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从小泡在蜜罐里 > 正文 第90章 第90章 陆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终于绽放……
    第90章 陆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终于绽放……

    手电筒的光映亮了甘鄞承的面容, 衬出他隐在狂风树影里的身形。

    陆葳遵循声响,定定朝他望,像是没了知觉没了反应。

    直到甘鄞合再晦涩开口唤她葳葳, 抬腿要往山坡上迈, 陆葳骤然回, 迎这漫天往下落的簌簌雪花, 剐开风寒,跑迎向他张开的怀抱。

    甘鄞承接了她, 将女孩拢进怀中。

    陆葳闭上眼, 侧脸贴在他笔挺的大衣上, 感受面料被雪淬过的冰冷和贴近胸膛的温热。

    “……鄞承哥。”陆葳喉口涌热。

    在他到来之前,原以为自己不会害怕。

    可偏偏是这样凛冽,寒风呼啸的雪夜, 他牵起了她, 将她紧紧摁进怀中。

    两人默默拥, 不再说话。

    甘鄞承很快感受到怀中女孩肩膀的耸-动,不知是因为情绪起伏,还是被冻到了, 她身子微微颤。

    到底是姑娘。

    以往再怎么将情愫好好收敛起, 此刻仍是易碎的,脆弱的。

    甘鄞承心都被拧起,不断被风叱过。

    不再多有动作, 他细细拂过她的肩,继而将大衣褪下, 要她穿上。

    陆葳却是连忙推脱,从他衣领间抬起,说自己穿得够厚了。

    他要是真将大衣褪了, 估计会被冻得够呛。

    甘鄞承迎向女孩探过来的视线,敛眸细细她有没有被树枝划伤,当即顿了顿。

    陆葳巧的鼻尖儿冻得通红,清润的双眸散盈盈的光,樱『色』淡红的唇瓣微启,只是乌发随意散,被风刮扑在面颊两侧,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却是惹人十足的那种。

    他先前攥的所有担忧都在见到她时便散了,此刻到陆葳这幅难得见的可怜儿模样,没忍住,唇角弯弯笑了出来。

    陆葳大抵知道自己这会儿是个什么样儿,又听甘鄞承笑起来,双手掩面去拂发,默默半转过身,侧对他。

    甘鄞承便趁这个时候将大衣褪了罩过来,强势得要命。

    陆葳没肯,和他推据间,手电筒的光都在山间『乱』晃。

    到了最后,似是妥协,两人半靠坐在山坡上的石块后,一并盖甘鄞承的大衣,陆葳的细腰被甘鄞承紧紧揽,两人几乎是贴捱在一处。

    手电筒被埋在雪中,朝四周散出光。

    “我来时在树上做了标记,现在雪太大不好下山,等点我再走。”

    陆葳轻轻点,心中划过许多疑问,“鄞承哥……你是怎么上的山,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甘鄞承没答,转脸问她,“你上山没有天气预报吗?”

    陆葳听了一愣,“灵山这边天气预报不准的……”

    “再不准还得是注意一下吧,我了。”甘鄞承背靠在石上,下颌垫在女孩的发顶,“算是手机短信提醒,说今天下午会有一场暴风雪从鄞城过界到汾城,会途径灵山,我发消息你没回,打你手机,忙音。”

    甘鄞承冥冥中觉得不对劲,没有思索太久,当即便一路驱车赶了回来。

    陆葳应,很快又想起还在家中的甘长老,“爷爷呢,你上山的时候和爷爷说了这件事吗?”

