颜值决赛圈,也不至于如此。

    最初她们也试图缓和过外界眼中两人的关系,约好在接下来的活动中多夸夸对方。

    结果被解读成笑里藏刀,粉饰太平之类的意图,网友拿着放大镜在满篇好话里找漏洞,逐字逐句做语文阅读理解 翻译题,把原意曲解到天边去。

    总之死也不信她们两个能成朋友。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眼下这场红毯。

    她们都结婚了,外界还以为她们每天扯头花呢。

    被外头说了这几年,宋莺时也算是服气了,从最初的满头问号,到试图修复,再到现在,完全是看好戏的态度。

    她一边跟怀絮说,我倒要看看他们什么时候睁眼看世界迷途知返,一边时不时戏精发作,跟着粉丝脑补的人设朝怀絮挑衅一下,权当调情。

    想想在人前势不两立的两个人,到了人后却钻到了同一个被窝,宋莺时觉得她们这相爱相杀的感觉还挺好磕。

    不会没人磕她们的cp吧?

    宋莺时突发奇想,上网搜索关键词。

    还真有。

    毕竟颜值摆在那,颜狗可是什么cp都能磕。

    但针尖麦芒cp显然风评不佳,被称为邪.教cp,只能在网络世界的小角落里狗狗祟祟、勉强靠拉郎视频和正主偶尔的合影生活这样子,有一顿没一顿的。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怀宋分别和其他人的拉郎cp,热度极高。仿佛她们俩只要不跟对方组cp,就是圈内百搭,人人拥有一个庞大的后宫。

    合法妻妻竟沦落到如此境地,简直欺人太甚。

    宋莺时十分不满,立刻让助理于慧慧去联系个视频工作室,给她量产高质量针尖麦芒的cp视频。

    于慧慧转述对方的问题:“姐,他问你要针麦还是麦针。”

    宋莺时一边觉得这cp名真离谱,一边坦然自若地选了麦针,完全没有照顾怀絮的情绪。

    她付的钱,她当1没问题吧?

    工作室也觉得离谱,准确来说是被吓坏了。

    从业十余年,有朝一日竟接到影后的订单,让他们剪自己和对家的cp视频,还要当1。

    工作室深深地悟了,这就是精神胜利法吧,只要在视频里当1,怀絮就永远被她压在身下,妙啊。

    好狠一女人。

    工作室拿钱办事,半个月后,大批精美的麦针视频突然涌现在网站,甚至冲上首页排行榜。

    别说,无论是舔颜向还是剧情向,有两位绝了的外形气质撑着,邪.教磕着特别让人上头。

    唯粉再跳脚喊邪.教,也抵不住大家真香啊。

    但很快就有人发现不对劲。

    怎么没有针麦啊?

    “冰山美人攻不好吗不好吗不好吗?”

    “up主集体偏心一定有诈,合理怀疑是序黑”

    宋莺时吩咐下去后就没管了,继续回组里拍戏。

    等杀青了回家见到怀絮,才想起来这事儿。

    她发消息问于慧慧视频做好没。

    于慧慧:“做好了,也发布了,起初挺成功的,播放量很高。但是现在……姐你自己看看吧,不敢吱声.jpg”

    宋莺时:?

    她点开于慧慧发来的链接,这是一条针尖麦芒cp的汇总盘点博,除了附上精品视频链接还盘点了整个事态发展过程。

    简单来说就是,她花钱找人剪了麦针,引发大众对针的怜爱,众多剪刀手太太自发性剪了无数针麦,针麦披着美强惨的皮舞得风生水起,现在俨然已经压过麦针风头。

    “……”

    宋莺时都无语了。

    怀絮坐在旁边跟她一起看完wb,看宋莺时神情不对,缓声道:

    “这事跟你有关系?”

