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当我成为蜂后之后 > 正文 第17章 成为蜂后的第十七天
    阮野深被这一幕吓得整个人被冻住,喉咙里发出呜咽声。

    虽然他和顾遇在伊芜老师的眼中是已经结婚的,但是在他的床上亲吻这种事,又多么的尴尬。

    而且,他又该怎么解释顾遇的突然出现?

    阮野深正对着顾遇,他能够清楚地看见顾遇眼睛里自己的倒影,惊慌失措,发丝浸透汗水,狼狈又不堪。

    阮野深已经可以想见,门打开以后,等下伊芜那震惊反感的眼神。

    但是顾遇仍旧没有放弃亲吻他,反而亲得更加用力。

    而此时门外,传来了伊芜的声音,他真的醒了。

    “小深,你没事吧?你刚才好像发出声音了。”

    叽喳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缝,伊芜透过这个小缝往里看。

    他的声音离阮野深越来越近,只要门再开一点,就会看见这诡异的一幕。

    阮野深连忙出声:“没事,老师,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伊芜似乎有些不信,他询问道:“真的吗?要不要我进来看看?”

    阮野深有些急,他对着身边的顾遇哀求道:“求你了顾遇,离开这儿吧。”

    这样可爱的小蜂后,似乎抛弃了之前所有的顽劣,像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一样,缩在他的怀里,吐着暖暖热气哀求他。

    顾遇没忍住,再次吻了上去。

    阮野深眼睛睁大,但是幸好门外的伊芜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复后,也没有多问什么,最后离开了。

    危机似乎……解除了。

    阮野深吐了一口气。

    即便危机已经解除,阮野深的身子仍旧颤抖得厉害,他用最大的力气将顾遇推开:“你走!”

    即便抛开蜂后的身份,阮野深也是漂亮的,有一种超脱性别的美,生气起来,更是连微耸的鼻尖都是粉的,让人想要摸一摸,舔一舔。

    顾遇现在的心情不错,就在阮野深鼻间亲了一下:“我明天来接你,蜂后。”

    阮野深好不容易才逃走,自然不可能乖巧的回去,“我不回去,我不要和你回去。”

    可是顾遇却有些生气:“你是不是喜欢他?被人误以为你们两个是一对,你是不是很高兴?你之前想要和我离婚,就是为了离婚后嫁给他是吗?”

    即便顾遇已经强迫自己控制脾气,但在面对阮野深的时候 ,仍旧克制不住,说的话酸得要死。

    对于蜂后的占有欲让他变得不像他自己,只想要像狗一样捍卫自己的地盘。

    他总是想要将对方逼到角落,问他是不是会什么蛊术,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服服帖帖,离也离不开。

    阮野深听见顾遇的话,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被司机误会他和伊芜是一对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他竟然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跟在他们身边了!

    这让顾遇更加生气,周围的空气中也全是酸味:“你真的很开心?你真的喜欢他?但是现在你可还没有离婚!和你结婚的,是我。”

    听见结婚两个字,阮野深就感觉有些烦恼。

    他当初就不应该和顾遇结婚,要是不结婚的话,就不会发生之后这一系列的事情了。

    他就应该随便找一个人结婚,而不是找顾遇。

    阮野深轻轻咳嗽了一下,手指捂住自己的嘴。

    看到阮野深这样,顾遇反而心疼了,他吻了吻阮野深的手指:“我明天就来接你。”

    没有给阮野深拒绝的时间,转身就走。

    顾遇走后,阮野深吐了口浊气,他呆坐在床上,随后因为实在太困,又倦怠的睡去。

    阮野深没有注意到,在他刚刚闭上眼睛,客厅里,之前才回到沙发上睡觉的伊芜眼睛“唰”的一下睁开。

    他阴沉沉地看着墙壁,眼中渐起波澜。

    这个晚上,他其实一直都没有睡,一直都在观察着另一个屋子里的情况。

    阮野深的味道那么香,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渴望听见蜂后的一切动静,他的一切踪迹。

    但是,就在刚刚,他却看见那样的一幕。

    伊芜忍不住用力扣自己的手臂,手臂上留下斑驳的血痕。

    那么瘦弱的阮野深,被迫和一个男人接吻,被吻得眼尾通红,却又只能抓紧底下的床单,委屈承受,连声音都不敢多发出。

    因为他的害怕,不只是卧室,整个房子里面都是浓浓的香气。

    那股香气像是从他的内部发出来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这也让他分外嫉妒。

    为什么不能是他?为什么是顾遇?为什么他就不能靠近……蜂后呢?

