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正文 第137章 辅助(一铁拳一个壮汉的小软妹吗...)
    辅助(一铁拳一个壮汉的小软妹吗...)

    ##137-单兵12

    手操机甲的众人正在狂欢, 只是阵地不在三夭上。

    同志们一致反思过,在乘风势头正盛的当下,哪怕他们只是在表现正常的兴奋也很容易激起网友逆反, 给乘风的形象带来负面影响。

    何况三夭跟联赛给手操机甲打的聚光灯已经够亮了,两个立场之间的矛盾如今势同水火, 他们就不做那一批推波助澜的业内人。

    于是乘风相关的分析群组跟雨后春笋一样接连冒出, 各年级的学生混迹其中, 自己寻找研究话题。

    从乘风的日常生活、行程安排,到她的机甲装配等等,硬生生将分析群搞成了兴趣小组。

    乘风期待的盛世, 还是如她所愿,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出现了。

    跟那帮在群里哇哇乱叫,无法用高级语言表述心情的学生比起来,老孔的表现相对含蓄, 多次的经历已经让他学会处变不惊。

    他将对战视频下载下来,决定之后再慢慢分析, 飞速点开另外一个链接, 屏幕中的画面随之切换到两人的赛后采访。

    赛后采访一直被誉为是联赛的精髓,战局的精华, 用一句话描述就是:大家都是军校生, 不要留什么隔夜仇, 建议当场就报,这才是我辈风采。

    可是乘风跟辛旷出场之后,只和谐地并排坐在一起, 一幅岁月静好的样子, 似乎没留下什么的深仇大恨。

    网友们顶着聊天框聚在两人跟前,搓着手谋划各种挑拨离间的问题。然而他们的键盘都快敲烂了, 两人还是双目无神,只干坐着发呆,俨然是在消极怠工。

    “你们的眼里已经容不下一个小小的我了吗?”

    “明明是一个团队的,但是因为一场比赛变得无话可说,真是得不偿失啊。【叹息】”

    “看什么时间?我告诉你十分钟很长的!给老子回答问题!”

    辛旷翘起腿,换了个吊儿郎当的姿势。瞥见眼前趋向暴躁的文字留言,半阖下眼皮,终于大发慈悲地跟身边的人搭话道:“午饭吃什么?”

    “不知道。”乘风转过头认真道,“希望今天的食堂可以有红烧肉。”

    辛旷皱了皱眉,神情严肃而不走心,让人惊叹于他高超的演技和过度的表演。

    “红烧肉有点油腻,我以为你会更喜欢吃瘦肉。”

    “??”

    “这就是所谓的赛后空虚吗?辛旷你是不是不行?”

    “这是在竭力维护你们岌岌可危的队友情?”

    “老娘不关心这个!我就问那一片灰不溜秋的视角里,你们到底背着我们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盲打,这个我熟。”乘风很正经地回答了一句废话,发现网友并不买账,没有办法地道,“真的,不然我把代码串给你们写出来?”

    辛旷笑了下,一手搭在膝盖上,另外一手架着座椅靠背,说:“我回去就找老项抱怨,具体的过程你们可以去问项云间……为什么现在不说?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编。”

    网友们恼羞成怒,威胁着要举报,辛旷这才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实话:“我没打到,我打了两下都没打到,然后发现她趴在地上。她两刀直接把我腿给砍坏了,数据传输错误。再之后就不在我的控制范围。”

    虚拟场景里提供的椅子很高。

    乘风坐得靠后,两脚是略微悬空的,辛旷一双长腿刚好能踩到地面。

    “倒是……可以理解?”

    “我接受了,但我没想到机甲都改变不了一个人的矮。”

    乘风不满道:“不是因为我矮,是因为手操机甲可以变型,我机甲开出来的时候你们没看见吗?我放宽底座压低机身并且延长了手臂。”

    她拍了拍辛旷,纠正道:“我不是趴在地上。准确来说我都不在机甲内部。”

    “嗯。”辛旷点头,“其实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也可以去沈澹的分析报告里找。她给乘风做了一个专题。虽然她的分析立场有点偏向性,但总体来说还是较为完整的。”

    沈澹的主页里确实有一长串望不到头的分析报告。

    过长,而且都是针对单场比赛的,其中以手操机甲居多,所以乘风没怎么翻阅过。

    她听出了点猫腻,问道:“她给你们写过?”

    辛旷说:“有幸占过一席之地。”

    乘风:“她说了你什么?”