    宋莺时刚点完头,忽然想到,这样怀絮就知道自己让人把她剪成0了诶。

    她严肃着脸说:“是这样的亲爱的,为了让大家知道我们才是天生一对,我让人剪了我们的同人视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把你当0剪。”

    她委婉道:“可能是气质这块拿捏得没我到位吧,你不用太失落,你看,他们看你不容易,也把你剪成1了。”

    怀絮听完,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在宋莺时心虚去摸水果给她吃的时候,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她屁股。

    这胡言乱语骗得过谁?宋莺时也没指望能骗过老婆,糊弄过去后乖乖给老婆削苹果。

    她心虚之下带着讨好的笑容又乖又甜,引得怀絮掐了掐她脸,懒声道:

    “你要是想,我们就公开。”

    从前不公开是不大合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合法了,很多事更自由了。而两人在今年事业有进展,根基愈发稳固,一切水到渠成。

    但显然,宋莺时还跟外界赌着口气,到现在还没咽下去,她摇头晃脑:

    “嘘,等他们发现呗。你要是想,那也行。”

    “等过年的时候公布喜讯怎么样?”怀絮接过苹果,削下一块喂到宋莺时嘴里,修长的手握着水果刀很好看,“再不说,就要直接看到我们的婚礼了。”

    她们还没举办婚礼,本来说的就是明年办,因为想在春夏之交举行婚礼,正好是她们领证一周年。

    宋莺时一想也是。

    她已经开始期待过年受到惊吓的网友们了。

    比起网友受到惊吓来,先前的cp视频事件引发了一系列化学反应。

    比如从前唯粉是对家勿cue,高贵冷艳,现在cp邪.教有了点声音,唯粉烦不胜烦,但绝不能接受自家被压——不管是艳压还是那个压,于是难免声援自家正主比对面像个1。

    宋莺时的目的好像达到了,又好像没达到。

    另外就是,有人在匿名区爆料有女艺人找人剪自己和对家的cp,宋莺时看到后心突地一跳,自动对号入座。

    她捂着眼睛点开评论区,网友猜了八十多楼,居然都猜不到她和怀絮身上。

    她们的cp视频最近不是很红吗?很难猜吗?

    宋莺时一边庆幸自己没掉马,一边对小笨蛋们指指点点。

    得,看来笨比网友们在她们官宣之前是什么都不会知道了。

    宋莺时对这届网友们十分失望,不再悄悄咪咪开小号围观相关动态。

    一周后,为了新电影宣传,她和剧组上了个知名综艺节目。

    这个综艺有很多小游戏,其中一个是听歌识曲,需要同时回答出歌名和演唱者。

    为了增加难度,在听旋律之前,会先给大家放出第一句歌词猜猜看。

    比起旋律,歌词更模糊难记,但当怀絮的歌词出来时,死忠歌迷还是能一秒认出这是怀絮的《失眠》。

    而且有两个嘉宾秒拍答题器!

    结果歌迷一看,一个是常驻男嘉宾,另一个居然是……宋莺时?!

    后台判定常驻男嘉宾按得更快,男嘉宾先答,他答的是怀絮的《失眠》,被判定错误。

    台上很多嘉宾不能理解为什么错了,很多观众也在挠头。

    只有怀絮死忠粉记得,这首歌的演唱者有两个!

    而这么细节的操作,很明显宋莺时这个对家肯定答不出来的……

    就在歌迷粉丝等待宋莺时答错的时候,看到屏幕里宋莺时笃定道:

    “歌是《失眠》,演唱者怀絮和花期。”

    她答对了!

    这是怀絮第一首单曲,实打实的老歌。会唱的人很多,但很少有人能记得这么细微的细节。

    粉丝都懵了,难道,其实,宋莺时也是怀絮隐藏歌迷?

    主持都愣了一下,才恭喜宋莺时。

    《失眠》的旋律作为宋莺时胜利的BGM响起。

    镜头之下,宋莺时面不改色,实际暗自顺气。

    《失眠》对她和怀絮来说很特殊,她和这首歌也十分熟悉,那一瞬间,下意识的行为完全不由她控制。

    主持人八成是怀絮歌迷,在旋律声中道:“我们都知道这首歌是怀絮老师的第一支原创单曲啊,没人不会唱吧?”

