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从荒野求生节目开始 > 正文 第149章 翻车
    “居、居然是真的。”魏老有一瞬间的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呢……”

    能当皇帝的哪一个不是多疑多思?

    像这种有一说一, 绝不掺假的简直就是凤毛麟…不,应该说是绝无仅有才对。

    读了那么多的史料,魏老从来不知道欽武皇帝还有这样一面。

    “这位对那个臣子的感情得有多深啊,居然连地宫的出口都愿意告诉那个人……”老者忍不住喃喃道。

    不是魏老学现在年轻人的毛病, 喜欢瞎编排瞎揣测, 主要是事实在这里摆着,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帝王陵寝啊, 放在古代,平日里路过都要拜上几拜,胆敢进入一定范围就是杀头重罪。

    古人对自己的身后事更是异常的忌讳, 哪个皇帝不是刚继位就开始修皇陵,生怕自己死后没处安葬或者被盗墓贼开了棺。

    这位可到好, 坟被刨了还不生气,居然主动送人出去, 说是两人之间没点什么魏老自己都不信。

    听到他的感慨,郑姚动作微顿:“你们应该是想多了。”

    然而魏老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快的问道:“你说的究竟是哪个臣子?王治?陆柯?”

    一连念了好几个名字,魏老一脸的迫切。

    “………………”

    宰相王治,大将军陆柯,要是这两位知道自己被猜测与王上有一腿, 怕不是当场提笔/刀杀人了。

    郑姚无奈, 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也可能是因为那位臣子死的比较早,没有什么威胁的缘故吧。”

    “只是欽武皇帝折磨不速之客的手段而已。”

    “噗。”魏老闻言,忍不住发笑:“你自己觉得这话可信度有几分?”

    “假设事实真像你说的那样,对方死的早,欽武皇帝还将这暗语记了这么多年,甚至临死之前还能清楚的记得暗语的全部内容, 不是更能说明他对那人仍有惦念么?”

    魏老随口一句话,使得郑姚呼吸一滞。

    “…等等。”冷不丁想到了什么,魏老眼前一亮。

    臣子…还死的比较早……

    众所周知,根据魏老掌握的全部史料来看,欽武皇帝并不好南风,可谓是地地道道的“直男”。

    综合以上条件考虑,魏老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对于魏老这样的历史学大佬来说,但凡你稍微泄露一点信息,他就能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故而听到“等等”两个字的时候,郑姚就知道不好。

    下一秒,魏老更是直接撂下了一个重磅炸弹:“你说的那位臣子,不会就是九州朝第一位宰相——郑姚吧???”

    猝不及防被点名,郑姚眼神微变,久违的杀意突然冒头。

    实在不行,想办法让这老头永远闭嘴得了……

    那什么,即使是情报头子也有破防和恼羞成怒的时候。

    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怎样危险的一种境地,魏老越说越觉得有道理。

    不谁说他心脏,觉得一男一女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主要是暗语这个东西,平常的时候根本用不到。

    再加上魏老一直对传说中的女相郑姚有所猜测,明面上和史料记载上,都说对方担任着护卫的职责,但如果只是区区护卫的话,根本不足以支撑她坐到那个位置。

    欽武皇帝并不是一个为了女色胡乱加封的人,更何况,当时就连王治和陆柯等一干文武大臣都没有任何的反对声音,更能证明郑姚身上另外担的有职责。

    如今暗语两个字一出,不免让魏老联想的更多了一些。

    或许,历史上的她担任的可能就是情报一类的工作。

    再加上西北那边发掘保护工作已经进展过半了,通过之前跟老伙计打的那几通电话,魏老早就知道了墓主人的身份,以及对方的年龄和死亡时间。

    西北墓穴的尸体,确定是历史上那位女相无疑了。

    按照时间推算,对方死的时候,欽武皇帝都还不到三十岁,欽武皇帝是六十四岁崩逝的,也就是说……

    魏老有些震惊:“他居然将这套暗语,记了整整三十六年。”

    有关于自己的专业,魏老的思考能力噌噌噌的往上涨。

    郑姚防毒面具后面的脸都僵了,她敢保证,眼前这老头只要敢再多说一个字,她保准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无形的危机,魏老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要想验证,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或者史料才行。

    郑姚见状,不由得松了口气。

    证据是不可能有证据的,且不说因为要保密的缘故,历史上关于她的记载本身就极少,即便是有,也牵扯不到私人感情上面。

    …等等,自己是不是被这老头带沟里了?

    什么私人感情?哪儿有私人感情!

    这么想着,故而魏老再一次开口的时候,郑姚想也不想,直接冷漠拒绝。

    “你想要那本记载了暗语的古书?实在是不好意思,书已经不在了。”

    虽然不慎暴露了,但是没关系,只要她死不承认就不会有问题。

    所以说,王上究竟为什么突然玩儿这一出啊!

