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末日,你活不过我吧? > 正文 第4章 004
    虽然谢天狼和海獭富贵看起来一问一答好像很有模样,但秦峰三人还是很怀疑眼前的这只海獭是不是真的听明白了谢天狼问的问题、能给他们带路。

    直到海獭富贵用实力证明了他的聪明勇敢和力量——在向着海獭富贵选定的方向拼死拼活地游了四十多分钟后,几乎怀疑人生并且想要生吃海獭的秦峰三人终于看到了那个在大风暴当中剧烈摇摆、已经有一半沉入海中的巨轮。

    即便他们距离那艘即将沉没的巨轮还有一段距离,但这艘巨轮和巨轮上尖叫的人都证明了海獭富贵确实带着他们走了正确的路。

    只是显然这里的人们情况比他们还糟糕,在那巨轮之下有数不清的落海者在无助地惊呼叫喊,巨大的风暴声和海浪声都没能阻隔这些嘶声力竭的尖叫。

    而作为一只听觉很敏锐的变身海獭,苟富贵听得就更加清楚了。

    “救命——救命!不要推我、我会游泳啊不要推我!!”

    “妈妈!爸爸——我要回去找爸爸妈妈呜呜呜呜!”

    “没有救生艇了大家不要挤、不要抢!让老人和孩子还有妇女先上船啊!咱们身上都穿着救生衣,不一定、不一定会死的……”

    “你骗鬼呢!?游轮沉了船上的人还能活下去吗?!给老子起开!老子可不想现在就死!”

    这些声音每一个都凄厉刺耳,发泄着惊恐、悲伤和恶意。

    以至于苟富贵听到这样的声音都没了搓脸梳毛的心情——直到现在这一刻,他才无比清晰又现实地意识到,他确实在一个末日的世界里。

    至少前方巨轮在风暴中沉沦倾塌的画面,实在是像极了末日。

    谢天狼和秦峰三人的面色也不太好,他们在风雨游了四十分钟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的体力,现有的体力显然没办法让他们对那些正在求救呼喊的人进行有力的救援。但属于军人的责任印刻在他们的心中,到底还是让他们无法见死不救。

    “谢队。”秦峰看向体力保存最好的谢天狼。“那些人需要救助……”

    然而此时谢天狼脸上的表情却是让苟富贵意外的冷淡,这个气势明显比另外三个更像特殊精英的男人说出的话却不那么有责任感:“就你们现在的体力,游过去最多就是在他们耳边喊加油,何必非得共沉沦?”

    “而且,看看那些活下来的家伙,有几个是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小?又有多少是踩在别人的身体上让自己存活的自私贪婪的蠢货?”

    谢天狼说到这里就又露出了他嘲讽一样的假笑:“这时候死是他们的福报,反正已经是世界末日了。总要死一波的。”

    “老大!”秦峰抽着嘴角喊了一句,谢天狼看向他又勾了勾嘴角:“我之前就想说了。不必喊我队长或者老大,我已经被开除一年了。

    心理医生给我的定论是残忍好杀、狂妄自大、缺少同理心且善于伪装的‘极危’人物。这次任务重新把我喊过来并且让我一人成一队,不就是打算废物利用吗?”

    “既然这样就别用你们的准则要求我。毕竟残忍好杀我不承认,但狂妄自大和过分冷漠……我还是不怎么好反驳的。”

    “但我从来不装。”谢天狼强调:“装逼容易遭雷劈。”

    被谢天狼直接说出了难堪的点,秦峰和陆虎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几分。但宋三川却抱着自己的救生衣努力冒头否认:

    “呸!谢队你别听吴瘸子那赤脚心理医生瞎说!他就是嫉妒你样样都比他好!长得比他帅、个子比他高、完成的各种危险任务他拍马都追不上!他就是没办法在其他方面打击你了,就只能拿谢队你的性格说事儿!”

    “咱们都是执行最危险任务的战士,不是我们杀敌人就是敌人把我们杀了,那也能叫残忍好杀?而且谢队你只是对敌人狠了点、有点研究到底的小爱好而已,可你在任务里救了多少人了?光我你就救过三次!就算老大你不在军团里了,但你永远都是我心里的神!!”

    苟富贵看着吼出了一系列马屁的宋三川,伸出两只小爪搓了搓自己的脸并给了这小子一个赞赏的小眼神。

    不管这姓谢的狼人到底是不是残忍好杀狂妄自大的性格,但这小子抱大腿的行为绝对没错。他在组织里苟着的时候也是这么捧他们老大的。

    通常只要这样狠狠地拍一拍马屁,对方只要没打算当场咔嚓了你,那就成功稳住了局面!