    “放心,没和老人家说。”

    原本他还想叫几个叔父从各个路一并上山,可到了山脚下,以往慢条斯理,做事有条不紊的贵公子,有了难以言说,慌『乱』到不行的惶然时刻。

    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听到有人说见陆葳上了山,兜便穿过了山林。

    只独身一人前往。

    甘鄞承略过许多,只大致描述了一番,陆葳却是在静静听之余,视线落在他泛褶皱,有许多划痕的衣衫上。

    哪怕甘鄞承不像是以往那般如玉清贵,尽显狼狈。

    此时此刻两人的并肩,却是她近年来最为喜欢的时刻。

    这样想,陆葳轻轻笑了。

    她葱白的手指探上去,想去抚平甘鄞承衣领上的折痕,却被他轻轻攥住手腕,放到他的脸侧贴。

    “葳葳,以往是我不好。”甘鄞承轻声说。

    陆葳动作顿在半路,就这么侧过脸他。

    甘鄞承的面容被雪衬得如霜如月,可他的嗓音却浸无限延伸来的意味。

    心攒动暗暗燃的火,陆葳经由他这么一句话,倏而想起先前。

    “……鄞承哥。”

    “本来想等到这次结束会议后好好谈谈。”甘鄞承长睫被光映衬得拓下阴翳,“但好像老天爷都有些不下去。”

    垂首片刻,他抬眸望向她,倏而问,“你当初得知结婚对象变成了我,是怎样的反应?”

    这句话挑开了过去和以往的界限。

    连带将陆葳带回到了先前的光景。

    这是两人后来辗转而来好几年的最开始。

    女孩心『乱』如麻,垂下眼睑,想收回被他攥的手。

    挣扎不过两下,很快被甘鄞承轻轻放下。

    他仍是她。

    “你不肯说的话,我来。”甘鄞承温润的语气似是被这寒雪天冻过,竟是前所未有的定然,“当时得知和你的婚约落在了我的上,我正在忙学生会的事宜。”

    甘鄞承大学是学生会主-席。

    得知这事后,他将所有的事务都转接了手下的人。

    当天便驱车赶往灵山。

    他没进去,只默默停了车靠在甘族宅院的外沿,就这么望。

    “从灵山回来后,我在家里待了两天,一连两天都没睡。”

    那会儿甘鄞承锋芒渐『露』,早已初现风采模样,处理事情铁血利落,淡然如斯。

    自觉没什么事在他心间浮动。

    那是继得知甘鄞起和陆葳定下婚约后,有以来的第二次。

    “我想要你知道,对于这场婚约,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被束缚,从来都没觉得是累赘,我要你,不是因为大哥毁约,不是为了的,我单单要的,是你。”

    这样近乎直白的话语像是『迷』离的光圈,硬生生将她拉入其中沉溺。

    他说……他要她。

    他单单要的,是她。

    分明是圆月都被遮蔽的天,陆葳的心里仿若被通透的月光浸润。

    甘鄞承话落,留有时间女孩消化。

    可风雪不等人,这再寒冷的天,无论下山与否,都无关紧要了。

    甘鄞承侧首贴近她,眉眼垂下,“葳葳,你对大哥是什么感觉?”

    “……就是哥哥。”陆葳应,倏而想起那天他醉酒,频繁挂在嘴边的和大哥像不像……

    女孩仿若参透了什么,却又像是没参透。

    她只知道,要认真回答这个问题,陆葳颤起声,却还是一字一句,“鄞起哥……我只当他是大哥,从未有过的想法,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包括三哥、四哥,他对于我来说,都只是哥哥。”

    “那二哥呢,二哥对于你来说,是什么?”甘鄞承唇擦过她的面颊,声音低而沉,“葳葳,告诉我。”

    陆葳鼻尖萦绕他身上好闻的檀香,眼眶泛起莹莹的水光。

    她倾身向前,顾不得身上还披的甘鄞承的大衣,抬手捞住甘鄞承便奔往他的怀里。

    对于她来说,他是爱人,是她最珍贵的美梦。

    其实偶有处的时刻,曾觉得,他好像是有些喜欢她的。

    但这样的猜测很快便消散在这些年发生的各种事情里。

    而后,她再不敢去细想了。

    可现在,甘鄞承亲口附在她耳边述说,描绘。

    陆葳泪再没忍住,直直落了下来。

    一切无需再多言。

    甘鄞承拥住她,将她紧紧箍在怀里,垂埋在女孩颈侧,嗓音近在咫尺,“那时候我以为你钟情于大哥,所以才一直不回家。”