    说到这,有人看了看宋莺时。

    宋莺时保持营业微笑:我是全世界第二个会唱的好吗。

    主持人:“这首歌里有几段合唱和对唱,不是怀老师一人完成的,至今怀老师没有公布那位昵称为‘花期’的女歌手的真实身份。”

    宋莺时若无其事地喝了口水。

    主持人:“末尾有一段怀老师跟谁说话的声音,对方没说话,只是笑了,我记得还有点其他声音?这首歌营造的日常轻松的感觉听着很舒服。”

    宋莺时在心里补充,那个“其他声音”,是她翻书的声音。

    她还记得录制《失眠》的那个下午。

    那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准备和怀絮约会,结果怀絮把她带到公司的录音棚,交给她印着歌词的A4纸。

    宋莺时还以为她带自己来玩,自信道:

    “让我唱着玩吗?我会唱,听你唱那么多次,歌词我都背下来了。”

    怀絮道:“会唱就好,陪我录demo,我们两个一起唱,然后发行。”

    宋莺时当即倒退一大步,转身就走:“打扰了我不会。”

    她的会是KTV那种会,怀絮的会是录音棚那种会,能一样嘛!

    怀絮揪着她后领把人带回来,低笑道:“我跟你一起,你怕什么?”

    就是一起唱才怕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岂不是要被衬得惨不忍睹。

    宋莺时还是不愿意。

    两人在角落小小僵持,路过的录音师对她们露出善意的笑容。

    怀絮拉着她手,柔声道:“我的第一首歌,你不想唱吗?”

    宋莺时情真意切:“你第一首歌就要留下我这么大的破绽,以后的路还怎么走?我是为了你好……”

    怀絮攥了攥她,坚定道:“《失眠》没有你的声音才不完美。”

    “……”

    宋莺时当时想,这是怀絮逼她的啊,她可是尽到拒绝的责任了啊,歌不卖座不关她的事啊。

    大、大不了以后给怀絮找资源补偿她。

    其实她也想参与怀絮的第一首歌啦,怀絮还没录demo,她都跟着会唱了呢。

    宋莺时带着丢人的决心,进了录音间。

    怀絮给她戴好耳机。

    两人坐在高脚椅上,一齐凑在装着收音装置的麦前,肩膀挨得很近。

    宋莺时以为自己会很紧张,唱得很丢人,局促到这辈子一想起来就尴尬得脚趾蜷缩。

    但奇怪的是,过去这么多年,现在的她只记得,当时的录音间有一片蜜糖般的光,她和怀絮凑在一起,《失眠》在她们唇齿间合着节拍流淌。

    偶尔的对视间,怀絮的眼睛很漂亮,眼中全是自己,自己的眼中一定也是一样。

    最后怀絮还录了她翻书的声音,添进歌里。

    制作列表中,宋莺时叫“花期”。

    花期也是怀絮歌迷最大的未解之谜。

    怀絮会给人写歌作曲,但从不与人对唱。唯一对唱的就是第一首歌,也就是说,花期是唯一能和怀絮一起唱她的歌的人。

    出道以来怀絮被问过很多次,但都没有正面回答。歌迷连猜测都找不到方向,渐渐的也就没人问了。

    趁这次宋莺时答对题目的风口,又有人试图扒出“花期”真实身份。

    有人提出无比荒谬的猜想。

    “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花期是宋莺时呢?可能我磕针麦上头了,我觉得宋莺时不是没可能啊。首先她在节目里一秒认出《失眠》,对这首歌很熟。她wb十次自拍九次带玫瑰花,对上‘花’了,她为数不多的唱歌听起来音色跟《失眠》里挺像的。”

    “你是真上头了(另外是麦针”

    “声音哪像?都是女的?”