    辛旷不用回忆脱口而出,显然印象深刻,道:“她说老江特别娇气。”

    乘风恍惚觉得这个评价有点耳熟。好像是这群人曾经安在她身上的不良指控,后来被林医生一脑瓜子拍了回去。

    原来是仇恨转移。

    辛旷兴致勃勃地解释说:“因为在某场团队副本里,我们分配到了一个环境恶劣的地图,沈澹给老江统计了下,两天半的时间里他吐槽了15次脏,21次臭,并因此骂了39句脏话,且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心理。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偷了老项的包垫在自己脑袋底下。老江没想到这么隐蔽的动作还是被沈澹发现了,被踩到了痛脚,回来后一直耿耿于怀,指责沈澹公然无视他最后冲锋腐败区的英勇跟牺牲。”

    乘风心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江!

    辛旷说:“不过她有很重要的一点分析错了。”

    乘风问:“什么?”

    “她说我们小队内部关系不和,严慎很可能受到了全队排挤,导致队伍步调无法统一。”辛旷低笑一声,“她低估了严慎的能量。”

    乘风附和:“我能理解。”

    她无法想象跟严慎保持步调统一的队伍会是什么样子的。

    估计不是在报警,就是在报警的路上。

    乘风的关注力一向惊人,被绕了个圈依旧不忘回到主题,满脸求知地问:“那你的呢?”

    她余光扫向网友评论,悬浮在半空的文字里,排除掉各种无意义的感叹,一部分人在警示:“他说谎。”、“恶魔之友。”、“辛旷告诉我,这世上除了钱是真的,别的都不要相信。”、“说件可怕的事情,这个看起来忠厚的男人有很多朋友。”、“让老项给你讲讲他驯服队友的那些事,这是联盟未公开的宝贵资料。”。

    乘风问:“他们是什么意思?”

    辛旷站起身,扯了扯褶皱的衣摆,说

    辅助(一铁拳一个壮汉的小软妹吗...)

    :“十分钟到了,可以下线了,天降陨石打法还挺不错的,可以推广。这其实是传感机甲的盲区。”

    就这种另外的定点射击来说,传感机甲手的手感比不上手操机甲精准计算后的结果。

    辛旷说着退出场景,乘风跟着选择登出。

    四周一片寂静。考官站在讲台前面,笑吟吟地冲乘风点了点头,乘风上前领取光脑走出考场,开机后,直接收到了来自江临夏的友善慰问。

    娇气的江某人冲她发出两声咆哮:

    “你们的赛后采访,为什么要拉老子出来挡枪?”

    “辛旷那臭不要脸的家伙诋毁我,你居然不为我辩诉,你还点头!我对你不好吗?你的良心呢?!”

    乘风吹着街上萧瑟的冷风,给江临夏回了个【鹰鹰憨笑】的表情包。

    此时还不是饭点。她背着包在静谧的教学区徘徊了片刻,决定过去上课。路过图书馆时,恰好碰见项云间几人从里面出来。

    项云间发现她,站在原地等了会儿。江临夏余怒未消,站在人群后方两手插兜地斜睨她,给她的良心增加压力。

    乘风问:“这个点,你们要去干什么?”

    项云间低头回了条信息,说:“辛旷输了,为了表示安慰,我们要出去吃饭。”

    乘风问:“谁付钱?”

    江临夏大声道:“当然是财务!”

    乘风顿了顿,好奇地问:“那如果是我输了呢?”

    严慎不假思索地道:“让辛旷请你吃饭。”

    ……懂了。

    项云间抬手招了下,辛旷从后面走来,路过乘风时,轻飘飘地投下一个惊天巨雷:“你未来一个月的红包都没有了。”

    乘风:“……”可恶,降维打击!

    项云间按着她的肩膀给她转了个方向,说:“你去上课,下次再带你一起玩儿。”

    乘风回头指道:“我是要往那边走!”

    “哦。那你去吧。”项云间退开一步,在她走过时又顺手拍了她的背,“打得不错。”

    乘风抬了抬下巴:“当然。”

    ·

    不知道是不是否极泰来,决赛的第二轮匹配,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乘风轮空了。

    网上一帮押宝的围观群众大败而归,他们不敢相信以乘风的非气这辈子居然还能跟“轮空”这个词拼在一起。一面斥责三夭每次都能精准浇灭网友热情,一面有理有据地猜测是三夭的算法程序出现了问题,让维护的小哥赶紧去检查一遍,以免出现更大的漏洞。

    乘风嗤之以鼻,向他们表示了明确的讽刺,投去一个小猫头鹰的冷眼。

    她截图了匹配名单,在小群里发了一条信息炫耀,作为他们之前诋毁自己运气差的反击。

    叶归程:轮空了,真遗憾。这是不是很小的概率?