    怀中的陆葳顿了顿,又被他摁了回去。

    “我是不是很混蛋?”甘鄞承嗓音沙哑得要命,“葳葳,我确实是个混蛋,混蛋到以为你心里装大哥,可我还是想要你,想把你放在我的身边。”

    “一方面念你,一方面又克制自己见你。”

    后来,他想要的便越来越多了,贪图她在身边的温暖。

    想要多的回应,想要她炙然的感情。

    所以混蛋终归迎来了报应。

    他受不了陆葳在甘鄞起面前格外自在的模样。

    唇角绽放的弧度,低轻笑的情,亦或者是两人迎面逢的对视。

    哪怕甘鄞起是他的同胞兄弟,是他之前母里分享营养,最为亲近的家人。

    多年来,甘鄞承表面携温润的笑。

    却无人知晓,他曾想过,既然算是一模一样的脸,为何她在他面前却不是那般?

    陆葳静静听甘鄞承的阐述,面颊被泪滚过一遍又一遍。

    其实不止是他,如果她再勇敢一点,不攒所有暗藏的心思,那么两人之间的最开始会不会不一样。

    “你和大哥是长得一样,可我……”陆葳顿了顿,嗓音轻飘在了风雪里,“可我总会认出你,单单认出你。”

    甘鄞承再难以抑制住这蓬发的情愫,倾身捞过她,低便吻了过去。

    ---

    雪渐渐了,手电筒微弱的光劈开雪路,照亮了前方。

    甘鄞承背陆葳下山,陆葳肩上披他的大衣,勾住他的颈,俯首贴在他宽劲的脊背上。

    周遭是无边的雪,折『射』光,在不远处的天际泛霞光似的红。

    树林间发出踩踏的声响,陆葳却觉得犹如天籁。

    她在他肩上轻轻动了下,便听到甘鄞承的嗓音在前方响起,“冷不冷?”

    “……还好。”

    陆葳只是突然想起了高三那年,甘鄞承背她,慢慢从学校走回了庭院,一路无话,却像是现在,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那时候她刚和甘鄞起定下了婚约,甘鄞承很少见她,却还是因为她的一通电话,跑了过来。

    “高三那年我打通了你的电话。”陆葳侧过脸贴了上去,“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我把你的号码录入在了快捷键上。”

    甘鄞承顿了顿,陆葳却是笑起来,揽他揽得近。

    两人是后半夜抵达了山脚的,再回四合院,四周静悄悄,大雪落在房顶,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

    在山间雪里过了这么一遭,进屋便是浑身的湿气。

    第90章 陆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终于绽放……

    残存的冰凉化开来,不怎么好受。

    这个点院内很是寂静,老人家估计已经睡熟了,再去二楼洗漱是不现实的事。

    甘鄞承燃了柴火堆,继而像是陆葳做过的那样,吊起好几壶热水,慢慢烧。

    在屋内慢慢洗,是此刻唯一解决的办法。

    甘鄞承从梨木的柜子里拿出陆葳的衣,让她去被窝里赶快换了,随后才去找自己放置在这边的衣服。

    今天到底特殊,原有的衣衫浸了雪没法儿穿了,现在的热水还没烧开。

    只先换睡衣再去洗。

    陆葳『摸』索换好的时候,转眼朝屋内的一角望,脸颊都被那烧的柴火熨熟了。

    甘鄞承不怕冷似的,褪了衬衣,赤上身。

    长裤倒还穿,就这么单膝跪抵在面,弯腰去烧的热水。

    他身形颀长清瘦,但陆葳知道,甘鄞承隐在衣衫内的肌理线条分明,宽劲肩线拉开流畅的弧度。

    提此刻,他斯文俊美的面容上还挂副金丝边的眼镜。

    整个人起来……非常得『惑』人。

    陆葳收回视线,“鄞承哥……你不冷吗?”

