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 > 正文 第145章 无限循环病院——日向
    第145章

    竹田美香子陷入绝望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她无法接受现实。

    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去,也不接受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就这么轻易的去世,所以她被欺骗了, 她有多不甘多悲伤就被骗的有多深, 并一步步的走到了现在的程度。

    凪茫然的看着坐在地上低着头颓唐的竹田美香子,眼里带着疑惑。

    “她为什么突然安静了?”凪询问狛枝凪斗, “刚才的时候, 她还好激动。”

    “这个啊, 大概是她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吧?”说着狛枝凪斗看向凪,“话说小凪,为什么感觉你似乎有很多事情搞不懂,这样一想, 你转院后只有自己过来了吗?你的父母呢?”

    凪眨眨眼睛,“不知道。”

    “咦?”

    “很少见面, 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所以不知道。”凪低下头,她绞紧自己的手, “所以,我不是很明白。”

    凪看着那个坐在地上哭泣的护士。

    她并不理解家庭的含义,所谓父母对她来说没有太大意义,她从未有过和某位亲人相依为命的感觉,更没有亲密的朋友, 骤然看到一个为了自己死去的父亲做出那么多可怕事情的人感觉难以理解也是正常的。

    狛枝凪斗从她很少的话语里察觉到了什么,他点点头就没有再继续过问。

    “没关系,不需要为此感到难过。”狛枝凪斗的声音很轻, “即使家庭残缺、不美满, 甚至是无法和其他正常家庭一样拥有美好的东西也无所谓。”

    “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发现, 其实这个世界上的人很多,只要努力等下去,就一定会遇到你想遇到的那个人。”

    “哈哈,听上去真不像我的风格,但是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另一边,日向创还在试着说服竹田美香子,但是竹田美香子依旧在痛苦中。

    事情很艰难,日向创看着颓废的人,眼里带着一点微妙。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很难办。】日向创在心里呢喃着,【竹田美香子最亲的人是她的父亲,但是她陷入绝望也是她的父亲,铸成大错后她并没有足够的魄力去接受这个错误,更无力付出代价。】

    【绝望碎片早就算准了她不敢。】

    【普通人的通病。】

    连小孩子在做错事后都会因为害怕大人斥责而不敢说出实话,更何况这是背负了几条人命的错误。

    【……说起来出流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不知道。】

    【咦?】

    【你要明白,即使被才能眷顾,我们也只是普通人,不是超人。】

    日向创陷入沉思,【那岂不是说,如果竹田美香子执着的不接受现实,执着的想要让这个时间轮回,就算是我们也要陷进去,说不定最后还得失去记忆?】

    【嗯。】

    【不要回答的这么轻描淡写啊。】日向创无奈。

    这样想着日向创再次看向竹田美香子,虽然知道事情大概率会往那个方向发展,但日向创还是希望看到不同的结局。

    她其实在那一刻比任何人都明白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但是这件事的结果并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恐惧、害怕、惊慌,这些彻底淹没了她。

    怎么办?该怎么办?

    在这轮回的三天里,时间并没有重来,而仅仅只是重置了所有人的记忆,把这所病院里的所有人都控制在其中,那些死去的重症患者都是因为她才会这样,本来那些人,他们还有活着回家的机会。

    都是因为她!

    但是,该怎么办呢?

    人死不能复生,事情已经发生了,根本就没有补救的办法,如果真的这么结束,等回到现实中,她面对的是她根本就无力面对的东西,她的父亲死了,她的人生也彻底完蛋。

    要怎么办才好,要怎么做才行?

    竹田美香子用力的攥着手,她的脑子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可怕的声音,脑中满是自己离开后会遇到什么样的责罚。

    说不定吧还会遇到激进的患者家属,被砸的头破血流,被砍伤,被活活打死。

    这是她应得的,但是她害怕。

    好可怕,好可怕……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现实那么可怕。】

    【不如永远留在这个轮回中吧。】

    竹田美香子猛地抬起头来。

    【只要留在这里,你就不会被伤害,也不会被指责,就算是这几个知道你身份的人也会被困在里面,这样的话,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是你做的。】

    可是,可是这样的话,那些可能还有救的患者也会……死去。

    【但是离开了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这是你干的,然后你就会被杀死,多可怕啊。】

    明明这都是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奇迹一定会出现,只是你不愿意等下去而已,只要你留在这里,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会解决,听我的,继续等一等,时间一直在重来,不要听他们的话。】

    竹田美香子的眼珠晃动了一下,她小声呢喃着,“真的可以,再等等吗?”