    事实证明富贵儿的判定是对的。

    至少宋三川说完话之后谢天狼就没再说什么不让喊他队长的话了,不过他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回话,只是突然转头再次抓住了海獭富贵的后脖颈,把獭从旁边拖到自己的面前:“圆圆,你觉得咱们应该不应该去救人?”

    海獭富贵无语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开始疯狂地挣扎并且对着那边的人群啊啊叫。

    来都来了总要救几个打听一下情况吧!不然怎么成功的混到这个世界里啊!而且,修补世界核心还需要足够的生命呢,多活几个是几个啊!

    谢天狼看了一眼那边的乱像,看到水中哭嚎的女人和孩子,最后撸了一把海獭富贵油光水亮的毛皮:“行,圆圆要救人,那就救人。”

    英俊的男人说着扬了扬嘴角:“我只是听说海豚很亲近人类会主动救人,没想到你这只海獭也脑子不一样。”

    海獭富贵:“……啊嗷。”脑子最奇怪应该是你才对吧。

    海獭富贵对着谢天狼嗷嗷完就游走了,谢天狼眯起眼略微舒展了一下身体,扔下一句话后就像是一条凶猛快速的游鱼飞快地冲向前方落水的人群,并且在途中轻而易举地就超过了努力划水的海獭富贵。

    “量力而行。你们要是死在这个世界里,我可不会把你们的骨灰带回去。”

    秦峰陆虎听到谢天狼的话咧嘴笑了一下,宋三川在旁边没忍住感叹了一句:“老大还是这么口是心非!”

    秦峰抽了抽嘴角,那还真不是口是心非。但有那句话至少证明谢队还是他们的谢队,哪怕在战场上冷酷如魔,但对于战友来说却是他们心中绝对可靠的战神。

    至于谢队的性格问题?这年头谁还没点小毛病了,只要能控制得住不伤害别人就行。

    于是秦峰三人也深吸口气,做好准备快速往前方的巨轮游去。

    天空依然因为阴云狂风而显得乌沉沉的,密集的雨水从空中不间断地砸在海面上、也砸在在海水中挣扎求生的人身上。

    正在侧翻沉没的璀璨水晶号游轮体型十分庞大,本次搭载的游客数量高达两千五百人,加上一千多的游轮工作人员,璀璨水晶号上的总人数就达到了三千六百多。

    虽然游轮按照规定配备了足够乘客们紧急避难的救生衣、救生圈、以及救生艇等设备,但在这突然而至的大海啸和风暴之中,游轮的救生艇也只来得及放下四艘。按照每艘救生艇能够容纳一百五十人来算,就算这八艘救生艇全部坐满,也只有六百人勉强得救。

    而剩下的三千二百多人,就只能穿着简单的充气救生衣,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跳海,慌乱地在海上挣扎、寻找被释放弹出的几十艘救生皮筏艇了。

    于是,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就能够看到时不时从巨轮上跳下来、或者跌落下来的尖叫的人。

    但跳下来却不代表能够活着。不说那让人几乎难以挣扎的海浪和暴雨,长时间在冰冷的海水中呆着也会因为身体失温而死。

    于是对于死亡的恐惧便开始无限放大、自私的基因接管了大脑。

    游到了一艘救生皮筏旁边的苟富贵就眼睁睁地看到一个坐在救生皮筏边缘的小男孩被海中一个穿着救生衣的男人猛地从皮筏上拽了下来,当那个小男孩惊叫着被拉进海里的时候,那个壮硕的男人却自己翻身上了救生皮筏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哪怕他上船之后周围的所有人都对他怒目相向、甚至呵斥他咒骂他,但这个男人却露出凶残又疯狂的神色在皮筏上大声叫嚣:“你们有什么资格骂我?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够高尚得起来?!你们还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们跳下去去把那个小子换上来啊!去啊!既然你们这么高尚,就去救那个孩子啊!”

    当这个男人吼出这样的话的时,救生皮筏上满脸怒火呵斥他的人都咬牙闭上了嘴,他们虽然非常同情那个孩子也为这个男人的行为而不耻,但在生死抉择的关头并不是谁都能做出无畏的决定的。

    只是船上还有几位老人和女人神色不甘,似乎在挣扎着思考要不要跳下去换那个小男孩。

    此时那小男孩正在海中尖叫着扑腾着,他身上也穿着小号的救生衣,但他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又根本不会游泳,被突然地拉下海惊惶之下就只会挣扎了。

    “咳咳、呜、救……救!”

    “妈妈呜呜、救、救命咳咳!”