    “不冷。”甘鄞承推了推金丝边眼镜,起身侧首,朝她了过来。

    女孩半窝在被间,足尖抵在竹编床的边沿,像是贝壳儿里的珍珠,腻白得晃眼。

    “不用不好意思。”他笑,“毕竟昨天我了你。”

    甘鄞承说到此,陆葳不免想起昨晚她擦身的时候,他推门而来四目对的情形。

    那是不心才被他到的……和这个怎提并论?

    顾不得想太多,第一轮的热水冒了水汽烧好了。

    甘鄞承将热水和冷水混合好,放入到盆中,用手探了探温度,示意她过来,“你先洗。”

    陆葳向他,“那边还有热水的,你不一起吗?”

    “我要是用了,你还得等下一轮,容易凉。”甘鄞承说又沉思一番,淡棕的瞳仁渐渐变深,“真要一起?”

    他的语调里含某些时刻特有的尾音,陆葳再明白不过。

    连忙摆手拒绝。

    随即还压嗓调叮嘱,让他。

    毕竟这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洗啊。

    甘鄞承应了声好后,女孩才转过身去。

    可就算是没有一起,胜在一起了。

    她弯腰缓缓动作的时候,热水和柴火将房内熨暖之余,将那股子兰花香散了出来。

    很快便萦绕在了满屋内。

    比起昨天,为挠人,为深韵。

    雪腻的身段被火光映出线条,往四处伸展。

    甘鄞承原本坐在边沿,低手机处理事务。

    可注意力却总是被吸走。

    而后,不顾陆葳刚才的叮嘱,抬眸望了过去。

    女孩侧对这边,耸伏上落有乌发,半盖过梅『色』的点。

    陆葳终于好了的时候,转而朝甘鄞承去,想跟他说轮到他了。

    却见他目光深然,视线所及之处……

    甘鄞承却是没有丝毫不自在,挑起旁边的被褥说道,“我把被子叠成两层了,今天就不分被睡了吧。”

    陆葳难拧巴,待到钻进了被窝后,她所想的,便又是山上他和她说的那些话。

    每一句都镌刻进了她的心窝里。

    她欢喜不已,心跳快到仿佛下一秒便钻出来似的。

    女孩待在被窝里暖,不知道等甘鄞承等了多久。

    可她再困,却是心率频起,怎么没有睡意。

    甘鄞承终于洗好的时候,『摸』了过来,待到他掀开被子,预备睡到陆葳旁边的时候,袖边被她轻轻拉了下。

    再明显不过的暗示了。

    甘鄞承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边笑边亲她,“是不是真想了?”

    这都后半夜了,又从山上下来,他原先没打算。

    女孩迎向他,点了点,“嗯。”

    陆葳的睡衣还是前些年的,近年来因为她变得为馥郁了,所以近乎是贴在身上,线条骤出。

    甘鄞承在这方面是一如既往的不耐心,大力搓完云团,捻中间的那颗扣子便用劲拽掉,他稍稍探了几下,隔层丝感受到那般的润,还愣了两愣。

    他没想到陆葳这么快。

    陆葳却是羞极了,她原本就对他没有抵抗力,现如今两厢奔赴,哪还控得了。

    甘鄞承却是笑了,见她好了,没想多润,撇开女孩两侧的腿放在臂弯里,没褪,只将那样的丝往旁边拨了拨,俯身便是一个大力的推进。

    随这样的一记,竹编的质都发出嗡的声响。

    两人都有些为彼此『迷』,顾不得这些,充耳不闻旁事。

    女孩喊了声鄞承哥后,指间穿过他的发,感受到他低来啜那个梅点。

    陆葳承接他记记愈发的捣,逢迎只觉得这感觉新奇,原来当两人都有情的时候,做起来竟是这样的轻飘。

    而他灼念飚起,比起以往都要烫,是将验变得为深刻了。

    嫩而生的腿很快被扛放置到了甘鄞承的肩上,这回被褥下的竹编都被这般的力度凿得咂咂响频出。

    陆葳非常羞,非常赧。

    可却又非常喜欢他这样对她,

    这让她知道,自己是真真切切被需要的,在雪山上所发生的一切,是存在过的。

    只是竹编的都被弄出这样的响儿?