    再莽一点:不算很小,毕竟人不多了。

    夏天有什么好:我也轮空过,而且是在预赛。【捏脸】

    乘风直接关掉聊天界面,顺手按下屏蔽。

    这个群里都是嫉妒她的人。太可怕了。

    由于轮空,乘风给自己预留的资料分析时间出现了空档,下午有两个小时都是无所事事。

    她决定履行约定带沈澹打一局团队赛练练手感,作为当代好室友帮自己收集资料的感谢,顺便开个直播教程。

    老孔一直让她有空可以开个直播,推广一下手操机甲。讲的内容不要太难、太专业,最好让网友觉得“我上我也行”。

    带沈澹不能更合适。

    标题名字她懒得起,顺手取了一个#带室友冲mvp#。

    网友们带着一丝疑虑点进来,发现所谓的室友果然是沈澹之后齐齐震惊了。

    “这标题你也敢起?是轮空给你的自信吗?”

    “飘了。”

    “沈澹心那么大都不敢这样说,你一个月开一次直播就玩这么大?!”

    “我话放这儿了,绝对不可能!”

    乘风屏蔽了弹幕,点击匹配。

    等待期间,屏幕中如常跳转出广告页面,上面的人顶着乘风无比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脸,让乘风才打了一半的哈欠顿住了。

    网友们先一步打出成排的问号。

    “我眼花了?我觉得这人跟乘风有点像?”

    “除了脸,你说有哪里像?”

    “隔壁有项,这妥妥就是乘风啊!”

    乘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是她之前抽空的广告,今天正式上线了。

    这是一则服装广告,本来这业务不在乘风的知识范围内,她一般是不接的。

    但是之前合作过的三夭工作人员给她解释了一遍,说其实很简单,只要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换几套衣服拍一组照片没有任何难度,剩下的他们负责p图,肯定好看。

    主要原因并不是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而是那位负责接洽的小哥过于平易近人,乘风斟酌许久不好意思拒绝他。

    最后也确实很简单,乘风过去换了二十几套衣服,穿上后在布好的背景里跨障碍跳跃一圈,完全不知道摄影师在抓拍什么,就带着酬劳回来了。

    拍摄用的服装商家也全部订了一套新的送过来,让乘风开春后的衣服都有了着落,考虑周详。

    她不是跟项云间一起拍的,但剪辑师给他们剪到了一起。

    项云间在画面左边,她在右边,两人穿着同色系的衣服。

    乘风跟着背景音乐的节奏起跳、同时换装。

    短裙、长裙、短裤、睡衣都有。

    项云间一起换装,并且手上还会多出一个购物袋子。

    也就三十来秒的视频,最后闪过服装的品牌名。

    一众网友确认这真的是乘风,原先还在聊的话题彻底忘记,拿广告当正片,暂停欣赏了许久。

    “这广告商会来事儿啊,居然把乘风跟老项凑到一起。”

    “暗示意味很大,可惜我们当代人出门都不需要拎包。”

    “难道这也是项云间征服队友的一种方法吗?”

    “我从来没看过乘风穿裙子的样子,三夭场景里都是制服,亲爱的你好好看啊!这不就是邻家小软妹吗?”

    “一铁拳一个壮汉的小软妹吗?我

    辅助(一铁拳一个壮汉的小软妹吗...)

    遇见直接腿软谢谢。”

    “我看见了女儿的腹肌!好的,我现在相信你长的都是肌肉了。”

    乘风切出去搜索广告原片,意犹未尽地重播了一遍。

    不知道是后期技术好还是摄影师水平高,当然最主要的应该是她肢体协调,定格的照片看起来腿很长,头发飘逸,即便站在项云间边上也没有很矮的样子,她非常满意。

    沈澹那边应该不是这个广告,她还在翻开自己的资料,并碎碎念地跟乘风交流心得。

    “我已经深入研究过,现在很有感触。”沈澹再三向她保证,并在准备界面询问道,“我应该选哪个配置?我觉得你打风翼那一套就挺均衡的,要不我用‘叶憬一号’吧?”

    乘风把注意力从广告上收回来,沉默半晌,说:“你还是用默认吧。”别的都把握不住。

    两人载入场景。

    这是一个数十人的混战局,乘风开场直接拉出炮筒,找到沈澹的位置后,让她在前面开路,自己在后方掩护,叮嘱道:“不要开太快,让我能看到你。”

    “好。”沈澹在写完十几篇报告后,如今是风吹十级学者,她克制地道,“我知道全场的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想要一点表现的机会!”