    小男孩的呼救声终于让船上的一个女人难以接受,在她咬着牙准备跳海换人的时候,皮筏上却忽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快看!好像有什么东西游过去了?那是什么?!”

    准备跳海的苏红的动作顿时顿住,她抬头看去,果然看到在落水男孩的斜后方,好像有什么看不清的活物冲着他游了过去。

    “天哪,会不会是鲨鱼?!这该死的天气和风暴!快开船离开这里快啊!”

    “应该不是鲨鱼吧,看起来不像……啊!它冒出来了!”

    此时小艇上的一百多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看清那个在海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在心中做出了各种恐怖的猜想,然而当那个东西冒出来的时候,他们没有看到血盆大口、没有看到凶残的杀人的画面,只看到了一颗圆圆的小脑袋。

    那小脑袋上还有白色的层次分明的毛毛,完全不像是鲨鱼光滑的皮肤。

    然后那个看不清样子的小东西就对着落水的小男孩啊啊叫了两声,伸出他的两只短短的小爪子、有些困难却十分有力地把在扑腾哭喊的小男孩给推了起来。

    小男孩一开始被那软软小小的小爪爪推到的瞬间还惊恐的尖叫了起来,但当他扭头和海獭富贵那圆乎乎的小脑袋和乌溜溜的小葡萄眼对上的时候,他口中的尖叫就一下子停了下来。

    海獭富贵眨了眨小眼睛,然后对着小男孩就来了个歪头杀。最后啊啊两声,继续把他往救生皮筏那里推。

    小男孩睁大眼睛,看着在努力摆动尾巴蹬腿的小海獭,突然就不哭了甚至还有些高兴的叫了一声:“狗狗!海狗狗!”

    推孩子的苟富贵:“……”

    没文化真可怕,小家伙,你家海狗长獭这样的吗?!

    不过最后海獭富贵还是把这小男孩给推到了救生皮筏旁边,苏红和救生皮筏上其他的人就想伸手把这个小孩给拉上来,但那个扯了小孩下去的男人却突然黑着脸喝止了他们:

    “谁都别拉他上来!这皮筏艇已经超载了,谁知道再上来一个小孩会不会翻?!而且现在风浪这么大再不走就要来不及了,赶紧离开这片风暴区,上岸才是最重要的!”

    苏红听到这里终于忍无可忍地转头对着那男人怒吼:“你还有没有良心?!你把孩子拉下去换了自己就够过分的了,现在还不让孩子上来!他就一个六七岁的小孩能有多重?!”

    但那男人却冷笑着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让原本就在大幅摇晃的救生皮筏更加颤动了几分,引起一片人的惊呼:“老子说他重他就重!你是看不见船这么震荡了吗?!”

    “你想救人、想逞英雄?可以啊!你跳下去换他!不然老子在这里,你看你能不能把那小孩给拉上船?!”

    苏红和船上的许多人都气得浑身发抖,可皮筏艇上大部分都是老弱和女人,几个稍强壮的男人还都受了伤,竟然没一个人能够正面和这男人对峙的。

    苟富贵在皮筏艇边听着这男人的话整只獭都要不好了,他真是活到这么大都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于是苟富贵那双乌溜溜的小眼睛就死死的盯着了那个男人,那下巴上有颗黑痣的男人和海獭富贵的眼神对上,莫名感受到一阵凉意,然后就是大怒地伸手抓起一个瓶子就要往海獭富贵的脑袋上砸:“一只畜生还敢瞪老子?!”

    结果没等这男人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砸出去,他旁边的海面下就突然冒出了一个人,伴随着哗啦的出水声,那人伸出修长有力的大手精准地抓住了这男人想要扔瓶子的胳膊,然后就像是之前这男人拉那小男孩下水的动作一样,拽着他的胳膊把他狠狠向下一扯!

    这身强体壮、体重足有二百斤的男人就被轻易地扯下了救生皮筏,狠狠砸落在了海中。

    在那男人不可置信的、震惊的怒骂声中,那从水面中冒出的英俊男人先是在水中一脚把那黑痣男给踹远了好几米,又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把小男孩给重新拎到了救生皮筏上。

    当救生皮筏上的众人以为这个酷霸拽的男人接下来要自己上船的时候,他却伸出手撸了一把同样呆呆看着他的海獭富贵的小脑袋:“圆圆,你不行啊。”

    “关键时候还得看主人的。我已经救了七个了。”

    “你还是0呢。”

    海獭富贵:“啊啊啊!!”

    你才是0!你全家都0啊!我明明救了1个!

    救生艇上的所有人:原来这海狗是人养的吗?圆圆真是个可爱的名字啊!

    海狗圆圆:……简直槽多无口。