    满屋的兰花香越来越浓了,待到后来携上甘鄞承身上的那股檀香,屋内已经是不。

    陆葳面颊如绯云,揽住他的肩,待到好半晌才开口,“鄞承哥,如果不是婚约有变,我会不会这辈子就错过了。”

    甘鄞承继续去烧热水,此刻坐在边沿任由她扒拉,将女孩摁回被间,让她好好躺,他才撂眼开口,嗓音刻意压低了,“你以为他和那个网红的事是怎么放出来的?”

    迎陆葳倏而瞪大的眼眸,甘鄞承继而补充,“即便之后的婚约落不到我的上,我断然不会便宜了老大。”

    甘鄞承早先便做足了两手的打算,哪怕陆葳和甘鄞起婚约解除,以甘鄞承的力和说辞,等个几年再向家里提出要娶陆葳,甘季庭和梁音婉肯定不会不同意。

    只是那时候婚约刚好就那么顺延了下来。

    至此,便是两人定下婚约的开始。

    ---

    隔日陆葳醒得很早。

    其实她有些累,不想起来,但因为她的床是竹编的,昨天那些从被褥渗到竹编里的话,非常不好清洗。

    得换掉一整张。

    拿出去洗或者是晒,少不了被问。

    这让她怎么说?

    女孩在这边难得焦急,甘鄞承望陆葳难得的脾『性』,很快被赶去做清理工作了。

    其实后来盆被打翻了,面上难逃于此。

    她的房间简直是『乱』得要命。

    陆葳在里间忙收拾,待到全部清理好,却发现甘鄞承不知道去了哪儿。

    他还要驱车去赶会议,没有多少时间才对。

    这样想,女孩推开门往外迈,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鄞承哥?”

    甘鄞承笑应,随后竟是愈发抱紧她,将女孩抬起来转圈圈。

    “闹我……”陆葳忍不住跟笑。

    “开心才闹你,雪天这么美,你得开心。”甘鄞承说将人放下来,“葳葳,好好待,我忙完会议就回来。”

    陆葳双眸澄澈,她嗓音轻得很,“等你回来……我你炖你最爱喝的汤。”

    甘鄞承却是没接,“炖你喜欢的,我跟你喝。”

    他说捞起女孩的手放置在自己的领间,示意她帮忙整理。

    陆葳熟稔将手探过去,直接迎向他淡棕的眸中。

    那里面映衬分外的温柔,比起这如霜的雪,是最为鲜明的对比。

    女孩,承受不住似的,弯唇敛下眸。

    视线紧跟落在他颈间。

    望那条熟悉的围巾,陆葳差点没惊得摔倒在雪里。

    她有些磕绊,“这条围巾……”

    甘鄞承淡淡笑揽过她,“从家里柜子里翻出来的,怎么了?”

    女孩极其复杂了他一眼,甘鄞承却是将围巾褪了下来,轻柔她围上,“了你的便是你的,围巾戴好了。”

    ---

    陆葳在灵山这里又待了几个月,甘鄞承一直陪她。

    待到初春降临,女孩不走,彻底养好身的甘长老却是催她走。

    “好啦,不用惦记我,阿承陪你在这边,很久都没回家了。”爷爷大笑,“以为我不知道啊,两口当初是闹了扭吧,现在和好都不知道多久了,还赖在我这儿呢。”

    陆葳了眼坐在一旁喝茶的甘鄞承,继续老人家捶肩,“爷爷,我这不算是赖吧,这儿是我的家啊。”

    “当然是你的家,只是你俩的婚礼就要来了,怎么得好好准备吧。”甘氏长老说拍拍陆葳的手,感慨似的,“到时候鄞城的婚礼办完了,你再回来。”