    “我差点信了,主要是我也觉得像”

    不管这个猜想看起来准不准,主要是它蹭了两大美人的热度,一下子被噌噌转发起来。

    宋莺时在热搜上看到#花期宋莺时#的时候,以为自己掉马了。

    她居然有点期待。

    等她点进去才知道,原来大家转发wb不是因为信了她是花期,主要是为了赞赏原博主的想象力和勇气。

    宋莺时:“……”

    你们是多闲!

    宋莺时发誓,她绝对不会再对笨蛋网友抱有希望了,绝对。

    她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没想到仅仅一周后,网友让宋莺时刮目相看。

    那天宋莺时和怀絮正回家陪徐从菡他们吃饭,算是家宴,刚从饭桌上下来,两人的手机先后响起来。

    宋莺时拿起手机,还没看到信息,先看到wb推送的硕大标题:

    宋莺时花期

    她穿越了吗?这不是一周前的热搜吗?

    宋莺时下意识点进去,还没看到内容,就听到怀絮慢声道:

    “他们知道你是花期了。”

    有列文虎克网友扒出了宋莺时和花期之间的关联。

    而且这锤还硬的不得了,是直接找到宋莺时唱歌的视频,提取声纹特征,与花期的歌声进行声纹鉴定对比。

    另外还扒出宋莺时和怀絮曾同校的过往来,足以佐证她们熟识,很可能一起录歌。

    这下没人说网友是磕cp上头了,纷纷正视起这个庞大的信息量。

    “我的世界观???”

    “其实老粉都知道她们是老同学,但这些年确实没怎么来往,我们都默认她们撕破脸了”

    “楼上,她们不是不来往,是一站到一起你们就说人家针尖麦芒。而且私底下的关系谁知道呢”

    “这样一说……好像有阵子她们经常说是朋友,但没人信,如果真是朋友那也太让人哭笑不得了”

    整整一个晚上,漫天都是粉丝对怀宋两人真实关系的猜测。

    主要分三类。

    一是认为有理有据两人很可能是朋友而非对家。

    二是觉得怀宋曾经是一起录歌的好友、现在老死不相往来,曾经的美好岁月被歌声保留了下来。

    三是不站队,一问三不知坐等破案。

    除此之外,还有胆子大的嗷嗷喊着针尖麦芒是真的,被三类网友集体批评:

    平时磕cp就算了,这时候抖什么机灵啊,磕昏头了吗?现在大家很严肃,开玩笑要记得带狗头!

    大家对邪.教cp粉的□□进行得正轰轰烈烈,忽然首页炸出一声:

    “啊啊啊啊啊卧槽卧槽卧槽!”

    “???!!!!”

    “我瓜都掉了”

    “我是谁我在哪”

    这类指向不明的发言立刻勾起好奇心。

    不等去问,所有社交平台都被答案刷屏了——

    怀宋官宣了

    -

    哪个怀?哪个宋?

    是我知道的那个怀宋……?

    针尖麦芒是真的???

    这都能是真的?!

    什么?官宣的还不是简单的恋情,是早就已经结婚了?

    网友脑袋里的每句话后面都拖满了问号和感叹号。

    当瓜足够大的时候,人会被砸懵,当场消化不良。

    点进怀宋wb就能看到置顶的官宣文案,完全不用配字,结婚证的照片晃得人眼都晕了。

    官宣就像打开了一个魔盒,各行各业都在替她们补充细节。

    某匿名区:“总算敢说了,之前找我们工作室约cp视频的就是这两位之一咳咳,祝两位百年好合。”

    某商务pyq:“商务对接时有幸见过两位老师,特别特别甜,当时我也傻了,开小号磕了一年邪.教今天终于翻身了哈哈哈哈”

    某影视城花店老板wb:“宋莺时一来这拍戏,怀絮的助理总来我这买花。”

    某老同学:“还以为你们真掰了,结果还是像高中那么腻歪!”