    乘风谦虚了下:“没有的,大家都很厉害。我们警惕。”

    乘风往前开了一段,见没什么动静,又切出去看了眼定格的照片。

    她切视角的速度很快,对她来说是业务之内,全程只不到一秒,趁机比对了下两人的身高差。

    确认后欣慰点头。

    她认为关键应该还是自己四肢协调。她的身高没有作假。

    网友感觉被闪到了。

    “?有这么好看吗?是老项让你难以忘怀吗?”

    “做个正经人,认真打比赛。”

    “跟沈澹组队你都敢分心?你胆子是真的太大了!”

    “坦白说,你是不是在自恋?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乘风挺直腰背,专心干正事,不远不近地跟在沈澹身后。

    因为是多人混打战局,人数很多,雷达很快扫描到敌军的位置。沈澹也发现了,自觉开始变型,乘风立即叫停道:“别变型别变型,就这样别动了,后退,直接二区武器库瞄准,开炮!”

    沈澹紧张之下,将射击瞄准的代码按成了建模里的选定瞄准代码,随后发现不对,倒抽一口凉气。

    乘风打了一炮给她掩护,今天的胸怀像海一样宽阔,安抚道:“没事。再来。你尽管打。”

    沈澹见对面的人要跑了,匆忙中发了一条信息。

    【爱与和平:别走!】

    对手见原来是沈澹,果断掉头,没什么防备地回来,想拿下这个白送的积分。并在公开频道中喊:【沈澹来了,朋友们。这局天选!】

    他走到一半,迎面飞来一炮,并不算瞄准,方向有一定偏差。

    他迅速将机身一别,安全躲过,结果恰好撞上沈澹的枪口。

    机身跳出60%损毁的提示。

    青年懵了。

    两人菜鸡的误打误撞?

    他下意识地开始反攻。然而炮火刚出膛就在半路被拦截,同时沈澹又一炮打来,直接将他的界面轰成了灰调。

    他到死都不明不白,见鬼了?

    沈澹在乘风的助攻下顺利拿到一个人头,当下信心倍增。

    乘风游刃有余,对着网友道:“手慢的就不要变型了,功能要一部分一部分适应。”

    手操代码库过于庞大,一开始就想着眼于全局简直是跟自己过不去。

    乘风刚遇到技改的时候也是仅能使用部分代码库,后来在频繁的实战锻炼下才能得心应手。

    沈澹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职业关系导致的代码记忆紊乱,以及缺乏自知之明的指点江山,在信息收集跟判断上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她会自己找安全的点位,找便捷的路线。只要不带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满脑子要给别人打配合,还是可以拯救的。

    就算偶尔失误,有乘风帮忙兜底,二人队伍的容错率很高。

    乘风用傻瓜教程领着沈澹操作,提前按住她的蠢蠢欲动,让她专注于移动跟射击。自己负责阻截炮火、牵制对手。

    沈澹乐意听乘风的话,所以没添加带有自己想法的骚操作,等适应过来,虽然代码键入时还有一种凝滞感,但已经像模像样了。

    这效果乘风自己也颇为惊讶,毕竟她最开始跟沈澹组队的时候完全处于被动,想抓沈澹的毛病又不能及时找到重点。猜不到她下一步要干什么所以也没法儿给她打配合。

    现在她不仅知道沈澹菜,还知道她菜到了什么水平。

    境界的提升!

    “这就是如虎添翼的感觉吗?”沈澹“哒哒哒”地敲代码,感觉自己已经被乘风附体,热血上头,“我悟了,我这次真的悟了!”

    沈澹在背后有人的情况下,最后拿到了六个人头。

    一枪点一个,在观众不敢置信的感叹号中创造了奇迹。直到后半程遇到三人围堵,杀红了眼不慎跑错路,乘风没能救下她。

    饶是如此,沈澹还是凭借六个人头的成绩,成了本场mvp。

    图标显现时,所有被沈澹的阴云笼罩过的三夭网友都炸开了。

    爱与和平短暂地在这个世界消失。

    回到活动大厅,乘风这才打开弹幕。

    “???”

    “我全程都是这个表情【呆滞】。”

    “沈澹居然出师了?”

    “沈澹都能拿mvp?!我不用给我儿子留遗言了?”

    “我宣布乘风封神,她打通了两个原本不可能融合的领域!”

    “这就是决赛圈选手的实力吗?”

    “鬼个如虎添翼,这分明是人形外挂!”“这样看的话,手操机甲好像也不是很难?”

    “不要被骗了,首先你需要一个神级辅助,问题是十几年了只出了这一个!”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