    原先陆葳和甘季庭梁音婉提过推迟婚礼。

    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甘鄞承前段时间告诉她,是推迟了,但只推迟了一周。

    那会儿女孩若有所思盯了甘鄞承很久,反倒将他得轻咳清了清嗓子。

    因此,她还是得赶回鄞城。

    不过近来定好了的,则是另外的事儿。

    婚礼届时会在鄞城和灵山先后举办,统共两场。

    这样不仅有用意,照顾到了行动不便的老人家。

    临走前,老爷子非要出来送人,他捞起甘鄞承的手,细细叮嘱,“阿承啊,这次回去,可一定得好好待葳妹儿,我原本是有些放心不下的,这次你在这边住了好几个月,两口你侬我侬的,我倒觉得你是真用了心。”

    甘鄞承应,“爷爷放心,葳葳交我。”

    “好,你这就上路吧,现在出发,晚饭时候到鄞城。”老人家说,连忙让陈嬢嬢掺他往回走。

    陆葳在旁边,“爷爷,走太急了,你慢慢走。”

    “急,必须急!我赶请人来风水呢!”甘氏长老边说边走,中气十足的嗓音渐渐飘远了,“你是不知道啊,这晚上吧,我老是隐隐约约听到有竹编晃的声音,莫不是我耳背了!”

    老人家很快走远了,徒留愣在原的陆葳,缓缓琢磨爷爷的话。

    第90章 陆葳 x 甘鄞承她的等待,终于绽放……

    竹编晃?

    陆葳直接闹了个大红脸。

    自从那天后,甘鄞承就格外不知足似的。

    都不算是晃了,就差没摇烂了 。

    女孩将视线撂向甘鄞承,始作俑者却是推了推金丝边眼镜,笑帮她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启程,我回家。”

    ---

    这次回鄞城,甘鄞承车的后备箱被族人塞了不少特产。

    想甘季庭吩咐的话,他没要那些笋,只额外载回满满两大袋的水萝卜。

    待到傍晚时分,车子缓缓停入大院里的时候,等候多时的一行人竟是全部迎了上来。

    好像多年不见了似的,分外热情。

    甘蜜回了家,不知道从哪儿拿了礼炮过来,兜便放。

    甘鄞承刚好下车,发顶都落满了彩带。

    笑『揉』了『揉』恶作剧的妹妹脑袋,甘鄞承绕到副驾驶座,亲自迎陆葳下车。

    女孩探出手,再落的时候,秀美的面容上泛粉。

    她欲语还休望了甘鄞承一眼,随后便被梁音婉拉了过去,关切来去,“来鄞承把你养得很好啊,我总担心你又瘦了。”

    甘鄞承朝甘季庭略微颔首,交接低语一番后,开了后备箱。

    杵在一旁的甘鄞合明显得察觉到了甘鄞承和陆葳两人之间磁场的变化,望这骤然回家,压根没说上话却是眉来眼去的两人,他啧啧出声,刚要就此发表一番见解,被甘季庭一掌拍到了车后方。

    “你二哥这次带了不少灵山的特产回来,那两袋水萝卜你负责搬。”

    甘鄞合刚要反驳,往周遭逡巡一圈,自觉没趣。

    甘蜜捞宋慕之研究礼炮,甘鄞起接了个电话走了,自家三哥……和陆葳打过招呼后不知道在和宋艾千说些什么。

    不仅仅是连个帮他说话的人都没有,压根没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自诩不羁的甘鄞合冷冷嗤一声,认命搬起了水萝卜。

    望好久不见,愈发水灵的陆葳,梁音婉兴奋讨论起接下来婚礼的事宜。

    一群人热热闹闹拱在会客厅那边。

    但大抵是因为回来得不算早,用过饭后,梁音婉让两口上楼休息,其余的日后可以慢慢说。

    陆葳跟甘鄞承回了房,望屋内明显被好好收拾过的模样,女孩心里暖暖的。

    甘鄞承却是长腿迈到她的化妆台前,推开那个暗格,将先前订婚宴上的那个绒面盒拿出来打开,拿起放置在里面的戒指。

    抬手朝陆葳招了招,见她缓步踱到他身前,甘鄞承捞起她的手,缓缓戒指推了上去。

    动作完以后,甘鄞承仍是攥紧她的手,“以后都摘了,婚礼上再你一颗新的。”