    ……

    一个网友幽幽道出心声:

    在我们以为你们是对家的时候,原来你们已经相爱这么久了。

    -

    等网友平静下来,能接受她们已经是合法妻妻后,纷纷发觉,原来邪.教转为正统官配后,能磕得人死去活来。

    再看从前的对视图,哪是刀光剑影,明明缠缠绵绵。

    再看从前的同框图,哪是水火不容,明明无比般配。

    再看从前的采访……

    大家哭了。

    正主都亲口说她们关系挺好的了,奈何没人信啊,非得被结婚证甩到脸上才肯睁眼看世界。

    无数人感慨:我以前是瞎吗?

    针尖麦芒是一对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出来?这双巅峰颜值都不磕?绝美cp就在眼前还去舍近求远?竟把官配打成邪.教?

    更多人去挖她们的爱情故事,一点点整理出来,才发现可以说的太多太多。

    她们从中学时代熟识彼此,称得上一句青梅青梅,两个人都是学霸,在校园人气极高,获奖无数。

    校花与学神的懵懂故事就像小说里写得那样美好,最最难得的是,她们身边再没有出现过其他人,纯情烂漫的双初恋,代表完完全全地拥有彼此。

    宋莺时参与怀絮第一支单曲的录制,怀絮送的玫瑰花出现在宋莺时的每个剧组。

    她们在自身领域披荆斩棘,获得最高成就,明明可以各自为王,背脊却牢牢贴在一起,永远是彼此的依靠,不肯缺席对方的人生。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校园到娱乐圈,每一步,她们携手走来。

    -

    那天被扒出来后,宋莺时和怀絮商量了下,把官宣提前了。

    宋莺时着实好好欣赏了番网友们被吓到的模样,还喊怀絮一起。

    看到有人夸她们是绝美爱情神仙cp,宋莺时感觉自己一雪前耻,扬眉吐气,戳着怀絮道:

    “他们总算知道你是谁家的了,让他们再乱给你配cp……”

    怀絮瞟了她眼:“你的cp也不少。”

    宋莺时忍了忍,装作没听到。两个人比起吃醋来真是实力相当,王者对决,就没个消停,还是不要开战为好。

    怀絮反倒问起:“为什么叫花期?”

    宋莺时:“啊?”

    怀絮道:“从前没有问过你,突然想到。”

    她把手机递给宋莺时,里面是网友针对花期展开的小作文分析,写得脑洞大开,宋莺时都看笑了。

    怀絮扬眉。

    宋莺时忍住笑:“我给你现编一个?”

    怀絮失笑,摇头拒绝。

    宋莺时却凑到她耳边,轻轻说:

    “我那时候想的是……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是我的花期。”

    -

    官宣后,宋莺时发觉世界大不一样。

    最大的区别就是,她终于能秀恩爱了。

    像是怀絮每次送的花,她都会挑一朵开得最漂亮的制成永生花,干燥下来的花保留着鲜花般的盛开姿态,盛在透明玻璃瓶中。

    这样的玻璃瓶她摆了满满一墙,组成了她和怀絮的花墙。

    憋了这些年,能发给粉丝看的太多了。宋莺时挑来拣去,决定还是含蓄些,只发了花墙,和最初怀絮的单反拍下来的她的表演练习。

    她既想向全世界宣告她和怀絮的爱情,又想将这些珍而重之地藏在心底。

    不需要掌声,不被谁惊扰。

    -

    婚礼在春夏举行。

    宋莺时穿上婚纱,成为怀絮的新娘。

    全身镜中的女人幸福得令她陌生。

    纯白头纱遮住她的眼睛,眼前陡然模糊起来,世界像一场梦幻的好梦。

    宋莺时忽然有个朦胧的想法,说不准,在其他平行世界中,她已经为怀絮穿过很多次婚纱了。

    或许这次不是最波澜壮阔,最动人心扉,但一定是最让她知足的。

    何其有幸,从懵懵懂懂,到情窦初开,经两相情愿,至一往情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