    “如果再等几天,是不是真的会有奇迹发生。”

    日向创站起来,碧色的眸子里带着谨慎,他看着无数黑色的雾气从竹田美香子身上涌出,强烈的绝望感将竹田美香子整个包裹住。

    还是没能改变吗?

    其实从一开始日向创就差不多明白这件事该怎么做了。

    如果竹田美香子真的接受现实那是好事,如果她并不接受,而是让轮回继续的话,他也不会继续纠缠下去,而是会选择以最快的速度清理掉绝望宿主,因为事情不能继续坏下去。

    不管是住院楼里面的病人和家属,还是住院楼外面已经察觉到的家属都会像是传染一样制造着更大的绝望。

    源头不清理它只会像是病毒一样蔓延,一直到失控的地步,到时候可能连政府部门都要被卷入进来,成为第二个绝望战争。

    所以,不能让它们继续蔓延下去。

    哪怕是让绝望碎片逃离,从第二个绝望宿主身上现身。

    身后的狛枝凪斗很明显察觉到了日向创的态度改变,他叹了口气摇摇头。

    “没想到事情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真是太不幸了。”

    作为日向创的同伴,他们一起剿灭过无数绝望残党,也包括日向创用江之岛盾子的‘遗物’来钓绝望残党们,虽然狛枝凪斗每次都和那些绝望残党一起咬钩,但也是因为如此,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日向创有多果断。

    作为日向创和神座出流的集合体,他拥有最和善的性格,对每个人都带着温和的笑容,但同时,他也可以在一瞬间判断出来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并丝毫不犹豫的下手。

    没有人会觉得他冷血,即使是身上带着血迹,他的笑容也依旧像是温暖的朝阳。

    “等,等一下!”

    凪跑过去,日向创和蓝发女孩对视在一起,凪看着日向创,眼里带着一点犹豫,“那,那个,可以让我试试吗?”

    日向创眨眨眼睛,“你吗?”

    “对。”凪点头,“骸大人说,我有作为幻术师的资质,所以,我想或许可以用这个帮忙。”

    日向创想了想,片刻后他看了一眼手机,现在是下午三点,还算早,于是日向创点点头,“当然可以。”

    “我会加油的。”

    “好。”日向创退后两步,“交给你了。”

    虽然凪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凪也依旧从他们的话语中感觉到了慎重,这并不是游戏,而是拿生命来赌博的战争,不管是奇怪的狛枝先生还是温柔的日向先生都在为此而努力。

    骸大人也说过:六道轮回的尽头太孤独,不要过去。

    所以,她也想要做些什么。

    凪闭上眼睛,她的手中出现靛青色的火焰,火焰在她手中凝聚出了一柄熟悉的三叉戟,火焰燃烧到了她的身后,在飘洋的蓝色长发后,日向创在火焰中看到了六道骸微笑的脸。

    仿佛是察觉到了日向创的视线,六道骸转头和日向创对视了一眼。

    那一眼让日向创感觉到有一点不太对劲。

    “骸大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凪看着面前的竹田美香子,“我们要用幻术塑造什么?”

    “制造回忆。”六道骸走上前,他从身后抱住女孩,用手同时抓住三叉戟,“幻术以假乱真,可以夺取他人的意识,操纵他人的灵魂,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并不坚强,侵入她的精神世界,抓取她最重要的回忆。”

    凪用力的点点头,她旋转着三叉戟,靛青色的火焰瞬间燃烧到了竹田美香子身上。

    “啊!”竹田美香子在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扑面而来的火焰,她尖叫一声,整个人都在往后缩,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却并没有感受到灼痛感。

    一直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美香子。”

    “爸……爸爸?”竹田美香子猛地睁开眼睛,在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看上去是那么健康那么年轻,脸上带着最美好的笑容朝着她伸出手来。

    “爸爸!”竹田美香子扑过去,然后发现自己直接穿透了父亲的身体。

    这时,一个小女孩从旁边跑过来,一把扑进了父亲的怀抱里。

    那是小时候的她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竹田美香子看着自己的手,“难道我在做梦吗?”