    陆葳点点,细细打量那颗戒指,随后伸出手便抱紧他。

    自雪山那天后,陆葳表达自己的方式便是各式各样的抱抱。

    分明再简单不过的拥抱,甘鄞承却是无比受用。

    “鄞承哥,我想婚后住在家里。”从他的怀里抬起来,女孩眼里亮晶晶的,“我不搬出去好不好?”

    甘鄞承往后倚靠在桌旁,连带抱住他窄腰的陆葳一并倚过来。

    他亲亲她的脸,“不想要婚房了?”

    女孩摇摇。

    只要和他一起,便算是婚房。

    而且,她喜欢在甘宅的感觉。

    ---

    这次从灵山回来,甘鄞承便成了大院打卡机。

    每晚都要归家,守时得要命。

    比起甘鄞转都要恋家。

    这天饭后,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便去了沙发坐谈话。

    “二哥,你的婚礼定了具的时间没?”

    甘鄞承揽陆葳,没让她忙,亲自泡了杯暖饮过来放到女孩手里,听甘蜜这么问,回她道,“就比之前的那个日子晚了一周。”

    “掐指算算,好像还有几个月?”甘蜜话落望甘鄞承的动作,“你俩现在好腻歪啊……”

    甘鄞合还在削从灵山那边带回来的荸荠,“还说,我老早就想提了,秀恩爱不回房秀?搞得这世界上只剩下你这几对了似的。”

    话落便惹来甘鄞承和宋慕之的眼刀。

    “哥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甘蜜从他手里抢了个削好了的荸荠,边啃边道,“腻歪多好啊,就是得注意点儿。”

    姑娘说朝二哥二嫂眨眼,“不要婚礼还没办,我就有侄子侄女了!”

    陆葳听此,却是垂下眼不说话了,一张兰花似的秀美面容烧如火红的太阳。

    昨天她和甘鄞承在阳台的『露』台上就……

    “咦……二嫂脸红了。”

    梁音婉笑起来,总算『插』了话,“你就是想有侄子侄女陪你玩吧,生孩子哪有那么快的。”

    客厅里霎时热闹得不行,纷纷都要来打趣老二家媳『妇』儿。

    甘鄞承却是径自站起来,将女孩手里的杯子拿出放在茶几上,继而微微弯腰,打横便抱起她。

    这一举动把客厅里的人吓得不轻,纷纷问甘鄞承是要干嘛。

    甘鄞承掂了掂怀里的女孩,大跨步朝楼梯那儿走,没回,只笑回,“听你的,生孩子去。”

    话落,客厅骤然沉寂。

    继而响起为起哄的打趣声。

    ---

    直至来到二楼,还依稀听见楼下热烈交谈的声儿。

    陆葳差不多要埋到沙子里去。

    人就算了,怎么甘鄞承……

    直至被抛到被褥上,女孩半撑起自己,眸中涔水,“真要生孩子啊?”

    甘鄞承关上门,几步迈过来,“当然不是了。”

    “只是家里人捞你说来说去,好像都没有我的位置了。”他双臂撑在女孩身旁两侧,俯身望她,“好不容易把你从灵山带回来,不是让你对他笑。”

    陆葳望这样的他,沉默几秒后,缓缓笑开来,“那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把我抱上来啊……”

    “需要,你今天做了晚饭,应该很累了。”甘鄞承直起身,缓缓解领带。

    陆葳伏起自己,抬手帮他解,“我还以为是什么呢,这算是我的……爱好?你可不拦我。”