    强忍着回头看的冲动,郑姚心中腹诽。

    此时打定主意的她并不知道,王上不只在青铜棺里留下了那篇游记,更在多年之后又让人重新开启了她的墓穴,将那把该死的长剑埋了进去。

    即使她这边竭力想要撇清关系,也架不住猪队友拖后腿。

    一旁的秦昭看着她的情绪几经变幻,脸上的表情几乎维持不住。

    从前从来没有见过她有情绪波动这么厉害的时候,如今这是怎么了……

    这…不像是她。

    *

    “走吧。”

    最终,随着郑姚的提醒,魏老等人怀着既忐忑又迫切的心情走入到仅剩的这个山洞里。

    原本昏迷的那两个人都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分别由郑姚和秦昭背着。

    期间秦昭有好几次都想要说什么,但因为郑姚实在是不在状态,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这条走廊很长,九曲十八弯,想要将其全部回填的话,确实是很大的一个工程量。

    果然如郑姚所猜的那样,不是王上不想堵,而是实在是没有那个时间了。

    这一路上众人并未碰到任何的机关,比来的时候不知道要顺利多少倍,甚至连根箭矢都没有。

    这样的安静,让魏老他们反而有点不适应了。

    所以说,这人呐,就是贱得慌。

    郑姚倒是不觉得王上会阴自己一把,既然他都已经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了,也就该明白大势已去,一点点小小的机关已经困不住眼前的这群闯入者了,再怎么挣扎,也不过只是徒劳。

    为君者,即便是败了,也会为自己保留最后的体面。

    以王上的性格,他还不至于这么输不起。

    既然重重机关之下都没能困住对方,那便是天意如此,此时天命不在他,这地宫里的一切,叫对方拿去便是。

    见郑姚似乎格外的放松,魏老等人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放松警惕,万一功亏一篑怎么办?

    走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一直走到寒潭所在的地方也没任何的异常,魏老又觉得,早知道跟她学好了。

    这条路真就一点危险都没有,实在是枉费他们那么紧张。

    此处的氧气已经十分稀薄了,刘大师举着手电筒一照,看着周围的石壁,他骤然脱力,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完了,选错路了!”

    周围都是石头,哪儿有什么出口!

    “着什么急,不是还有这里么?”不等绝望的情绪蔓延,郑姚朝着寒潭怒了努嘴。

    “也没有说出口就一定是石路,也有可能是水路。”

    不然那么明晃晃的一条出口,王上不可能到最后才发现。

    然而经过之前的那几波折腾,刘大师他们看到水就发怵,几人离的八丈远,压根不敢接近,生怕里面突然钻出来点什么。

    还是郑姚观察了一阵之后,试探性的伸出手来,下一秒,她被这处的水温冷的“嘶”了一声。

    “好凉!”

    眼前的这潭水是实打实的寒潭,水温至多有个六七度,更下面突破零度也不是不可能,寻常人待的时间长一点估计就要被冻僵了。

    这处水路没点本事的人压根出不去。

    这就是来自王上的信任吗?真就只放她一个人出去?

    郑姚:“……”

    她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一群“老弱病残”一眼。

    其中一个青年并一位专家也适时的发出了求救信号:“我、我们不会游泳……”

    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游泳居然也成了考古的必修课。

    魏老和刘大师倒是会水,但是眼下这种情况,他们可不能保证自己能坚持多大一会儿。

    即使是秦昭,估计也够呛。

    两秒钟后,郑姚很快有了决断:“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们看看这里的水路究竟有多长,你们再坚持坚持,实在不行,我出去给你们背点御寒的装备和氧气瓶回来。”

    秦昭抿了抿唇:“我留在这里看护他们。”

    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

    郑姚卸掉背包,纵身一跃,整个人像条鱼一样,钻入水底一下子就不见了。

    魏老后知后觉,愣了愣:“那什么…她不是练跳高的吗?”

    果然,还是体协锻炼人啊!

    与此同时,地宫外——

    距离出口被堵已经过去很久了,抽水作业也一直在进行,然而哪怕几台抽水机一刻不停的作业,入口那里的存水也依旧不见减少。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绝望了。

    闻讯赶来的大粉们更是已经想好买什么颜色的菊花了。

    天呐,秦影帝今年还不到三十岁——

    就在大粉们压抑着痛哭不已的时候,只听得“哗啦”一声,后山这里的湖里突然钻出来了一个人。

    晶莹剔透的水珠散落四处,远处的人影在黑夜与月光的映衬下,显得神秘而诡异。

    如妖似魔,如梦似幻。

    大粉们发誓,她们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有冲击力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