    但是质疑并不会影响什么,周围还在继续。

    “爸爸,今天学校里布置了课文,让大家写自己的梦想。”

    “是吗?”男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美香子写了什么?”

    “我要成为一名医生!”小女孩喊着,“我要成为一名最好的医生,我要拯救和妈妈一样的病人,这样的话,大家就不会和美香子一样失去妈妈了,爸爸,我不想大家和我一样难过。”

    男人愣了一下,他看着小女孩悄悄的红了眼眶,接着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真好啊。”

    “对吧!”

    “那爸爸和美香子做个约定好了。”男人伸出手指来,“我们约定,美香子一定要做一个帮助大家帮助患者的病人,美香子一定要记住自己成为医生的理由,好吗?”

    女孩用力的点着头,“嗯!”

    “我为你骄傲。”男人拥抱自己的孩子,“我的女儿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

    竹田美香子看着自己的父亲,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

    但是,他的女儿并没有成为一个医生,甚至也没有拯救病人,甚至正在为了让自己解脱想着让事情继续坏下去。

    她不配成为他的骄傲。

    “对不起。”竹田美香子呢喃着,哽咽着,“爸爸,对不起。”

    解铃还须系铃人,竹田美香子的心防还是需要让她的父亲来解。

    她哭的像是个孩子。

    就想是把所有的委屈和痛苦一起哭出去,把所有的绝望和恐惧都掩藏在心中,她突然间明白了一件事,如果他的父亲还活着,在这一刻一定不希望她为此折磨自己折磨无辜的人。

    她的父亲是那么善良的人,为何要为了自己在死后都要被诟病。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自私。

    如果一开始就接受了现实,如果一开始就明白……她的父亲,再也回不来了。

    她终于,接受了。

    在此刻和父亲告别,在余生再也见不到亲人,再也没有未来。

    竹田美香子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眼角的泪水落在地上,在泪落下的一瞬,白色的光蔓延出去,狛枝凪斗敏锐的发现住院楼里的人动作停滞了,下一刻,有人发出尖叫声。

    恢复了?

    日向创迅速来到地上,他试探了一下竹田美香子的呼吸,确定她只是昏过去,凪手中的三叉戟消失,她大口的喘着气,汗水从她的额角滑落,日向创对着她点点头,凪稍稍的松了口气。

    “哦?结束了?”六道骸在凪的精神中呢喃着。

    作为一个常年深入别人精神空间乃至于操纵其他人的幻术师,没有谁能比他更了解精神层面的东西,在竹田美香子昏迷的那一刻,他确实感受到了一股特别的力量,虽然看不到,但是,那股力量确实是存在的。

    所以,日向创确实没有骗他,这里有名为许愿机的东西。

    “Kufufufu,要是这样就结束岂不是太无趣了。”六道骸张开手,他沟通着这股被净化后的残余力量,“虽然只有一点,但是,让我看看你最真实的模样吧。”

    幻术真真假假,只要心中认定那是真实,那么幻术就会变成真的,一旦发现那是假的,那么幻术也没什么用。

    神座出流克制住六道骸便是因为神座出流非常清楚那是假的,分析能力支撑着他,让他不断的从细节中找到破绽。

    但是,现在他还能发现吗?

    六道骸将幻术和那股残余力量融合,在一瞬间从凪的身体内出现,并直接将猝不及防的日向创包裹起来。

    靛青色的火焰直接燃烧到了日向创的身上,并立刻顺着体表直接钻进了皮肤内部。

    “什么?”日向创惊了一下。

    下一刻,日向创发现自己强行和神座出流交换了身体控制权。

    在幻术的作用下,那些黑色的发丝一点点抽出来,很快就垂到了腿弯,那双红色的眸子里满是彻骨的严寒,他就那样盯着六道骸,带着极度的压迫感。

    “咦?”狛枝凪斗都被吓了一跳,“怎么回事?神座君?”

    “原来是这样。”六道骸用了然的语气的开口,声音里带着微妙,“原来本来的你就是这个模样。”

    “是你自顾自让自己变成了日向创的模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