    甘鄞承就这么望灯下的陆葳。

    光柔和了她的眉眼,连带她轻呵出的兰香在鼻尖轻轻蹿。

    霎时,他心间万丈情愫辗转。

    “爱好是可以,但没必要顿顿做。”甘鄞承笑,“不然陈嫂都以为自己要失业了。”

    陆葳葱白的指尖还绕他的领带,听到这句话后伸直,轻轻弹了下他的颈间。

    “至于刚才提的生孩子,你没比甘甘大多少,还,不急。”甘鄞承领带褪了后,半坐下来亲她的唇,“甘甘上次找我,说『迷』颂画后面有块还算大的皮,帮你留意了,你要是想的话,可以自己开工作室,以后在那边工作设计,环境好,离甘甘近。”

    女孩瞬间被吸引,“真的吗?”

    须臾她很快又捏起手盘算起价格来,不过几秒便又叹道,“可是我目前还没那个力去建。”

    “要不要我的资产。”甘鄞承温润眉眼尽显笑意,“鄞城甘家的二儿媳『妇』建不起工作室,往外说了得闹多大的笑话?”

    望陆葳纠结的模样,甘鄞承含她耳垂,“因为是一家人才会不分彼此,就用我的。”

    话落,他又补充道,“你要真想还,以后多陪陪我就是了。”

    陆葳望这样的甘鄞承,胸臆间盈溢满了水似的,特得晃人。

    她半跪去抱他,主动去亲他,“陪人这种话,好像还得是我对你说。”

    陆葳很少这么主动,有过的几次,后果都比较。

    今天倒像是忘了似的,就这么扑过来。

    甘鄞承即刻便有了感觉,捞过她便往里探。

    可不提昨天闹得晚了,就是早上他出门时又拎她做了回。

    “不行的,鄞承哥……”

    只要甘鄞承开始陆葳就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她。

    可今天实在是,陆葳想想便直接说出了口。

    这是先前她和甘鄞承约定好的,有什么一定要说出来。

    “红了?”甘鄞承了然,可这屋里全是她身上的那股兰花香,他消不下去,“葳葳,老规矩好不好。”

    陆葳知晓什么是老规矩,到底还是将手探了过去。

    最初在他面前的时候,她还会介意自己的手没那么嫩,毕竟他的手比她还要好。

    可后来渐渐习惯了。

    因为甘鄞承确实是喜欢得要命,说葳葳的手怎么这么软。

    以往每每帮,他都勃-然得不行,几乎是还要在延长点时限。

    终于再躺下来的时候,楼下的欢声笑语就没落过。

    陆葳从浴间里出来,甘鄞承还没睡,靠在床,垂眼眸在翻阅资料。

    这样美好明朗的时刻,她脑海里倏而想起件事来。

    类似的疑『惑』曾经涌上心,可她却没有问出口。

    女孩掀起被褥,坐进被间后,向甘鄞承。

    关于那方面,他在她之前没有过,陆葳是知晓的。

    可论及甘鄞承从政前在大学时期的恋爱,她其实一无所知。

    先前想不问,后来是忘了问。

    现如今不经意问了,得来的回答是。

    “你觉得有几个?”

    有几个的意思是……

    陆葳就问问,心里其实是觉得没有过的。

    哪曾想甘鄞承还真的应了。

    她埋在枕间,想了想道,“一个?”

    甘鄞承半撑坐起,褪了金丝边眼镜放在床,“对。”

    “………”

    陆葳有点闷,捞起被子不再问了,“我要睡了。”

    甘鄞承却是没让她睡,“我还没答,你就想睡?”

    他掀开陆葳紧攥的被子,望入女孩清溪的眸,笑得人畜无害,“我谈的那一个呢,是唯有的那个。”

    甘鄞承说,伸出手弹了弹陆葳的面颊,“既是唯有的那个,是眼前的这个。”

    陆葳仰面望他,眼眶被水汽冲刷。

    大院里静谧如斯,樱桃树被风吹得飒飒作响,二楼的窗内拢他和她。

    眼前的人和多年前的少年所叠。

    陆葳知道,她的等待终于绽放,继而,开花落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