    伊芜也是蜂族人,只是不同的是,他是半个蜂族人。

    伊芜从小就是长辈们的骄傲,他骁勇善战,未来注定会成为举世瞩目的大人物。

    但是一次意外,他的右腿在战争中受伤,伤势拖得太久,以现在的医疗技术都无法完全治疗,没办法,只能进行截肢。

    可伊芜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面对自己成为残废的事实,他怎么可能会高兴,于是接下来的半年里,他郁郁寡欢。

    父母见他闷闷不乐,不知从哪儿运来了一只蜂族的腿,说要给他安上。

    蜂族是所有虫族中,体格最结实的物种,如果手术成功,伊芜不仅能够恢复行动力,其战斗力还会大幅度的飙升。

    手术的过程很顺利,他拥有了蜂族强壮的基因,身体各方面也被蜂族的基因改变,他逐渐长出复眼、翅膀、触角和结实的骨骼,即使只被改变了一半,能力也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普通的人类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在继承其强大能力的时候,他也继承了那对于蜂后的崇拜,就像是拥有了心脏,自然而然也会随之继承原主的所有感情。

    蜂族人对于蜂后的情感是其他种族人无法想象,难以理解的,伊芜作为半个蜂族人,那种感情本来应该变淡变浅,可是在他身上,却诡异的变得更为渴望蜂后的抚摸和爱。

    蜂族人就是这么的霸道,所有的基因都带着蛮横的对于蜂后的爱,即便他们死去,他们也将永远追寻着蜂后,他们的基因里,也将永远带着对蜂后的爱。

    这种现象在伊芜身上表现得尤为醒目。

    他想要靠近蜂后,窝在他的身边,让他的手摸一摸自己和其他蜂族人相比,带有缺陷的身体。

    这种想法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最开始的时候,伊芜还能够勉强抵抗住这种诱惑,可是慢慢的,他有些抵挡不住。

    但他还有一些理智,为了防止自己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去A星教书,想要冷静一下。

    可当他踏入教室的时候,他闻到了一大股甜美的气味,那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美好。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就明白阮野深这个瘦弱的男子是蜂后。

    他找到了蜂后,他闻到了蜂后的气息。

    在那一刻,伊芜像其他的蜂族人一样,他想得到他,一定要靠近他,不惜任何代价。

    这不只是因为基因上的原因,还有他个人的原因。

    阮野深那纤细的模样,即便没有蜂族人的基因,也能够让人抓狂,只不过蜂族人的基因将这种情绪加强了,他有了更多的借口而已。

    但是同时,他也发现,在阮野深的身上覆盖了另外一只雄蜂的气味,那气味那么霸道那么凶悍,让原本甜蜜的蜂后的气味都变得稀薄。

    他也比他强壮,有着比他结实许多的骨骼。

    这让伊芜颇为嫉妒。

    特别是……特别是当他看见阮野深的手指上有戒指,从阮野深的口中听到他已经结婚的消息时。

    蜂后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和顾遇这个雄蜂。

    蜂后原本应该是属于所有人的蜂后,但是却被顾遇给占用。

    他还伪装成一幕翩翩公子性冷淡的模样,将蜂后牢牢的禁锢在自己怀中。

    这不公平!

    从名义上来说,蜂后也该是他的老婆。

    但是现在,老婆却跑了,成了顾遇一个人的老婆。

    伊芜很愤怒,他想要问问阮野深,既然其他蜂族人可以靠近他,那他呢?可以吗?

    但是伊芜还没有来得及问,就发现阮野深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是蜂后。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接近他,一点一点的靠近他,想要取代顾遇,可却在今天晚上,在自己的床上,看到了这样一幕。

    他做梦都想要亲吻的蜂后,像是一只专属于顾遇的小雌性一样,被顾遇严严实实地抱在怀里。

    伊芜一直都是醒的,醒着听见蜂后发出黏黏糊糊的声音,醒着瞧见他们之间的打情骂俏,而自己却只能无动于衷!

    之前充满了蜂后甜香气味的床单此时布满了另一只恶心雄蜂的味道,让伊芜想要直接将床单摧毁!!

    明明此时的蜂后就睡在他的床上,但是他却只能看着顾遇在他买的被子上面,放肆的亲吻蜂后,以一个丈夫的名义。

    伊芜的戾气更加严重,手臂上全部都是自己的刮痕。

    那个顾遇注意到了他,他发现了他醒着没有睡着,但他依旧亲吻蜂后,他就是故意的。

    顾遇就像是戏弄小丑一样戏弄着他,像个孩子一样显摆着自己怀里的蜂后,而他,只能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